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向者的溫柔和陰暗:脫口秀演員Rock的一體兩面


說到Rock,很多從《脫口秀大會》第一季就開始看的觀眾不免嘆息,像Rock本人一樣,沉重地吐出一口氣。

將近五年,Rock總是不溫不火的。

他的段子,凝重彷彿蓋過了好笑,一聽完就笑對他像是一種冒犯和傷害。

脫口秀演員接二連三地火起來,沒有Rock。

同批脫口秀演員裡,他大概是粉絲數少的。

而脫口秀燈光聚焦下,舞台上的Rock總是像憋著一口氣,要證明什麼似地,講著小人物的心理歷程,陰暗的,逼仄的。

久而久之,他對陰暗心理的自省,卻成為了他本人陰暗的標籤,沉重、困頓,從他上台的第一聲嘆氣開始,觀眾就會這樣預判。

他的形像也變得陰暗沉重。

轉變,來自一檔離婚真人秀。

Rock展現出的真誠細膩,跟以往的形像大相徑庭,許多人在節目裡重新認識Rock。

哦~

我們或許可以如同吳昕和大張偉一樣,從知道他的中文名叫楊磊開始。

01

倘若調侃自己失敗的婚姻生活叫’離婚梗’的話,Rock則是較早一批講離婚梗的,那時,程璐思文、李誕都還沒離婚。

誰知當下真人秀節目的觸角不斷延伸,終於關注到了離婚人群。

Rock抱著體驗生活蒐集素材的想法,來參加節目了。

剛開始,他保持著一個觀察者的視角。

在每個嘉賓講述自己上一段婚姻生活時,他在關鍵處經常有一些意味深長的笑容。

彷彿,他是沉浸式的觀察員視角。

時刻關注著其他嘉賓的動向,試圖看出一些端倪。

比如女嘉賓莫非和男嘉賓David,在音樂品味上有相似的喜歡和默契時,他第一時間吃瓜,一副我這麼快就磕到了的感覺。

同時,他總是不夠融入。

一群人圍地上坐一圈,他是唯一一個坐著椅子不同步的人;

延伸閱讀  《庭外》製片人評羅晉,短短只有三個字,卻說到了觀眾心坎裡

一群人一起跳舞,他是場子一熱他就離開熱鬧的人。

總在抽身,若即若離。

轉變或許在第一次旅行最後,一群離婚男女乘船遊蕩在湖心,對山對水喊’我很好’,其他什麼話也沒說,卻都淚流滿面。

此後,開始真正融入,大半夜在嘉賓群裡發一些感性的語音,放下心防,真實袒露自己。

此後,真正進入節目嘉賓狀態,從觀察者,變成參與者、創造者。

他開始生活在此處,感受在此處,表達在此處。

02

此後,一個真誠、細膩、溫柔的Rock逐漸浮出水面。

有觀眾認為,他是這檔節目裡最真誠的嘉賓。

因為,他確實毫無保留地袒露了自己的脆弱。

Rock過十二歲生日,父母按照當地習俗“圓鎖”大辦了一場。

酒宴很隆重,結束後,喝醉的父母跟親友都回家了,他卻跟參加生日宴的另一個小朋友被遺忘在了陌生的餐廳。

他不明白,為什麼在一個明明自己如此重要的日子,卻如此不重要。

他為此感到委屈、憤怒。

這讓他對過生日,尤其是大張旗鼓地過生日這件事本能地抵觸,成為一種心理陰影。

直到長大後,他通過心理書籍治愈自己,他終於明白這世上,“no one comes ”。

所以,不要感到失望,少一些期待,去珍惜那個來的人,試著成為那個’來’的人。

在這檔離婚戀綜裡,Rock喜歡女嘉賓荔枝。

延伸閱讀  同樣是“綁架戲”,楊冪像拍寫真,鄧家佳眼技牛,關曉彤豁出去了....

第二站錄製的時候,他在荔枝摔了一跤後,開始自責沒做好,此後,在鏡頭的不經意處,總能看到,他伴在荔枝左右。

等到單獨約會,荔枝終於約他的時候,高興心動得像第一次戀愛那樣,觀察室嘉賓大張偉經常調侃Rock的嘴咧到耳朵邊了。

但他同樣是敏感且共情能力強的。

聚餐的時候,8個嘉賓聊天,有來有往,他卻注意到沒有人向荔枝發問。

荔枝有一種身處鬧市卻無人問津的落寞,不知道Rock是否對落單這件事格外留心,所以,他又覺得自己沒向荔枝提問或許做的不妥,即便此刻他跟荔枝關係也不尷不尬中,但他仍在反思。

這樣細枝末節裡的溫柔細膩,確實很戳人。

03

Rock大概是男嘉賓裡,最早痛哭的。

事關他的上一段戀情。

他們約會,在三里屯的人行道上,往來熙。有人認出了他們倆,在那一刻,前女友鬆開了牽著他的手,不願在公眾面前曝光戀情。

他在那一刻感受到了巨大的失落。

一種不被公開承認的落寞。

節目中講到此處,他仍然動情,撇下節目導演,走到室外弓身痛哭。

這哪裡像是一個陰暗的人,完全是一個脆弱又真性情的人。

不被公開承認,彷彿是Rock心中的一根刺。

而他的脫口秀,彷彿也有著相似的路徑。

他算是笑果文化比較早期的脫口秀演員了,《脫口秀大會》第一季的時候,他在台上講一些好笑的段子。

創作來源於生活,脫口秀段子消耗演員,也暴露演員的性情。

Rock講著一些自身經歷或細緻觀察總結出來的脫口秀段子,直視一個普通人內心最幽微不可測的地方。

這些段子,卻不可避免地讓他的形像走向了陰暗、計較的一面,彷彿從他上台嘆的第一口氣開始,喪氣的黑暗力量便集結完畢。

觀眾甚至通過《脫口秀大會》裡的一些反應鏡頭,來佐證他本人的陰暗。

延伸閱讀  LV包掉路邊20天沒人拿曹格辣妻驚呼:好幸運

他的段子,以及展現出來的性格,都不夠討喜,不被更廣泛的大眾承認。

Rock在最近的採訪中表示,上一季《脫口秀大會》被淘汰後,創作一直都不在狀態。

“因為你曾經打開了一個真實的自己,卻被觀眾拒絕,加上又是一場比較關鍵的比賽,當然還是會受傷。”

但這個真人秀,是他主動靠近觀眾,剖析自己的一次嘗試。

在他上離婚戀綜之前,同事讓他小心,說真人秀很暴露人性。

但他在節目中剖陳、袒露自己,卻成功了。

無論李誕怎樣證實Rock內心敏感,楊笠如何描述他的脆弱,又或者顏怡顏悅怎樣講述他的溫暖善良,都不如他自己直接暴露給觀眾。

如果《春日遲遲再出發》的嘉賓喜好度做一個排序,Rock名次一定靠前。

或許,節目本身帶給他的治愈,以及線上觀眾對他的認可,讓他在面對同事們的對比時,會更從容一些。

而每個人都是複雜的、立體的、多面的。

只看到一兩面就對一個人妄加揣度顯然是淺薄的。

Rock在不同節目中展露出的陰暗、溫暖真誠,花了四五年的時間,這是他一個內向者的一體兩面。

但他,肯定不止這樣的兩面。

他也去當了演員,拍網劇,體驗別的生活維度。

對一個脫口秀演員來說,這些事情即便兌現效果未知,無疑也能增加不少脫口秀內容的厚度。

“我相信自己的狀態肯定會慢慢變好。”Rock說。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