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愛情》:讀懂葛美霞為何攛掇亞菲嫁給王海洋,就能讀懂人性


如果你有情感方面的問題,可以隨時來找我傾訴哦

讓我做你最好的傾聽者,聆聽你內心最真實的聲音

作者:花語遲

原創不易,抄襲必究,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

注|原著與電視劇有出入

事實上:

葛美霞攛掇江亞菲嫁給王海洋,才是對安傑最狠的報復。

名頭的苦

作為母親,安傑是吃過這種苦的,至少孩子頭上冠著一個後媽的頭銜,不光是名頭上不好聽,更會讓自己在旁人眼中的印象分大打折扣。

何況,這世道,原本就苛刻得很。

即便是江亞菲打算捨棄名聲,不在乎這些虛的,可外界的影響始終都不像是她想像的一般簡單,真正遇上之後,如今說得很好,可是若真的到了現實之中呢?

江亞菲不打算要孩子,說她不喜歡孩子,看似是豁達開明,實則安傑早就看透了這個傻女兒十幾年後為此選擇的後果。

名頭上的苦,社會上的苦,幾乎都會朝她砸過來。

何況,王海洋為什麼選擇江亞菲?

除了小時候的情誼和喜歡之外,他是結過一次婚的人,他太了解江亞菲了。

如今的王海洋,全然不再是年少時的魯莽衝動,他早已深諳這個社會的生存法則,又怎會輕易再犯年少時的錯誤?

他的確變得穩重了,但同時,也變得更加世故了。

那句“今日之我,已非昨日”在王海洋的身上便是最好的體現。

攛掇的背後,是隱藏的惡意

何況,王海洋對葛美霞的關係可以說是近乎陌生的。

葛美霞與王海洋的關係,從來都沒有好過,更多時候,王海洋與葛美霞幾乎是盡量避免交集的。

電視劇中有所保留,至少相見上面子還算過得去,可在原著中,王海洋對葛美霞幾乎可以說算是厭惡的。

延伸閱讀  56歲劉嘉玲現身時尚宴會,穿素色禮服顯優雅,臉蛋緋紅白皙似少女

葛美霞沒有自己的孩子,但她風風雨雨四十幾年過來,早已看透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因此,王海洋是否喊她母親,她同王海洋之間的關係是否真正好,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受了這四十年的苦,並不想接著再受下去了,是以,她要做的,是享受生活,而非承擔在這個位置上的責任。

從心理層面上講,葛美霞的確是羨慕安傑的。

從安傑來到島上的第一天開始,葛美霞的心底便認定了自己日後的目標:

以後一定要過上安傑那樣的好日子。

可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因為家庭成分的原因,葛美霞沒有安傑那樣的好命,被江德福所庇護,她能夠做的,只有忍,只剩下忍了,幾十年下來,心氣早已被消磨光了,她又怎麼可能還會保持原本的心境?

不得不說,人有時候就是惡意大於心底的善意的。

像“我得不到的東西,你也別想得到”是一種,而像葛美霞這種“我吃過的苦你也一定要吃一遍”又屬於另一種,但這兩種心態,本質上都是相同的。

她羨慕安傑得到了她這一生都沒有得到的,江德福的愛,環繞膝下個個有出息的孩子們,清閒安耽的生活以及始終都保持著的良好心境,生活一次又一次的衝擊磨損,早已讓這個島上最美的女郎成為了妥協者。

而如今江亞菲傻傻地一頭撞過來,她又怎麼肯會錯過這個機會?

如果你以為葛老師到了這種年齡還沒有嫁掉是因為她的摸樣兒不濟,那你就算上了經驗主義的當了。葛老師嫁不掉不是因為模樣兒不濟,恰恰相反,是因為葛老師的模樣兒周正得厲害,島上的男人們對她遲遲下不了手,就是因為面對著她的好模樣兒缺乏勇氣沒有信心不知從哪裡下手。就像一鍋剛揭蓋的饅頭,最燙手的總是被最後剩下。葛老師眉心上有一顆紅痣,當中如神工鬼斧一般令她風韻萬千。人們對這顆紅痣的說法不一,有人說是福痣,也有人說是禍痣,兩種說法針尖對麥芒地讓你搞不清到底是福還是禍。

葛美霞前四十年的命運,是在島上“關關難過關關過”的,但她後幾十年則可以說是一帆風順的。

可人有時候就是不甘心的。

不甘心就這樣被人踩在腳下,不甘心就這麼向命運妥協,不甘心就這樣讓旁人給比過去。

於是,便是偏要將自己吃過的苦,再讓別人給吃一邊遍。

安傑即便再是個嬌小姐,是人人口中嬌氣走運的人,可在島上十幾年風風雨雨的磨礪下,一路走過來,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她自然深諳人性,更明白葛美霞的這種打算是什麼。

可說到底,她討厭的,是葛美霞背地裡這種暗度陳倉的做法,哪怕是一向憨厚有主意的江德福,都不由得在知道江亞菲做了這個選擇後開始反對,可見,他心中也是清楚這門婚事背後的好壞的。

否則,一向明事理哪怕是逆著跟安傑幹的江德福又為何也會極力反對這門親事?

