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方文山的時候,他會是一個怎樣的周杰倫?


星晴,黑色幽默,爸我回來了,安靜,蝸牛,世界末日,半島鐵盒,分裂,懦夫,晴天,梯田,藉口,外婆,黑色毛衣,四面楚歌,聽媽媽的話,紅模仿,白色風車,彩虹,最長的電影,晴天娃娃,稻香,好久不見,自導自演,超人不會飛,療傷燒肉粽,MINE MINE,公主病,烏克麗麗,大笨鈡,手語,算什麼男人,我要夏天,愛情廢柴,土耳其冰淇淋,等你下課,不愛我就拉倒……

一段密密麻麻的歌名承載著80、90甚至00後們的青春記憶,我們常說一個歌手服務一代人,但周杰倫的音樂卻早已跨越了時間的界碑。

有人會說,是方文山成就了周杰倫,的確,方文山筆下的歌詞古意盎然,美輪美奐,透著錄音機的喇叭彷彿就能聞到淡淡的墨香,它給周杰倫的音樂補充了淒美而婉轉,又富有古韻詩意的註腳。

當我們沐浴過方文山華麗的詩章之後,也會對周杰倫自己內心的獨白刻骨銘心,可能周杰倫下筆並不能如方文山般巧奪天工,玲瓏剔透,但那確實是來自於周杰倫內心深處的真實獨白,是住在周杰倫心中的那個少年心事最直接的表達。

有如他的音樂一樣,周杰倫的歌詞同樣天馬行空,信馬由韁,有一種粗粒的灑脫感,這和喜歡對文字精雕細琢的方文山大相徑庭。在那個年代,幾乎沒有一個歌手能像他那樣去完成一首歌的填詞。

第一次聽《黑色幽默》是來自一個地方台選秀選手的翻唱,我傻眼了,父母和我的表情差不多,嘴張的跟鱸魚似的。一首難聽到令人不適的歌曲反而更能考驗演唱者的水平?顯然選題時高估了自己,難度係數五顆星!

回到學校裡,大家都聊這首作品,為了社交我也只好勉為其難了,至少聽過原版我也就有了批判的底氣了,和同學借來了一盤卡帶,夜深人靜之時,捏著鼻子聽了一耳朵,事情還真沒想像中那麼簡單,用手電照著盜版磁帶的歌片兒,再次受到刺激。

我驚呆了,這才是傳說中的《黑色幽默》呀,可它之前可以被人翻唱成這樣,我第一次意識到一首好的音樂作品是可以被一個糟糕的歌手親手埋葬的。

其實我始終沒搞懂什麼是黑色幽默,對我來說它是深邃而晦澀的表達,但對於一個情竇初開的少男來說,它很容易就會將你帶入到一個特定的情節當中,對於失戀的狀態它詮釋的惟妙惟肖。

當然,周杰倫的世界不僅僅只容留黑暗,在星晴中,他數著1、2、3、4,那便是對愛戀最直接的表達。

延伸閱讀  李現登上《時尚芭莎》五月刊封面,球場運動芭莎大片來了,太帥了

“載著你彷彿載著陽光,不管到哪裡都是晴天”

“你要我說多難堪,我根本不想分開”

“我只求能藉一點的時間來陪,你卻連同情都不給”

“我找了份工作,離你宿舍很近”

不用寫成韻腳詩,直接擊中你,課堂,操場,街角,工廠,沒有詩和遠方的當下和記憶中的你!

“經過老伯的家,籃筐變得好高”

周杰倫的歌詞裡總有這種簡單場景或情感的描述,其實不具備太多邏輯性,他用最簡單的文字臨摹出了一個最生動的畫面。

《世界末日》是周杰倫唸書階段就寫出的歌,自己約姑娘看電影,姑娘爽約和別人出去了,周杰倫回到學校寫了這首歌,相信周董寫這首作品時不會有斟詞酌句,而是少年憂愁一氣呵成,回想世界末日這個龐大的名字,大概不會想到講了一段甚至都沒開始的戀愛,而對於那時的少年,失去已經沉底在內心深處的姑娘,又何嘗不是一場感情的坍塌,世界的末日!

