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戲骨——潘長江翻車了,一點不值得同情


315晚會後,食品屆和娛樂界同時大地震。

先不說用腳踩出來的老壇酸菜,掉在地上還繼續封包的雙匯火腿,光是鄧倫漏稅被罰1.05億這件事,就驚爆了熱搜。

這邊當紅流量小生偷稅漏稅;那邊老藝術家也被曝翻車:

有媒體爆料,潘長江在直播賣白酒時,聲稱“我和茅台董事長認識十幾年了,昨晚我把他灌醉後,讓他簽合同給我定價權。

市場價一直都是4萬多,我2萬多就賣。 ”

此言一出,輿論嘩然,如果這是真的,將牽扯到國有資產的流失,相關人員也將涉嫌違法。

不過很快,茅台官方發文闢謠:“子虛烏有,一派胡言!”

潘長江也發了視頻自證清白:“我從來沒說過這樣的話,完全是造謠。

我算是見識到了網絡暴力的可怕,乾了一輩子,特別寒心。 ”

經過多方澄清,基本可以判斷這件事是無良媒體的炒作。

但隨後大家開始思考一個問題:為什麼一開始所有人都對這個謠言深信不疑?

無疑是因為,近兩年“老藝術家”潘長江的名聲,實在是不太好。

這還要從著名的“潘嘎之交”講起。

勸嘎之人終成嘎

2020 年,《小兵張嘎》中嘎子的扮演者謝孟偉因為生意不順,直播賣起了假酒,遭到網友質疑後,在直播間暗自神傷。

看到晚輩犯了錯,5G衝浪的潘長江對嘎子進行了一場正能量的規勸:

“聽叔一句勸,網絡的東西都是虛擬的,水太深,你把握不住。

你缺W(指錢)嗎,你不缺!你直播可以,不要上鍊接,給大家帶來快樂才是最重要的。 ”

肺腑之言,催人淚下,嘎子聽後大受感動,淚灑直播間。

網友紛紛稱讚:不愧是老藝術家,格局就是不一樣。

可沒過多久,潘長江竟然也開始了直播,賣起了酒。

嫻熟的話術,信口開河的架勢讓大家直呼“勸嘎之人終成嘎”,“師嘎長技以製嘎”。

潘叔之前那些誠懇的勸告瞬間淪為眾人的笑柄。

延伸閱讀  美人計屢試不爽! Angelababy才配演這種大美人啊

他甚至還因此為大家貢獻了一個年度熱詞——潘嘎之交。

走上直播帶貨的不歸路後,潘長江的操作越來越令人迷惑。

文章開頭提到的直播間2萬一箱的茅台酒,每瓶4799元,網友卻發現這款酒的市場價僅為4500元;

為了更快地融入直播行業,也可能是因為志同道合,他認曾經的帶貨一哥辛巴做乾兒子,但很快,辛巴因為售賣假燕窩被封殺;

他張口就來,誇大其詞的例子更是數不勝數:原價幾百一瓶的白酒在他這裡只賣幾十元,還稱酒瓶蓋上的的鑽石價值百萬;

粉絲明明在直播間下單的是“五糧液集團的酒”,收到貨卻發現是某不知名酒廠的貼牌酒,買過的粉絲都反映酒的味道很奇怪;

面對網友的質疑,潘長江選擇置之不理,甚至看到反詐警察陳警官的連麥申請,他都選擇性裝瞎……

可以說直播賣酒這件事,讓他前半生積累下來的人氣消失殆盡。

其實說實話,明星直播帶貨並不稀奇。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有些藝人就在本職工作之外進行演出,這一行為被叫做“走穴”。

1983年第一屆春節聯歡晚會播出後,歌手、相聲演員、小品演員們接到的商演邀約絡繹不絕,走穴成為藝人們很大一部分收入的來源。

而現如今,線下的商演因為疫情被陸續取消,沒有演出可接的明星相繼轉戰互聯網。

都說直播是明星的照妖鏡,但大量的例子表明,態度誠懇,認真帶貨的明星並不會讓人反感。

劉濤在抖音成功再就業

正如《讓子彈飛》裡面那句經典的台詞“掙錢嘛,生意,不寒磣!”

說到底,大家並不是反感潘長江帶貨這件事,而是反感他前後言行不一致,反感他把粉絲當做欺騙的對象,牟利的工具。

這種反感,源於他難看的吃相和“德藝雙馨老藝術家”形象的割裂。

其實只要對潘長江的經歷稍作梳理,就會發現這種割裂感一直都有跡可尋。

“扮醜”的一生

潘長江出生在一個梨園世家,父母都是著名的評劇演員,從小受藝術熏陶的他,精通唱、念、做、打四樣功夫。

早些年他在鐵嶺民工團工作,演過評劇、二人轉,雖然樣貌不出眾,卻總能靠滑稽的表演贏得觀眾的喝彩。

1983年,潘長江與趙本山合作的《大觀燈》在東三省引發轟動,他也因此被譽為“東北醜王”。

從那時起,潘長江的藝術創作便圍繞著“扮醜”展開。

1993年,潘長江第一次出現春晚舞台上,以小品《橋》走出東三省,為全國人民所熟知。

《橋》講述的是一個屌絲男追求白富美的故事,作品中充滿了對他身高外貌的戲謔。

1996年,春晚音樂小品《過河》橫空出世。

“哥哥面前一條彎彎的河,妹妹對面唱著一支甜甜的歌。”

