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藝人綜藝裡自爆八卦?敢問就敢答!觀眾:這是我能聽的嗎


如果你聽到這一聲吼,身體就條件反射地擺出黃飛鴻的白鶴亮翅。

那麼,恭喜你,爺青回。

7月31日,TVB經典老綜藝《開心無敵獎門人》再度開播。

還是曾志偉、錢嘉樂、阮兆祥這些老熟人主持。

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看到《獎門人》回歸。

從1995年開播,到2014年停播。

這檔合家歡綜藝儼然已刻進廣東地區看tvb長大的8090後的童年。

飄小時候最喜歡用它來拌飯。

有時笑到噴飯,還被老媽死亡凝視。

具體有多好笑?

主持人曾調侃過,有眼疾的觀眾,看完之後眼都笑開了。

當年,這節目因好笑而受觀眾熱捧,

收視好到能跟亞洲小姐決賽打擂台,TVB高層直接將原定的26集加量到45集。

如今《開心無敵獎門人》時隔多年回歸,又再复刻收視神話。

第一集的最高收視就有24.5點(約159萬觀眾),成為當週收視冠軍。

收視是有了,但有多少人是為內容買單呢?

有些人覺得《獎門人》不過是靠情懷撐著。

我們覺得它搞笑,難道是被情懷濾鏡蒙了眼?

非也。

《獎門人》的好笑場面放到現在一點都不過時。

節目給人的第一印象:無厘頭。

選遊戲的標準永遠只有一個——離譜。

想要贏,從來不是靠本事,而是靠運氣。

比如,經典的搭錯線環節,在聽不見聲音的情況下,一個亂問,一個亂答。

帶上隔音耳機的他們,聽著disco,沒有競賽的急躁嘶吼,臉上寫滿平靜。

他們堅信,自己肯定能答對。

當嘉賓自信淡定說出離大譜的答案之時——笑點就爆發了。

在這個環節,你能看到種種非正常人類對話。

TVB男德優等生陳豪寂寞無聊的時候:最愛剃腳毛。

佘詩曼通廁所的祖傳秘技:用腳趾縫。

大罵梁非凡恰粑粑的劉醒,在日常生活中最愛的飯後甜點:狗屎。

盧海鵬,更是這個環節的王者。

用最豪放的方式戴著耳機,講著中氣最足的糊話。

問:情侶吵架最後會講什麼?

A:我們分手吧

B:你不要生氣啦

C:對不起,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咱們鵬哥,答了:

我沒喝醉!

呃,好像也沒錯?誰沒有為吵架分手借酒消愁呢。

再來一題,子女離家出走,父母一般會罵啥?

正確答案:

你走了就不要回來!

他卻來了一句:

你沒病吧?

錯得理直氣壯。

配七情上面的怒吼,嘲諷指數直飚楊冪的“你沒事吧”。

雖然盧海鵬最後只答對了1題,但收穫了全場滿滿的掌聲。果然在這檔不正經的節目裡,答錯才是觀眾最想看的畫面。

還有一個

叫“茶餐廳”的環節同樣離譜。

要是你去過正宗的港式茶餐廳點菜,就能看到伙計之間溝通宛如加密通話,多繁瑣的訂單都能被三言兩語精準傳達到廚房。

引申到遊戲裡,就是消息人傳人,看最終複述者的還原率。

一開始,複述的內容還算正常,就是點餐。

三份三明治,其中兩份是公司三明治不要火腿改煙肉,一份雞蛋牛肉三明治要新鮮牛肉,烘底不要太糊。四件西多士,一件裡面要咖哩不要jam。要兩杯咖啡,一杯少糖多奶,一杯齋啡走糖,一杯雲呢拿雪糕梳打,一杯煲檸樂加兩片姜,一杯奶茶不要花奶要煉奶,再要一杯雪糕紅豆冰不要雲呢拿雪糕,要朱古力,紅豆要軟,最後一杯什果賓治,多桃子少菠蘿。

上述要求要在1分鐘之內記完,要求不高,對吧

1分鐘結束,往往是嘉賓的絕望搖頭

第一個嘉賓估計能記住的也不超50%,可想而知,經過幾輪傳話後復述出來的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嘉賓們生造硬補的內容毫無邏輯,叫人笑得滿地打滾。

發展到後來,這環節的內容就變成了報案。

延伸閱讀  2022年十大爛片,每一部都爛到出類拔萃!

