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印度禁令下的中国互联网人 黑暗中的无限坠落



像是在黑暗中的一场坠落。没有任何支点、也不知道会下坠多久。“大家到现在都是懵的”,一位在印度政府禁令名单中的 App
所在公司员工高慧(化名)对凤凰网科技说。“我们甚至没有组建危机小组”,公司内部没有任何公开流动的信息,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我们自身能触达的信息太少了”。

6 月 29 日晚,印度电子信息技术部对外宣布,为了印度主权完整、国防、国家安全及公共秩序,决定禁用包括 TikTok、Kwai、UC Browser、WeChat 在内的 59 款 App。59 款 App 均来自中国,文件中未对禁用方式、时间等作出明确计划。印度政府在文件中称,这些应用存在违规行为,“此举将维护印度移动和互联网用户的利益,是确保印度网络空间安全和主权的针对性举动”。

印度禁令下的中国互联网人 黑暗中的无限坠落 1

一开始,高慧对事态的发展还保持乐观。禁令发出后,他们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印度政府的通知,跑去和 App Store 及 Google Play 沟通,也没有任何具体的信息。她安慰自己,之前 Tik Tok 也被下架过,但很短时间又重新上架了,她判断,“应该不是一个长期的行为”。

很快,事态开始恶化。第二天,字节跳动旗下的 3 款 App TikTok、Helo、Vigo Video 在印度市场下架,相关人士向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表示,这是字节跳动主动下架。

7 月 1 日,QQ 邮箱已无法正常使用,微信部分语音及视频通话功能受限。

“我们也被下架了”,7 月 2 日下午,高慧才发现这一事实,没人通知她,是她自己登不上 App 的印度服务区才发现的。截至发稿,大部分在名单上的中国 App,均已下架。

损失无疑是巨大的。过去数年,来自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和投资机构们在印度市场豪掷千金,投资规模在短短几年内翻了十余倍。总部位于孟买的研究机构 Gateway House 提供的数据显示,印度 30 家独角兽企业中,18 家获得过来自中国的投资。无数人抱着“下一个中国”的期盼来到印度,2018 年,Google Play 印度地区排名前 100 个 App 中,有 44 个来自中国。

目前尚不清楚印度此次禁令持续的时间、禁令范围是否有扩大可能。但无论如何,对于名单上的中国公司们来说,印度市场已经短暂地和他们告别了,而他们甚至毫无办法。

“这个阶段,大部分人能做的事情并不多”,一位在禁令名单中的工具类 App 创始人对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表示,“我们没有什么特别要做的”。

一位在印的第三方支付企业人士透露,由于印度政策收紧,Google、Facebook 等企业已经限制了中国企业在印度的广告投放。过去,它们是中国 App 主要的广告投放渠道。

恐慌的情绪在蔓延,更多在印创业者及投资人拒绝了采访请求,即便他们未出现在此次禁令的名单上。一位在名单之外的企业服务类公司创始人对凤凰网科技说,“你只能先做好自己的事情”。他们暂未受到禁令影响,但名单上不少 App 都是他们的客户。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持低调,不要让人觉得你是一家中国公司”,他说。

预兆

禁令的到来早有预兆。

早在 6 月 29 日禁令真正下发之前,外网曾流传一份限制中国应用的文件,该指令由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下属的国家信息中心签署,要求 Apple 及 Google 立即限制应用商店中的 14 款中国 App,包括 Tiktok、Club Factory、Clash of Kings、Bigo Live、Vigo Video 等。

印度禁令下的中国互联网人 黑暗中的无限坠落 2

不过,6 月 19 日,印度新闻信息局官方推特发文辟谣,称该信息是伪造,印度政府从未下发过类似指令。但仅在 10 天后,该指令就正式下发,并扩大至 59 款 App,上述 14 款 App 部分也在最新名单之中。

“我们心里都知道肯定会发生这样的大事”,曾在华为印度及部分中资企业任职的印度人穆恪杰说,自从中印边界发生冲突以来,印度国内抵制中国的声音便愈演愈烈,“这是给中国的一个信息,为了逼迫中国”。

