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麻花和喜劇電影這曲折八年


引子

《獨行月球》,要爆。

到公映這天再下這判斷,顯然就是垃圾堆裡找仕女圖——廢話了。先簡單做個評論吧,沈騰馬麗、人鼠CP那些就不提了,只說一點個人最深的感受吧:

開心麻花這次做得最好的,就是把握住了那個所謂的“度”。

看過的會知道,這片子骨子裡,其實是很正很嚴肅的那類個人英雄主義表達,那麼沈騰啊、金剛鼠啊、葫蘆絲兒啊、黃子韜啊這些喜劇元素放進來,就是很好的中和——既不會覺得喜劇低俗無腦,最後的嚴肅煽情也不會讓人覺得過火不適。

當然,現在的很多觀眾,看到沈騰舔舔馬麗人形立牌上的番茄醬,就覺得噁心難受、低俗預警了。也只能說,在這個“雙潔CP”橫行的時代,創作者任何試圖接近生活、回歸人性的嘗試,都是如履薄冰的。

不管怎樣,這份適度的中和,是這部電影從一開始就建立起的優勢,比起過去的麻花電影,應該說先天基因就要好上一大截。

正應了那句,做對了選擇,人生就已成功了大半。

說起來,我算是開心麻花電影的理智粉。

當年狠誇過《夏洛特煩惱》和《羞羞的鐵拳》,也狠批過《西虹市首富》和《李茶的姑媽》。這部《獨行月球》,最難得的一點是,居然真的給到我了一些驚喜——這是除了《夏洛特煩惱》橫空出世之外,其他麻花電影都沒做到的。

看完電影有幾天了,也藉機回顧了一下開心麻花過去這八年的創作,包括同時期的其他國產喜劇。倆感受:

國產喜劇,先別談質量,數量上就實在少得可憐;

喜劇是最能映射時代情緒與時代特徵的電影類型之一,而梳理喜劇的變化,也能一窺我們社會短短八年的劇烈變化。

該從哪裡聊起呢?

1.

直男老爺

如果說寧浩那兩部《瘋狂的石頭》與《瘋狂的賽車》是不可複制的神來之筆,在2015年之前,最受歡迎的內地喜劇類型,還是公路喜劇。

《人在囧途》《泰囧》《心花路放》口碑票房都表現不錯,相比之下,《私人訂製》《分手大師》等雖然也大賣,但扑街的口碑證明,前者的馮氏喜劇已然脫離群眾,後者的鄧氏耍賤注定是東施效顰。

公路喜劇有標準的公式套路,最大的兩點:

一正一憨的雙男主設定;和衰運不斷的故事主題。

觀眾看的,就是主角如何各種倒霉如何衰。網絡時代,如果有幾個高光段落,能留下一些段子和表情包,就更算成功。

這符合我們對喜劇的理解——喜劇的本質,就是建立在他人的悲劇和苦難之上。

不過,從2015年開始,國產喜劇找到了一個新方向:

為廣大直男觀眾,編織一個又一個粗糙但美妙的夢。

《夏洛特煩惱》。

碌碌無為的中年軟飯男,忽然穿越回了學生時代,靠著小聰明重塑人生,最終發現,人生的幸福真理,還是珍惜眼前人。

《羞羞的鐵拳》。

男女互換身體,單這一個設定,對直男觀眾的吸引力,就是爆炸級的。

《煎餅俠》。

大鵬飾演自己,各種自黑自嘲,以明星之身,為直男代言,上演一出為實現夢想不惜一切的勵志大戲。

《港囧》。

又一碗端給中年直男的雞湯,婚姻乏味,對當年未完成的初戀之吻重燃熱情,對直男觀眾,這就像在影院做了一場無需負責的出軌春夢。當然,這或許也是它口碑不佳的原因所在。

延伸閱讀  那些婚內出軌的女明星,如今都過得怎麼樣了?

