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不紅不是沒有原因的,看看他們在綜藝裡的表現,你就明白了


隨著綜藝節目的火爆,很多明星都選擇了通過拍攝更靈活的綜藝節目來賺快錢。有的人不僅賺得盆滿缽滿,而且因為在節目中的良好表現而賺得不少粉絲,有的人則非常的讓人“下頭”。

都說綜藝節目是有劇本的,但有時候不管有沒有劇本,有些明星的一些騷操作,讓觀眾看得都替他們尷尬。

接下來,我們來看看綜藝節目中那些令人氣惱的“名場面”。

周立波:逼勸被遺棄的女兒承認她的親生父母。

在2015年的一期《中國夢想秀》中,女嘉賓張懿被剛剛相認的姐姐騙上了節目。對著周立波逼著她與20多年前強行將她拋棄後,從此杳無音訊的親生父母相認,張懿卻無動於衷,淡淡的一句“我不願意”讓觀眾直呼痛快。

對於“波波老師”的種種道德綁架和強行煽情,觀眾感到不解。

事情是這樣的,當時,一個名叫楊成燕的28歲女孩參加了節目。在表演完才藝後,她幾次提到她的妹妹,說是“失散”20多年後才剛剛相認。這樣就很自然的把話題帶到了妹妹身上。

事實上,妹妹張懿並沒有像姐姐說的那樣,在她出生一個多月的時候就因家裡條件不好原由送給了條件好的家庭,而是在她出生後不久就被遺棄在醫院。張懿的養父母是一對不能生育的夫婦,剛好路過救了她,聯繫不上親人後收養了她。

養父母把張懿當成自己的孩子。雖然條件也不是很好,但他們砸鍋賣鐵供她上大學。她成績優異,完成了博士學位。直到她結婚生子後,養父母才告訴她自己的身世。

養父母不想讓她認親,但他們同意她和親生姐姐正常交往,只是出乎她的意料,說要正常來往的姐姐給她設套,騙她上節目,上演了一場精彩的相親大戲。

在節目中,張懿明確表示不想認親生父母后,周立波開始教育她:“生活就是一種角度,缺乏了這個角度你將不會幸福,只會成為一個尖刻狹隘的女人!”

“如果你給你的養父養母知道你叫你的親父親母,他們如果不開心的話,我相信養父養母也應該認錯。心胸不要那麼狹隘,他們能夠接受你幾十年,難道就不能接受你一句’爸爸媽媽’嗎?如果別人都過得去,你為何為不過呢?”

“很多中國人,會對陌生人伸出援手,卻不願意對親人問一句你還好嗎?”

張懿被他說得啞口無言。這時,另一位名叫程琳的導師也以自己收養女兒為例,勸她大度一點,認親生父母。

張懿再次解釋了,養育之恩大於生育之恩。她心中的父母只有養父母,因為她的親生父母在她需要的時候並沒有出現,即使他們在同一個鎮上。另一方面,周立波則以親生父母有“難言之隱”,她不應該是一個心胸狹窄的女人,為她的孩子樹立一個好榜樣各種相勸。

張懿無奈地笑了笑。她說養父母不希望她認,而且她也承諾不認。周立波立即斷定他們太自私了。

他甚至頻頻出“金句”:留出百分之一,給你的生父生母一次原諒,這並不影響你的善良和偉大。但是這個百分之一,將會影響你兒子的百分之百。

經過波波老師的“點撥”,張懿只想趕緊結束這場鬧劇。她同意向她的親生父母問好。這時候親生父母已經悄悄來到後台,然後老母親衝上來抱著她哭著說“媽媽對不起你,媽媽想你二十多年了”。