6 月初,印度市场上曾出现一款“Remove China Apps(一键删除中国应用)”的 App,可识别用户手机上安装的中国应用,并一键删除。该应用发布仅两周后就飙升至 Google Play 印度下载榜第一。但之后该应用被 Google 下架,Google 回应称该应用违反了 Google Play 的相关政策。

印度禁令下的中国互联网人 黑暗中的无限坠落 3

在那之后,又有印度开发者上传了一款“Made In India”的应用,可通过扫描条形码识别该产品是否为印度制造。

“不算特别意外吧”,长期关注印度市场的竺帆创始人兼 CEO 黎剑说,多位关注印度市场的投资人均向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表达了相同观点,持续数月的紧张局势令他们对印度政府禁令措施有了心理预期。

由于疫情影响,今年以来,不少中国投资机构在印投资多处于放缓状态。4 月 17 日,印度政府更新了FDI (外国直接投资)政策,要求来自印度接壤国家的资本在印投资时,必须事先获得印度政府批准。这意味着不管是对在印企业的增资或投资行为,都要受到印度政府的审查。

“以前印度对外资的审查并不严格”,印兴资本合伙人林美含对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表示,“很多公司一开始来印度,可以先做业务,要么先租用一个印度壳公司,再慢慢做股东变更,要么通过代持方式,但现在,你必须先向印度政府报备,再走审批流程”。

“这个政策对我们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林美含说。这是一家专注于服务印度市场的 FA 机构,在班加罗尔设有办公室。过去几年,他们帮助了不少中国投资者对印度企业的投资,原计划今年扩大规模,但现在,他们的步调不得不放缓。

虽然该政策面向所有与印度接壤的国家,但不少市场分析人士认为,该政策是针对中国。“实践中这一要求已经对很多中国投资者的项目产生了延误等不良影响,印度政府甚至指示其驻中国的使领馆对投资者进行面试,让不少中国投资者唏嘘”,大恒竺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钦对凤凰网科技说。

“从损失上来说,FDI 远远大于对 App 的禁令”,黎剑说,“禁令名单上的 59 个 App 有影响力的不过 20 个,FDI 则是覆盖所有资本”。据他了解,自 FDI 更新后,还没有任何一家机构通过审批,“一分钱都没有进去”。

受此影响的不只是初创公司,印度本土企业也困于暂时无法拿到来自中国的资金。“大多数印度公司现在已经开始积极寻找其他途径获得投资,印度政府也在采取措施牵线搭桥,补上资金缺口”,HSA Advocates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Dipti Lavya Swain 说,他常年帮助印度企业与外国资本的投资事宜,“但对于实体在中国的印度全资子公司来说,有可能面临融资障碍”。

一位接近小米的投资人士告诉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国内各投资机构在印投资都是暂缓状态,“最近都在看东南亚和西欧了,只是在跟律师不断更新政策进度,把卡在中间的案子尽量处理完,新 Case 都没在看了,要等政策明朗”。

扩大

受到影响的不止于 TMT 行业,事实上,这场禁令波及的范围更广。

6 月 24 日,路透社援引匿名消息称,印度政府扣押了来自中国的集装箱,导致大量中国制造的电子元器件积压在印度港口,涉及公司包括苹果、思科、戴尔及福特汽车等。印度媒体也对外证实这一消息。

三笔来自中国的投资被印度政府暂停,涉及长城及北汽福田两家汽车制造商,以及一家液压设备制造企业,投资规模总计近 50 亿元人民币。印度工业部长 Subhash Desai 对外称,上述三家公司与印度的投资协议是在中印边境冲突之前签署,印度外交部建议不再继续与中国企业签署任何进一步的合作协议。

李远扬(化名)在印度疫情爆发之初就回到了中国,此前他在印度带领了一只 7 个人的小团队,做面向印度政府部门的硬件业务。中印在边境发生冲突、印度对华的姿态发生变化之后,他的团队再也没接到任何订单,“在印度没有任何收入,还要支付这些印度员工的工资”。

