於正《珍饈記》首播,何瑞賢王星越主演,美食偶像劇,套路但有趣


4月7日,於正團隊製作的電視劇《珍饈記》在正版視頻平台上線。這部電視劇由何瑞賢、王星越等青年演員主演,講的是會做飯的美女跟架空歷史朝代的太子之間的愛情故事。倆人通過美食認識,繼而感情升溫,一起在皇宮當中披荊斬棘。這個路數,和於正團隊的《尚食》如出一轍。當然,《尚食》姑且還要保持一點所謂的真實感,《珍饈記》則誠如於正自己所言,完全架空,好玩好笑為主了(語出於正自己的社交媒體平台公佈的內容)。

基於目前已經播出的幾集內容來論,這部《珍饈記》雖然套路,但也算是有趣。於正團隊製作的這部古裝美食劇,在迎合青少年觀眾方面,算是下了功夫的。尤其是美食和談戀愛相互結合,女的有廚師才華和姣好的容貌,男的則是太子殿下,這種戀愛模式,顯然也是很多青少年女性觀眾們喜歡的。這類電視劇,算是低齡女性們當中那種“又好吃又好看”的電視劇。

因此,對於這類電視劇的劇評文章,面對很多尷尬。只從特定年齡觀眾的角度講,它確實挺好看的,看點也做的充足,算是下飯劇。但是,從電視劇創作的角度上講,這種低端看點的拼湊,又是十分不妥的。略微有追求的電視劇,都不應該這麼做。所以,要呈現一個對於該劇客觀的劇評,是不太容易的。我只能說一下我個人的主觀看法。

我非常不喜歡這種電視劇,且覺得很噁心。原因如下。第一點,看的太多了,“一抬屁股,就知道它拉什麼屎”。我每天能看6集以上的電視劇內容,一年就是兩千多集,幾十年下來,基本上所有的套路劇都看過了。這是我不喜歡於正團隊電視劇的最根本的個人原因。於正團隊的電視劇,沒有新鮮感,它的每一個橋段的創意,我都在以往的電視劇當中看過。他的很多電視劇的主線劇情,我也都看過。

對於我個人而言,看於正的電視劇,跟咀嚼被人吐掉的甘蔗渣滓一樣。我的這種主觀看法,不能代表青少年觀眾,尤其是沒看過什麼電視劇的青少年觀眾。好多孩子,才剛剛從中學畢業出來,能夠有一點時間看電視劇了。於正團隊製作的電視劇,審美上,都相對低端,沒有門檻,所以剛開始看電視劇的孩子們會覺得接受起來容易。因為她們看的少,也就不會有吃別人吐掉的甘蔗的感覺了。

第二點,於正團隊製作的電視劇,基本上都是以不動腦子的愛情為主,除了談戀愛,是不敢正經事兒的。就像這部《珍饈記》吧,女主角飯菜做的好,進宮當廚子去了,認識了太子之後,一定是倆人談戀愛。這是典型的於正模式。這種無論幹什麼,最終都是談戀愛的電視劇,確實比較適合青少年觀眾們。因為這批孩子正處於談戀愛的年紀上,看個戀愛劇,自然是心滿意足的。而老編我這種老掉牙的東西們,則看了幾十年愛情劇了,自然對這類只會談戀愛的電視劇免疫了,不喜歡了。

延伸閱讀  張藝謀二婚妻子髮長文,情真意切心疼丈夫,卻為何被罵上熱搜?

第三點願意,於正團隊製作的古裝劇,基本上全部架不住歷史推敲。角色的虛假,故事的虛假,年代的虛假等等,都是問題。這些問題,放在我這種歲數的觀眾這裡,是不可接受的問題。放到喜歡於正劇的青少年觀眾那裡,就可以接受。我個人非常不喜歡這種打著歷史旗號胡編亂造的電視劇,主要原因在於,自己讀了那麼多的歷史書籍,至少明白,歷史是怎樣的。基於廣泛閱讀基礎上的對於正的重新打量,就容易覺得他缺乏基礎性的厚重了。

於正劇的最大問題,其實就是缺乏基礎性的厚重。除了談戀愛,他搞不出來其它東西來。尤其是歷史的厚重感,真的不是搞一個頭花就算厚重了,而是要重中國歷史精神。於正應該不知道什麼叫“中國歷史精神”。喜歡於正劇的青少年觀眾們,應該還沒閱讀到錢穆等史學家的“中國歷史精神”。所以,於正劇大多是泡沫劇,小孩子吹肥皂泡的玩意兒罷了。

基於以上這些,讓我站在普通觀眾的角度客觀評價《珍饈記》,顯然是很難的。我是一個根本上就厭惡於正劇路數的觀眾。觀眾一旦建立了這種厭惡,他做什麼都是錯的。郭敬明導演好像也發出過這種感慨,“怎麼我做什麼都是錯的”。於正和郭敬明,水平不相上下。我雖然不喜歡他們的作品,但也不得不承認,他們的作品,有市場,尤其是有低齡觀眾的市場。 (文/馬慶雲)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