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爆紅,38歲急流勇退,王凱的“消失”,是內娛的幸還是不幸?


2015年是胡歌、靳東、王凱的爆發年。

先有《瑯琊榜》,後有《偽裝者》,

這兩部現象級的大爆劇將他們3人捧上了神壇。

胡歌從此逆風翻盤,成了備受觀眾喜愛和支持的男演員,正式踏入了一線男演員的行列。

靳東也化身“師奶殺手”,備受阿姨們的喜愛,近來年發展勢頭很猛。

唯獨王凱,爆紅後沒吃幾年紅利,就漸漸地淡出了娛樂圈。

一心想要紅,平均每年參演4部作品的王凱,為什麼“消失”了?

曾自曝在父親患癌病逝後,被查出肺部有陰影的他,現在又怎樣了呢?

01

1982年,王凱出生於湖北武漢一戶工薪家庭。

他們祖上三代,沒有一個人從事過藝術行業。

雖然王凱從小到大長得都頗為帥氣,

但家里人都沒想過他會走上演員的道路,

更沒想到有一天他會火遍了大江南北。

跟現在的朗朗書生氣不同,

小時候的王凱是院子裡的淘氣王,

爬樹、搗蛋樣樣精通,

唯獨在學習上始終少開一竅,

外面的花花世界吸引著他的視線,

讓他總靜不下心來安心唸書。

父親打也打了,罵也罵了,最後決定要王凱“子承父業”,成為一名新華書店的圖書管理員。

當時國營企業還未改制,這樣的現像比比皆是。

17歲的王凱沒有高考,頂替了父親的位置,整日與圖書館為伍。

圖書管理員的工作在不少人眼裡都是“香餑餑”,

起初王凱也很滿意:旱澇保收,並且機會難得。

但是漸漸地,他開始迷茫。

圖書館一眼看到頭的生活讓他心生抵抗。

他不知道自己現在的生活有何意義?

正在這時,有人向王凱拋出了橄欖枝。

靠著高大俊朗的外表,王凱頻頻出現在了當地的模特和廣告公司之中。

對王凱而言,這些工作就像是他平日枯燥生活的調味劑。

他也從未想過放棄如今穩定的生活。

雖然和文藝工作勉強搭了個邊,但他依舊沒有想過真正地踏入其中。

而這一切的轉變,來自於一次偶然的北京之行。

在武漢模特界小有名氣的王凱,被邀請去北京拍攝一則廣告。

拍攝過程中,王凱的表現力十分出色。

導演原本還以為他是科班出身的學生,

但交談一番後才發現,王凱沒有讀過大學。

導演的內心很惋惜,出於惜才心裡,他對王凱說道,

“你很有天賦,你應該去考考科班專業院校!”

導演的肯定對於正處迷茫中的他而言,不吝於黑暗中的一盞明燈。

王凱瞬間明朗了今後的方向。

他形容這段經歷:“它就像一個軌道,徹底給你掰了一個方向。”

他回到家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背著父母偷偷地把“鐵飯碗”給辭了。

帶著微薄的積蓄,他隻身來到北京求學。

那時候的王凱甚至不知道學校在哪兒,什麼時候上課,

他完全憑著一腔熱血開始了自己的逐夢之旅。

後來打電話給114去查這些學校的電話,

他才知道原來中戲還沒有到全國招生考試的時間。

與此同時,父母也知道了他辭掉工作的事情。

生米已經煮成熟飯。

父母只好安慰自己,孩子至少還想讀書。

在父母的支持下,王凱離開北京來到了上戲的進修班。

這裡都是備戰藝術類院校的藝考生,

王凱一改往昔的憊懶,

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學習,夜深露重才依依不捨地放下手中的書籍。

時光不負有心人,星光不負趕路人。

2003年藝考結束後,他同時收到了北影和中戲的通知書。

曾有人戲稱,“中戲出演員,北電出明星”。

幾乎沒有多想,王凱便選擇了中戲。

02

王凱的第一部戲在大二。

是馬魯劍執導的歷史題材電視劇《寒秋》,

和他搭戲的,是同為新人的王子文。

延伸閱讀  《卿卿日常》31歲還在演“紫魔仙”,她告訴你女演員想轉型有多難

但兩人的運氣還未到,他們也沒有像《歡樂頌》那樣大爆。

拍完戲的王凱依舊在娛樂圈查無此人,

他耐著性子認真上課,為下一次的機會做好準備。

當時老師經常會敲打他們,

“你們不要以為自己在中戲讀書,你們就有什麼優越感,畢業的那一天,就是你們失業的那一天。”

可大家誰也沒放在心上。

少年正是不識愁滋味的時候,他們躊躇滿志,內心滿是天子驕子的優越。

身形外貌出眾的王凱更是經常接到邀約,

“老師肯定在嚇唬我們,學生們條件都那麼好,那麼自信,完全沒當回事。”

畢業前,王凱還接到人生的第一部電影。

是在香港拍攝的影片《我的狗狗我的愛》。

劇組大部分成員都是香港本地人,大家完成每天的工作後按時下班,

王凱跟他們溝通不便,大部分時間都一個人在房間。

無聊的他不知道幹什麼,就會趁著夜色下去閒逛。

香港的物價很貴。

他看了一圈,最後悻悻地回到酒店,

“逛著逛著就生氣了,算了不逛了。”