飄強烈建議大家用粵語來讀下面的報案語錄,沉浸式體驗最強單押有多skr。

曾志偉作為報案人,一上來就說:

Madam,糟糕,我在地鐵上被人摸了

描述案發經過:

早上我跟喪Paul,也就是三姨婆的表哥,逛完中環的Shopping Mall,想著搭地鐵去東涌找盲人按摩,去到佐敦見到兩個孖生阿婆,去到油麻地又來了五個金毛哥哥,到了旺角人更多,三分鐘後,地鐵一個急dump,我發現有點不妥,有五個女同學望著我,之後才發現後背左邊的雞翅被人摸,留下黃色掌印一個

描述各個嫌疑人:

一個是阿伯,笑起來對眼好下流賤格,含著兩個煙頭到處燙(辣),排牙還好邋遢,另一個四眼佬,頭帶漁夫帽,口咬著條海草,後背插著兩支雞毛撣子(雞毛掃),還有一個男人婆,左邊背著個籮,右邊拿著隻鵝,最特別的是鼻毛特別多,有幾條還長到膝蓋(膝頭哥)

把細節拿捏得死死的,根本不用嘉賓傳話,光是這些離譜的描述已經讓全場觀眾笑得人仰馬翻,節目效果炸裂。

當然,《獎門人》的遊戲看點不僅在於無厘頭。

老粉都知道,裡邊還藏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吃瓜。

在日常生活中,藝人像避狗仔一樣對前任能多遠就避多遠。

但在這裡,你無需再為自己曾經磕過的cp慘淡收場而默默流淚,他們會大大方方地主動cue自己的現任的同時,還打包自己前任。

讓你收穫一整片瓜田。

張衛健的正宮,大家都知道是張茜。那前任呢?

宣萱和江欣燕。

他自己在遊戲裡蓋章的。

不得不誇一句,這遊戲裡的機關大門真是太懂事了。

正常的時候,這門大概10秒左右就會降一次。

為了讓大家完整吃瓜,關鍵時刻這門紋絲不動,足足停了1分20秒。

等八卦聽完,門才瞬間合上。

難怪這節目叫獎門人(粵語發音:掌門人),原來有這層要素

有些遊戲即使沒道具,也阻止不了嘉賓嘴裡的緋聞(造謠)滿天飛。

韓紅:勿cue,謝謝

後來節目膽儿漸肥,連cue緋聞都覺得差點意思,直接讓湯盈盈和錢嘉樂同台。 (她當時是眾所周知的“錢太太”,但兩人關係一直沒有對外明說)

請來現任情侶還不夠,甚至還搞跟前任同台的drama戲碼。上面提過的張衛健和江欣燕,就直接在台上打了個照面,兩人還親自戳破群眾的八卦心。

除了緋聞,節目里處處都能不經意地收穫到TVB日常八卦:

例如,有一個人人都知道的遲到大王,張可頤。

平時看起來憨憨的阮兆祥,常去夜總會,還被狗仔拍到,人家一說他就對號入座。

謠傳的八卦被玩得差不多了,別擔心,還有藝人自爆。

新加的反反反環節,我嚴重懷疑就是節目組用來八卦進貨的。

光明正大問嘉賓:曾經有沒有試過在車裡親熱?

一個敢問一個敢答。

莊思敏:能做的都做過了。

商天娥:那時沒有車,在公共場合一般不會太過分,最多牽一下手,過分的一定是回到家,從門口玩到廁所再到房間。

啊,有畫面了。

八卦,誰不愛聽呢?

這趴的規則是多數決,問一些比較刺激的問題,回答是或否,少數的椅子會反轉,回答是的就要(詳細)講講來龍去脈。

有沒有瞞著伴侶與其他異性約會的經歷?有沒有懷疑過自己的性取向?是否試過與工作上的拍檔發生感情?

你聽聽,你聽聽,這些問題單純嗎?

