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用捐款反對財富稅?一表破解億萬富翁的慈善“謊言”



反對徵收財富稅的一個更有說服力的理由是,富人已經向慈善機構捐贈了大量資金。這是馬克·扎克伯格上個月在福克斯新聞上為自己階級辯護的一部分觀點。

但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經濟學家、財富稅倡導者Gabriel Zucman利用《福布斯》雜誌的數據編制了一份表格,並將其發佈在了Twitter上。表格數據顯示,在任何一年裡,富人幾乎都沒有捐出自己的財富。 Zucman從《福布斯》著名的億萬富翁排行榜和最近發布的一份榜單中提取了數據(該榜單匯集了2018年向慈善事業捐款最多的50位美國人)。

《福布斯》澄清說:“我們只計算了那些已經到達受益人手中的錢,而不包括那些尚未兌現的承諾。我們也沒有包括慈善基金會還沒有花掉的捐款。”如果一位億萬富翁沒有進入前50名捐款者名單,Zucman就假定他們的捐款為2500萬美元,這是第五十位億萬富翁所給出的數額,用來作為一個更高的預估數據。

用捐款反對財富稅?一表破解億萬富翁的慈善“謊言” 1

但是你也不能完全相信Gabriel Zucman對這張表格的解釋。一種解釋是,將股票與流通進行比較:在一年(2018年)內的捐贈相當於一生積累的淨值。可以說,一個比較簡單的比較方法是將捐贈與年收入進行比較,不過,當你以數十億美元來衡量你的財富時,收入本身就變得不那麼重要了(你的“收入”基本上就是股票和債券當年的價值增長量)。

第二個問題是慈善捐贈是不穩定的。以穀歌聯合創始人Sergey Brin為例。雖然《福布斯》記錄他在2018年只捐贈了2500萬美元,但《慈善紀事報》估計,他在2000年至2017年捐贈了22億美元,這是一個相當可觀的數額。包括過去幾年的捐贈和結果的整理將會改變很多事情。

第三,《福布斯》的衡量標準有意忽視了對基金會的承諾或捐贈,這或許是公平的,也可能是不公平的,取決於你對這些人的信任程度。例如,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家Antoine Levy指出,Phil Knight的預估捐贈忽略了他在2018年捐贈的9.9億美元股票。也有可能因為基金會的分配比像Laurene Powell Jobs的艾默生集團這樣的有限責任公司更好地記錄了支出,所以擁有傳統基金會的億萬富翁在這個指標上做得更好。不過,扎克伯格夫婦也是通過一家有限責任公司進行的捐款,但《福布斯》雜誌在追踪他們的捐款時沒有遇到任何問題。

所以這張表的信息不夠完美。但是,即使在某個方向上出現了一些錯誤,但結論也不容置疑:大多數億萬富翁只捐出了他們財富中可憐的一小部分。

讓我們試著用《慈善紀事報》估算來修正。 《慈善紀事報》估計,美國首富傑夫·貝佐斯在2000年至2017年間捐出了6700萬美元。如果加上他在2018年捐出的1.31億美元,總額仍然是他淨資產的0.12%。而且,除了比爾·蓋茨和沃倫·巴菲特,榜單上的其他人並不比貝佐斯好多少。

所有這一切都表明:如果美國的億萬富翁們想用他們的慈善捐贈來反對財富稅和其他減少財富的措施,他們要做的還很多,至少要開始真正的慈善捐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