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豪門第三代:荒唐無度被開除,明明該做白富美偏偏成了社會人


2010年底,一個劇本在好萊塢社交圈裡默默流傳,圈內人對這個叫做《默多克》的劇本贊不絕口,但…始終找不到投資人。

彼時,默多克的家族因為《世界新聞報》竊聽事件醜聞纏身,全世界都關注他們家的新聞,卻迫於默多克強大的背景和影響力,不便公開涉及這個禁忌話題。

整整八年後,一部叫做《繼承之戰》的美劇上映。

劇集一開場就是名為“羅伊”的傳媒大亨在自己的八十歲生日宴上要求子女們在家族信託基金裡加入來自外國的繼母的投票權。

一眾在家族企業裡掌握實權的成年子女們激烈反對,他們互為同盟卻又彼此防備。

事實上,他們老謀深算的父親早就將整個局面牢牢把控,這些看上去位於上流社會的頂級精英子女們,不過是老父親手中的棋子。

《繼承之戰》表面上看是家族宅鬥,商戰戲,實際上,它依舊是一個關於人性的故事。

明眼人都看得出,這個故事影射的就是傳媒大亨默多克和他的家族。

默多克曾經在自傳裡提到,他最大的願望就是選擇一個或者幾個孩子作為繼承人,讓自己的產業永遠掌握在家族手中。

後來,他悲哀地發現,自己的孩子們為了繼承權明爭暗鬥,相愛相殺,但沒有一個人真正有實力接替他。

最近,老默在進行自己的第四次離婚儀式。

和上一次一樣,他沒有正面和妻子交談而是通過律師直接通知對方進入離婚程序。

他的妻子霍爾感覺非常突然,畢竟不久前他們還在商量關於夏天度假的安排。

默多克本人已經不再和霍爾聯繫。

上週末,老默神采奕奕地出現在公開場合。

他穿著一身白西裝,打著紅領帶參加了他外孫女的婚禮。

這場上流社會雲集的婚禮,新郎新娘卻是這個鬼魅畫風。

新娘這件婚紗講道理是很美很優雅的,你看模特穿起來的效果如同跌落凡間的仙女,可是,新娘一穿…

這個黑白魔女庫伊拉的髮型,配上暗黑系妝容和新娘身上七七八八的紋身,誰能想到她會是家族財富140億美金的頂級豪門富三代?

(PS:庫伊拉的親媽非常自私,為了自己的利益逼死老公,殺死女兒,殺起人來不眨眼,在婚禮cos庫伊拉莫名讓人腦補很多)

新娘叫做夏洛特,她媽媽是默多克和第二任妻子安娜的大女兒伊麗莎白,默多克曾經說過,伊麗莎白是最像他的孩子。

伊麗莎白天生就精力旺盛,她結過兩次婚。

她工作能力突出,為默多克家族賺了很多錢,她生了兩個小孩,小孩們都很不爭氣。

今天的主角,伊麗莎白的女兒夏洛特,被學校開除,酗酒吸D濫用藥物,造型奇特和家族格格不入,在酒吧打工賺生活費。

用華語互聯網圈最熱衷的說法,她的原生家庭一定有問題!

這話不假,有錢人家的家庭關係裡,有時候除了錢,什麼都沒有!