葛美霞看似是事情的主操縱者,但實際上,這個核心問題的決定者卻是王海洋,,是他選擇了先斬後奏,而葛美霞不過是在推波助瀾的基礎上,又添了一把柴而已。

他小時候受過失去母親,被迫要承接著向父母妥協,喊另一個女人母親的命運,殊不知他的孩子也正在重複這種命運。

倉促的背後,是不平等的尊重

延伸閱讀  被嘲靠爹媽,出道二十年都不火,這5位星二代如今終於逆襲了

劇裡,我們可以注意到一個從未看到的事情:

王海洋的孩子,幾乎算是從未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江亞菲將來或許會過得幸福,但很大程度上,她的婚姻更像是複制了葛美霞的狀況,即便這是一種偶然,但眾多相似的軌蹟之下,誰又能說這是一種巧合呢?

王海洋如此倉促地要和江亞菲結婚,如果他真的有信心讓這門親事成成功,又何必同意父母如此卑鄙的手段,如此不尊重女方和她的父母?

而安傑為什麼會在當中如此極力地反對這樣的一門親事?其實也正是她看透了王海洋背後的不尊重,而她擔心女兒會被王海洋給吃定,所以才會如此匆忙地為女兒爭取主動權。

即便江亞菲真的是個有主意,堅韌會盤算的人,可說到底,在婚姻這一塊畢竟陌生,而安傑則也在這場風波不斷的婚姻中看透了,婚姻的本質,是殘酷的磨損,即便好的婚姻是向上的,可江亞菲的這個選擇,無論是從現實層面上還是情感層面上來說,江亞菲的選擇都不保險。

當初安傑為什麼會在海島上位江亞菲選擇孟天柱?

除了他能在利益上有所幫襯之外,還有的,是因為他前途正好,即便是不成,至少當時江德福還可以轄制他,也可以藉此有別的聯繫,至少怎樣來說對江亞菲來說都是有利的。

但如今的王海洋呢?

無論是江亞菲還是王海洋的親生父親,都對他的印象停留在十幾年前,以從前的印象來了解眼前人,這本身就是一件充滿危險的決定和選擇。

如果贏了,那還算不錯,可如果輸了呢?

賭局贏了,那算是棋高一招,可若是輸了,那便是一子錯,滿盤皆輸的地步了。

被約束的文明者

事實證明: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天生的好人,只有被約束的文明者。

葛美霞的這一招,真的算是好算計。

即便是雙方長輩都認識,可誰又不知道誰心底的那點子小九九呢?

即便安傑表面上不計較,但誰又不清楚那些年島上的恩恩怨怨?

海島上那位畫家與安傑的風言風語,從她口中傳出,如果真的是朋友,又怎會成為其中攪亂一灘渾水的那根棍子;即便是她同王振彪早已在一起了,卻還是讓安傑給她做媒,可如果是真正的姐妹,又如何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她大可以大大方方地告訴安傑,而非故意隱瞞,葛美霞看似友好,實則還不如安傑的鄰居張桂英,至少她從來不搞這些小九九;哪怕是後來江亞菲同王海洋在一起了,她也只是偷偷地拉攏,並不光明正大地講出來,而是要等到生米煮成熟飯,江亞菲徹底走到王海洋身邊結婚之後,這才敢出現在安傑的面前,而這一次,是換做她傲氣地揚著頭,而安傑則在一旁低聲下氣地請求她善待江亞菲,希望她能容忍女兒的任性。

劇裡,葛美霞在嫁給王振彪之後,也在她的院子請安傑喝咖啡。

她甚至將自己當時初次在安傑家裡喝咖啡的心情和盤托出,且毫不避諱:

延伸閱讀  疫情下的港娛:林寶玉美容院歇業,黃宗澤虧損百萬,卻一概不裁員

我第一次聞到咖啡的香味啊,我心裡就在想,這是什麼日子呀?這是神仙過的日子吧!我什麼時候能過上這樣的日子啊!

她說:

我年輕的時候就一個目標,我什麼時候能夠過上像安老師那樣的日子,哪怕只有一天,我活得也值了。

而這,則正是是人性的劣根性。

有一句話是:

除了父母,幾乎沒有人希望你過得比他好。

而我想,江亞菲與王海洋這場婚姻的本質,除此之外,沒有比這句話有更好的詮釋了。

作者:花語遲,自由撰稿人,兼具浪漫主義與理性主義,專注女性成長與情感方面的寫作,勵志做一個努力寫作,熱愛閱讀的女漢子。

熱愛文字之美,賣字為生,相信有一天會成就更好的自己。

目前文筆淺薄,尚在磨礪中……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