《情聖》。

這可能是在迎合與滿足直男觀眾的YY上,做得最直白的一部。 “浪子回頭金不換”的故事,實在是屢試不爽。

總結下來,這類直男喜劇無非三大技巧:

消費情懷、消費女性、消費三觀。

所以,它的問題也在這,消費久了,一旦過火,就有垮塌的風險。

很快,2015年開始,到2018年,就盛極轉衰。

《西虹市首富》。

窮小子忽然天降遺產三百億,前提是必須在一個月內花掉十億。活脫脫給直男獻上一場天上真的掉餡餅的春秋大夢。

《李茶的姑媽》。

公司小職員,陰差陽錯男扮女裝,成了被兩個富商狂追的“李茶的姑媽”,一番鬧劇後,小人物“得了夫人又得兵”,終成人生贏家。

《西虹市首富》口碑不算差,票房也大爆25億,但在直男喜劇這路子上,確實也走到了懸崖邊兒。

只因為一個字:錢。

一夜暴富是好事,金錢可以幫你追女成功,更可以幫你走上人生巔峰。這樣的價值觀,顯然是危險的。

到《李茶的姑媽》,延續了金錢萬能的價值觀,但真正壓跨電影的,是對迷姦女性這樣的犯罪行為,做了堂而皇之的美化。

到這,就真的越線了。

這四年間,開心麻花這四部電影,三部是根據自己的熱門話劇改編。 《李茶的姑媽》票房口碑雙輸,這既是給火熱的麻花澆了一盆冷水,也順手給直男喜劇關上了大門。

現在回看,那四年,是中國電影最欣欣向榮的幾年,直男喜劇搭上市場爆發的快車,出盡風頭。可終究,這個方向的天花板本來就不高,大干快上的氛圍又沖昏了創作者的頭腦。最安全的情懷很快消費殆盡,隨著女性思潮的興起,直男喜劇也壽終正寢。

2.

珍貴的諷刺

如果說上面幾部麻花作品,都算是架空背景下的腦洞大開,那麼開心麻花值得肯定的一點,是他們還有另一條腿走路。

現實諷刺。

放在中國電影的整體語境下,必須承認,任何現實諷刺的喜劇嘗試,都是相當珍貴的。

《驢得水》。

2016年的黑馬,依然是話劇改編,依然不乏“這壓根不是電影”的爭議。但只看劇本,這樣一個借古諷今的寓言,是驚豔的,也是讓人刮目相看的。

故事是典型的中國式黑色幽默——為了掩蓋一個並不嚴重的問題,引發了一連串笑料,並由此走向一個不可收拾的殘酷結局。

平心而論,《驢得水》的諷刺方式,殘酷、醜陋,每個觀者內心都被狠狠刺痛,每個人物最終也都失去了人的體面。

這種狠勁兒,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甚至我們也可以從電影的專業角度,討論這是否還在諷刺喜劇的尺度與範疇內。

但不能否認,這是一次特殊的、珍貴的喜劇創作。

《半個喜劇》。

還是編導週申、劉露,還是女主任素汐,還是諷刺喜劇。

或許是上一部太過沉重,這次主創明顯溫和了很多。儘管故事裡,外地北漂男“選進體制內還是選北京女友”的艱難選擇,對更多人而言依然不過是個幸福的煩惱。

延伸閱讀  誰都拿他沒轍,對52歲的李秉憲而言,渣算壞詞?

但還是那句,在中國電影語境內,電影對體制內僵化與溜鬚拍馬氛圍的諷刺,仍是非常難得一見的喜劇表達。

《瘋狂的外星人》。

雖然也拿了20多億,但寧浩這部電影依然是過去這幾年最被嚴重低估的諷刺喜劇。

不過,很多觀眾給它打低分的原因,除了和春節檔觀影氛圍不太契合之外,可能也因為,他們真的被電影中的諷刺冒犯到了。

醬缸文化。

甭管美國佬、剛果猴還是外星人,誰來中國,都能把你們拖入我們這盆千年熬製的濃郁醬汁。

山寨文化。

以花果山為中心,諸多山寨的世界建築組成了一個“世界之窗”,作為山寨之國,甚至連外星人都能拿個猴給你山寨出來。

如果適當放低標準,周星馳那部《新喜劇之王》勉強也可以算作諷刺喜劇。

不過,現實就是這樣了,內地諷刺喜劇,近十年基本就是這麼一個萎靡不振、半死不活的狀態。

而沒有諷刺的喜劇,就像被拔了牙的老虎,威力全無,魅力盡失。

這多少令人感到悲哀。

不提巔峰的黃建新和馮小剛,哪怕是改革開放前,50年代我們也拍過現在看依然毫不過時的諷刺喜劇《新局長到來之前》等多部佳作。哪如現在這般,一夜回到解放前。

這背後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呢?

