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女明星,都該去演一回妓女


蹭銀河系第一爆劇《夢華錄》,全宇宙第一神顏劉亦菲的熱度,續填深坑欄目:

#是不是好演員,得看她會不會演妓女#

剛開播時,我還想過把天仙版趙盼兒當成新妓女形象來好好解讀一番。

看著看著,發現賣藝不賣身的趙盼兒,和我的#風塵女#系列並不搭噶。

我把她加進來,是覺得把底層女性的悲慘境遇換成高階層女性爽文,這種設定能在前期爆紅全宇宙,也反應了一個時代的風氣。

而我寫的妓女角色,和風月片女演員的人生故事,講的都是這個主題——時代的一根線頭,插進每個人下面,都是一桿金箍棒。妓女曾經是國產片最擅長拍的女性類型之一,出過很多經典角色。

從《霸王別姬》裡的艷紅、菊仙,到《大宅門》裡的楊九紅;

從怒沉百寶箱的潘虹,到《榴蓮飄飄》的秦海璐。周迅在《香港有個荷里活》裡演的小妓女,入圍過威尼斯電影節。

床戲專家章子怡(專門寫過這個話題,想看後台點播),在王家衛、張藝謀、吳宇森、斯皮爾伯格等等大師鏡頭里都風塵滾滾過。連因為酷愛在綜藝裡訓話年輕人而被罵的宋丹丹,年輕時都演過老舍筆下的暗娼月牙儿。

今天過60大壽的周星馳,拍出的第二經典感情戲,就是跑龍套的和小妓女之間的愛情。

還有我專門寫過的激勵一代港人的《金雞》……妓女角色非但不掉價,反倒尤其高級。

她們是下九流,是底層中的底層,看她們求生、掙扎、走出或者走不出困境,就是觀眾窺見真實人性和時代風貌的一面鏡子。

從最近被考古出來的老劇《愛情寶典》裡的趙盼兒說起。

延伸閱讀  黃海波和李雲迪犯了同樣的錯,為什麼一個被好言以待,一個被罵慘

夢萍版趙盼兒,不是官宦人家大小姐,也不是體制內官妓。

就算是,也沒人強調端鐵飯碗吃皇糧的妓不是妓,是公務員,比私企合同工高貴。

20年前,黃金時代的國產劇不興這套唯出身論。

此版趙盼兒的大女人氣派不因為她出身高貴,不因為她才華蓋世,不因為男人都對她痴心絕對,做她的搞事業工具人。

而是雖然她沒金手指,沒文化,沒男人的真愛,沒有賣藝不賣身特權,要啥沒啥,在看到同樣弱小的女人被欺負時,依然路見不平,挺身而出。

出場穿肚兜,露肩露背露大胳膊,頭上是大花,臉上是大濃妝。在滿座賓客前下腰轉圈甩水袖,不需要一句旁白,十里八鄉第一花魁的形象就通過這段性感舞台交代出來了。

雪白的膀子露出大半,妝容穿著都夠艷夠俗,你明知道她幹的是以色侍人的行當,卻不覺賤格、低俗,反撲面而來一股雍容大氣。妓女照樣可以作為正面角色出現在影視劇裡,關鍵是要把立場擺在對下層女性的理解和同情上。所以雖然夢萍盼時時在對恩客笑臉相迎,但你不會因為她賣笑、賣藝、遍地老相好就看輕她。劇中表現她身處下流,品格上流的方式,就是通過四段大型賣笑現場。天仙版趙盼兒看不起的妓女營業時間,非但沒有拉低人物格調,還讓你又佩服、又心疼。第一段,就是上面寫的印度電影式亮相。用大段歌舞交代趙盼兒的背景——艷光四射的大美人,當之無愧的頭牌花魁。

夢萍本人叫樂珈彤,我沒查到她是不是專門學過跳舞。公開資料裡沒有,就暫定她沒有吧。但跳得乾脆利落,大開大合,肢體語言跟角色需要的明艷大氣,相得益彰。不管有沒有專業舞蹈背景,都能看出為了角色,專門練過。你們看她滿臉笑盈盈,但眼神里分明還透著一股精狠潑辣。這才是赤手空拳闖江湖的女人該有的樣子。

