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濫情、不圖名利,孝順後媽,娶賢妻零緋聞,張光北在追求什麼?


《藍衫女匪》中一吻定情,娶鞏俐同學為妻,33年零緋聞,

那時候,車馬很慢書信很遠,竟只因導演惡作劇,其與妻子熒幕首吻便定下一生誓言,一生真只愛一人。

這個人就是張光北,一個敢戲貂蟬,與張雲龍稱兄道弟的實力派演員。

“我自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為誰雄,乃大丈夫已!”湘江泗水楚雲飛,真乃大丈夫也。

彼時,《亮劍》大火之下,楚雲飛的軍人氣魄讓人的心於那戰火紛飛的年代熱血沸騰。

飾演楚雲飛一角的演員,正是張光北老師,這一角色的塑造更是成為經典。

現實生活中的張光北,一如《亮劍》楚雲飛這角色一般,有軍人氣節,真是大丈夫。

這樣一個本是“男兒有淚不輕彈”的真男人,卻因繼母臨終前一句話淚流滿面……他是如何與繼母相處,他又有著怎樣成長的呢?

這麼一個“根正苗紅”的真男人,童年經歷竟是如此艱難,頗有“苦其心志,勞其筋骨”之意,故而增益其所不能。

在其四歲那年母親被查出患有癌症,“一個人生病,累垮一個家庭”的時代,給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生活的重擔壓的父親無法喘息。

那一年,張光北12歲,母親離世又遇特殊時期,家人們去當兵,握著僅有16斤的糧票交給學校,本該熱鬧的家庭安靜下來。

一到晚上時分,周圍鄰居戶戶燈火明亮,本該是一家人圍坐於桌前,菜的香味芳香四溢的時候,他卻於家中聞著屋外飄過來的菜香夾雜著胃裡翻騰的酸水,貪婪又艱難的全嚥下肚。

年幼的張光北,便凸顯了其藝術天賦。母親留給他的唯一念想,是用其喪葬費買的手風琴,他奉為至寶。

年幼的他因母親的離世也變得額外的懂事,也是那份懂事讓他變得額外的努力,並未被生活的艱辛打倒,立志出人頭地,不辜負父母的期望,

而這手風琴是他的回憶母親的念想,亦是他的至寶,夜以繼日,拼命練習。

所幸,一份耕耘一分收穫,他的努力並沒有白費,23歲那年考上了中央戲劇學院。

在此期間,張光北的父親再婚,老父親的生活變得不再孤單,有了能夠分享生活,能夠共白頭的老伴,

當時他的哥哥姐姐對父親再婚是心有芥蒂的,但他卻覺得只要父親能幸福,作為孩子要做到的便是孝敬父母,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他的孝順體現在大大小小的細節中。

真誠是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最佳狀態。為了方便照顧父親與繼母,他在結婚後帶著妻子女兒與父母居住。

一聲“媽”讓原本還有些尷尬的繼母,心頭一暖,張北光對她沒有芥蒂,那份親近,也讓繼母放下心中的不安,亦對張北光熱情相待。

延伸閱讀  望眼欲穿《玉骨遙》,肖戰粉絲:忙著排隊等候時影殿下

一個孝順且暖心的人,其人格魅力的彰顯,又怎會讓人喜愛不起來。愛屋自當及烏。繼母待張北光視如己出,張北光亦以親生母親對待繼母。

然而生活不只是有溫馨,重逢與離別亦是生活大戲。

1992年尚在外地拍攝《吳運鐸》這部戲時,接到了父親病重的消息,尚未拍完戲的他趕忙回家看望父親。

年少時,母親的離別尚猶在目,而父親的病重亦是讓這個堅強的男人心中瀰漫著悲傷。

生老病死,乃是自然規律,沒人能夠預知未來,亦無人希望有這麼一天,可無人可逆,生死有命。

父親同樣明白,在有限的生命里當然是希望兒女平安,事業有成,父親讓他不要耽誤大家,工作要緊。

堅持讓他去把戲拍完,簡單地交代了家裡的事情就催促著張北光走。本就猶豫在三地張光北,他懂他父親,父親同樣了解他,不得不離開,這是必須的。

因為這是他的責任,不會想虧欠於別人,一如張光北父親說的:“他從未欠過人錢…”所以他得走,哪怕萬分不捨。

在即將離別前的第二天早上張光北對父親說:“你給我堅持一個星期,我馬上回來,就一個星期,我說你能不能堅持住。”

他父親點了點頭說能,得到了父親的回答,彷彿給了這顆不安的心打上了一陣安定劑。

他走了,而父親亦哭了,就在他回頭的那刻,哭了!

