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在閱兵儀式上“紅遍中國”的雙胞胎姐妹花,你還記得嗎?


1999年,國慶閱兵的女兵方陣上,走在最前面的兩名女兵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不僅因為她倆身姿挺拔、容貌秀麗,更重要的是,二人實在是太像了!

閱兵結束後,女兵方陣領隊是雙胞胎的報導讓張薇薇和張莉莉兩人一炮而紅。在被邀請登上春晚舞台之後,各大導演和廣告商瞄準風頭,開出天價,希望她們倆能夠出演代言。

面對高薪誘惑,姐妹倆做出了怎樣的選擇? 20多年過去,她們現在怎麼樣了呢?

軍中姐妹花,閱兵放光彩

90年代的白求恩醫學院,有一對雙胞胎,姐姐張薇薇和妹妹張莉莉,在學校中非常出名。她們成績優異,外形出眾。在學校的各大文藝匯演中都能看到她們的身影。

1999年,姐妹倆滿22歲,正準備從醫學院畢業。而這一年也是新中國成立50週年,天安門將舉行一場盛大的閱兵儀式。

對於方陣來說,前期的選兵和排列是最頭疼的,因為要篩選隊員的身體素質和身高,還要選出最能擔當領隊的士兵。而女兵方陣就面臨著挑選領隊的嚴肅問題。歷來的領隊都具備非常多的條件,身體素質好、外形出眾、心態穩、步伐準。

20年來,最亮眼的一屆女兵領隊是一對雙胞胎,叫何愛澤、何仰澤,一出場大家就被這相似又美麗的臉龐吸引住,就連身為總參謀長的楊得志在閱兵結束後,都親自來接見了那對姐妹。

湊巧的是,女兵方隊領導小組的組長栗龍池,當時正好任職白求恩醫學院的政委。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張薇薇張莉莉姐妹倆。她們在校表現優異,外形亮眼,身高一個168厘米,一個169厘米,正好在方隊的身高範圍內。

於是,他前去征求她們的意見。收到邀請的姐妹倆高興壞了,這世上醫學生很多,但是走過天安門方隊的醫學生卻是寥寥幾人!於是她倆當即就答應下來。

但是,問題也隨之而來。當時,女兵方隊已經開始訓練兩個星期了,而她倆只是有日常的體能訓練,沒有進行過任何的方隊訓練,這可怎麼辦呢?

面臨山一般的壓力,姐妹倆決定犧牲一點睡眠時間,全部用來練習。就這樣,姐妹倆互相幫助,互相指導,在每天清晨的5點起床,迅速洗漱完後,跑到訓練場上去踢步。

因為日夜不停地練,二人的腳上,水泡是起了又破,破了又在別的地方起。練習時,二人能將地面砸得啪啪響,而訓練結束後,都是一瘸一拐地回到宿舍。期間,她們一共踢壞了8雙鞋,出的汗能裝滿一水桶,走路都在記要訣,甚至做夢都夢見自己在踢正步。

父母知道這些情況,心疼得勸女兒放棄,但是女兒心志卻異常堅定,表示再難也要把閱兵儀式走完。父母只好從家裡寄些藥膏過去。終於,兩人勤奮趕工,總算是跟上了大部隊。並且,因為表現優異,一個當上了班長,一個當上了區隊長。

因為要做領隊,張薇薇需要喊口號“向右看”。這件事看起來簡單,可過了幾天,張薇薇才知道並不輕鬆。因為地方空曠,她需要把聲音放到最大,不到兩天,嗓子就啞了,又過了一天,就開始發痛,需要吃消炎藥。

有人勸她可以在適當的時候讓妹妹幫著喊,而姐妹倆都表示,只能由一個人喊,久了形成肌肉記憶,才掐得準時間。二人相信,努力一定會有收穫。不久,姐妹倆就在訓練場上出了名,不少人稱她們是“鐵娘子”。

延伸閱讀  人世間:全劇“憋屈”的7個演員,有人沒名字,有人只有一個鏡頭

1999年10月1日,在莊嚴肅穆的禮樂中,女兵部隊緩緩向前,一群“軍中綠花”昂首闊步地向天安門走來。

為首的兩名女兵,一身整潔的軍裝,加上清秀的輪廓、提拔的身姿和相似的臉龐,一下子抓住了觀眾的眼球。快到天安門前時,一聲清亮的女聲響起,“向右——”緊接著方隊一個“看”字跟隨,然後全員變換正步。女兵的巾幗風貌,在此刻盡情展現。

