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十九》:犧牲生命,方能成全生命


《二月二十九》的整體風格不太像傳統的港劇,反而更偏日本或台灣的小清新。整個故事很有意思,確實和《想見你》有些異曲同工,但是又很不一樣,原來整個故事到後來竟然是個環啊,改變未來就需要有人做出犧牲,最後改變那場車禍的代價可能就是餘家聰徹底從所有人的生命中消失吧,設計這樣的結局倒也不錯。

二月二十九,是每四年才有一次的日子,也是劇中女主張麗紗的生日。媽媽生下她後不幸去世,爸爸從此變得常年酗酒,她自己也彷彿受到詛咒一樣,從小就霉運纏身。直到2017年,在過生日之前,女主在家裡翻出了媽媽的遺物禦守(護身符)。從此,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不同於TVB劇偏生活化的風格,《二月二十九》混搭了時空穿越和浪漫愛情元素,風格統一併且讓人可以在慢節奏中沉溺,編劇的嚴謹性與浪漫感達到絕對的和諧。主題在最後一集非常鮮明: “無限的平行時空中,只有一個法則永遠不變,在所有的聯繫之中,常常有某些人的犧牲,去成全其他人的願望,不斷往前走的人生,就是由無數的犧牲與成全交織而成。”

導演把女性確定為故事主角,就能看出劇作是要走感性柔軟人文的方向,而不是真的像科學AVG那樣玩硬核玩燒腦。命中註定與自由意志的辯證關係,可以用量子力學也可以用哲學的方式去解釋,劇集選擇了後者。犧牲生命方能成全生命,此後才能改變時空,所有的選擇都有代價也都有收穫,這些都是值得玩味思考的地方。

湖南企發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鄧同學在其代寫的解說詞中寫道,這部劇號稱港版《想見你》,但和《想見你》比較而言,這部劇的穿越更少更短,但生者對死者的內疚,拯救一個生命必須犧牲一個生命的設定,更加真實。前兩集節奏比較慢,有點勸退,畫面雖然唯美,但是表演顯得有點突兀,兩集後故事一點點鋪開,到第九集所有的穿越形成了閉環,感覺劇情設計是比較完整的,有些事冥冥中註定,所有的關係中總得有人犧牲,才可以成全另一個人,種種的犧牲和成全交織在一起,才成了現有的世界。

延伸閱讀  她是全國藝術體操冠軍,因發育過快15歲退役,拒絕潛規則如今翻紅

而所謂宿命到底是什麼?在世上發生的一切到底是偶然還是必然?偶然和必然的分別,只是站在不同的角度跟時間點看事情,在無限的平行時空中只有一個法則,永遠不會改變,在所有的聯繫中,常常有人犧牲去,成全其他人的願望,不斷往前走的人生就是由無數的犧牲和成全交織而成的。而且這部劇吸引人的地方不僅在故事之上,更在這部劇的畫面以及音樂之中,不少人物場景的構圖,燈光,濾鏡都少了一絲港劇的接地氣,多了一份日式的精緻,在北海道的雪景都充滿了美感。

當然這部劇的缺點也是挺明顯的。首先就是演技真的差得令人髮指了,除了男主還行之外,其他所有新生代演員演得都挺災難的,感覺就是在做戲,還經常做不到位。其次就是非要搞這種三角戀設定,雖然兩個男主都挺好的,但是非要搞這種模棱兩可的劇情也挺噁心人的。其實大家顏值都在線,看起來還是賞心悅目的,男主也確實愛得更深沉,一句假話,騙了所有人包括過去的自己,但最後卻搖擺不定,兩個都喜歡的結局也挺勸退的,可以說是用不算多有新意的設定包裹了一個更老套的愛情故事。

雖然比起《想見你》,《二月二十九》的劇情不夠嚴密,信息密度不高,但《二月二十九》卻有著更為深刻的命題:要想一個人成全,就必須要有人犧牲。一個人不斷前行的人生里,也一定是有各種犧牲成全交織而成的。而且誰能想到在這樣一部香港商業劇中,能夠藉著談哲學、談科學、聊平行宇宙、聊“薛定諤的貓”來展開愛情橋段,真是讓人目瞪口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