明眼人都知道,反轉椅子不是重點,事件的來龍去脈才是。

遊戲愛挖坑,讓藝人全盤托出。

不過靠遊戲機制來製造笑點也不是萬能的,總會遇到一些繞道而行的叛逆小伙。

就像下面這位仁兄一樣,cue到女友,尷尬大笑,迅速過掉。

當年不知是渣男,只覺得甜,如今重看這幕真的笑不出來

《獎門人》常青的秘密,除了“坑人”的遊戲,更關鍵的,其實是願意“被坑”的藝人。

願意陪節目瘋,陪節目鬧的嘉賓,在今天的綜藝裡幾乎已經看不見了。

不像現在的藝人動不動就要保持人設,時刻表情管理,放不下偶像包袱。

當年參加港綜的寶藏藝人,從不按套路出牌。

吃了辣辣壽司受不了,被辣到繞場一周對鏡頭噴牛奶:

模仿內衣廣告,直接用肩帶錶現布料彈性十足。

“啪!”清脆得全場都能聽到。

還有一些寶藏藝人靠嘴制勝,所向披靡。

曾在美國研究過火箭的郭藹明玩乒乓球出題,怕物理知識太難,對面的郭富城招架不住。

於是,禮貌性地出了兩個簡單的數學問題,質數和平方數。

這麼“貼心”,郭富城聽了也要下跪。

這個別人用A片名字出題,唯恐場面不污的環節,出數學題的郭藹明確實是股清流。

延伸閱讀  《披荊斬棘的哥哥》成團:陳小春第一張雲龍卡位,林曉峰意難平

第一次聽到這樣正經題目的獎門人,簡直不敢相信,還以為問的是“質素”。

你以為數學題就是節目的智力巔峰嗎?

不不不。

乒乓球問答ACE吳鎮宇,申請出戰。

他不僅對限制級影片名字手到擒來,還能問得了諾貝爾得獎者,答得了黃河之水天上來的詩詞。

一句K·O對手,能俗能雅,吊打當今九漏魚。

此外,有一些靠嘴出名的藝人,憑的不是知識儲備,而是胡說八道。

只要我表情夠正經,就沒人發現我是錯的(並不是)

張衛健,一個靠亂講泰語,在搞笑屆佔有一席之地的人。

雖然我們知道他是在講廢話,但他一本正經地知道自己在搞笑的樣子,真的把我笑到頭掉。

說到講廢話,在節目中張衛健也只敢稱第二。

廢話屆的BBKing當然要數林敏聰啦。

把譚詠麟捧紅的《霧之戀》就他的作品。

你很難想像,一個寫過“每次我望真你,每次我望真你,你那眼光也都帶著淚”這種動情歌詞的人,在《獎門人》的舞台上會是這樣的:

問“什麼樣電影名字你一听就會看?”,他脫口而出開始創作。

狗向西方走

鹹濕保姆賤嬰兒

鐵金剛生痔瘡

盲俠騎劫隱形戰機

怪俠一撮毛

鹹濕副局長

向世界剃髮

這就是填詞人的文字天賦嗎?

最最最離譜的,還是他的詞語接龍。

這環節,其他人為了好記,一般就只接2、3個字。

他倒好,一口氣接了一個超長“短”語:

人人都拿著枝蘇格蘭場非工業用國際線路自動融雪16Value風油鈦垂直升降連鐳射彩色洗衣乾衣氣墊毛筆一支

一共46個字,而並毫無邏輯,後面的人根本無法記住。

而他厲害的點就在於,自己瞎講完之後,竟然還能一字不漏地複述出來。

這46個字的廢話讓觀眾記了二十幾年,他也靠著這46個字打敗了周慧敏、鄭秀文,一舉拿下了《獎門人》頒發的“最佳馬拉松獎”(最長氣廢話獎)。

順帶講個冷知識,這個46短語還深受他本人喜愛,被他唱進了自創的《蘇格蘭場放暑假》中。

這首歌簡直是無厘頭接龍的plus版。

藝人在節目中足夠放鬆,看節目的觀眾才能看得輕鬆又自在。

誰想看他們一本正經地玩遊戲呢?

在好笑面前,輸贏一點也不重要。

聊到這裡,是時候回到我們最初的問題:

《獎門人》的搞笑過時了嗎?

