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版《紅樓夢》開播35週年,神仙選角如今成了真實的“人世間”


5月2日,五一假期的第二天,有一個熱搜詞條顯得格外顯眼。

適逢87版《紅樓夢》正式播出35週年,賈寶玉的扮演者歐陽奮強也在社交平台發文表達自己對懷念,並稱王熙鳳的扮演者鄧婕是唯一獲得一致好評的演員,自己扮演的寶玉韻味還不夠。

其實,寶哥哥大可不必妄自菲薄,時間雖然過去了三分之一個世紀,這部改編自中國四大名著之一,被稱作“不可逾越的經典”的電視劇,美譽度依舊以接近10分滿分的成績在影響著一代又一代的觀眾。

這部僅僅只有36集,拍攝週期長達3年之久的87版《紅樓夢》,創造了重播千餘次依舊曆久彌新的奇蹟。紅樓一夢,雖已走過了35個年頭,仍有餘味。

神仙選角背後還有這麼多故事!

《紅樓夢》當年的選角可是算得上是YYDS,劇中各人無一不像是從書中走出,換成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充滿了代入感,極其的貼臉。

紅樓夢導演王扶林當年給出的選演員的標準就是要“什麼年齡演什麼角色”。專業演員不合適,無法精準演繹出書中角色的年齡,就在全國范圍內展開地毯式的尋找。

比起後來這些年各路導演折騰出來的全國海選女主,87年版的《紅樓夢》才是鼻祖,只要氣質外形符合,素人都有機會進組學習,真正意義上的的零門檻選角。

包括黛玉、寶玉、王熙鳳等眾多的重要角色都是從海選中被發現挖掘。

不過在當時,哪怕是被選入進組,等待他們的還有激烈的角色競爭,一個角色有好幾個備選那是常態。

氣質取勝的林黛玉。

即使現在來看,不論從樣貌氣質都很貼合林黛玉的陳曉旭,憑藉一封自薦信與一首小詩進組後依舊要面對強勁的競爭對手,只能成為黛玉的候選人之一。

因為當時導演王扶林覺得她還不足夠漂亮。

黛玉的候選人當時有好幾個,後來扮演晴雯的安雯、扮演秦可卿的張蕾、扮演惜春的胡澤紅與扮演秋桐的沈璐,都曾經是陳曉旭的競爭對手。

因為一次週末聯歡,放開了自己跳了活潑的disco,而她平時又經常與鄧婕做小品練習,結果導演覺得她更適合秋桐,而錯失黛玉。

最終,小姐妹們在氣質與個性上都似乎略輸陳曉旭一籌,而紛紛被安排了其他的角色。多年之後,惜春的扮演者胡澤紅憶起當年,還調侃自己不如陳曉旭會“裝”文靜。

天上掉下了個賈寶玉。

比起黛玉有好幾個備選,“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曉之花”賈寶玉這個角色在當年是最難選的。

軍藝初代校草洪劍波後來回憶,自己試鏡的時候其他方面都挺符合導演組的要求,連衣服都為他定做了,可最終還是因為自己額頭上的一道疤痕,而與寶玉一角失之交臂。

因為遲遲找不到合適的人選,當年就有人調侃:能演寶玉的人還沒出生呢。

可即便是這樣,劇組還是在一次機緣巧合的推薦中找到了當時在峨眉電影製片廠當演員的歐陽奮強。

當時和歐陽奮強一起演過戲的女演員張玉屏已經進入劇組,看到遲遲未能找到寶玉的人選,便跟導演推薦了當時在廠裡沒啥戲可拍的歐陽奮強。

並沒想著自己能演上啥重要角色的歐陽奮強因為能夠免費搭飛機去北京看看,於是就來到了劇組,沒成想前面已經pass過一圈寶玉候選人的王扶林,一見到他裝扮上的寶玉,瞬間就拍板了。

為了更加完美的塑造寶玉,歐陽奮強還成了80年代第一個為了角色而整容的演員,35年過去了,每逢刮風下雨,寶哥哥還在因此忍受著不適。可見,當年的演員,為了一個角色的成功犧牲與付出都是很大的。