世間有很多的無可奈何與不得不如此,父母的愛總是無私的,總覺得他們是堅強的,此時此刻,能感受到的是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的脆弱,他們不堅強,卻為兒女遮風擋雨。

父親無力地擺擺手,示意他走,他哭了,身體也背過去了,不想讓張北光看見。

他只看過父親哭過兩次,一次是他當兵的時候,一次父親看他走的時候。父親的愛是偉大的。

他趕回四川梓潼繼續拍戲,他剛一下飛機,也是剛到劇組,一通電話打來,張北光父親去世了。

就在他走的路上,那個白天,猶如晴天霹靂,他打車就往回跑。

他推開那道沉重的門的時候,看到哥哥姐姐全在床前哭,張光北愣住了,繼母看見他進來,強忍著的淚水再也忍不住開始放聲大哭,張光北也抱著繼母大哭起來,此時此刻,他哭的像個孩子。

父親的囑託猶在耳邊,希望他能照顧繼母,若是照顧不了也不會怪他。

但是對於這樣一個有孝心的人,哪怕照顧不了也得照顧。

這是他的責任,即便父親不說,他也會照顧,父母對孩子呵護備至,孩子同樣孝敬有加,他對繼母說:以後他就是她親生兒子。

延伸閱讀  驚艷了時光的10大女影星:秦怡第6王曉棠第2,誰是你心中第一

如他所言,在父親走後,哥哥姐姐都與繼母徹底斷了聯繫,唯有張光北把繼母接回自己家中,他的妻子並不反對。

錚錚硬漢,亦有柔情。他待繼母很好,不捨得其忙碌,只要是他從外地拍戲回來,就一定會給繼母帶當地的土特產。他把對父親母親遺憾的孝全部給了繼母。

1997年左右張光北很少再有時間休假,看望繼母的時間也越來越少,繼母也整天想著張光北,每天盼著能多看孩子一眼。

繼母病重住院,她沒有給張光北打電話,只因怕耽誤他工作等到他去看望繼母的時候,繼母已時日不多了這讓他自責不已。

他延後了檔期,在繼母生命的最後幾天裡他沒有離開過病房,他一直看著繼母,生怕少看一眼,繼母便會如父親那般離去。但最終死神帶走了繼母。

張光北對繼母的感情是真實的,他說:“如果一天到晚跟父母較真,那老人就不會過的很開心。”

在繼母臨終前的時候,對自己的親生女兒說:“沒人對繼母這麼好了,但張光北一家做到了。”

是啊,只有他們做到了,一句誓言,一個承諾,一種責任,他做到了,如親生母親一般。

他知道這句話後淚流滿面,繼母待他又未嘗不是親生兒子一般。這是他的孝順。

他娶鞏俐同學為妻,成為一段佳話,你覺得是緣分命中註定,還是已有圖謀,步步為營呢?

或許是童年經歷的跌跌蕩盪,讓他在中戲遇上了他一生的所愛。鞏俐的同學,他的妻子—-陳煒。

老天的眷顧,亦是他不曾放棄希望,反而堅毅勇敢。事業,愛情,雙雙豐收。

張光北雖然與妻子陳煒同在中央戲劇學院,但他們兩人並不是同一屆的學生,本該是毫無交集或者說很少有交集的兩個人。

上天安排的緣分中相遇,你要問我緣分是什麼的話,那我只能說它很奇妙,讓兩條本該毫無交集的平行線相交在了一起,他們邂逅了,邂逅在那場可以稱之為緣分的迎新晚會。

誰又能知在大學期間不曾對其他女孩有過心動的信號的張光北,偏偏對李煒芳心暗許,情根深種,

只聽見他感慨萬千地說:“85級的女生們太漂亮了,”這麼一句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話!他所有的目光皆投向了那五朵金花之一的陳煒。

就像所有男生一般,他在陳煒面前展現自己優秀的一面,吸引喜歡之人喜歡自己。

在他一步一步的接觸下,他們成為了朋友。他們合作《藍衫女匪》因此戲一吻定情。春天的氣息在他們兩人之間流動,他們的愛情緩緩而來,上天的安排總是那麼的順應人心,也是那麼的自然。

沒有雄厚的家底,他們的愛情雙向奔赴,他許她的一一兌現。為了買婚房,兩人在外接接戲。

為了盡快湊齊買婚房,為了給心愛的人一個定所,為了有所依。可他們買了房愕然成為了一個身無分文的窮光蛋。

延伸閱讀  “徹底說再見”黃曉明被爆退出Angelababy公司

兩人有了婚房,置辦了手飾,雖沒有紅妝十里,卻是明媒正娶,禮儀齊全。這是他所愛的人,自當竭盡全力。

兩人擺了幾桌簡單的酒席邀請親朋好友參加他們的婚禮。他們的朋友鞏俐,在婚禮當天,給他們送上了最真摯的祝福,真誠是最大的禮物。一如這一聲聲的祝福,他們確實幸福著。

結婚33年零緋聞,現今依舊恩愛如初。他們的愛情沒有轟轟烈烈,刻骨銘心,卻是細水長流,每一份愛都充斥在生活中。

不平凡的生活中,他們恩愛如常,不似《三國演義》中呂布那般敢戲貂蟬。他沒有那股色,他周身正氣,那經典角色的塑造,讓我們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油膩。

《三國演義》中的吻戲能拒絕便拒絕,他們婚後基本不接吻戲,對妻子忠誠,哪怕演戲也不可以。

不平穩快樂的童年經歷,讓他學會了堅強,懂得了責任,在那些自我成長的日子裡,少不了周圍人的幫助,世間自有真情在,鐵骨硬漢也柔情。

生活中的張光北老師,對待工作認真,待人真誠,他不在意賺了多少,他只要周圍人能快樂,心愛的人幸福,這是他所求的,他要的很簡單。

不在意名利,名利雙收。

有時候就是這樣,不強求,順其自然的好。可以爭取,可以努力,卻不強求。從渠門第沸如羹,自保情懷澹如水。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