延伸閱讀  關曉彤民國風造型釋出扎麻花辮青春靚麗

這段經典的旋律火了,舞台上潘長江靈活機智、“濃縮的都是精華”的形像也深深地刻在了全國觀眾的心上。

2002年,抗日電影《舉起手來》的熱映讓潘長江家喻戶曉,幾乎沒有人不認識那個羅圈腿、鬥雞眼的“日本鬼子”。

到後來,蔡明和潘長江的組合變成了春晚的固定節目,但他們的小品仍然脫離不了“女強男弱”,“調侃身高”的邏輯。

舞台上,蔡明總是美麗大方,毒舌腹黑,而潘長江獲得了無數外號:微縮的人、小矮人、小陀螺、小蘿蔔、小土豆……

我們可以看到,不管小品的內核是什麼,扮醜和自嘲都是潘長江藝術作品中永恆的外殼。

一旦失去這個外殼,幾乎都不能稱之為潘長江的小品。

雖說扮醜也是藝術,但對於潘長江來說,這樣的選擇頗有一種宿命般的無奈感。

小時候,他得了尿崩症,嗜水貪尿,醫生判斷他活不過25歲,所幸平安長大,但身高卻永遠停留在160cm。

小矮子的形象注定他只能作為一個丑角出道,某種程度上,他也因為與眾不同的身高獲得了別人得不到的關注。

可以說,潘長江是一個合格且成功的丑角。他也因此獲得許多榮譽和觀眾的喜歡。

但隨著自媒體的興起,丑角比比皆是,網絡上從不缺為了流量刻意扮醜供人取笑的網紅,很少有人再找他拍戲。

所以,年近70的潘長江面臨著失業的風險。

很多人不理解:70歲了,也該頤養天年了,捧著老藝術家的稱號,還不夠安享晚年嗎?何故要來蹚直播這趟渾水,落得晚節不保的地步?

思來想去,可能根本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只是他們給的W太多了。

天還會晴嗎

曾有數據顯示,潘長江一個月的銷售額高達9615.4萬,嚐到甜頭後怎會輕易停下?

至於雙標打臉,割粉絲韭菜,晚節不保,在利益面前都不重要了。畢竟他曾親口說過:“面子值幾個錢?面子一分錢都不值!”

這讓我想起另一位“老藝術家”——六小齡童。

在信息閉塞的年代裡,提起孫悟空,大家第一時間想起的就是六小齡童。

可是久而久之,他似乎真的把自己和孫悟空畫上了等號:

他試圖將《西遊記》整個劇組成果據為己有,拋下導演楊潔單獨接商演,更是堅信“一千個人心中只能有一個孫悟空”。

因此,當周星馳在《大話西遊》中塑造出一個全新的孫悟空形象“至尊寶”時,六小齡童對此多次進行暗諷和嘲弄,痛批周星馳版西遊記顛倒是非、侮辱原著,應該向孫悟空道歉,向全國人民道歉。

如果僅僅止步於此,他在我們心中還只是一個思想固執的演員。

但是,他一邊抵制他人改編西遊記,一邊蹭孫悟空的熱度接廣告,其中不乏惡搞悟空的手游,明顯消費孫悟空的皮鞋和熱水器廣告……

一系列行為可謂對“雙標”二字的實力演繹。

不過,讓六小齡童路人緣徹底崩塌的,還是在導演楊潔的悼念視頻裡宣傳自己新電影一事。

利益大過天的六小齡童,還能稱得上一句“德藝雙馨”嗎?恐怕答案是否定的。

延伸閱讀  王俊凱原來早就和冰墩墩同台合作,粉絲調侃“這下不得不買了”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越來越多的演員顯現出德不配位的跡象來,但仍有很多真正的老藝術家們堅守著初心,給大眾帶來積極正面地影響:

為文藝界獻言獻計、敢於批判國足的鞏漢林;

擔任文聯副主席、在政界發光發熱的馮鞏;

致力於培養徒弟、投身慈善的趙本山……

他們才配得上一句德藝雙馨。

時代的巨浪不能磨滅人身上的光芒,卻能沖走掩蓋在他們之上的塵土。

浪潮退去之時,我們會清楚地看到,是誰在堅守底線,是誰已經隨波逐流。

“涉嫌虛假宣傳”事件過後,潘長江在採訪中眼角泛紅,求網友放過自己,並在抖音發布了一條視頻,風格與以往的搞怪大相徑庭。

視頻中大雪紛飛,他在院子裡獨自靜坐,等到積雪落滿了肩頭才起身回家。

漸漸遠去的背影看起來十分落寞。

視頻配文:“下雪了,等天晴。”

可是翻看評論區,大家並不買賬。

希望潘叔知道,如果不放下割粉絲韭菜的心思,不願意老老實實憑良心做事,天,是不會晴的。

免責聲明:本文來自大魚號客戶端自媒體,僅代表個人的觀點和立場。如有侵權,聯繫我刪帖。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