現場的觀眾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儀式結束後,姐妹倆沒有急於慶祝,而是回到宿舍,認真總結場上的表現。她們認為,最後的登場,二人都沒有犯錯,精準無誤地做出了動作和喊出了口號,沒有白費之前的努力,但也不能驕傲,因為以後還有更多的難關在等著她們。

方隊走完後,領隊的兩名女兵讓記者和觀眾念念不忘。儀式結束後,記者開始紛紛報導這對軍中姐妹花。就這樣,這對優秀美麗的雙胞胎姐妹,一夜之間在祖國大地上家喻戶曉。一時間,“軍中姐妹花”、“軍中女神”成為了她們的新標籤。

各電視台的記者聯繫到姐妹倆,希望二人能接受采訪,知名雜誌社也發出邀約,希望她倆能登上雜誌封面。但是姐妹倆都對此表示拒絕,希望自己可以低調地進行部隊生活,踏踏實實地成為醫生。

不過,還是有一個出乎意料的邀約,讓姐妹倆一口答應下來。當時文藝兵團正在準備駐澳部隊歡送會,在所有節目準備完後,戰友歌舞團的團長王曉嶺總覺得少了什麼亮點,不久便想到了剛剛“走紅”的軍中姐妹花。

於是她立刻聯繫到姐妹二人,二人在聽到對方的用意後,當即便答應下來。王曉嶺請來了作曲家臧雲飛,為她們量身打造了《軍中姐妹》這首歌。

姐妹倆將首次登上佈滿攝像機的舞台,因此是激動又緊張的。之前她倆擅長的主要是舞蹈,而這次則是又唱又跳,不禁擔心自己會在舞台上走調、顫抖。

臧雲飛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一邊給姐妹二人打氣,一邊教她們唱歌的技巧。姐妹倆也很有天賦,很快,就從最開始音不准到了一個很穩定的狀態。

而這時,央視春晚節目組也想讓姐妹二人去春晚舞台上表演,聽說她們在準備節目,導演便登門遊說,幾顧“茅廬”後,終於把這個節目爭取了過來。

2000年的大年三十,國慶節那對軍中姐妹又出現在春晚的鏡頭里。觀眾無不被她們標準的動作和悠揚的歌聲吸引住,紛紛感嘆,不知是什麼樣的家庭,教出了兩個這麼好的孩子。

而春晚無疑是為姐妹倆的“紅”添了一把柴火,無數的廣告公司找上門,希望二人能夠代言廣告,隨著姐妹倆的搶手,廣告費更是達到了6位數!

但姐妹倆都婉拒了,秉持著初心,要做一個低調的軍人。先後兩次在大型活動中堅持下來,又拒絕外界的名利,姐妹倆如此堅毅又低調的品質,與她們的家庭教育脫不開關係。

成長路砥礪,立志做軍醫

姐妹倆的父母是那個年代的知識分子,一個是鋼鐵局的中層領導,一個是會計。深知教育的重要性,他們從姐妹倆很小開始就實施軍事化訓練。

在孩子大腦發育的初期,母親就給她們看五顏六色的動物圖片鍛煉大腦,算術和英語都提早開始教。姐妹倆天賦也很不錯,能跟上母親的教育步伐。

延伸閱讀  沈曼講述複播原因,若不直播得賠幾千萬,30歲結婚邀請所有粉絲

她們在學會走路之後,只要一聽到電視裡的音樂,就會跟著起舞。這讓父母發現了她們的舞蹈天賦,便將她們送進了少年宮,學習民族舞。

上小學後,父親要求她們每天7點起,10點必須上床睡覺,節假日也不例外。每天除了按時完成作業以外,還必須鍛煉一個小時的身體。假期時,父母就帶著她們下地種田,或者撿點礦泉水瓶賣錢,體會勞動的偉大和辛苦。於是,孩子們養成了刻苦堅韌的精神。

