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了一批姐姐,怎麼就不“香”了呢?


去年有一檔綜藝,無宣發、不買熱搜,

結果第一期一出就掀起了一陣觀看風潮,她就是《乘風破浪的姐姐》了,

在去年初期,真的是掀起了非常大的討論熱潮~

一檔全體年齡30+的明星姐姐參與,共同競爭組成熟女女團的選秀節目,

“三十而立、三十而立,三十而驪~”

在“白幼瘦”審美橫行的中國時代,“芒果”搞了一檔關於“老女孩”、“大姐姐”的綜藝,

“哪個女孩不像活成歐陽娜娜”已成過去,這個時代的女性不再害怕衰老和中年。

姐姐們的美不在於比同齡人年輕、身材好、有錢…….

而是精神的高度獨立,而是每一道皺紋、歲月與時間、成功與失敗為她們所積攢下的自信、閱歷與沈淀感。

可以勇敢地去做自己,可以不討好市場和觀眾,

可以因為自身積澱的自信、能力與價值,去顛覆固有女團的思維,而不是迎合。

每個姐姐美得各有特色

寧靜因為有好作品、自身實力與自信積澱下的霸氣和直接;

張雨綺則是美艷而自知,外表是精明霸道女,內在又咋咋乎乎、拎不清狀況的反差感;

但更大的反差來源於,她對大方向的把握與感知:

“大姐,人氣是人氣,業務是業務。這是兩回事好嗎?我告訴你,你今天問她們。只靠人氣站在台上虛不虛。虛!哪個演員不得手上,拿得出一兩部作品出去。”

既美艷又憨憨,又特別懂規則與籌碼,反差與矛盾融合在一起,特別迷人。

不漂亮,也沒啥緋聞,人氣不高,黃齡也不是那種天生自帶觀眾緣的歌手;

但是她招搖自我的性格與過硬的實力,即使不算圈粉,可真是讓人完全沒有槽點,:

“我出來不是要迎合人家的,我是來做自己的。”

有實力才有底氣,即使是歌紅人不紅,也好過人紅,歌不紅。

看似是個漂亮但是低調的“老好人美女”,

但是低調外表下,金晨那種來自內心的底氣,也是非常堅韌的:

延伸閱讀  簽約TVB一年就工作不斷,90後女神氣質神似陳自瑤,新劇超有發揮

“學舞蹈的女孩子都很傲,因為能力就在那兒擺著,該你站中間就你站中間,也不會去爭。”

包括藍盈瑩“先天不足”,但是將慾望寫在眼裡的“狼性”,

張含韻年少成名後沉澱的成熟與不失的童真可愛;

朱倩汐國際化的音樂才能;鄭希怡那種港女又颯又獨立的生命力、驕傲自信。

即使浪姐這檔節目嚴重的高開低走,到後期收視率和評分都大幅度地下降,

但去年夏天,30位姐姐不懼年齡增長的自信,以及再拼搏一次的勇氣,還是顛覆了一貫的“白幼瘦”審美,讓作為觀眾的我們非常懷念。

轉眼間一年過去了,《浪姐2》又回歸了,

依然是關注30+女性成長、鼓勵女性勇敢追夢的勵志綜藝,

30位姐姐擺脫年齡束縛、打破標籤定義,勇敢出發築夢舞台,彰顯30+成熟女性的堅韌與魅力。

然而,去年的《浪姐》第一季一出場,可是8.6的超高分驚喜,

而今年第二季一播出卻只有6.1的評價。

怎麼說呢,第一季一開場無宣發、全新顛覆的概念,還是個微商贊助的節目,

卻在低谷的時期,給了觀眾們一個驚喜;

而這一期可以說是出師不利,開場就偶遇爽妹、晨宇的驚天大瓜,在第一季高開低走的情況下,基本上毫無熱度;

第一季“哄著”各位姐姐的不可或缺的黃曉明,在這一季只錄了三期就離開了。

但“浪姐”這個創新又顛覆的概念,還是相當值得期待一下的,

更何況這一期有“最後一位香港美人”張柏芝、華語歌壇頂級女歌手那英,

港女“天后接班人”容祖儿,最近相當火的美艷派中國女演員王鷗;

超女冠軍江映蓉、安又琪,以及“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的陳妍希。

依然是滿滿的咖位和人氣度,姐姐們的職業生涯也有著不一樣的高光時刻,

但是第二季比起第一季確實變了味,

第一期一開始很大程度上就有新鮮勁,觀眾們和姐姐們一樣不了解規則和玩法,有一種懵懂狀態下自然而然呈現出的真實狀態和笑點,

而第二季從節目組、到評委到姐姐們都開始“套路”了。

比如一開場的採訪環節,

“我乾了十幾年都不知道我名字,那我脾氣也不太好,我特別喜歡萬茜!”