夏洛特的家,就是一個修羅場,她是默多克的13個孫輩之一。

她的媽媽是伊麗莎白.默多克,是默多克六個子女之一,她的爸爸是馬修.弗洛伊德。

看到這個姓,你就會知道,這夫妻倆都不簡單。

馬修·弗洛伊德的曾祖父就是寫《夢的解析》那位心理學家。

馬修是伊麗莎白的第二任丈夫。

伊麗莎白第一次結婚的對像是金融家安德魯.皮亞姆的兒子埃爾金·皮亞姆。

這段門當戶對的婚姻僅僅維持五年,伊麗莎白懷著前夫的第二個孩子時,認識了馬修。

延伸閱讀  鬱鈞劍舉辦公益演唱會,劉和剛到場祝賀楊瀾主持,面子怎麼這麼大

這位淺藍色眼球的馬修是倫敦社交場紅人,他從事公關行業,參加聚會就是他的工作。

和伊麗莎白一樣,馬修當時也是已婚狀態,他的妻子卡洛琳金發碧眼,符合西方一切美人標準,而且還是牛津大學的高材生。

伊麗莎白和馬修對上眼之後,火速和當時的配偶離婚。

好在西方上流社會社交圈,從來不把離婚當個事,馬修的前妻也馬上有了新歡,男方是戴安娜王妃的弟弟查爾斯.斯賓塞。

馬修是絕對的Party Animal,而且他有個最大的特點:不把富可敵國的老丈人放在眼裡。

和馬修結婚後,伊麗莎白一改以往嚴謹的工作作風,他們成為了倫敦最熱衷於聚會的CP。

馬修甚至鼓勵伊麗莎白離開默多克的傳媒集團,自己開始創業。

伊麗莎白在傳媒集團手握重權,馬修的行為讓默多克非常不滿,老默多次炮轟這個新女婿。

名公關出身的馬修,輕飄飄回應了一句:“默多克家族有個奇怪的地方,他們相信在報紙上看到的東西。”

My,my,這句話正正的踩在老岳父的痛腳上。

多年來,伊麗莎白都需要平衡老公和老爸針鋒相對的關係。

馬修搞公關厲害但做生意不行,做啥啥倒閉,伊麗莎白倒是每次創業都賺錢。

作為默多克的女兒,她深知成功的背後是她的家族背景在做背書,於是,她並不敢完全脫離父親的關係網。

2013年默多克和鄧文迪離婚,坊間傳聞與英國前首相布萊爾有關。

馬修作為默多克女婿,竟然公開力挺布萊爾。

這對冤家翁婿,徹底鬧翻。

馬修辦50歲生日會,禁止岳父參加卻邀請布萊爾一家。

僅僅一年後,馬修和伊麗莎白也黯然離婚。

離婚聲明里,馬修寫:“我還是要感謝默多克的,是他生出了伊麗莎白。

伊麗莎白在各方面都近乎完美。 ”

離婚時,他們共同的好友說:“他們還愛著對方,但他們的情感關係太沉重了。”

在頂級豪門裡,講感情是件愚蠢的事。

伊麗莎白和前任有兩個孩子,馬修和前任也有兩個孩子,他們婚後又生了兩個孩子。

也就是說,夏洛特有一個同父同母的弟弟,有兩個同母異父的兄弟姐妹,還有兩個異父異母的姻親兄弟姐妹。

在這混亂的家庭中,每看見一個人都要想一想,這人和我啥關係。

夏洛特出生於2000年,按理說她出生時是父母最相愛的時候,她應該有優秀的基因。

可是夏洛特卻太不走尋常路了。

夏洛特接受的是英式精英教育,一路都是上的英制最好的女子私校。

在這種學校裡,同學們都有著和她相似的出身背景,誰也不把誰放在眼裡。

夏洛特不愛上學,她幾乎不去上課,做所有老師不喜歡的事情。

從中學開始,夏洛特發育後,胸部變得非常突出。

延伸閱讀  《水門橋》四大平台評分第一!榮譽屬於電影,更屬於永遠的英雄

這讓她更加感覺尷尬,後來她決定正視自己的身體。

也許這種正視,有點矯枉過正。

後來每次出現,她總是穿很小的bra,畫煙熏妝,14歲就已經很成熟。

夏洛特的成長受家族恩惠不多,父母並不給她很多零花錢,反而是家族每次有醜聞,她就會成為同學和老師奚落的對象。

2013年,默多克的“竊聽醜聞”之後又和鄧文迪鬧離婚,滿城風雨。

處於新聞漩渦中的大人們司空見慣,甚至各尋手段利用起那波鋪天蓋地的流量。

而孩子們卻吃足苦頭,每個人都在嘲笑夏洛特。

默多克的“竊聽醜聞”過去沒多久,夏洛特的爺爺克萊門特·弗洛伊德又被爆有戀童癖。

夏洛特的生活雪上加霜。

在這種頂級家族裡,你的軟弱無能,貪婪狠毒都會被無限放大,你有能力實現你的抱負理想同時更有能力安逸享樂,甚至墮落深淵。

2014年,她被發現在學校販賣香煙,馬上,校方毫不猶豫地開除了她。

初中文憑都沒混到手,夏洛特就成了失學少女。

她也無心唸書,家里人也不強迫。

夏洛特和父親馬修住在一起。

派對動物馬修每天都有跑不完的趴,他就帶著女兒一起跑趴,美其名曰“建立社交網”。

“我爸一直在教我怎麼混派對,教我如何與陌生人交談。”

