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演“史湘雲醉臥”,87版如詩如畫,10版歪身撅腚彷若產後護理


在四大名著中,談及場景和意境之美,《紅樓夢》首屈一指。

無論是“黛玉葬花”還是“寶釵撲蝶”,其文字描述與呈現都美不勝收。

不過,若要挑選一個《紅樓夢》中最為優美的場景,皮哥覺得“湘雲醉臥”當屬第一。

之所以選“湘雲醉臥”,有以下三點原因:

其一,黛玉葬花和寶釵撲蝶等,雖然優美,卻都是有意為之。

可湘雲醉臥不同,她是喝醉後無意間小憩在芍藥圃,純屬無心,渾然天成。

其二,史湘雲是史家大小姐,也是一位才女,更是大家閨秀。

雖然命途多舛,但卻恣意瀟灑,性格鮮明,不落俗套,湘雲醉臥不僅反映著史湘雲的優雅不俗,更符合她純天然的女性美感。

其三,酒後醉臥,又逢初夏,展現出了女性最本真的美。

湘雲醉臥是《紅樓夢》中不多的,人和自然親密無間、相互映襯的場景,反映著曹雪芹“天人合一”的思想,將湘雲之美提升到了哲學境界。

因為這個場景太過美好,一度成為文人墨客爭相作畫的“名場面”,曹雪芹原著中第六十二回,寫得更是唯美:

湘雲臥於山石僻處一個石凳上,業經香夢沉酣,四面芍藥花飛了一身,滿頭臉衣襟上皆是紅香亂散,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鬧穰穰的圍著他,又用鮫帕包了一包芍藥花瓣枕著……

在最經典的87版和10版《紅樓夢》中,都曾對“湘雲醉臥”的場景有過專門的情節呈現。

今天,皮哥就將兩個版本中的這一場景做一比較,看看都有哪些差別。

1、87版《紅樓夢》

87版《紅樓夢》是最為經典的版本,也是四大名著國劇中知名度最高的一部。

我們都知道,史湘雲是《紅樓夢》中比較特別的女性角色之一,她自幼父母雙亡,由叔嬸撫養長大,雖經濟拮据,平時要幹活,但性格豪爽,豁達樂觀,不拘小節,開朗率真,頗有男子氣概。

性格雖然大開大合,史湘雲的長相卻也絕美。在不少“紅學”專家眼中,湘雲長相僅次於釵、黛二人,當屬《紅樓夢》第三美。

87版《紅樓夢》中的史湘雲由郭霄珍扮演,她學戲曲出身,長相清甜,身段有致,當時剛剛23歲,是正兒八經的花季少女。

87版“湘雲醉臥”的場景,出現在第24集。

這一集中,寶玉寶琴同一天過生日,丫頭們在一起玩兒行酒令,大大咧咧的史湘雲先是被罰酒,後又和寶玉划拳,一來二去,小酌微醺,便睡在了芍藥叢中。

郭霄珍扮演的史湘雲,雖非絕世美女,但遠看優雅得體,近看稚嫩水靈,既有少女的俏皮,又有丫頭的可愛。

行酒令的時候,湘雲的服裝以紅色為主,外穿紅底黑印花對襟褙,顯得熱烈奔放,符合史湘雲的豪爽性情。頭戴芍藥裝飾,預示著她隨後醉臥花叢的情節。

脖子前的金麒麟閃閃發光,襯托著貴氣的閨秀身份,看起來端莊雅緻,與壽宴場景相得益彰。

延伸閱讀  《奔跑吧10》收視率創新高!觀眾點評接踵而來,都是“一針見血”