音樂響起,親生母親哭了,波波老師繼續煽情,張懿一臉尷尬,不知所措……

但她最終催眠自己“沒什麼大不了的”,強顏歡笑和他們拍了一張所謂的全家福,陪他們演完了戲。

面對這種強行的大團圓結局,波波老師厚顏無恥地說:今天四個人相認,不是我周立波有面子,而是我希望世界多點愛。

這檔節目播出後,引起了無數正義網友的不適。周立波滿口仁義道德只會讓人覺得這是徹頭徹尾的道德綁架。

我不禁想起郭德綱說過的話:不明白任何情況就勸你要大度的人,你一定要離他遠一點,因為雷劈他的時候可能會連累到你。

事後,張懿寫道,她的親生父母在她兩歲的時候曾向養父母勒索過幾千塊錢。她說周立波知道真相後,應該給她道歉。

據了解,張懿的親生父母在拋棄她後,又生了一女一子。尋親的時候,兒子已經到了結婚的年齡,目的其實很明確。而不明所以的節目組強行認親,粗心程度可見一斑。

延伸閱讀  56歲美魔女現身亞姐決賽,感慨轉眼三十年,嫁給富商第二年就破產

普信男上戀綜,侮辱人後反倒自己生氣。

記得有一個問卷調查,問最討厭別人道歉的時候說什麼?其中一個比例很高的回答是:我都道歉了你還要怎樣?

這句經典的回答,真的出現在一個叫《請與這樣的我戀愛吧》的戀綜裡。

有一期,有個男嘉賓叫張文拓。在幾個女嘉賓中,他先相中了一個叫王璐璐的女嘉賓,一個鋼管舞老師。為了更好地了解對方,該節目向他提供了一段王璐璐的VCR,其中一段就是王璐璐跳舞的錄像。

張文拓一邊看,一邊略帶鄙夷地把手機挪到一邊說,能快進嗎,你知道嗎。

後來當著幾個女嘉賓的面,他直接說:我要吐了,你懂的。

其他女嘉賓一下子黑了臉,王璐璐對他的惡評淡然地點頭,但看得出來,她是被當面攻擊得很受傷。她問他是不是醜還是怎麼了,他說,你讓我有生理反應了。

另一位女嘉賓為她辯護,讓男嘉賓說話尊重一下女嘉賓。

趙文拓意識到情況不妙,急忙彌補:我覺得她本人也很好,只是視頻拍得不好。

但這種明顯是為自己嘴欠開脫的說辭並沒有得到女嘉賓的原諒,王璐璐也直言討厭表達能力差的人。當然,她也理解大多數人對鋼管舞的偏見。

後來其他男嘉賓幫他解釋,讓他給女嘉賓道歉。直到這時,他才不情願地對王璐璐說:我在和你開玩笑呢,別生氣了,你看我都道歉了。

之後還賣起了萌。

王璐璐感覺不到他的真誠,覺得他還是在挑釁,說了一句道歉,但十句有七句還是侮辱性的。

趙文拓一聽王璐璐不接受道歉,面子馬上掛不住了。他瞬間變了臉色:我都給你台階下了,如果你繼續這樣的話,那就沒辦法了。

他說話就像三流言情小說裡的霸總:女人,別給臉不要臉啊,爺都給你道歉了,你還想蹬鼻子上臉啊。

王璐璐再次駁斥了他的說法。好傢伙,他直接把東西扔了一地,站起來瀟灑地走了。

就這樣,他還是不解氣。後續採訪中,他公然懟女嘉賓:你咋這麼不識逗呢,你就是個破跳鋼管舞的。我只會認同比我牛的人說我,你賺幾個錢。你可以不捧著我,但你不能激我。

那架勢,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太子呢,把女嘉賓氣得直說他沒教養。

有意思的是,他在開場的自我介紹中提到了自己的優點,甚至說:會說話,情商高。

普信男對自己的認知等於零。

明星到素人家蹭飯,腕不大,譜不小。

2019年,東方衛視播出綜藝節目《親愛的,來吃飯》。一經推出,就被網友斥為抄襲韓綜的《請給一頓飯》,讓它徹底出圈,因為一群明星在節目裡有一種“老子來吃飯的,你們這些平民還不快來好好招待”的優越感素質低到讓網友們摩拳擦掌,分分鐘都想衝進屏幕打人。

