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亞洲富豪》:金錢不萬能


張愛玲說:我喜歡錢,因為沒吃過錢的苦,不知道錢的壞處,只知道錢的好處。

當楊艾蓮帶著保母及2個小孩走進歐洲五星級飯店,全身濕得狼狽,卻被飯店服務生奚落,要他們去住唐人區,無論他們衣著光鮮,也不願接待,最後逼得楊艾蓮請丈夫買下整間飯店,才讓他們出口氣。

整部電影的主角不是楊尼克,也不是朱瑞秋,自始至終就是楊艾蓮,這是屬於楊艾蓮的人生體悟,慢慢化作整部電影的華人文化精髓。

導演朱浩偉是美裔華人,出身自唐人街餐館,全片演員則幾乎來自世界各地,有美裔華人,有菲律賓人,有馬來西亞人,神秘的東方家族社會,既豪奢又華麗,他們可以擅立名目舉辦派對,例如像是慶祝曇花開展,他們可以虛擲千萬在私人小島、貨櫃船上瘋狂打造紙醉金迷的盛況,卻又堅持要聚在一起包水餃,無論你的事業多有成就,在阿嬤面前,你都只是個平凡的小孩。

全片充滿著我要你的愛、給我一個吻、夜來香、甜蜜蜜,就連瑪丹娜的拜金女以及酷玩樂團的黃的都各自選用了粵語版與華語版,讓我們徹底知道,這是一個看似洋化,內裡仍充滿著華人底蘊的故事。

但讓我更注目的則是別的細節,或許是金馬獎影后盧燕,或許是楊紫瓊那種喜怒形於色的霸氣婆婆形象,都成為了《瘋狂亞洲富豪》當中的女強人群像。男人在外打拼,但是成就整個家族的卻是女人,男人到頭來要是受挫悲傷,還是得回過頭來向女人求援。

延伸閱讀  易烊千璽是一個很有主見的人,傳播出來的很多觀點,也十分贊同

於是《瘋狂亞洲富豪》的母性意像變得格外明顯,改變這個家族傳統價值的卻也是女性,當吳恬敏進入這個家庭,親眼見識有錢人家的無腦單純,為了小事情的你爭我奪,家產、愛情以及私慾,成為他們心目中最重要的事。朱瑞秋很難不困惑,一開始被這樣的豪奢所著迷,到後來發現這只是表象,讓她決定退卻而離開,故事到了這裡,若只是單純離去,那就已經單純符合好萊塢三幕劇的設定,但重點是不僅於此。

朱瑞秋決心反擊,她沒有好的家世,她的母親有段不足以外人道之的過去,她將一切擺到麻將桌上去講。這時候,電影女主角楊艾蓮才提出她的核心問題,你是美國人。是美國人,源自於曾看輕我們華人的美國人,不尊崇我們傳統禮教文化的美國人,這一切都讓她想起多年前那個狼狽的夜晚,她不希望兒子像自己一樣,要是沒有錢,可能會被傷害。

朱瑞秋卻點醒了她,無論有沒有錢,重要的還是快樂,也是因為這樣的體悟,才讓她決心放手,決心放下這一切。注意了,無論是從一開始趕走朱瑞秋,到最後答應求婚,都是楊艾蓮的決定,她的丈夫完全沒有任何主導權。

這樣的女權理想無論展延,更在片尾透過陳杰瑪的一番對白,完全激勵人心,那些屈服於金錢,又想要為自己的外遇找藉口開脫的男人,是多麼懦弱。我們的婚姻會出問題,不是因為我家有錢,而是因為你懦弱,你放棄了我們。我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讓你像個男人。

看到這裡真是讓人忍不住想要鼓掌,原來整部電影以華人文化當作襯底,看似用西方文化推翻,其實也不是,而是用一種新的視角,去包容舊有文化,是一種和諧,無論中西,只要你好,我就會好。這讓《瘋狂亞洲富豪》的趣味層出不窮,不只是劉姥姥遊大觀園,也是典雅的東方文化奇觀,更直入人心!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