憑實力出演王熙鳳。

當年的鄧婕其實也並非王熙鳳的第一人選,因為人生得不高,皮膚還黑,與她一比,被譽為“第一美”的樂韻和尤三姐的扮演者周月比她看上去外形條件都出彩得多。

一開始來到劇組的鄧婕其實也挺沒有信心,想著自己做個兩手準備,演不上鳳姐,要不能演上平兒也可以。

延伸閱讀  堅持保留有爭議的10秒鐘戲份,迪士尼新片耗資13.3億,上映就翻車

的確,放在人群中並不紮眼的她一度也不被所有人看好,除了導演王扶林。

後來樂韻離開劇組去了香港,而鄧婕硬是憑藉著自己的刻苦和努力,將幾乎所有的王熙鳳的重頭戲都自己排成了小品,一亮相就驚艷了所有人。

而此時,周月也因為鄧婕的出色表現而放棄了競爭王熙鳳,後來成功的扮演了尤三姐。

面對後來不斷依舊有新的鳳姐候選人加入,鄧婕依舊憑藉自己的天賦與努力穩穩守住了王熙鳳的角色。

其實不單單是主要演員們的競爭激烈,與如今進組拍戲一個蘿蔔一個坑的選角不同,每一個進組的演員,不到最後拍板那一刻都不知道自己要演誰。

並無心十二金釵的張莉從頭到尾都堅持試鏡的是自己很喜歡的紫鵑,結果最後卻成了寶釵。

賈芸的扮演者吳曉波本來心儀賈璉一角,最後因為臉上痘痘太多心態崩了而最後被選擇演了賈芸。

扮演平兒的沈琳進入劇組以後首先嘗試的角色是“妙玉”,但最終定下來的卻是“平兒”這個角色。

這樣被反复斟酌、嚴格考量過後的甄選發生在每一個進組被選的演員身上,而在長達三年的拍攝過程對每一個演員都是一次不小的考驗。

這期間,有人選擇離開,而留下的戲份交給其他人來完成,兩人分飾一角和一人分飾兩角的情況都出現在了劇裡。

迎春的扮演者金莉莉因為考上中央戲劇學院而離組,之後迎春的戲份則是由當時還是純素人牟一,跟著賈赦的扮演者李頡老師學習了三天表演才順利完成的。

秦可卿的扮演者張蕾當時就已經申請了出國,在完成了自己的戲份離組之後,導演王扶林才發現後面還有秦可卿的戲,於是決定讓長相相似的夏麗蓉頂上補拍了剩下的劇情。

因為身高太高而失去扮演寶玉機會的侯長榮,劇組給了他北靜王和柳湘蓮兩個角色的機會,細心的觀眾不知發現了沒有呢?

三年一部戲打造劇圈神話

都說87版的《紅樓夢》是劇圈難以逾越的經典之作,這裡面除了極盡貼合人物的神仙選角,還有整個劇組的嚴謹與認真。

項目正式啟動之前導演王扶林就曾經把自己關在家裡一年的時間,反复研讀《紅樓夢》原著以及相關資料。

為了還原四大名著的精髓神韻,籌備期劇組請來了眾多專家學者為電視劇保駕護航。

為了能讓演員真正走進角色,導演組組建了《紅樓夢》學習班,安排專家為演員們上課。

上課期間,每位演員都被要求要認真學習,做好筆記。

同時,他們還被要求需要學習琴棋書畫、古代禮儀,進行形體訓練提升個人藝術修養之餘,還要係統的學習各種與《紅樓夢》相關的常識與知識。

三個月的時間裡,在圓明園的學習班中,演員們同吃同住,就彷佛真的像大觀園裡的姐妹一般的相處。

也是在那時,大家結下了羈絆一生的難忘友誼。

雖然只有36集,但用慢工出細活來形容87版《紅樓夢》最貼切不過。從開拍到殺青,整個拍攝時間長達三年之久。

花費680萬拍攝,這樣的金額放在現在可能都不足夠一個主演的片酬,可在80年代,這筆數字已經是天價。

劇組當時走遍了全國10省41個地區219個景點,片頭中的巨石就是取景黃山的著名景點。

按照原著的描述,劇組更是在北京建了大觀園,在河北正定縣建造了寧國府、榮國府和寧榮街等實景,拍攝完成後,便成了人潮湧動的熱門景區。

另外,劇中精美的服飾也極盡華麗、美輪美奐,哪怕放在現在來看也是古典美學的標杆。

延伸閱讀  迪士尼再次被迫“政治正確”《木偶奇遇記》真人版“光頭黑人藍仙女”登場引熱議

因為沒有具體的歷史年代,當時的服裝設計師史延芹為了能夠呈現出書中各人的不同特質,可以說是煞費苦心,她翻閱典籍參考的是不同時期服制中最美的部分。

耗時三年,總共設計出2700多套的服裝,光王熙鳳一角就擁有74套服裝應對不同場合。這樣的排面,摸著良心說,現在也是無人能及的存在。

說到流傳了35年的經典,由著名詞曲作家王立平創作而成的13首專屬音樂也是一絕。

從提筆創作到完成,歷經四年,其中光寫好一首《葬花吟》就費時一年零九個月。

而劇中《枉凝眉》、《葬花吟》、《聰明累》等一系列歌曲依舊是刻在不少人DNA裡的經典名曲。

音樂一響,那畫面感就撲面而來。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不得不說,在藝術上如此精雕細琢,追求精益求精的87版《紅樓夢》屬實是難以超越的。而對於參演劇集的一眾演員們來說,《紅樓夢》的空前成功在他們的人生起點畫下了最為濃墨重彩的一筆,冥冥之中也影響了他們的一生。

