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許晴,劇組盯梢,卻還是被王志文鑽了空子,尤勇的無奈你不懂


文| -17

| 嘈坊

2022年5月13日,數年前已經完成拍攝和製作的電影《青面修羅》,在各大平台播出。不過,電影裡原本由許晴飾演的“花夫人”,已然換成了另外一張陌生的面孔。

“許晴被換臉”的消息一出,便立即引來了無數猜測,其中聲量最大的,莫不過於“許晴被封殺”。

針對這些甚囂塵上的傳聞,許晴工作室立即發布了作為澄清的視頻。

視頻裡,已經53歲的她,身姿依舊綽約,風韻猶存,難怪她素來被稱為“京圈小公主”,也難怪有無數老老少少的男明星,都甘願敗在她的石榴裙之下。

尤勇,現今改名為尤勇智,也曾是許晴的“裙下之臣”裡的其中一個。

作為曾經赫赫有名的“軍人專業戶”,粗獷、忠厚、不苟言笑,幾乎是他給旁人留下的印象。

但誰能想到,就是如此“硬漢”的尤勇智,會在和許晴分手後,苦陷情傷,一度難以自拔呢?

倘若不是在八年後,遇到了現在的妻子,也許他會選擇以孑然一身,來度過往後餘生。

01 第一段婚姻

1989年,26歲的尤勇智,結束了和劉曉春僅僅只維持了一年的婚姻。

劉曉春是他在上海戲劇學院的同班同學,入學後不久,兩人便談起了戀愛。

尤勇智高大、帥氣,劉曉春溫婉、大方,十分般配的二人,在同學的眼裡,可謂是郎才女貌。

從上戲畢業後,蜜裡調油的尤勇智和劉曉春,順理成章地選擇了“裸婚”,沒有張羅婚宴,就連婚房也只是在北京租住的,一間簡陋的地下室。

都說貧賤夫妻百事哀,更別說他們還只是剛出校園的學生。

因此,郎才女貌終究還是沒能敵過柴米油鹽,曾經形影不離的兩人,終是分道揚鑣了。

離婚後,尤勇智搬離了兩人的婚房,帶走了個人的衣服和生活用品,開始了長達5年的居無定所的生活。

衣服和生活用品,被他裝在了一個蛇皮袋裡。每逢接到戲,他就帶上蛇皮袋前往劇組,在劇組裡“安營扎寨”。

雖然有戲可拍,可他的收入大頭,仍然是北京青年藝術劇院的工資,也就是如今的國家話劇院。收入不多,他才會選擇在劇組“安家落戶”。

作為在大院里長大的干部子弟,父母又都是研究院的工程師,誰也無法想像,尤勇智會“落得如此地步”。

可從他自小魯莽、不服輸的性格來看,他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又似乎是合乎情理的。

對於小時候的尤勇智來說,上樹下河、招貓逗狗、打架鬧事,已經是稀疏平常的事情了,曾經,他還和老師對打過。

起因是他在課堂上玩彈弓,連老師也不放過。老師氣不過,扇了他一巴掌。打架已經打出自然反應的他,下意識還手,也給了老師一個嘴巴子。

原本鬧哄哄的課堂,頓時變得鴉雀無聲。

要說以這樣的性子,等他長大成人了,保不齊會變成什麼樣的“混世魔王”。

但是,從未接觸過表演的他,突然有了想要當演員的理想,還無比順利地考上了西安話劇院,後來又一舉考上了上海戲劇學院。

他就這樣改變了命運,還開啟了自己的演藝之路。

而這也造就了他和許晴相遇的機會。

02 和許晴的甜蜜愛情

結束和劉曉春的婚姻後,尤勇智隨著劇組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自然還沒有開始下一段感情的打算。

延伸閱讀  恰似故人歸:三觀最正的人曝光,她處理感情和仇恨的方式令人欽佩

只是,命運就是這樣,喜歡突然將人帶入拐點,打得人措手不及。

1991年,尤勇智接演了電影《狂》,出演了片中的男主角“羅德生”。

而和“羅德生”有著不少對手戲和親密戲的“蔡大嫂”,則由有著“京圈小公主”之稱的許晴扮演。

此時年僅22歲的許晴,大眼睛、小梨渦,面若銀盤,膚白貌美,身姿更是出落得凹凸有致。但凡她瞧上旁人一眼,再抿嘴微笑,無不叫人酥了骨頭。

和她有著不少親熱戲份的尤勇智,又豈能從她的魅力下,成功逃脫呢?