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台灣綜藝《康熙來了》開始了對周杰倫的吹捧,蔡康永曾說周杰倫的出現是台灣近10年發生的最好的事情,小S也說周杰倫改變了身邊所有年輕人的說話方式。

周杰倫在成為巨星後也還是帶著少年時說話的節奏和動作習慣,我們能看出的是不自信,甚至略有自卑的周杰倫少年時代,歌詞裡也有很好的體現,在“誒呦”的同時他又側過臉不看別人,那是在面對媒體的長槍短炮時自己先怯了。

他不知道用什麼表情來掩飾自己的尷尬,所以他壓低了自己的鴨舌帽。就如同我們的初戀一般,我們幾乎不知道自己的雙手該放在哪裡,會在第一次牽姑娘的手前猶豫好久,會對自己應該站在左邊還是右邊而糾結半天,帶姑娘去吃飯的店,要先自己吃過,會害怕自己找不到菜單,和姑娘走的路要清楚轉角有沒有一塊石頭會讓自己走路不酷,見面時的呼吸同樣要反复練習。

延伸閱讀  年少成名的7位“小戲骨”:平均年齡15歲,有人已經成“影帝”

這是周杰倫對自己生活最真實的表達,它同樣引起了倍受荷爾蒙蹂躪的少年們最基礎的共鳴。

周杰倫的詞配合兩位大師洪敬堯,鍾興民的編曲,契合得一塌糊塗,想像力,幽默感,學院派的滴答聲讓歌曲給出一幕幕膠片電影的畫面,柔和的幾乎讓我們一轉身就彷佛能看到昨天。

周杰倫歌詞創作生涯經歷過不少的質疑,在《不愛我就拉倒》當中被歸為極致,這段被全網群嘲的歌詞“哥練的胸肌,如果你還想靠”聽得人尷尬不已,想要甩鍋可以說這首歌的歌詞大部分來自於好兄弟彈頭,但以筆者的了解來看,起碼這一句是典型的“周董式自我表達”,在《烏克麗麗》裡他就忍不住寫出了自己的八塊肌,近幾年出的單曲,周杰倫有在特別注意自己的唱腔,聲音控制變化還是挺明顯的,好與壞不論,忽略了一點歌詞上的共鳴也可以理解。

其實這句歌詞反而更印證出周杰倫這些年來的成長軌跡,他由一個沉默少年成長為改變華語樂壇的天王巨星,從寫出卑微“安靜的走開到”,到“不愛我就拉倒”,周杰倫改變華語樂壇的同時,也改變了自己。

還記得“超話”之夜嗎?忘了吐槽杰倫新歌才沒多久,中年的自己和身邊朋友一點點去學習什麼是微博超話,怎麼去刷一段段重複的文字,當周杰倫榮登第一的那一刻,我在疲憊的深夜中感受到久違的快感。

儘管周杰倫也不在乎這個第一名,他不需要超話第一的數據去證明自己,和品牌方背書搶代言?和哪些量產明星搶娛樂資源?和練習生搶出鏡率?都不像話,而在我們被嘲諷後換上了復古西裝,車裡放著最愛,找回屬於他的年代,和自己的年代,只有愛才能明白,沒有再理會被打敗的小孩子們,把溫暖放回口袋!

那個少年,你,我,他,在周杰倫的字裡行間,我們一起長大,忙碌在自己的一方天地,偶爾回個身,獨自一個人聽听少年心事,看一看周杰倫,那句“哎呦,不錯哦!”就會情不自禁從喉腔中魚貫而出。在方文山不在的時候,他不是那個最好的周杰倫,但也是最真實的周杰倫。

而這個時候,對周杰倫的解讀,再多的語言都是蒼白的,因為我不懂他的黑色幽默,何況,我還怕眼淚撐不住呢。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