以及,原定今年春節公映開心麻花的《超能一家人》,能看到是一部標準的諷刺喜劇,但,它就那麼撤檔了。

這背後的原因,又是什麼呢?

3.

煽情法寶

最近這三四年,大家也都看到了,中國電影最新的主流技法,是煽情。

幾乎所有大賣特賣的爆款,背後都有這兩個字的助力。喜劇,當然也不例外。要說在前面的是,煽情本身沒問題,能不能用好、用對才是關鍵。

《飛馳人生》。

這部毫無電影感的電影,之所以能在那年春節檔後勁十足,碾壓星爺,很大程度就是得益於結尾大煽情的浪漫昇華。

多說一句,韓寒的所有導演作品,雖然都包裹了一層文藝範兒,但骨子也都可以列入直男喜劇的大家庭。

《囧媽》。

比起前兩部囧系列,徐崢這次也開始試圖教育和感化觀眾了。少了過去的誇張與直男低俗,多了幾分人情味。

具體效果,單看口碑,見仁見智。

《你好,李煥英》。

這大概會是內地喜劇,短期內一個難以超越的煽情天花板。

電影改編自賈玲的經典小品,從製作層面看,也沒有脫離小品的思維,但勝就勝在那份毫無修飾的真情實感與真情流露。

而現在的觀眾,對一部電影真誠不真誠的感知,可以說是非常敏銳了。

《這個殺手不太冷靜》。

開心麻花參投,姑且也算作麻花電影。

今年春節檔,這部喜劇能賣到20多億,就是典型的“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不過很多人還是被魏翔戲裡戲外的勵志故事給煽哭了。

延伸閱讀  張豐毅:娶小12歲的霍凡,飯都是他做的,如今他還好嗎?

這種誤打誤撞的煽情成功,算是給不放棄夢想的創作者遲來的獎勵吧。

《獨行月球》。

最後也是最新的煽情代表,就是這部《獨行月球》了。

在看過首映後,我又去二刷了點映,短時間連看兩遍後,我可以肯定:

這不僅是開心麻花迄今最好的電影創作,也是10年代以來,最成熟、最出彩的國產喜劇創作。

很多人可能進影院前沒想到,電影會在煽情上下這麼大功夫,花這麼多篇幅。如果你看過韓國的原著漫畫,就會發現,開心麻花這次甚至主動刪掉了很多效果一定很棒的笑點,目的自然就是要在煽情上做文章。

這背後大概能看出開心麻花幾年來的變化。

簡單說,這是真的想好好拍一部能被時間留下來的電影了。

對比著看,都是沈騰、馬麗主演,從《夏洛特煩惱》到《獨行月球》,開心麻花這八年來的一頭一尾,都是爆款,但從內容、製作到價值觀輸出,改變之大,不免心生感慨。

其實,也不過才八年。

結語

最後,還是要潑點冷水。

第一盆冷水,給演員。

看看沈騰在上面提及的喜劇中的出鏡率就知道,如今內地能駕馭各種風格喜劇的中年男演員,實在是太太太少了。

愛情電影越爛越拍?起碼,人家還找得到那麼多演員。國產喜劇的衰敗,相當程度就和演員的青黃不接直接掛鉤。

而看看開心麻花沈騰之外的二線演員們這幾年主演的那些作品——《李茂扮太子》《溫暖的抱抱》《人間·喜劇》《跳舞吧!大象》《陽光劫匪》《日不落酒店》《測謊人》——別說及格了,豆瓣超過5分的都不多。

第二盆冷水,給創作者。

如今開心麻花之於國產喜劇,頗有點德云社單扛中國相聲的感覺——如果今年春節檔《超能一家人》如期公映,這種感覺必然會更加強烈。

對其他喜劇電影人,這其實是個挺大的恥辱。

新鮮血液在哪?

再不補充力量,下一個十年的慘狀,真有點不敢多想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