28歲的尤勇智情不自禁地愛上了許晴,並且是愛到了骨子裡。

迫不及待地想要抱得美人歸的他,立即向許晴發起了猛烈的攻勢,照顧起了她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更是有求必應。

可是,成長於北京外交學院大院裡的許晴,從小到大已經見過太多的追求者了。曾經,外交院和建築院的孩子,還曾為了她,大打出手。

再加上家世帶來的驕傲和矜持,她的內心並未對尤勇智的追求,掀起一絲波瀾。

不過,世間任何的事物,都逃不出時間所帶來的變化,包括人心。

尤勇智並沒有因為她的婉拒,而心生退意。在接下來半年多的時間裡,他照舊追求著她,照顧著她。

久而久之,許晴也被他的堅持和真心所打動,答應了他的追求,成為了他的女朋友。

在她點頭的那一刻,尤勇智紅了眼眶,高興得手足無措。他這局促不安的樣子,也惹得許晴忍俊不禁。

兩人交往後,尤勇智把許晴寵成了名副其實的小公主,是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

可以說,他的滿心滿眼裡,都是她的身影。

尤勇智恨不得時時刻刻和她膩在一起,可演員的工作,又注定兩人會分開,前往不同的劇組工作。

只要兩人不在同一處,他便會時常給她打電話,一訴相思之情。

有一次,尤勇智在海南的大山溝裡拍戲,因為信號不好,無法打電話,他就跟劇組借了吉普車,在黑漆漆的深夜裡,一路風馳電掣地朝山下駛去。

山路坑坑洼窪,九轉十八彎,加之半夜起霧,幾次差點出了事故。

好在他的反應快,車技嫻熟,才能一路有驚無險地開到縣城的郵電局。

但費盡千辛萬苦來到縣城,卻又趕上了郵電局打烊。無奈之下,尤勇智只好再花一個小時,驅車趕往離那兒最近的鎮上,才得以和許晴通上電話。

然而,如此甜蜜的兩人,不久後卻因為一個人的出現,頓時“翻臉無情”。

03 草草收場

1992年,尤勇智為了能夠和許晴在一起工作,和她一起接下了電視劇《皇城根兒》。不同的是,許晴是劇中的女主角,尤勇智只不過是一個戲份很少的配角。

而劇中的男主角,則是由王志文扮演。

此時的王志文,可謂是名副其實的“芳心縱火犯”。他留著一頭飄逸的長發,身上的雅痞氣質,吸引了無數少女的眼光。

“最美楊貴妃”林芳兵、模特出身的演員潘婕、徐帆等女星,都曾被他虜獲了芳心。

加之兩人同是北電校友,此前又已經在六集電視劇《南行記》中有過合作。第二次合作的許晴和王志文,可謂是熟悉得不能再熟了。

但太過熟悉,也容易出事。

不久後,兩人便傳出了緋聞,哪怕有尤勇智在一旁“盯梢”。

然而,“盯梢”的尤勇智並不敢向許晴求證,生怕這段好不容易得來的感情,會在他張口詢問之時,就畫上句號,可他又控制不住自己,去猜想、去懷疑。

不過,如此糾結的日子,並沒有折磨他多長時間。

因為不久後,許晴就通過媒體,單方面宣布了兩人分手的消息。

延伸閱讀  憑《花千骨》爆火的馬可,現在卻給18線演員作配,真是太意外了

台下的尤勇智聽到這個消息,頓時愣了神,久久沒有反應過來。

等他回過神,心愛之人早已站到了王志文的身邊。

這對尤勇智而言,無疑是“致命”的雙重打擊。

饒是如此,曾經魯莽的尤勇智,並未做出任何過激的行為,而是終日借酒消愁。

從分手的那天晚上開始,他不是在去喝酒唱歌的路上,就是已經醉得不省人事了,被朋友帶回了家。

也因為沒日沒夜地喝酒,來找他的工作越來越少。

這讓原本在劇組安營扎寨的尤勇智,最後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了。他只能拖著蛇皮袋,四處找朋友借宿。