延伸閱讀  女明星開春穿什麼?關曉彤耍酷鍾楚曦法式複古,劉詩詩清爽踏青

這樣直接又自信的真誠表達已經沒了,節目組“收斂”了許多,姐姐們也開始根據網上的評論發表迎合觀眾導向的言論了。

原本應該是最好玩的姐姐們初遇見的社交場面,很“演戲”成分的逢場作戲:

比如張馨予做作的走中性路線,楊鈺瑩相當虛情假意的能說會道;

如果說上一季的張萌毫不掩飾自己目的性的言語,讓人覺得很真:

“我是製作人,我是來交際,來找姐姐們合作的。”

而這一季莉莎自己介紹時的言語,就很讓人覺得尷尬:

“我是郭曉冬的妻子”,和姐姐們交際時也是,啊,你和郭曉冬演過戲,我如何如何照顧孩子…”

並非說家長里短的綜藝就沒人看,

《妻子的浪漫旅行》、《女兒們的戀愛》這一類就很適合;

但《浪姐》的定位一直是成熟女性的獨立、綻放,對事業的追求,沒有實力,也沒做好準備,又想“翻紅”,

來《浪姐2》確實是很矛盾的。

第一季裡姐姐們的初舞台,有太多的高光時刻;

藍盈瑩的拼合全能、孟佳的女團標準、張含韻的突破形象、張雨綺的自信,

伊能靜沒有年齡感的輕鬆、鄭希怡港女的又颯又直接、黃聖依一席白色紗裙亮相,

這些都是姐姐們經典的高光時刻。

即使初來乍到,摸不清規則,但都是有備而來的,

而這一次很多人都沒做好準備就表演,出演舞台質量大不如前;

把唱歌和跳舞分開,每場表演都有一種“怎麼還沒開始就結束了”的不完整感;

還有的姐姐吃老本唱自己的歌,沒有新意,也不符合乘風破浪的節目定義。

倒是那英表演時唱徒弟梁博的歌,頗有些“師徒惺惺相惜”的感人味道,

第一季還有女人的拼勁與“乘風破浪”的不服精神,姐姐們創造的舞台相當驚艷,

而第二季很多姐姐就直言不諱:

“來到這兒就是想翻紅的!”

當超女冠軍安又琪淚流滿臉地問:

延伸閱讀  霍啟剛和爸爸參加頒獎典禮,何超瓊也同框出鏡,兩家關係很好啊!

“為什麼我就是最不紅的冠軍?為什麼沒有人記得我?”

評委和紅顏秀影一樣都被這喪氣滿滿尷尬到了,既沒有作品,又沒有創作能力,靠臉也不行,轉行也沒實力,

為啥大家要記得你呢?

娛樂圈的規則說亂也亂,說簡單也簡單,

要不外在好看,到可以忽略實力、要不長相平平,但是實力超群;

而能一直不讓觀眾忘記的,往往是那些既有實力,還長得好看,還在不斷進步的人!

一邊沒實力,一邊哭訴“我為什麼不紅”,既不能讓觀眾共情,又是過氣的無聊哭訴,

沒有“浪姐”的拼勁,又有著強烈的“想翻紅”的勢力心態,太累了~

歌壇大姐大、花瓶大美女、過氣超女冠軍、強行輸出的女性價值觀組合在一起,

《浪姐2》真的失去了《浪姐1》剛開始那種野心雞血和女性價值觀的內味,

哪有什麼女性價值、顛覆自我、乘風破浪,

多的只有過氣女明星的沒有準備好、哭哭戚戚,忘詞忘動作,無趣社交與卑躬屈膝。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