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他給馬三立捧哏是站著聽相聲,當年的楊少華真就那麼不堪嗎?


2001年的冬天,在天津人民體育館舉辦了馬三立從藝八十週年的告別演出,楊少華、楊議父子有幸作為助演嘉賓參與了這場相聲界的盛會。當時,年近古稀的楊少華站在台上說的第一句話是:“馬三立先生,我拿他當我親爸爸一樣。”可能有些人聽完會發出揶揄的笑聲,但更多熟悉楊少華的都會因為這句肺腑之言而為之動容。

在楊少華生活困難的時候,是馬三爺力排眾議將他的名字寫進《相聲師承關係譜》,並列於郭榮起先生門下。在楊少華年過半百還默默無聞時,是馬三爺提攜晚輩讓他為自己捧哏。關於二十多年前的那次合作至今還時常被人提起,每每提到此事,都會給楊少華貼上“站著聽相聲”的標籤。不過卻很少有人認真思考過,當時楊少華的表演技藝果真那麼不堪嗎?

這次“賞飯”的臨時搭檔,發生在80年初北京的一場曲藝專場演出上。當天的演出照例是馬三立攢底,不過給他捧哏的卻不是王鳳山先生,而是換成了楊少華。讓楊少華臨時給自己捧哏,並不是心血來潮。其實馬三爺早有提攜提一下他的想法,因為知道他家裡孩子多,生活條件困難,希望能通過這次臨時合作讓他響蔓,無形中也算是對他的一種幫助。故而在演出前,馬三立特意找到了演出的負責領導,告知希望今天讓楊少華來捧一回。但楊少華聽到這個消息卻絲毫沒有心理準備,加上在後台侯寶林等人對他的一番叮囑,“上了台少說話,賣的不是你”,上台後才有了這段近乎於單口的《開粥廠》。

與馬三立唯一合作的這版《開粥廠》,楊少華確實沒什麼台詞,除了給逗哏演員必要的墊磚遞腿外,幾乎連“嗯、哎、這、是”的話佐料都不敢多接。可以說當時的他是誠惶誠恐的站在桌子裡面給馬三爺做陪襯。在當年的這場演出上,馬三立正活使完《開粥廠》之後,返場還使了個相聲小段《練氣功》。在使返場活時,由始至終楊少華幾乎一言未發,屏氣凝神的看馬三爺使完這段“單口”。回到後台,楊少華如釋重負,而馬老才說出了那句:“寶貝兒,你給我站過這一次就算有飯了。”

在這次臨時合作之前,楊少華也從藝數十年,難道捧哏捧了大半輩子就只能落個“台上聽相聲”嗎?平心而論被貼上這樣的標籤的確有點冤枉。原因有幾點:其一,馬家的表演風格向來是使一頭沉的活,本身捧哏的詞就不多。王鳳山晚年時也給馬三爺捧過這段,通過對比不難發現,台詞同樣寥寥無幾。其二,上台前各位名家大蔓的這番叮囑,讓本來就心裡沒底的楊少華更不敢在台上造次,他也怕自己言多語失。其三,楊少華自知水平一般,論能耐根本不配給人家捧哏。馬老找他捧哏是為了給他抬蔓的,真要給攪和了,傷的可是馬三立大師的蔓兒。至於為什麼返場的《練氣功》最後使出了單口的效果,或許主要還是楊少華根本沒有這塊活。這段是馬三爺親自創作的,在此之前也從未跟他合作過。

延伸閱讀  芒果台巨變?你好星期六和天天向上整改,快樂大本營下架100多集

客觀來說,成名之前的楊少華,捧哏水平在同輩分的相聲藝人裡實屬一般。但他貴在有自知之明,敢於正視自己的藝術水平。雖說楊少華後來是因為趙偉洲創作的《枯木逢春》一夜走紅,但在此之前,他蔫哏的表演風格早已形成多年。沒有這幾十年的舞台閱歷和藝術積澱,即便遇到了好的作品,遇到了好的搭檔,也很有今天的成就。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