著名表演藝術家葛優和李成儒家的沙發,幾乎成為了他的“家”。

而這樣的頹唐,他足足維持了三年時間。

04 相親識得妻子

1996年,尤勇智從情傷中走了出來,在朋友的幫助下,重新開始接戲、拍戲。他也把生活和情感的重心,轉移到了事業上來。

《和平年代》、《永不瞑目》、《罪證》、《十天十夜》等數部劇作,讓尤勇智被觀眾冠之“軍人專業戶”的稱號。

除了軍人和警察之外,他所飾演的角色,無外乎都是一些硬漢。

他也憑藉這些硬漢角色,先後拿下了金鷹獎優秀男演員,央視“最受觀眾喜愛男演員獎”,以及百花獎的最佳男配角。

不過,“軍人專業戶”這條路,他是越走越窄了,往後獲獎的作品,也是少之又少。

事業陷入緩慢發展,他的情場更是猶如“一灘死水”。

以他高大、帥氣、正直的形象,身邊自然會有主動追求的女孩。

可惜的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上一段情傷讓他直接封閉了自己的內心,不敢再觸碰愛情。

然而,他的“不敢”,卻鬧出了“身體有隱疾”的傳聞。

為此,他的朋友是看在眼裡,急在心裡,生怕他打算就此孤獨終老,便開始為他張羅著相親。

2001年,38歲的尤勇智,通過相親,認識了28歲的沈蓉。

當時的沈蓉,還是中央美院的研究生,性格柔情似水,樣貌也不錯。

第一次見面,尤勇智便開門見山,向她坦誠了自己的感情經歷。

對此,沈蓉表示自己並不介意。沒有了後顧之憂的尤勇智,這才敢和她有接下來的接觸和了解。

隨著了解的深入,各方面都合適的兩人,談起了戀愛。

同年,戀愛談了一段時間的兩人,選擇了步入婚姻殿堂。

尤勇智對沈蓉,也是極為疼愛,不管拍戲有多忙,拍到多晚,他都會抽空給她打個電話。

妻子不願意過多地暴露在鏡頭前,他便從不要求她跟著自己上節目,甚至在採訪中,也很少提及兩人的生活。

為數不多的一次提及妻子,他也是大秀恩愛,稱自己“和妻子天天都像談戀愛”。

尤勇智接受參訪時,曾說自己已經決定“不要孩子”,並打算通過做思想工作,說服沈蓉。

不過,如果沈蓉堅持要孩子,那他也只能無奈地“隨她了”。

但接下來的16年時間裡,都沒有看見任何關於“尤勇智有孩子”的報導,想來他確實是說服了妻子,當起了“丁克夫妻”。

2018年,兩人還被拍到手牽著手,一路走到停車場,恩愛非常。

延伸閱讀  王牌對王牌:從李小冉到楊迪的出場,可以看到節目的細小變化,好

沒有孩子誠然是一種遺憾,

但是甜蜜如初的二人世界,以及事業上的成功,倒也算是彌補了這個遺憾。

05 結語

2014年,由尤勇改名為尤勇智的他,開始了轉型之路。

《后海不是海》裡的毒梟,《裝台》裡不省心的刁大軍,《大秦賦》裡老謀深算的王翦等諸多精彩的小角色,均是他為轉型,所做出的嘗試。

2021年,尤勇智接演了《山海情》裡的角色“李大有”。

李大有是地地道道的農民,身上有著農民的小自私和狡猾,而尤勇智操著一口地道的陝西話,將李大有演繹得栩栩如生。

憑藉著這個角色,尤勇智奪得了白玉蘭獎的最佳男配角,這也是他在時隔二十年後,再一次拿下的主流的影視劇獎項。

此後,他乘勝追擊,又先後出演了《功勳》、《大唐狄公案》。

2022年4月11日,電視劇《縣委大院》公佈了演員陣容,尤勇智赫然在列。

5月16日,這部劇正式開機。尤勇智也得再一次離開家,扎身在劇組之中。

如今58歲的他,可謂是迎來了事業的“第二春”。

而在尤勇智轉型之時,妻子沈蓉也從留校任教開始,一路升到了中央美院的教授職位。

在事業上共同進步,似乎成為了這段感情的最好見證。

或許當初的尤勇智也不曾想到,自己年近四十之時,還能遇到攜手相守一生的最佳伴侶。

人生在世,每個人都有可能經歷,一段或者數段難以忘懷的感情,也總把這些錯過的人,當做此生的缺憾。

但俗話說,眾裡尋他千,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也許當我們轉身之後,就會發現:

最適合自己的那個人,早已在命運的岔路口,等候多時。

參考資料:

今夜有戲2010年《硬漢聊天,意“尤”未盡》萬小刀2022年《“京圈大公主”的瓜》葉公子2021年《“癡情硬漢”尤勇智的瘋狂情史,和他愛過的絕美女人》侃姐癲談2022年《“癡情漢”尤勇智,被許晴拋棄,8年不敢戀愛,餘生不負妻子沈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