夏洛特心智尚未成熟就天天鶯歌燕舞,燈紅酒綠,衣香鬢影。

馬修告訴她,“派對就是一場表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

在派對裡,夏洛特看到英國上流社會的各種人物,“譬如在派對上,前首相戴維·卡梅倫走進來,我爸就會說,你去跟他聊一聊。”

看慣大人物們酒後忘形,人前衣冠楚楚的精英們到了夜晚就完全變身為另一種衰敗墮落的模樣,夏洛特很快就get到了社交精髓。

她染上了酒癮和毒癮。

夏洛特成為倫敦社交圈有名的“K粉天使”。

最可怕的是,她父母得知她的問題後,再也不給她哪怕一分錢。

女孩子有濫用藥物的問題又沒錢,你用腳趾頭也能猜到情況會多麼難以面對。

她的混亂日子過到了18歲。

18歲那年,夏洛特在一家私人俱樂部遇到了比她大14歲的盧克.斯托里。

盧克的父親是小說家大衛.斯托里,母親是知名設計師海倫.斯托里。

夏洛特和盧克都是良好出身的年輕人,但是他們相遇時,一個是酒吧里的酒促小姐,另一個是DJ。

按華人家庭的觀念,怎麼也不能讓孩子階層滑落得如此明顯,但西方人無所謂,這就是“你的孩子因你而來,但她並不為你而生”。

大家都是獨立的個體,好的,可以的。

夏洛特和盧克相愛後,發現兩個人都濫用藥物,見面時甚至不能確定對方清不清醒。

他們決定為了愛情和將來戒毒。

延伸閱讀  51歲試管成功!他倆圓滿了

夏洛特從父親家裡搬走,馬修沒有留她只是說,“好好找份工作。”

呵呵,初中文憑怎麼找好工作,爸爸媽媽都沒說。

夏洛特決定要走音樂路,她愛唱歌,小時候家裡也是請過英女王授勳的歌手大衛·格蘭特教了她很多年的。

夏洛特還改了名字,以防別人一看就知道她的家族背景。

但是,目前看起來,她還沒有成功。

倒是她的母親又第三次結婚了,對方是英國藝術家基思·泰森,這位鬍子大叔拿過歐洲最重要和最權威的視覺藝術大獎特納獎。

伊麗莎白和兩個弟弟爭了十多年繼承權,自己創業兩次,結婚三次,生的小孩亂七八糟也無所謂這算不算獨立女性的佼佼者?

在《繼承之戰》裡,老爺子羅伊晚年最興致勃勃的事,就是輪流告訴四個子女:我最看好你。

他做各種虛情假意的承諾,既想讓兒女們受制於金錢和權利眾星拱月般圍在他身邊,又想他們如真正的猛獸般廝殺,最後的勝利者將會是真正的能力者。

羅伊充滿壓迫感和蔑視的說:

做頂級富人裡的窮人,最悲慘。

劇裡的每個人都充滿病態,又揮金如土。

喜怒無常的老國王羅伊,最怕家人遺棄他,所以反复耍弄兒女,消耗他們對他的愛。

有手段有故事的繼母瑪莎,吃醋離開羅伊歸來後,開出的條件是進一步加強自己的經濟保障和地位。

故事來源於生活。

這些從出生就擁有普通人一輩子無法企及的財富,含著金湯匙出生卻變著法子作妖,還自認為是戴著家族的鐐銬起舞。

西人世界裡,遵循叢林法則,豪門更甚。

像何超蓮說的:“財富是原罪。”

既然如此痛恨財富,不如拿出來分了吧?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