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坤,徹底涼了


陳坤,撲了!

這是我最近看到的,對他最多的一個評價。

關於陳坤的輿論風向,不知什麼時候悄悄發生了轉變。

從一個演技顏值倍受好評的男演員,淪落到現在一有新劇就會引起網友的群嘲。

短短4年的時間,他怎麼變成這樣了呢?

陳坤,是怎麼涼的?

陳坤最近撲的新劇《風起隴西》。

開播之前,陣仗還是很大的,甚至被人貼上了本年度最期待諜戰劇。

兩個演技派大男主——陳坤,白宇。

劇本原著作者馬伯庸,曾經製造出《長安十二時辰》這種口碑收視雙保險的大爆款原著。

在中央8套的黃金時段播出。

這種規格期待值是拉滿了,可沒想到播出之後,收視率跌破了。

開播平均不超過0.61%,最低跌到0.49%,毫無懸念地成為今年央視8套的倒數第一。

有網友說:

“這是擊穿了央視電視頻道的收視率底線。”

於是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陳坤。

尤其是“撲王”這樣的評價,看起來格外刺眼。

可事實上,這部被眾人群嘲的《風起隴西》,豆瓣評分達到7.8分。

也有人分析這部原著的大眾接受度本就有限,是古裝和諜戰結合的首次嘗試。

種種原因導致的結果,不該全部歸結於陳坤的演技。

而與《風起隴西》幾乎同期的陳坤作品——《和平之舟》和《輸贏》。

一樣撲得無聲無息。

可即便如此,從電視劇開播到完結,陳坤從未對那些負評做出解釋。

只是在接受采訪時淡淡地說:

“有爆款當然很好,不爆我也接受。”

其實,這也不是陳坤第一次受到類似的評價。

2018年,陳坤開始逐漸從電影圈轉戰電視圈,和倪妮合作出演《天盛長歌》。

兩個一線電影咖合作的電視劇,噱頭十足。

結果播出之後,收視一路暴跌,甚至一度創造0.16%的最低收視。

陳坤也沒有收穫與自己原本地位相稱的評價。

而是被網友嘲諷胡亂給自己加戲,把大女主的劇本改成了大男主,活該扑街。

陳坤演藝事業的轉折點,正從這裡開始。

在這之前,他幾乎可以說是口碑收視的保證。

時間拉回過去,他是《像雨像霧又像風》裡的鐘錶店伙計陳子坤。

心懷自由,浪蕩不羈。

他是《金粉世家》裡的金家七少爺。

翩翩公子,生性風流。

延伸閱讀  何超蓮扮公主“翻車”,疑被男友捉弄,網友質問竇驍獲贊2.4萬

他是《龍門飛甲》裡的西廠廠公田化雨。

權傾朝野,心狠手辣。

他是《讓子彈飛》裡的流氓無賴胡萬。

氣焰囂張,惹人痛恨。

在他步入演藝圈的大半時間裡,他選擇的每一個角色,幾乎都在突破自己。

怎麼不像原本的自己,就怎麼演。

尤其從《天盛長歌》開始,陳坤偏好選擇故事背景複雜,人物經歷使命宏大的劇本。

陳坤,從沒想過要成為流量明星。

撲與不撲,都不是他個人能決定的。

他想做的就是一個不斷向上走的演員。

而這一切,都源自於他骨子那股不服輸的驕傲。

驕傲之下,總有陰影

如今陳坤的處境,的確令人意外。

在他還沒成為“撲王”之前,命運對他分外眷顧。

他進入演藝圈純屬就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陳坤年齡很小的時候就出來賺錢,在某機關單位做打字員,工作穩定但錢少。

於是,他想著開拓個賺錢的渠道。

因為外形條件好,他經常去夜場唱歌,為了穩定住這份收入,他還特意去學習唱歌。

這一學就為自己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機緣巧合認識了東方歌舞團的演員,還因此獲得了考試資格。

當時的東方歌舞團是文化部直屬的國家級單位,人才聚集。

19歲的陳坤,憑藉優秀的專業能力考入了歌舞團。

半路出家的他,不甘心落於人後。

練功這件事,幾乎佔據他進入歌舞團的大部分時間。

那一年,別人眼中的陳坤是個默默無聞的窮小子。

每天只知道練功,常常一練就忘記時間,連飯都顧不上吃。

可是對於陳坤而言,這是他好不容易抓住的機會。

雖然疲乏辛苦,但只有日子有盼頭,陳坤甘之如飴。

多年後陳坤回憶起那段日子時說:

“我的心在每一個瞬間都是快樂的。”

老天沒有讓陳坤等太久,僅隔一年陳坤陪同學報考北京電影學院。

結果同學沒考上,陳坤卻拿下了專業課第一的好成績,順利進入北電。

陳坤開始變得異常走運。

趙寶剛導演來北電選角,原本陳坤沒想去。

結果趙寶剛一直找不到合適人選,在班級集體照裡看見了陳坤,這才把他叫來。

雖然後來因為種種原因未能合作。

可是幾年之後,趙寶剛又聯繫到陳坤,邀請他參演《像雨像霧又像風》裡的陳子坤。

不過在這之前,幸運的陳坤已經拿到了他的第一個電影角色,《國旗》中的聶耳。

延伸閱讀  徐崢說他當年是校草,以為開玩笑,看到照片後:這是同一個人嗎?