妓女們就是靠在風月場裡,和男人玩甜性澀愛遊戲來恰飯的。她們幾乎是唯一一種走出家門,和男人混在同一片江湖里的女人。所以必須得比男人更狠、更精、更沒心肝,才能算計到他們的口袋。夢萍版趙盼兒本來以為自己能算計到。這是她第二段賣笑現場:趙盼兒正在那兒入破舞腰紅亂旋呢,樓上包間突然傳來求救聲。一個小妓女破門而出,後面緊跟個托著肥頭大耳的老男人,提溜一對小短腿要捉她。妓院裡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大堆,小妓女只喊盼兒姐姐救她,可見盼姐俠名在外,路見不平一聲吼的事兒肯定沒少干。小妓女衣著長相都平凡,是參加花魁101,進不了決賽圈的水平。跟鑲著金邊的盼大美人對比鮮明。很明顯,這人現在沒有以後也很難有前途,趙盼兒幫她除了一身麻煩,換不來任何好處。但她想都沒想,一把攔下肥嫖客,把小妹妹護在身後。職業賣笑開始了。

盼姐先是挽起肥嫖的短粗胳膊,然後半邊身子貼過去,眼角含情,嘴角抹蜜:“大爺快別氣,您是大男人,是純爺們,就饒了不懂事的小女人吧。”

五短加一短的老嫖客,馬上用行動證明什麼叫男兒本色。撒潑耍賴不依不饒,勢要把看不上他的小妓女,拉出來當場暴揍,當場強姦似的。眼見臭腳捧不起來,盼姐使出第二招——掏出大明星光環,求特別照顧。軟綿綿的身子和聲音硬起一半,嗓門抬高:“今天看我趙盼兒的面子,放她一馬。”

夢萍盼以為自己是男人爭著愛的大花魁,就比一般小妓女的臉貴個七斤六兩半。可惜她生不逢時,沒趕上如今這波女霸總風潮。她在劇裡空有名女人光環,卻沒有內娛特供大女主光環。大美人、大明星、大女主身份非但不能給她天仙版趙盼兒的半點超能力,還得了一臉唾沫星子。六短肥嫖客大呸一聲:“你個臭婊子,有個屁面子。”

剛剛的萬人追捧、舞台中心、名利場女王,各種耀眼光環,被這口唾沫徹底淹沒。清倌、渾倌;歌妓、舞姬;梳攏、選秀、點花茶……名目繁多的妓女細分工種,說到底,都是男人們為了花式消遣女人想的名目而已。一樣是臟男人的玩物,並不存在階層差異。胖嫖客倒打一耙,反誣小妓女膽敢毆打他這個官老爺,罪不可赦要逮捕她。沒有金手指的底層女人趙盼兒要救人,只能擋在前面,拍拍胸脯,大吼一聲:“你們要抓,就抓我!”

延伸閱讀  張柏芝、周慧敏、羅美薇、周海媚,四位港星,誰長得更美?

古代騷客們構築的妓女意象總是自相矛盾。他們一邊病毒式營銷“婊子無情”概念,一邊又寫出《趙盼兒風月救風塵》這種作品,來歌頌自古俠女出風塵。好壞都由嫖客們定義。在他們眼裡是婊子還是女英雄,得看是能騙到男人,還是被男人騙。趙盼兒本來以為自己是第一種,經過一番牢獄之災,才發現自己是第二種。這是她第三段值得一提的賣笑現場:本來像剛出場時一樣熱鬧,跳一樣的舞,配一樣的音樂。可跳著跳著,趙盼兒的笑容驟然消失,轉過頭去差點哭出來,索性拂袖而去,不伺候了。滿座男賓流再多哈喇子、掛再重的錢袋子,也難像從前那樣勾起她的虛榮心了。