在節目斷更的那些年裡,類似的遊戲代餐節目也不是沒有。

在重啟《獎門人》系列之前,TVB在今年年初放送過一檔類似的遊戲綜藝,叫《The Show Must Go On》。

由《獎門人》長老錢嘉樂坐陣,請藝人來玩遊戲來娛樂大家,還復刻了《獎門人》中的經典坐波波環節。

但,這檔節目播出後毫無水花,剛播2集網上就查無此綜了。

同樣這些年內地不少復刻《獎門人》遊戲的綜藝,但口碑立得住的,幾乎一個都沒有。

原因出在哪裡,難道玩法過時了嗎?

問題確實出在遊戲上,但不是過時,而是玩得太正經。

在《王牌對王牌》中,淋雨遊戲同樣是嘉賓回答問題,答錯的就接受淋雨懲罰,運氣好的能在淋雨前拿到正常的傘,運氣背一點就只能碰上香蕉、茄子、辣椒等農貿市場的常客。

咋一看,跟《獎門人》的遊戲很像,但問題差了十萬八千里。

太像知識問答了。

嘉賓回答歌詞的樣子像極了我上學考試默寫古詩,題目給上句,我答下句。雙方按部就班,沒有任何驚喜。

同樣是歌詞,《獎門人》怎麼設置的呢?

把它弄成了IQ題。

問:誰要么不哭,要么一哭就哭濕幾個枕頭?

答:拿。

因為,在李克勤和譚詠麟合唱《左鄰右裡》歌詞是這樣的:

在最新一季的《獎門人》中,第一期的遊戲確實延續了以往無厘頭的風格。

延伸閱讀  田靜直播帶貨遭流量反噬,許家妮妮人氣暴漲,網友給許媽提建議

一些捕風捉影的花邊新聞,雖遲但到。

可還是被觀眾吐槽節目的味道不太純。

能笑,但又不像以前那樣好笑。

問題出在哪?

你看以前的嘉賓,哪怕出盡洋相,但他們自己都玩得很開心,收穫的快樂一點不比觀眾少。

輸了遊戲被懲罰,被淋成落湯雞還笑得見牙不見眼。

扮鬼臉也是說扮就扮,五官亂飛也不在乎。

因為他們真的在玩,所以屏幕外的觀眾也能感受到這份快樂。

可現在的嘉賓,要么是包袱太重放不開玩,要么是過於較真地比賽,並沒有真的在“玩”遊戲。

搵噉食環節,演員隊幾乎百發百中,厲害但不好笑。

感覺節目中的藝人變成了競賽機器,不斷地奔波在各個遊戲中。

一丁點情緒和瑕疵都不敢暴露,假。

到第二期,在斷崖邊緣試探的口碑突然有了大幅度提升。

為什麼?

因為嘉賓

記性太差。

在第二期節目中,經典茶餐廳環節回歸。獎門人再次化身食客,光臨以訛傳訛茶餐廳。

先是人數:

三男五女,還有一個以前是男性,現在是女性,加起來五個大人,四個小孩,還有一個還在肚子裡

嘉賓把它記成了:

三男五女,五個來了,四個沒來,有一個明早才來。

只記住了關鍵數字,其它全靠瞎蒙哈哈哈。

然後,為客人成功下單了,三杯凍檸茶,一杯走奶,一杯拉花……

嘉賓獨創的菜品,茶餐廳老闆聽了也要愣一愣,看要不要連夜開發新菜單。

在一頓操作下,客人想吃的幾乎都沒吃上。

獎門人:聽我說,謝謝你……

這次的點餐的胡說八道,讓節目終於有以前那味兒了。

甚至,還有看到這個遊戲片段的網友,真把它當成了是舊節目的剪輯。

圖源| TVB官方抖音

我們懷念以前的獎門人,到底是在懷念什麼?

是懷念它的遊戲嗎?

不不不。

純粹的遊戲復刻並不是我們想要的。

我們想要的,是遊戲透出的靈魂。

一種讓每個人都能夠隨心所欲,不在乎輸贏的鬆弛。

就像林敏聰在領獎時,說的第一句話:

謝謝獎門人給了我講廢話的機會

我們懷念曾經的《獎門人》,不過是在懷念它能給我們一個機會。

一個聽廢話的機會。

在無厘頭的遊戲裡,我們短暫抽離出社會秩序,在大笑中釋放疲憊。

可惜。

如今想再聽到這樣廢話,已經很難了。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