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家暴20年,我在丈夫葬禮上笑出了聲”郝蕾這番話,戳中多少人


由趙薇發起的女性獨白劇《聽見她說》上線之後,收穫無數好評。這一次,中年戲骨郝蕾在其中演繹的家暴故事《她和她的房間》,更是賺足了觀眾的眼淚。

故事一開始,郝蕾飾演的中年女人馮愛梅抱著一束花走進了家中。

她表情愉悅,似乎遇到了一件喜事。可事實是,她什麼都沒有經歷,只是,丈夫去世了。

“你說得對,我是不該笑,那畢竟是他的葬禮啊。”

畫面一轉,馮愛梅已來到了家中。她放下鮮花,一邊清洗著花瓶,一邊發洩著內心的情緒。

原來就在剛剛,她在丈夫的葬禮上笑出了聲。那樣異樣的聲音迴盪在葬禮現場,嚇壞了一眾人。

可馮愛梅說,她忍不住。即便知道有那麼多人在場,即便深知這番舉動會引起兒子的不快,她依舊控制不住自己。

因為在她看來,丈夫的死不是什麼傷心事,而是她的解脫。她受夠了那個男人,受夠了自己的婚姻,所以知道丈夫去世時,她肆無忌憚地笑了出來。

她的人生,從那一刻起,終於有了生機。

馮愛梅和丈夫老五的故事,開始於二十多年前。

當時她是廠裡的女工,老五是保衛科科長。看著老五在單位裡橫行霸道,領著一群小混混打架出頭的樣子,馮愛梅很驕傲。她覺得自己好像嫁給了大佬,過上了人人羨慕的日子。

可她沒想到,老五不只打別人,也打她。

“我都不記得他第一次為什麼打我了,只覺得那不是他的手,不是掀我頭紗抱我進洞房的手,也不是幫我打架的手,而是別人的手,只是藉他用一下。”

年少時的馮愛梅喜歡老五為別人打架的樣子,可當那雙手落到自己身上時,她恍惚了。她不知道眼前這個男人還是不是當初的愛人,只是覺得,人生再也沒有了光明。

延伸閱讀  楊笠錄戀愛綜藝,戀愛的物件是《青你》選手,驗證戀愛不能找弟弟

結婚二十多年來,老五從來沒有停止過打馮愛梅。他喝酒後,打老婆。不開心了,拿老婆出氣。連做生意發達了,也不忘藉此羞辱馮愛梅。甚至直接將年輕女人帶回家裡,讓馮愛梅幫他們準備四菜一湯,多麼可笑,又多麼可悲。

馮愛梅對老五早就沒有愛了,她想過告訴別人,可老五打她的地方,根本沒法說出來。她也想過離開,可她只有這一個家,出了家門,又能去哪兒呢?

就這樣,她忍了20多年。

馮愛梅的生命裡也曾出現過陽光,那是她住院時遇到的一個男人,在冰淇淋廠上班。

當時馮愛梅問他:“冰淇淋是什麼味兒的?”

那人說:“冰激淋味兒的。”

馮愛梅噗地一聲笑出來,像個孩子一樣,高興了好久好久。

後來,那個男人給馮愛梅送來了滿滿一飯盒的冰激淋,馮愛梅全都吃光了。她感嘆著冰激淋的甜,卻再也笑不出聲了。

因為,她害怕老五會發現,害怕等待自己的又是一頓暴打。

看到這裡,我忍不住濕了眼眶。一個女人該有多恐懼,才會拒絕被愛的機會啊。

正如馮愛梅自己所說,她每時每刻都活在老五的威脅之下,早已喪失了愛人的能力。老五折磨著她的身體,也摧殘了她的整個人生。她結婚了,卻活得比大多數人都淒慘。

家暴,是社會中經常出現的問題。很多人女人像馮愛梅一樣,滿心歡喜地嫁給了心愛的人,卻突然發現,對方會發火、會打人,還會變著法的侮辱自己。

這時,很多人害怕了、崩潰了,可依舊沒有離婚,原因有二。

第一,她們覺得對方只是沒忍住,相信了另一半“我再也不會了”的誓言,對婚姻抱有期待。

延伸閱讀  47歲小李子與女友約會被拍!滿臉絡腮鬍胖到沒脖子,女方揮手大笑

可結果呢?家暴只有零次和無數次,那個拍著胸脯保證的男人,下一次仍舊會伸出殘忍的雙手,你的忍讓,不過是給了他變本加厲的機會。

第二,女人不敢離婚。就像是馮愛梅一樣,很多女性在婚姻中處於弱勢,就算離了婚,也無處可去。又或者說,她們有難言之隱,要么,是顧及到自己的名聲,要么,是為了孩子。總之,都是無奈之舉。

可你知道嗎?當我們開始忍受對方的打罵時,就等於失去了幸福的機會。你的身體每天在隱隱作痛,你的內心也在時時刻刻害怕、擔憂著,甚至說,你會對這個世界失去希望。你顧及到了別人,顧及到了未來,卻把自己毀了,值得嗎?

馮愛梅吃冰激淋那段,非常耐人尋味。

是冰激淋真的好吃嗎?是他真的喜歡那個男人嗎?不一定。可能只是因為她苦得太久了,得到一點甜便覺得擁有了全世界。這樣的生活,很可悲。

你我生來平凡,需要用情感來修修補補。可若婚姻給不了你溫暖,你的堅持又有何意義呢?

馮愛梅在丈夫葬禮上了笑出了聲,成為了別人眼中的另類。可她明白,只有那時的自己,才是最快樂的。

但轉念一想,又覺得無比悲涼。一個女人本該在最好的年華里享受生活,卻用了20多年忍受家暴,如今人生過半,她釋然了,可也留下無數遺憾。如果馮愛梅的老公沒死,她又該怎麼辦呢?

有些傷痛,需要一生來撫平。有些遺憾,一輩子也難以忘懷。如果不想痛苦一生,就不要忍受一時。及時說不,及時止損,才不會深陷在痛苦中。

故事最後,馮愛梅解脫了。她重新開始了工作,打算攢錢買一個小房子。她對著鏡頭里從未露臉的樣子說:“女人要有房子,要不然挨打都沒有地方躲。”

這是笑談,可也是赤裸裸的現實。她口中的房子,並不是現實意義上的建築,而是你內心為自己建立的安全感和底氣。有了它,你不會再依附於一個不愛你的人,不會苦苦忍受對方的折磨,也可以為了自己考慮,勇敢地走出失敗的婚姻。

否則的話,婚姻就是你唯一的房子,你被困於其中,從此不見天日。

《她和她的房間》這部分只有短短的二十幾分鐘,但郝蕾用精彩的演技,完美地展現了馮愛梅痛苦的前半生。

印像中,她在之後的採訪中,又提起了馮愛梅的那句話:“被家暴20年,我在丈夫葬禮上笑出了聲。”

延伸閱讀  17歲提幫功渴望家庭溫暖,儲妃優雅近照出鏡,懷抱子嗣喜笑顏開

郝蕾這番話,不知刺痛多少人。馮愛梅只是一個角色,但現實中有無數個真實的原型。希望這些女性能夠看到馮愛梅的苦,早日走出陰霾,開始新的人生。

生活很美好,走出來,才能找到自己的房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