据他了解,由于发生了大量抵制中国的抗议活动,海尔、美的在印销量基本上只有平时的 1/4。

中国的手机厂商们比资本机构更早看到了印度市场的潜力,早在 2012 年金立手机就进入了印度市场。目前,中国手机厂商们占据了印度智能手机超过 80%的市场份额。

但现在,由于印度国内的抵制情绪,他们也受到了影响。据印度媒体报道,来自市场调研机构的消息,2020 年第二季度,中国厂商在印度智能手机市场份额首次出现下滑情况。

小米在印度手机市场占有超过 30%的份额,小米印度负责人 Manu Kumar Jain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小米在印业务并未受到直接影响。他强调,印度市场的小米产品大部分均在印度本土生产,65%的零部件来自本地。但与此同时,小米已将部分印度的线下门店招牌更改为“Made In India”。

印度禁令下的中国互联网人 黑暗中的无限坠落 4

近年来,中国的手机厂商们在本土化方面做过诸多努力,除了聘用当地团队,还不惜在印度大举建厂。华为、小米、vivo、OPPO 等主要玩家均在印度设有本地工厂。

“去中国化是很重要的一步”,一位曾在 vivo 印度工作过的人士对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表示,早在 2017 年中印边境紧张时,他们在印度门店就曾受到印度民众的打砸,“但是现在你再去问很多印度人,他们甚至都不太知道 vivo 或者 OPPO 是中国的公司”。

“印度制造”在此时受到了欢迎。一些与中国公司对标的印度本土 App 下载量在禁令期间飙升。Chingari 是一款对标 TikTok 的印度 App,它的联合创始人日前在 Twitter 上透露,Chingari 下载量从 6 月 30 日的每小时 10 万次攀升至 7 月 1 日的每小时 30 万次,用户的大量涌入甚至造成了服务器的崩溃。

有意思的是,由于高慧公司开发的 App 被禁,用户急于寻求替代品,他们在印度市场布局的其他同类 App 下载量飙升,“我们其他产品爆量了”。

打击

这已经不是中国互联网人第一次在印度遭受打击了。

印度是世界上第二大的人口大国,它同时拥有全球最多的年轻人口和接近 4 亿的移动互联网人口。经历过中国人口红利的互联网人无法忽视掉这个巨大市场,但很快,他们发现,这里不是中国,想要在印度复制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爆发式增长,几乎没有可能。

多位关注印度市场人士均向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表示,印度市场变现极难。“虽然印度市场号称有 4 亿移动互联网人口,但真正有价值的可能才不到 1 亿”,一位曾去印度考察过的投资人说,印度贫富差距巨大,除了头部的 1 亿用户外,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刚刚触网的底层民众。

印度的移动互联网几乎是在一夕之间成长起来。2016 年,印度首富 Mukesh Ambani 通过旗下电信运营商 Reliance Jio 向用户提供免费的 4G 网络,直至当年年底。这一计划此后一再被延长。Reliance Jio 还推出了售价仅为 1000 卢布(约合 100 人民币)4G 手机,该手机拥有非智能机的外观,却可使用 4G 网络,连接 Facebook、YouTube 等互联网应用。

这一政策极大推进了印度 4G 网络的普及。去年底,Mukesh 对外表示,印度是全球最快从 2G/3G 转型到 4G 的国家,他们将在 2020 年成为一个全面 4G 的国家。

同时,这也造成了印度的移动互联网用户付费率低下、单个用户价值不高。一位在禁令名单上的独角兽 App 创始人称,尽管他们的产品已经达到千万级别的月活,也拿到了 BAT 级别的融资,但仍未依赖主营业务盈利。

对于那些早早布局全球的中国互联网巨头们来说,盈利显然不是第一要素。“大厂们要的是市场,要的是未来,它们不 Care 烧钱”,扬帆出海创始人兼 CEO 刘武华说。

以 TIkTok 为例,印度市场为 TikTok 贡献了至少 1.2 亿用户,是 TikTok 全球最大市场。字节跳动还计划,未来三年在印度投资 10 亿美元。即便如此,据彭博社报道,字节跳动去年在印度市场收入 95%来自母公司服务费,真正从印度市场获取的利润仅占 5%。

