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郝蕾和鄧超分手後的同台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如果拋開蘇軾寫這首詞的背景,這首詞不但可以寫死別的悲戚,更可以寫生離的無奈。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明明相愛過的兩個人,卻形同陌路。

郝蕾和鄧超在某次頒獎典禮上,彼此就站在對方的面前,卻連禮節性的眼神交流都沒有。

鄧超不敢看向郝蕾,而郝蕾更是有意避開鄧超,直接越過鄧超給旁邊的郭濤頒獎。

鄧超全程盡力保持商業化的笑容,以掩飾內心複雜的心情,結果適得其反,鏡頭記錄下了鄧超故作鎮定實則緊張而又尷尬的表情。

鬢未如霜,昔人卻早已各奔西東,各自從對方的生活中完全剝離,只留記憶膠著在一起,無法忘懷,更無法抹去。

鄧超和郝蕾此時儘管各自都有了自己的感情歸宿,但是三年的戀情,不是說忘就能忘的。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只不過世事滄桑了眼底,淚水卻流到了心底。無法一笑泯恩仇的昔日戀人,並不是胸懷不寬廣,而是他們曾經深深地愛過。

如果你曾跟某人深愛過,分手了是沒辦法做朋友的。因為哪怕是擦肩而過時用余光投射過去的一個眼神,也會瞬間擊穿那道用時間築起的堤壩,被擋在記憶長河裡的往事,會決堤而出,心如刀絞般的疼痛,讓你麻木的心再一次甦醒。曾經的往事,排山倒海般向你衝擊過來,表面上平靜如常的你,內心早已驚濤駭浪。

延伸閱讀  《插翅難逃》播出20年,有人無戲可拍,有人成為黃金配角

郝蕾與鄧超分手後第一次同台,卻像陌生人一樣,沒有任何交流。無獨有偶,當胡歌遇到舊愛江疏影時畫面讓人看了心疼,胡歌偷偷看向江疏影,而江疏影卻有意避開胡歌,他們害怕四目相對,但內心深處又分明還惦念著對方,那種小心翼翼地躲閃,是很多人都有過的心碎。不是心疼胡歌,而是心疼和他一樣的那份曾經失落的愛情。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這世間的所有愛情從開始到最後大概都會經歷如此的變化。很多人因此再也不相信愛情了,其實並不是愛情欺騙了你,而是你太過貪婪,奢望一生一世一雙人,愛情本來就是一場煙火,只是一瞬間的燦爛,你只要享受那短暫的歡樂就罷了,千萬不要奢求永遠,愛情不相信永遠。

當鄧超站在舞台上公開示愛孫儷時,很多人被此情此景感動,彼時彼刻他的愛是真的,就如同他也曾經這樣愛過郝蕾一樣。

人生會經歷幾段不同的愛情。有些愛情純真美好,有些愛情驚心動魄,有些愛情平淡如水,有些愛情尚未開始就已經結束,止於唇齒掩於歲月。

人在不同的時期會遇到不同的人,你所遇到的人都是因你而來,那些美好的,心痛的,甚至於令你不堪回首的往事,皆是生活對你的考驗,讓你在不斷失去的過程中變得更加強大。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有多少愛情在緣起時氣勢磅礴,不問將來只求愛的轟轟烈烈,到最後輸給距離敗給瑣碎失落於現實。

曾經相愛的兩個人,因為種種原因而分開,本以為只是結束了一段愛情,卻誰知從此隔斷了所有聯繫。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延伸閱讀  王俊凱最新機場飯拍圖,短款牛仔外套搭配衛衣,盡顯少年清新氣質

千里孤墳,埋葬的是刻骨銘心的愛情。那年那月在雨落桃花的時節,如果你曾經信過“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這句話,現如今,曾經深愛著的那個人已闊別多年,你甚至忘記了他的樣子,懷疑你的生命中是否有過他的出現,人海茫茫,歲月匆匆,那個曾經與你深情相擁的人,他是否活著都是未知,回首往事,唯有嘴角一抹苦笑,慨嘆人生也無風雨也無晴。

就連曾經於人潮人海中擦肩而過時交錯的眼神都變成美好的回憶,那種彼此小心翼翼躲閃的眼神,在某一次猝不及防的對視又瞬間避開的剎那,心在眼神交彙的那一刻被灼傷到流血,如果你分手後沒有過這樣的感觸,你可能沒有真正的愛過一個人。

桃花落,仙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一九九四年五月,正是桃花落雨的季節,處處都是散落在微雨中的花瓣,其實這一年與別的日子並沒有什麼不同,只不過因為遇到了一個強行闖入我心裡的人而從此有了不同的意義。

然而與這人世間的很多情緣一樣,悄然起於紅塵中,默然散於菸雨間。

別後不知君遠近。觸目淒涼多少悶。漸行漸遠漸無書,水闊魚沉何處問。

分別得太久,我已將故鄉變成了他鄉。將近三十年的分別已經成為了永別,我甚至有些羨慕鄧超和郝蕾縱使相逢應不識的重逢,而很多如我一般的人,永遠不會再有重逢。

塵滿面,鬢如霜,唯有淚千行,流在心底,被歲月熬成了一劑藥,名字叫作遺忘。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