87版的“湘雲醉臥”拍自杭州西山公園芍藥圃。

當時為了等待拍攝,主創人員不得不等到芍藥開花的季節,但要等花朵全開至少要15天時間,於是劇組在真花叢中放置了不少道具花,以增強氛圍。

沒想到,拍攝那天天時地利人和,陽光明媚,樹綠鳥鳴,真花假花簇擁在一起,不僅分辨不出,還襯托出了別樣的花海意境。

喝醉酒的湘雲醉臥在花叢裡的石凳上,如同芍藥仙子一般,人和景完美融合,相得益彰,景色基本上對原著做了還原。

在曹雪芹的描寫中,周圍的芍藥花瓣都散落在了湘雲身上,她手中的扇子被落花埋了,睡覺的時候枕的是鮫帕包了花瓣的枕頭。

身上的花瓣,臉下的枕頭,手中的扇子,低垂的胳膊……87版紅樓夢幾乎是按照原著,一幀一幀地還原畫面,細膩到了極致。

再看湘雲的體態,微醺側臥,突出“湘雲醉臥”裡的“醉臥”。

尤其是“臥”這個字,寫出了湘云不在乎大家閨秀禮儀端莊的率性,也正好能展現出史湘雲婀娜有致的腰身。

導演在拍攝的時候,專門按照原著調整了湘雲的睡姿,讓她趴睡。

雖是醉臥,但無比唯美,一片奼紫嫣紅的牡丹花中,石凳已經不見,湘雲就像漂浮在花海中沉酣,不僅儀態萬方,更是憨態可掬。

睡到濃處,要么伸手撥落脖頸的花瓣。

要么輕輕調整睡姿,可愛又不失優雅,俏皮又顯得嬌憨,惹人心動,讓人憐愛。

87版湘雲的每一個動作,都像踩在了觀眾的審美點上。

雖湘雲是整個場景的主角,但為了襯托歡樂的氣氛和小姐妹們的關係,場景中其他角色表演也恰到好處。

平兒和邢岫煙的淺笑;

賦詩一首的黛玉;

機靈古怪的寶玉寶琴;