在校期間,二人的成績也是名列前茅,在哪裡都是受人歡迎的存在。而自姐妹倆記事起,父母便告訴她們不要因為別人的誇讚而驕傲,要低調謙虛,知恩圖報,長大後為社會做貢獻。

8歲那年,學校舉行了英雄模範宣講會。會上,老師講述了很多位英雄的不朽事蹟,當講到女英雄吳炯時,兩姐妹瞬間被這位女英雄深深吸引了。

吳炯17歲參軍去抗美援朝,因為年紀小,咬破手指寫血書才爭取到參戰機會。作為一名唯一的一位女醫護人員,她拯救了無數戰士,榮立兩次三等功、一次一等功。原來這就是父母說的“巾幗不讓鬚眉”!從這一刻開始,成為一名出色的部隊醫生的夢想,在姐妹倆的心裡萌芽。

很快,姐妹倆迎來了軍人生涯的起點。 1991年,北京軍區向全國范圍招收7名文藝兵。姐妹倆剛好滿足所有條件,父母便帶著她們火速報了名。

誇張的招錄讓父母又緊張又焦慮、反倒是姐妹倆十分從容,告訴父母自己一定能行,然後抓緊時間訓練。幾個月後,經過重重的選拔,14歲的姐妹倆在千餘名兒童中脫穎而出,一起成為了新一屆軍隊文藝兵的兩名女成員。

軍中磨礪多,女兒身堅韌

來到軍營後,姐妹倆才發現,軍隊的訓練比想像中辛苦。早上6點起床,半個小時後就開始一天的訓練。文藝兵和其他兵種一樣,有著非常嚴格的訓練。進行高強度的體能訓練後,才會進行專業的文藝訓練。

幸好,從前父母的嚴格要求,讓她們有了不錯的底子,很快就適應了部隊的生活,並且各方面的成績都名列前茅。不久後,姐妹倆決定早點定下目標,好有更多時間去準備。

而一說到夢想,二人腦子裡就會蹦出“醫生”兩個字。於是,她們毫不猶豫地定下了白求恩醫學院。經過日夜兼程的努力,幾年後,姐妹倆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心儀的學校,正式開始學醫之路。姐姐選擇了護理專業,而妹妹選擇了醫學檢驗專業。兩姐妹相約以後在醫院的職工介紹欄見面。

這期間,姐妹倆在辛苦的訓練之後,將大多數精力都投入了學習。在人才眾多的學校裡,二人成績一直排在前列,後來被授予少尉的軍銜。閱兵結束沒多久,她倆又被授予中尉軍銜。

低調令人敬,奔赴兒時夢

閱兵和春晚走紅之後,姐妹倆減少露面,低調出行。春節期間,她們回家鄉跟父母團聚了幾天,接著就回到學校開始準備畢業和考研。

一年後,姐妹倆一個考上了解放軍第四軍醫大學,一個考上了國防大學。她們的夢想,已經近在咫尺了。

幾年後,姐姐張薇薇成為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的一名醫生。經過多年的手術經驗和豐富的學習成果,她升到了主任醫師,發表SCI論文和其他期刊論文百餘篇,許多醫學生畢業時都會引用她的文章。

延伸閱讀  一夜之間,易烊千璽“人人喊打”,他錯在哪裡了?還是說他沒有錯?

而妹妹張莉莉則在解放軍醫學圖書館擔任行政管理,幾年後已經成了校級軍官。同事說,她一空閒下來就會讀那些醫學的書,一年能讀幾十本,好像那裡面有金子一樣。

工作之後,姐妹倆還是住得很近,可以時常照顧一下對方。後來,姐妹倆也一起結婚,並在同一年生下孩子。為人母后的二人更加體會親情的珍貴,時常帶著孩子相聚。

幾年後,因為姐妹倆工作勤勤懇懇,做了不少貢獻,被授予少校軍銜。張薇薇、張莉莉姐妹倆的一生可謂波瀾壯闊,但她們從未被名利誘惑,一步一步,腳踏實地地做一個軍人,奔赴夢想的崗位。

有人問她們是怎麼做到如此成功的,姐妹倆回答,這得益於父母在幼時對她們的悉心教導,和她們離開父母后相互促進、不怕辛苦的精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