過程也是一樣的容易,陪同學隨便試個鏡,就被選角導演拉住聊天。

回去就接到通知,讓他進組拍戲。

再往後,便是讓陳坤瞬間名聲大噪,紅遍大街小巷的《金粉世家》。

接著,他又參演了《雲水謠》《畫皮》《龍門飛甲》《鬼吹燈之尋龍訣》等影片。

名利和金錢不斷向陳坤席捲而來,那些錢足夠他負擔起曾經可望不可及的生活。

他把全家都接到北京,給媽媽一套房,弟弟一套房,自己一套房。

短短幾年時間,他實現了自己十幾歲的夢想,買房,旅行,吃好的,用好的……

可是擁有這一切,並沒讓他感到輕鬆。

他太害怕失去,他覺得自己得到的一切都出自僥倖和運氣。

於是,他只能不斷接新戲,不斷進組拍攝,以這樣馬不停蹄的方式延續自己脆弱的安全感。

可這麼做並沒有帶來舒適感。

正如叔本華說的:

“在慾望的旋渦當中,只有兩種結果,慾望不滿足,你就痛苦;慾望滿足了,你就空虛。”

很長時間裡,陳坤膠著在不滿足的焦慮和滿足後的空虛中,惶惶不可終日。

他知道自己病了。

漫長的自我療愈之路

從2003年成名開始,陳坤就已經出現了“問題”。

內心的患得患失,自卑不安日日夜夜地折磨他。

往後的3年裡更甚,最嚴重的時候他不敢靠近窗戶,一旦靠近“就有點想跳下去”。

其實導致這一切的根源,在陳坤的原生家庭中有跡可循。

7歲那年他的父母離婚,陳坤回到鄉下和外婆一起生活。

直到11歲被母親接回去,與繼父和兩個弟弟一起生活。

五口人擠在一間十三平米的小屋裡。

家裡的窗戶都是用紙糊的,一戳就爛。

屋子裡沒有廁所,冬天的夜晚讓陳坤對於上廁所這件事本能排斥。

而那時候對他來說最幸福的,就是能洗個熱水澡。

一個星期只能洗一次,一次2毛錢。

兒時的貧困給陳坤埋下了自卑的種子。

甚至在成年過程中,困擾他的所有問題都是錢。

他想去北京考歌舞團,身上只有一張車票的錢。

他進入北影堅持勤工儉學,生怕自己下個學期就無法負擔學費。

同學請他吃涮肉,第一次吃的他甚至不敢多夾一筷子,因為他知道自己還不起。

他曾經的夢想是成為一名設計師,但學費太過高昂,最後他放棄了。

離開家的那些年,不管是在歌舞團還是在北影,他一直都很節儉。

周圍的人也看在眼裡,可越是這樣陳坤就越想在大家面前裝出一副高傲的樣子,小心翼翼地維護自己內心的敏感脆弱。

那時他以為只要賺到錢,一切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可直到成名後,他得到了曾經最渴望的東西,但他並未因此解脫。

延伸閱讀  浪姐三即將上映,官博更新最新海報,多位姐姐們已經自報家門!

心理學上有一個理論叫“未完成心願之魔咒”。

意思是說,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如果缺失了什麼東西,那麼等他成年後,便會在自己的人生中不斷追求這個缺失的部分。

甚至會將這個東西作為人生目標,比如有人終其一生就是想賺到錢,而有人就是想得到愛……

哪怕後期這些目標看起來已經不合理,可身處其中的人還是會像被詛咒一樣難以擺脫這個目標帶給自己的影響。

然而,直到有一天,當你真的得到了這樣夢寐以求的東西。

你才發現,得到之後依舊不幸福。

這種人生信念的崩塌,會讓很多人產生巨大的懷疑。

身患抑鬱症的陳坤便是如此。

值得慶幸的是,他並沒有放棄。

風頭正盛之時,他選擇慢下來。

找到療愈自己的方法:打坐和行走。

2007年,他開始學習打坐。

用一種遠離喧囂的內在狀態與自己對話,看清自己內心真正的需求。

2011年,陳坤又發起了公益項目“行走的力量”。

他會帶著不同身份的行者出發,徒步行走,幫助更多人獲得內在平靜的力量。

如今坦然面對得失的陳坤,似乎放下了過往的一切。

那些人們褒貶不一的評價,那些隨時可能失去的名利。

就像他在書裡寫的:

“我們都會衰老,我一定會過氣。就像行走一樣。我以前會希望自己永遠不老,永遠健步如飛,現在我開始接受這個世界的完美和不完美。”

他不再強求自己,而是接受自己。

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跨過自卑的坎。

可是這一切對現在的他來說,或許已不再重要了。

每個人的人生中,幾乎都要度過這麼一段內在艱難的時期。

但當你被時間和經歷治癒後就會發現,這一切都是人生最意味深長的贈禮。

而受此贈禮的人,終會學會如何愛自己,接受自己。

來源於:旺旺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