瞄准印度市场的不只是中国的互联网人,全球的外国资本几乎全都在印度下了重注,软银、红杉资本、老虎基金均在印度大肆布局,客观上导致印度初创公司估值高涨。黎剑对凤凰网科技称,2015 年至 2016 年间,印度一些明星项目的估值甚至可能会高出实际估值的 3 倍以上。

“老虎基金都开始在印度投资初创公司了”,上述投资人说,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在中国,老虎基金更多投资的是中后期的独角兽公司。这意味着,印度市场的投资门槛正在提高。

等待

时间——这是大多数人聊起印度市场反复提到的词汇。印度仍然是未来 10 年全球最具潜力的新兴市场,他们不愿放弃。

“我们对印度市场的判断是长期的,看的是未来 5 到 10 年的机会,不会被短期的动荡影响”,印兴资本合伙人林美含说。她早在 2016 年便来到印度,十分看好印度未来的市场前景,“这不是一个赚快钱的市场,你必须要扎根在这里、长期地去做”。

印度的 FDI 政策更新后,林美含忙于向国内的投资人解释在印投资的问题。他们连续组织了两场线上活动,请了印度当地的律师答疑。她仍然保持乐观情绪,“事情很快就会过去,不过是周期长短而已”。

竺帆创始人兼 CEO 黎剑表达了相似的观点,“从时间上讲,应该两个月内可以解决掉,但这是建立在中印双方缓和的大前提下”。

多年来,中国资本在印度市场的大举进攻已经深入到行业的方方面面,印度多数头部独角兽企业均拿到过来自中国的资金,中国头部的互联网公司腾讯及阿里,甚至在印度玩起了“投资战”,互相下注不同赛道的头部独角兽企业,印度最大的支付平台 Paytm、最大的外卖平台 Swiggy 及 ZoMoTo、打车软件 Ola 都有他们的身影。

“毫无疑问,过去几年印度的初创企业从中国获得了大量直接投资”,HSA Advocates律师事务所合伙人Dipti Lavya Swain 说。但他表示,政治与商业有着各自不同的立场,对于当下印度来说,“国家安全放在首位”。

“印度和中国是亚洲甚至世界公认的重要经济体,中印的贸易和投资环境会好转,但这需要一些时间,并且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双方政府的策略”,他说。

大恒竺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钦分析认为,印度政府一直以来对中国投资都在采取一种“软硬兼施”的策略,希望“同化”中国投资,也就是不希望中国投资者自己到印度单干,而是采取和印度某些合作对象进行深度绑定的方式。

具体而言,比如在 TMT 行业,与其把中国背景的 App 搬到印度来,不如直接投资印度本土的 App。他举例,上述提及的 Paytm、ZoMaTo 等企业均未在此次封禁名单之列。

“印度作为一个 1991 年实施对外开放政策的新兴市场国家,其政府和民众对于‘外资’这个概念的理解,仍道阻且长”,李钦说。

但对于不少出海的中国创业者而言,中印关系的紧张不由得使他们对印度市场心生犹豫。此前专注于服务印度市场的志象网创始人胡剑龙在社交平台上表示,未来他们仍会持续关注印度,不会因为短期局势影响。但同时,他们也会关注更多的新兴市场,“我们未来不仅仅只关注印度”。

“以前中国创业者出海,可能团队在国内,只是在海外雇佣了团队,遥控指挥。但是在当下越来越封闭、保守主义兴起的时期,已经不可行了”,扬帆出海创始人兼 CEO 刘武华建议,“假设你有一些核心的合伙人级别的成员是当地的,那么对抗这种风险(的能力)会比较强。”

一位早年便关注海外的头部投资机构人士对凤凰网科技称,中国的创业者在出海时应该更加考虑政治因素,优先开辟与中国友好的市场。

没有更多的办法了,除了等待。

微信被禁后,滞留在印度的人们临时组建了在印人士群。聊天中,一些人开始担忧起安全问题,询问是否会有包机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