這邊,王祖藍和範湉湉一組。進了一個小區就問:“我能去你家吃飯嗎?”但是每個人都對他們的明星光環不感興趣。他們一連敲了五扇門,都被關在門外。路人看到他們也都很淡定。王祖藍簡直不敢相信,他模仿著現場所有人看到他們都不激動的樣子,似乎所有人看到自己這樣的大咖不尖叫才是一件怪異的事情。

他們下午就開始找蹭飯的地方,一直到天黑,也沒人願意收留他們。最後,遇到了一個願意帶他們回家的外國魔術師。他們之前的低姿態一掃而空,立馬變成了光鮮亮麗不吃人間疾苦的大明星。

在車上,當他們得知外國魔術師表演魔術不是作為一種愛好而是作為一項主要工作時,範湉湉一臉不屑地用上海話對他的妻子說:“哦,那怎麼辦,賺不到什麼錢的,很不穩定的。”

延伸閱讀  《三十而已》捧紅江疏影,演技出眾表演拿捏到位,網友:原來她早就紅了!

當他得知到他們家需要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時,王祖藍驚呆了,問他是否可以在車裡吃。

去他們家後,範湉湉自己炒了一個西紅柿炒雞蛋,但是很失敗。女主人捧場的說很好吃,但是她說:“但是你家的這個鍋不好。”

另一邊,賈乃亮和孫藝洲的組合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們這頓飯蹭的主人是個中年大姐,很熱情。雖然她有兩個孩子,靠擺地攤為生,經濟條件也不好,但看到有攝製組來了,她就趕緊把廚師老公叫回來做飯上菜,好吃好喝的伺候。

賈乃亮算是情商挺高的,和姐姐聊的挺好,也幫著做了很多力所能及的工作。不過,一開始孫藝洲嫌棄別人家沒有空調太熱。後來上桌了更是一個人把一盤僅有三塊的大排連吃了兩塊。

大姐一家四口還沒動筷子。當他再次把目光鎖定在大排上時,大姐終於忍不住制止。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後來聊天的時候,他們居然在生活並不富裕的夫妻倆面前,賣起了當明星的悲慘。

不管是不是節目效果,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明星真的很敗好感。說白了也是仗著自己明星身份,自我感覺高人一等,可以任意妄為。如果是去製片人、名導家裡,不相信他們敢把別人盤子裡的肉乾光。

如果說其他人還可以用情商低打個馬虎眼的話,那範湉湉是真的把傲慢兩個字寫在了臉上,真是腕不大,譜不小。她在另一檔綜藝《我怎麼這麼好看》也表現得很令人氣憤。

不管是不是節目效果,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明星真的討厭。說白了,也是憑藉自己的明星地位,覺得自己高人一等,想幹嘛就乾嘛。要是去製片人家或者著名導演家,不信他們敢動別人盤子裡的肉。

如果說別人情商低還能打馬虎眼,那範湉湉還真把囂張兩個字寫在臉上了,真是腕不大,譜不小。她在另一檔綜藝節目《我怎麼這麼好看》中也表現得非常令人氣憤。

於小彤:在綜藝節目中反复坑對友

於小彤從《紅樓夢》裡小賈寶玉一角進入觀眾視野後,後來出圈的作品不多。唯一的一次是《長相守》裡“天下第一美男”原非白,被吐槽為古裝醜男。

但他的綜藝資源挺好的,談一個女朋友上一檔綜藝,還有一些其他類型的綜藝也常常見到他的身影,但他在節目中,可沒少坑隊友。

早在2014年,他就和楊洋一起參加了《星兵報告》。在一次訓練中,他們隊輸了,就要受到毒氣洞的懲罰。教官給了他們三個防毒面具,四個人輪流戴。當時楊洋看到隊友張寧江堅持不住就把麵具給了張寧江,但在他需要的時候,於小彤和吳樾都沒有出現。楊洋在山洞裡什麼也看不見,支撐了五分鐘。最後他第一個退出,因為吸入了太多有毒氣體。