以及一哄而上逗湘雲開心的場景,整個屏幕都洋溢著快樂爽朗的氛圍,觀眾似乎也深陷在這歡快的氣氛中無法自拔。

從頭到尾,“湘雲醉臥”的場景從小丫頭的報信,到鏡頭由遠及近的呈現,再到眾人逗醒湘雲扶她回去,一氣呵成,運鏡巧妙,自然融洽,情態盎然。

即便不讀《紅樓夢》、不喜歡《紅樓夢》的人,也很容易就被這般天人合一的絕美場景吸引了。

2、2010版《紅樓夢》

10版《紅樓夢》裡,飾演少年史湘雲的是年輕演員吳青芷,1992年出生的吳青芷當時剛剛18,顯得稍稍有些稚氣。

不過,標榜“還原原著”的李少紅導演,顯然沒想到自己拍《紅樓夢》,會在造型上吃癟。

美術設計葉錦添為了表達《紅樓夢》中小姐們的貴氣,給他們都貼上了亮閃閃的水鑽“銅錢頭”。

延伸閱讀  5天縮水6億,春節檔大盤明明在收緊,魏翔的新片卻一直在漲

這銅錢頭像抹了膠水一般粘在湘雲的額頭,看起來與真實的頭髮明顯不是一個髮色。

這種標新立異的造型,讓18歲正水靈的吳青芷顯得老氣橫秋,沒了87版那種仙氣飄飄的美感,一對深淺不一的高低眉更顯滑稽。

另外,比起郭霄珍胸前的金麒麟,10版史湘雲胸前掛的這個墜飾,像古早大鐵門上的花紋一般,將她整個套在裡面。

沒有了閃閃發亮的金色,配飾不僅失去了作用,感覺還像個累贅一樣,沉沉壓在湘雲脖頸,彷彿讓她喘不過氣來。

吳青芷雖然更為年輕,面容姣好,但她本身的氣質並不符合湘雲豪爽的秉性,尤其不說話還好,一開言,兩個大板牙便毀了整個容顏,不忍直視。

不僅長相上吃虧,“湘雲醉臥”的場景,在10版《紅樓夢》中拍的更是一言難盡。

10版“湘雲醉臥”拍攝場地,選擇的是北京香山,拍攝這天暮氣沉沉,天色昏暗,芍藥稀稀拉拉,並不鮮豔。

尤其背後三株明顯是修剪過的現代球形綠植都沒被處理,更是讓人齣戲。

或許是為了最大程度地展現史湘雲醉臥芍藥叢的美感,拍攝時,李少紅導演的運鏡可謂“煞費苦心”。

他從史湘雲的低垂的手臂拍起,鏡頭慢慢向上升,最後露出了一張像是劣質化妝品塗抹過,粉刺滿滿,凹凸不平的大臉。

從部分到整體,從胳膊到全身,再加上奇怪的BGM,運鏡非但沒有美感,反而有一種犯罪片還原被害人犯罪現場的既視感。

聯想到前一秒,小姐妹們一起來看湘雲時莫名其妙出現“凌波微步”的鏡頭,甚是詭異。

大特寫完畢,鏡頭拉遠,再看湘雲睡姿。

原著中的“臥”變成了“躺”,然而又不僅僅是躺。

寬大的綠色和黃色紗裙,完全遮蓋了湘雲的腰線和身材;

耷拉下來的胳膊顯得渾圓有力,大腚高高向上撅起,像是在特意展示湘雲那無與倫比的巨臀,道具感十足的厚底鞋,雜技一般扭捏的姿勢,美感盡失。

就這個動作,6年後的張雨綺做出來,都比18歲的史湘云有吸引力,

而且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湘雲醉臥”的“臥姿”,是導演特意擺出來的,因為正常人因酒醉睡覺,不大可能是這樣一個難度係數極高的姿勢。

本以為能把“湘雲醉臥”拍成這樣,已很“不容易”了,沒想到後面還有暴擊。

懟臉的大特寫中,由於演員的稚嫩和演技的缺乏,吳青芷做了一個明顯不自然的微笑動作。

這個笑不僅笑開了,還露出了兩個大門牙,打眼一看更像是“裝”出來了。

對比87版的湘雲淺笑,差距一目了然。

再看10版“湘雲醉臥”道具和其他小姐妹角色還原

10版湘雲,一身的芍藥花瓣沒看到,被花瓣半埋的扇子沒看到,雖然花瓣枕頭做了還原,但鮫帕枕卻十分厚實,像個包袱,顯然不是一個喝醉的少女,草草拾起花瓣臨時墊在腦袋下的。

延伸閱讀  劉翔前妻曬與大束玫瑰花合影,網友:褲襠藏雷那個嗎?

“湘雲醉臥”這個場景的呈現,其他小姐妹的襯托作用很大。

原版中的姐妹們神色各異,性格迥異,表情各不相同,體態萬千,一看就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真實的人。

可10版中,除了嘰嘰喳喳不明所以的大笑,就是所有人一齊用扇摀嘴的喧鬧,既沒有體現群像的優美,也沒有展現個體的豐富,讓人不敢恭維。

場景不夠美,演員不夠看,姿勢不夠雅,芍藥不夠多,還原不夠準……

10版《紅樓夢》的“湘雲醉臥”,所有的東西都欠一些,俗了一些,就連那個報信的小丫頭,也成熟度爆表,與曹雪芹原著筆下稚氣未脫的小姑娘,相差十萬八千里。

總而言之,87版《紅樓夢》,在忠於對原著人與物極致還原之上,還做足了場景的留白與襯托,最終呈現的效果也是天衣無縫,美不勝收,頗有古畫意境。

而10版《紅樓夢》,雖在拍攝手法上追求創新,卻用不古不今的造型和不倫不類的擺拍,破壞了原著本身描述的美感,也難怪有觀眾吐槽,不是醉臥,更像“產後護理”。

經典永遠是經典……

這也告訴我們一個真理:真正好的影視劇是態度為先的。

到底拍成意境唯美的“湘雲醉臥”,還是歪身撅腚的“產後護理”,往往只在主創們的一念之間。

文/皮皮電影編輯部:蜉蝣

©原創丨文章著作權:皮皮電影(ppdianying)

未經授權請勿進行任何形式的轉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