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朗天,去年退休了。

上了幾十年班,突然在家閒下來,朗天非常鬱悶,

整天無所事事的,感覺自己像是被甩在大街上無人問津的老白菜。

他妻子沒有正式工作,四處打工,現在反倒依然有活幹。

這時妻子就出主意,說你沒事去公園吧,

那裡有很多老人,可以一起喝茶,下棋,

還能拉二胡,看秧歌,消磨時間正好。

   

朗天真聽了妻子的建議,拿著小凳子去了公園。

朗天妻子怎麼也沒想到,在那裡,朗天遇到了當年的一個叫茹秋的女同學。

隔了幾十年歲月,如今都已經步入老年的兩個人,

竟然搞起了黃昏戀,程度一點都不比年輕人差,

真到了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地步。

    

朗天每天都去茹秋家,因為茹秋丈夫死了多年,

茹秋一個人過,所以朗天也時常住在那裡。

朗天妻子傻眼了,但畢竟年紀大了,況且兒子也結婚了,

就住在他們樓下,所以她也沒鬧,只是悄悄地勸。

但不管她說什麼,朗天都不聽,甚至幾天不回家了。

   

   

朗天妻子只好睜一隻眼睛,閉一隻眼睛,

依然是考慮到年紀,也就隨他去,心想過一陣子他自己也就回家了。

事情按照朗天妻子預想的反方向發展,

朗天提出了離婚,態度堅決,像百煉的金剛,大有寧折不彎的架勢。

   

這下瞞不住了,所有人都知道了。

兒子跟母親說,讓他走吧,他再想回來可就沒門兒了。

妻子給了朗天自由。沒想到,朗天不走,他堅持要房子,

也好,存款都是妻子的,多年夫妻了,也曾恩愛過,也曾彼此心疼過,

妻子不願意把事情做絕,自己帶著錢去了外地女兒家。

    

臨走告訴兒子,我已當他死了,你也當他死了吧!

什麼事情眼不見心不煩。

就這樣,朗天妻子走了,茹萍把她的房子租出去,她住到了朗天家裡。

兒子每天進出看見成雙入對的他們,就跟沒看見一樣,招呼都不打一個。

​這天,茹萍在知道朗天錢都給了前妻後,

氣得拿起朗天的手機狠狠摔在地上,

然後不顧朗天的認錯挽留,氣哼哼走了,說去她兒子家,再不回來了。

   

    

朗天也憋了氣,心想我們不管怎樣過了一輩子,

我總不能房不給她,錢也不給她吧?

況且那樣前妻和兒子也不會同意,畢竟前妻也幹了一輩子,還沒有大錯誤。

朗天一個人吃了晚飯,還喝了半斤白酒,然後睡著了。

半夜,朗天感覺到天旋地轉,胸口憋悶,動一動就嘔吐,腦袋疼得越來越嚴重。

他知道病嚴重了,第一個感覺拿手機打120,突然想起來手機被茹萍給摔了。

他只得用盡全身力氣滾到床下,希望兒子聽見他的動靜能上來看一看。

兒子真聽見了,還被這麼大的聲音嚇了一跳。

但想到朗天和茹萍在一起,他懶得上去看。

結果,等朗天被發現病倒躺在地上時,已經是第二天茹萍回來發現的。

送到醫院住了一個多月,但腦血栓太嚴重,朗天癱瘓了。

   

茹萍一見,這次真走了。

前妻更不可能回來。

兒子說,你不就仗著退休金多,才這麼大年紀搞黃昏戀嗎?

那好,你的退休金夠顧一個保姆了,

生活費不夠,我可以給你點,但照顧你,沒有可能。

此後,朗天只能天天躺在床上,口齒不清地跟保姆聊幾句。

他跟很多負心人一樣,希望前妻能不計前嫌回來照顧他,

但前妻很明確地回答:不可能,我現在跟女兒生活在一起,帶外孫女挺好的。

來源來自網路

往下看更多精彩內容:丈夫每天都讓妻子出去散步,妻子忘帶鑰匙回家拿,開門讓她瞬間愣住

「青青,你怎麼回來了?」

此時說這話的,正是我老公。

而我今天和往常一樣被他催著去散步,

走到一半的時候發現自己忘記帶鑰匙了,我又返回家拿了,

這個時候我看到門是虛掩的,

心裡很疑惑,開門的畫面讓我瞬間蒙住了。

我的老公正和一個女的在沙發上親熱,

兩個人太過於忘神連門都忘記關了。

我突然想起了不久前,老公開始催我每天出去散步,

他說這樣對身體好,我竟然心裡覺得很感動,

他為了我的健康每天都命令我出去,

而今天我恰巧沒帶鑰匙準備回家拿,卻不料撞到了這一幕。

丈夫每天都讓妻子出去散步,妻子忘帶鑰匙回家拿,開門的畫面蒙住

「周雲?這就是你每天催我出去散步的理由?

你就是這樣對待我的?我肚子裡已經有了你的孩子啊,

你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情!」

說話的瞬間,我已經淚流滿面了。

剛剛還衣衫不整的倆人此刻都整理好了衣服,

那女的看見我這樣嚇得跑了,臨走時還說了一句:

「不關我的事,是你老公要和我在一起的。」

丈夫每天都讓妻子出去散步,妻子忘帶鑰匙回家拿,開門的畫面蒙住

最後就留下我和老公在這家裡,

這一刻,我突然覺得家裡很陌生,

他看著我,沒有說話,一直處於沉默狀態,

也許是事實被我撞見,自己也知道心虛就沒有藉口了。

「我們離婚吧。」

說出來的時候我心裡很難受,但是我知道我們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當初在一起的時候就說好永遠都不會欺騙對方,

永遠都不會變心,更別說出軌這種事情了。

丈夫每天都讓妻子出去散步,妻子忘帶鑰匙回家拿,開門的畫面蒙住

                     

「青青,我知道是我錯了,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好嗎?

我發誓我以後再也不了……」

他眼神懇切的看著我,眼睛紅彤彤的,

我的心突然開始猶豫,但是我又想到了剛才那不堪的畫面,

這讓我本來猶豫快要軟下來的心再一次堅決。

                             

有第一次就一定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這段時間他在家裡對我比以前更好,

原來是掩蓋他做那種的事的手段,想到這裡,我不禁冷笑一聲。

第二天,我早早的就起來了,和他去辦了離婚證,

簽字的時候我沒有一點猶豫,一個晚上的時間讓我很很理智。

丈夫每天都讓妻子出去散步,妻子忘帶鑰匙回家拿,開門的畫面蒙住

                     

就這樣,我們三年的婚姻生活結束了,

離開後,我獨自一人生下了孩子,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工作,

現在我自己每天和孩子生活在一起,生活很幸福。

來源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