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謊其實是個技術活,相對老杜而言,三寬簡直就是個棒槌


錯換案中,給人印象最深刻的,不是案件牽扯出來的綜錯複雜的人脈關係,也不是變化無常、離奇、狗血的故事情節,而是滿嘴跑火車、金句爆棚的主要當事人之一的老杜。

老杜在錯換案中一亮相,甩出來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有病,你們不要來找我,等我死了再來找我”。

老杜的這句話,不但將許敏、姚師兵弄得一頭霧水,連關注錯換案的局外人都被她弄蒙圈了——許敏夫婦僅僅只是打個電話說了一句關於孩子的事,如果不是心裡有鬼,老杜怎麼會反應那麼強烈?

可能是外向型性格的緣故吧,老杜的自我表現欲很強,她曾經專門註冊了一個名為“拍案驚奇”的賬號,為關注錯換案的網友講述“錯換人生”中一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也許是得益於開飯店、走南闖北做生意的經歷吧,老杜的口才和臨時應變能力都很不錯,有網友甚至認為,如果老杜再多讀幾年書,普通話再標準一些的話,某些大媒體的名嘴都未必是她的對手。若論說謊,老杜可以輕鬆甩他們好幾條街,因為老杜說謊,都是信手拈來,根本不需要事先打草稿。

說謊,表面上看,只要臉皮夠厚,似乎不是什麼難事,虛構一句話、一件事,隨口就說出去了,既可以掩蓋真相,迷惑、帶偏受眾,還可以逞一時口快!但真正要講謊話說到可以亂真的程度,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有種說法叫“說一句謊話並不難,難的是說一串謊話”,還有種說法叫“一句謊話需要十句謊話來圓”。意思是說,謊話是一個惡性循環,陷進去了,就很難脫身。

對於這一點,老杜深有體會。因為說過的慌太多,而自己又不能句句都記住,所以,後面的慌常常與前面的慌對不上號,自己記不住曾經說過什麼,但網友記得住。所以,老杜常常因為前言不搭後語而被網友懟,為了應對網友的“懟”,又得重新編個謊話出來。如此循環,永遠都沒有個盡頭,活得特別累。

老杜雖然巧舌如簧能說會道,但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由於記憶出錯,她的一些謊話常常才說出口,便被網友直接啪啪打臉。即便臉皮比長城拐角還厚,也經不起這種無休止的抽打的,所以,9.18庭審以後,老杜學乖了,將頭縮進殼裡,不再接受媒體採訪,能不出面便不再出面,能不說話就一定不說話。

延伸閱讀  馬伊琍曬母女度假照,14歲愛馬穿泳裝身高超媽媽,小女兒俏皮靈動

但作為錯換案的主要當事人,在未結案之前,郭家總得有人出來應對才是。所以,三寬從幕後走上了前台。

三寬在出台之前,就給自己做好了鋪墊,當過兵扛過槍立過功,以這種身份示人,當然更容易得到網友的尊重。

不過,三寬顯然高估了自己的實力,軍人身份、立功受獎的劇本都沒有弄周全便拿出來叫賣,沒想到卻被萬能的網友扒了個底朝天!

網友針對三寬曬出的軍人照片,向三寬提出了一些常識性的問題,但因為三寬功課做得不紮實,一開口便露了陷。

針對網友提出的帽徽不同問題,三寬回复網友說:1975年裁軍50萬,有部分戰友改為武警。

而事實上,武警部隊83年才組建,而真正意義上的裁軍,是80年以後才開始的,分期分批裁減。

有網友曾電話諮詢有關部門,三寬的檔案中是否有立功受獎的記錄,工作人員回复沒有找到相關資料。有人因此追問三寬這是怎麼回事?三寬回复說,檔案只保留30年,言下之意查不到是因為檔案保管期已經過了年限。

事實上,國家《檔案法》明確規定,個人履歷屬於永久保存檔案,退伍軍人檔案是個人履歷檔案的一部分,人在檔案就在。醫療檔案的保管期限為30年,三寬在處理錯換案過程中,知道這個期限,所以想當然地認為所有檔案的保管期都是30年,便以此年限回复網友,鬧出了笑話。

在阻斷針問題上,三寬指責大藥房92年不給姚策打阻斷針,姚策的死大藥房要負主要責任。

延伸閱讀  隨便拍拍就火得不行的4部電影,每一部都出乎意料,不服不行!

事實上,阻斷針99年才正式上市,而且是自費購買,三寬的妻弟就是防疫站的工作人員,後來在法庭上作證,曾多次提示他們打阻斷針,可他們自始至終沒有打這關鍵的一針。

三寬最精彩的表演是在郭家訴大藥房侵的那次庭審,那表情,那神態,那哭聲,十分逼真,只可惜沒有流眼淚,若是能配上些眼淚,那就完美了!

嚴格來說,三寬的謊言,無論是文字的、語言的還是肢體的,給人的感覺都很僵硬,有明顯做作的痕跡,其欺騙性比老杜的差多了,相對於老杜,三寬說的慌毫無技術含量,簡直就是個棒槌!

(文中圖片來源於網絡,侵權必刪,原創不易,謝絕抄襲)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