為救小姐妹,熏了幾天牢裡的臭氣後,她也看清了男人的本質。什麼員外、王孫、富家子,都是前一天還跟她親親熱熱、山盟海誓,過一天就翻臉不認人。她用僅剩的首飾收買牢頭去求金主男朋友來搭救。可這幫人見她落難,別說出手相救了,連趙盼兒是誰都忘了。

終於學會了什麼叫“貧居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原來大難臨頭各自飛,同樣適用於歡場夫妻。在無情無義,捨本逐利這塊兒,再狡猾的風塵女,也乾不過男人。

最後花錢疏通把她撈出來的,還是同為妓女的宋引章。也為後來趙盼兒反救宋引章埋下伏筆。趙盼兒勾引宋的毒夫週舍,以騙得他給宋引章寫休書。不管她對蛇蠍男人怎麼撒嬌、賣乖、投怀送抱,你都不會看輕她,不會站著來句“以色侍人,低人一等”,不腰疼。

反而盼姐越是使出妓女看家本事,你越想給她豎大拇哥。這是真的為了搭救姐妹,付出她能付出的所有。什麼都不圖,只圖一句:身在江湖,義氣當頭。

正因為妓女是唯一和男人在同一片江湖里打滾的女人,比靠女德恰飯的良家婦女,有了更多施展真性情的空間。所以亂世出英雄,也出義妓,是另一種意義上的英雄。

不管是虛構的角色,還是真實的歷史人物,能留下姓名的妓女,靠的都是高過大多數男人的品格和硬骨頭。小鳳仙,涉險搭救蔡鍔逃脫袁世凱掌控。

柳如是,名流丈夫叛國降清,她不肯同流合污,投湖自殺,壯烈殉國。

還有怒沉百寶箱的杜十娘;

替孩子赴死的金陵十三釵;

給遭師哥背叛的程蝶衣,披上斗篷的菊仙;

也包括替小姐妹坐牢的趙·夢萍·盼兒。她們值得被叫一聲頂天立地大女人,不因為有錢,有事業,有處女膜,有政府編制。她們要啥沒啥,但照樣敢為家國、情義、理想舍生忘死。任欺、任騎的社會最底層,依然有一顆比上等人高貴得多的心靈,才是義妓故事裡最動人的部分。孫小南撒潑打滾要求我把《步步驚心》裡,若曦和十四爭論該不該結交妓女的片段寫進來:十四讓若曦離妓女綠蕪遠一點,說高貴大小姐不該跟下九流交朋友。現代人若曦以人人生而平等為指導精神,即興輸出連串排比句反駁:擊鼓抗金的梁紅玉是妓女;自殺殉情的綠珠是妓女;不肯委身金人吞金而亡的李師師是妓女……總之好多志向高潔的名女人都是妓女,不能一竿子打死整個群體。

若曦這段freestyle,不僅懟得十四啞口無言,也聽傻了孫小南。第一次看這段時,她剛上初二。在此之前,只覺得妓女就等於臟、壞、不要臉。從沒想過還能換個角度去看待她們。她說她的三觀非但沒被帶歪,反而更正了。以前國產劇不把三觀、主義掛嘴邊,反而總能拍出同情底層女性,反抗父權的情節,甚至還能給年輕人提供一個新視角。今天的國產劇整天拿“女性力量”當賣點,拍出來的女主,要么是性轉版的父權大家長;要么是處處炫耀上位者姿態的女霸總。這些劇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演來演去,都在演有錢女人才配叫獨立女性。而越是習慣看這種封建劇的觀眾,越自詡道德過人,打著正三觀的旗號,到處黨同伐異,沖一切不懂、不知道的事物噴口水。一個完美閉環。真是夠荒誕。 《愛情寶典》在2002年播出,《步步驚心》播出於2011年。到了2022年,大女主的定義非但沒有往前拓寬,反而倒退了不止100年。

延伸閱讀  謝依霖產後暴瘦20斤,如今美到認不出,坦言是健身拯救了她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