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隊道歉卻不知錯在何處,錯誤的時間裡選了一首難分站位的歌


“N1”主唱出鏡道歉,直言自己錯了,今後再也不穿那個品牌的衣服了。

他們的道歉視頻,我看了好幾遍,心裡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滋味——雖然連他們自己都承認錯了,但是我卻覺得,其實他們也並不知道錯在了哪裡。可是我們呢,真的就很清楚嗎?好像也不是。那究竟是哪裡錯了呢?咱們一起捋一捋吧。 “N1”是唐山本土的一個民間樂隊,有介紹說在當地還是很知名的。不過以我猜測,它應該是一些業餘音樂愛好者組建的,再說實誠點,搞這種樂隊,大多是因為愛好,其次是可以用這個愛好賺點外快。 “打人事件”發生後第6天,“N1”在遷安廣場與群眾合唱了一首《正道的光》。打人事件引發民眾極度憤怒,實名舉報一個接著一個,而“N1”的出場,可謂正值風口浪尖。 “作為本土樂隊,我們應該站出來為這座城市發聲,讓大家看到唐山並不是網上片面的報導,這裡依舊是一座美麗的城市,一座英雄的城市。”這是樂隊主唱的原話。這句話有問題嗎?我認為只要我們稍稍理性一點,就會覺得它沒有問題。是啊,其實不但是唐山,我覺得只要是人類文明之光可以照射到的地方的人們,應該都會熱愛哺育過自己的腳下的土地。儘管它有時候那麼不盡人意,甚至令人寒心和失望。好比我,七歲那年從滄州隨父舉家遷移塞外山城,如今四十多年過去,卻依舊思念已經模糊了的記憶中的故土。倘若有人說那兒不好,我的心裡就會不爽。可事實上,那裡究竟怎樣,我是沒有絲毫的體會的。熱愛自己的家鄉,哪裡有錯?那天的主唱,穿了一件品牌上衣。正是因為這件衣裳,憤怒之聲如潮而至。其實冷靜下來想想,衣服有錯嗎?反正直播間裡賣此品牌衣裳的那個小姑娘都快哭了。估計恨得牙根癢癢的還有這家品牌的總代理——如果早知道有人會穿著他們的衣服為非作歹,說破了天也不能賣給他啊。主唱說,其實“我在6月2號、6月3號、6月7號都是穿的都是這個品牌的衣服。”可是,在16號那天你為什麼還要穿這件衣服呢?說實話,我真的不認為他是想表達什麼,因為他不敢。但無論如何,他已經“發誓”:今後再也不穿這個品牌了。其實這又何必呢?我覺得主唱應當理解人們為何會對這個品牌的衣裳如此憤怒,因為事發六天,女孩們沒有任何消息。實名舉報層出不窮,回應方面沒有絲毫動靜。大家當然會憤怒,這些憤怒當然要找到一個可以發洩的事物上。正在這時,主唱就像一個背鍋俠似的,穿著它,登了場。甚至因為這件衣裳,人們談到了他歌唱時的手勢,還有頭型。被憤怒淹沒的不僅是主唱的上衣,主唱的頭型和表情,還有他唱的那首《正道的光》。 “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逐字逐句看這首歌詞,有錯嗎?當然沒有,這世上沒有任何一種文字或語言是醜惡的,哪怕是我們的國罵,送給壞人時它就是正義的,而壞人用同樣的話罵我們時,它就是萬惡的。如此說來,好像一切都沒有錯,那麼究竟哪裡出了問題?舉兩個生活中的小例子吧。一對兒新人新婚,朋友鬧洞房,最晚十點就該離去了,這是恰到好處,是有禮有節的捧場。如果凌晨三點還不走,那就不叫鬧洞房了,叫鬧事。多年以前住平房,家裡都沒衛生間。有一個年輕人,聽說有人通過早晨去給領導家倒尿桶而得到了賞識,於是他也學著去這樣做。可是沒兩天,就被領導給罵了個狗血噴頭。因為他是凌晨四點去的。說到這裡我們似乎有了點眉目——是不是“N1”登場的時間選錯了?嗯,大概應該是。如果那天他恰好沒有穿那件衣裳,如果那天他唱的是一首關愛女性的歌,如果他們沒有選擇在事發第六天演出,而是選擇,比如第一把“小傘”被收攏的今天。結果一定不會是這樣吧。但是,人在江湖,身,真能夠由己嗎?秀,總是需要演員的。而被星探到的演員,大概率的也覺得這是個揚名立萬的好機會。於是,演出就這樣開始了。

延伸閱讀  王源又被工作人員誇有禮貌,這次還提及了王源的台詞功底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