楊洋被教官發現的時候,站都站不住了,並且嘔吐不止。幾個教官把他拖出山洞,用葡萄糖水給他洗了很久,他的臉仍然發紫,雙手還在抽搐。

後來症狀消失了,楊洋卻留下了咳嗽的後遺症。

很幸運,那時候楊洋還不是“頂流”。不然兩個戴著防毒面具消失的男明星難免會被粉絲聲討。

無獨有偶,在《旅途的花樣》節目中,於小彤又騙坑了金晨。當時,兩個人騎著馬,金晨稍稍領先。他經過時,拍了一下馬的屁股,喊了一聲“駕”,讓金晨的馬瞬間失去了控制。直接把金晨摔了下來,頭先著地。

當金晨被扶起來時,她的嘴無法正常咬合。後來去了醫院,被診斷為輕微腦震盪。

在後續的節目中,工作人員要求於小彤下次不要這麼任性,但他辯解道,不是,金晨的馬受驚了,一直在跑。她的馬受驚的時候,我的馬撐不住了。跟著她的馬一起跑,一拉它就撂蹶子。

許久之後,金晨在採訪中還原事情真相,直言當時是於小彤拍了她的馬屁股,直接打臉了於小彤之前的說辭。

時隔許久,金晨在接受采訪時還原了真相,直言當時於小彤拍了她的馬屁股,直接打臉於小彤的說辭。

劉憲華玩遊戲,讓MIKE舔腳趾。

劉憲華(大華),加拿大男星,因為參加了內地幾個綜藝節目,近年來人氣大增。在《嚮往的生活》中,他給人的感覺是一個什麼都不懂,對什麼都好奇,腦子裡有十萬個為什麼,卻對音樂非常痴迷的大男孩。

但在其他節目中,他的表現卻不是這樣的,各種損人的招數也玩得發揮到極致。

延伸閱讀  楊冪眼角受傷後首次亮相,左眼處貼著醫用紗布,走路需要助理攙扶

2016年,他在黃磊的另一檔綜藝節目《穿越吧廚房》中表現得非常開放。有一個節目的遊戲規則是,熊黛林扔一個裝滿水的氣球,四位男士誰掛在腰間的盆子裡接得多的就算贏。經過幾輪搶奪,大華偷偷拿了一個氣球砸向嘉賓Mike隋。

砰的一聲,在場的人都愣住了,大華卻笑得眼睛都模糊了。他關心的是:為什麼氣球沒有爆炸?

字幕君打個了廚房《甄嬛傳》,這一趴也就過去了。

後來,又一輪遊戲開始了。規則是,熊黛林戴著眼罩給幾個男士餵東西吃,被餵的男嘉賓也必須戴眼罩。誰在一分鐘內吃得多,誰就贏了。

大華第一個上場,沒人搗亂。他成功吃到了三個丸子。 Mike隋一上場,大華第一個脫鞋給Mike隋聞。幾個嘉賓把他拉開後,他脫下襪子放在Mike隋的嘴前。

後來,在李子峰等人的幫助下,他乾脆把自己腳趾上沾了一些麵粉塞進Mike隋的嘴裡,讓不明真相的Mike隋舔自己的腳趾。

然後一群人開始瘋狂大笑……

雖然是節目的效果,但真的不知道這種低俗惡趣味的笑點在哪裡。

綜藝節目雖然來錢快,但也是一把雙刃劍,分分鐘就能暴露明星最本能的一面。也許會讓觀眾憤怒,他們在觀眾心中美好的形象會瞬間幻滅。

只能說有些人火有火的原因,不紅也不是沒有理由的。正所謂:群眾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聲明:刊載此文是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聯繫刪除。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