這其中,有人堅持初心,有人換了賽道,有人收穫了真愛,也有人一朝入夢終生未醒,令人唏噓。

轉行從商。

當年劇集播出後,陳曉旭扮演的林黛玉可以說是家喻戶曉,一夜之間成為最耀眼的星星。

但在這耀眼的光芒背後,因為黛玉的形象與標籤過於深入人心,起點太高成為了她接戲的障礙。

在熱度最高的三年之內僅僅接演了一部戲,此後,她又選擇了短暫的出國,最後還是沒能繼續當演員,轉行成為了一名商人。

當被問及喜歡別人如何稱呼自己,已經身為董事長的她還是更青睞林黛玉這個稱呼。

而外形出眾的寶姐姐張莉拍完戲之後也並沒有投身演藝圈,在海外經商的她活得充實又富足。

惜春的扮演者胡澤紅雖然出身藝術世家,但在《紅樓夢》之後,也沒能走上演員的道路,而成為了廣告公司的老闆。

元春的扮演者成梅,迎春的扮演者牟一,秦可卿的扮演者張蕾等不少的女演員都選擇了出國或者從商,換了一條賽道重新開始的她們如今也在各自的領域小有成就,那場紅樓盛會猶如年少時的一場夢,意義非凡,但終歸已經醒來。

有人轉行,也有人堅持。

寶玉歐陽奮強如今依舊活躍在舞台,但選擇成了導演的他,在曾經做演員的六年時間裡,對於自己的外形不太自信,覺得自己演青年過於少年感,演少年又有些老成,認為自己戲路太窄的他放棄了留在北京的機會回到了四川。

而他的老鄉鄧婕無疑是繼續當演員最為成功的一個。不但憑藉王熙鳳一角一炮而紅,還與張國立結成連理,成為了優秀的製片人。

成功成為製片人的還有出演探春的東方聞櫻,由她擔任製作人的作品屢屢獲得業內大獎。

賈芸的扮演者吳曉東是《三國演義》裡的孫權,後來也成了《黎明之前》裡的馬蔚然。

在堅持初心的道路上,也有人並不是那麼一帆風順。

湘雲郭宵珍曾經也兩度報考表演學院都因為文化分數不夠而未能如願。

面臨人生抉擇,她也曾一度崩潰到燒掉了三年以來在劇組留下的全部筆記。最後還是選擇了結婚生子,繼續留在當地的劇團工作。

而晴雯的扮演者安雯,嘗試過演員與歌手雙棲發展,那首著名的《黃土高坡》就是由她演唱。

後來卻因為丈夫欠下巨額債務一度被逼得生活艱難,如今也很少在台前再見到她的身影。

延伸閱讀  “專情男人”王耀慶,娶初戀郭晏青,出道26年無緋聞

不過,在87版《紅樓夢》的一眾演員中,最令人感到唏噓的還是馬廣儒。從來都自詡寶玉的他最終只得到了賈瑞一角。

一生痴迷寶玉,最終卻演了一個好色短命之徒的角色,這也讓入戲太深的他在後來的日子裡始終鬱鬱不得志,終日酗酒度日,最後也如賈瑞一般英年早逝。

不過要說87版《紅樓夢》最神奇的地方還是真正的成就了三對夫妻的姻緣。

雖然劇組當時明文規定並不允許談戀愛,但三年的朝夕相處下來,正值年少的演員們還是沒能真正過了情關。

飾演平兒的沈琳與飾演賈芸的吳曉東、飾演賈璉的高宏亮與化妝師胡焰,以及出演柳湘蓮與北靜王的侯長榮與扮演香菱的陳劍月,都在劇組結緣,結束拍攝後喜結連理。

香菱殺青之後立馬就生下了與柳湘蓮的孩子,這樣奇妙的CP組合放在現在也是很好磕的呀。

時間已經過去35載,細數紅樓眾人,如今已然有不少熟悉的演員已經離開了我們。

老一輩的演員中,賈母飾演者李婷、賈政飾演者馬加奇、賈赦飾演者李頡,均已不在。

2007年陳曉旭患病之後選擇遁入空門。不知不覺,距離黛玉香消玉殞已經過去了15個年頭,剩下的只有大家對她無比的懷念。

也是在同一年,林如海的扮演者鄭乾龍因病逝世。一年之內,劇中扮演父女的二人相繼離世讓人痛心。

最小的演員板兒的扮演者李玥,紅樓劇組二十週年聚會時還在,卻在2008年不幸遭遇了車禍。

就在去年,在劇中扮演賈蓉的演員楊俊勇也因突發心髒病去世,年僅57歲。

歲月無情,時光匆匆35年,當年青春少艾懵懂青澀的一眾演員們,如今有的已經滿頭白髮,有的已過甲子,也有的已經離開人世。

我們無法阻擋時光前行的速度,但依然相信時光永不敗經典。

那些栩栩如生的紅樓眾生相依舊鮮活,這場驚艷世人的紅樓一夢,始終都將留存在觀眾們的心裡,歷久彌新,難以忘懷。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