可他不知道的是,這樣窘迫的生活,在之後還將伴隨他許久。

影片殺青後,是漫長的等待。

在此期間,他簽約到了華誼。

父母為了他今後的發展,也拿出所有積蓄為他在北京付了首付。

一切看似都向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然而來到華誼後,他才發現,原來背靠大樹也不一定好乘涼。

華誼簽下的藝人很多,既有大花周迅、李冰冰,

也有一線男演員黃曉明、鄧超,

這些頂流藝人尚且需要為了資源明爭暗鬥,

更別說他們這些底層更需要作品揚名的小演員了。

王凱有很長一段時間的空窗期。

沒有人來找他拍戲,

他還要時不時地去走一下紅毯。

因為是個小透明沒有名氣,紅毯的擱置費也要自己掏。

父母雖然付了首付,但他每個月還要償還不菲的房貸。

種種經濟壓力下,王凱一度想要過放棄。

“當時是真的撐不下去了。”

沒有錢的生活真的太苦太難了。

重重考慮下,王凱最終離開了華誼。

在一次聚會上,他認識了好友兼經紀人的胡苗。

胡苗告訴他,“劇組正在急招男一號,你挺適合的,要不要去試試?”

王凱應了下來。

可面試結果出來後,他被安排成了娘娘腔“陳家明”。

儘管內心很不情願,但看著比臉還乾淨錢包,王凱一咬牙,還是同意了。

“我還是演了,至少演了就有了收入,至少我有飯吃了。”

劇播出後,翹著蘭花指的娘娘腔一炮而紅。

《醜女無敵》一共拍了4部,王凱整整拍了兩年。

之後無數劇本找到他,但角色無一不是“娘娘腔”。

這些劇本王凱一個都沒接。

接“陳家明”是迫於生計的無奈,

如果再接下去,他就真的被定死在了“娘娘腔”的位置。

任何一個有追求的好演員,都不願看到自己被角色所束縛。

於是他嘗試起了一些截然不同的角色。

不拘戲份多少,他只想打破身上的標籤。

在這種情景下,他等到了張新建執導,梁曉聲編劇的《知青》。

《知青》是一部年代劇,在黑河取景,拍攝週期又長,環境又惡劣,

不少演員中途都沒堅持住,

但王凱卻硬生生地挺了下來。

他飾演的“齊勇”,剃著平頭,穿著軍大衣,外冷內熱的形像一點兒都看不出“陳家明”矯揉造作的影子。

他出色的表演很快引起了侯鴻亮的注意。

侯鴻亮是正午陽光的董事長,製片人,

同時更是王凱命中的貴人。

他一眼挖掘出王凱這個寶藏,邀請他出演了《北方無戰事》的“方孟韋”。

很多人都是衝著劉燁、廖凡等實力派演員看的電視劇,

結果卻意外被王凱的“方孟韋”圈粉。

他在劇中最出彩的一幕當屬大鬧“五人小組”,

這場戲其實是王凱的即興發揮,拍攝前,他的內心也沒底。

延伸閱讀  女主播阿梨、大龍貓自曝猛料,大龍貓直接攤牌:租房養女主播!

但面對眾多老戲骨的同台飚戲,他卻毫無壓力地接了下來。

一條過後,導演孔笙對他刮目相看。

兩人之後合作過多部劇,從《瑯琊榜》、《歡樂頌》到《大江大河》,無一不是當年的大爆劇。

對侯鴻亮和孔笙,他都很感激。

03

很多人認識王凱,是從《瑯琊榜》開始。

劇中剛正不阿的靖王“蕭景琰”為王凱瘋狂吸粉,讓他徹底體會到了一夜爆紅的滋味。

憑藉這一角色,他分別榮獲了第三屆亞洲彩虹獎最佳男配角獎以及第22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最佳男配角獎提名。

他和胡歌、靳東在劇中組成的“鐵三角”引發了無數網友的尖叫。

不久後,3人又攜手推出了民國懸疑諜戰劇《偽裝者》。

王凱飾演了劇中精明能幹、有情有義的地下工作者“明誠”。

他的戲份雖然比不上“明台”和“明樓”,

但在王凱的精彩演繹下,依舊煥發了不一樣的魅力。

這一年的王凱事業全面爆發。

除了《瑯琊榜》外,他的《歡樂頌》、《青丘狐傳說》、《他來了請閉眼》等作品一度霸屏。

只要打開電視劇,就能在不同的頻道裡看到王凱的身影。

這些劇裡,王凱沒有擔任過一次主角,

但他的風頭甚至遠遠超過了原本的主角。

一年365天,王凱幾乎每天都泡在不同的片場。

他最忙的時候,平均每年參演了4部電視劇。

這還不包括他接拍的各種商業活動,商演活動。

他就像個不知疲倦的陀螺,不是在拍戲就是在拍戲的途中。

而他這麼拼的目的也只有一個:那就是紅。

在演藝圈,如果沒有優秀的作品持續輸出,那就遲早會被後浪拍死在沙灘上。

因此王凱一刻也不願鬆懈。

但他對劇本有很嚴格。

優秀的演員都很愛惜自己的羽毛。

他的偵探懸疑劇《如果蝸牛有愛情》被央視焦點訪談重點誇讚, 14小時內播放量突破1億

他和成龍合作的《鐵道飛虎》播出後瞬間廣受好評。

他和蘇有朋合作的《嫌疑人X的獻身》直接打破了華語犯罪懸疑類影片票房記錄。

不過把王凱事業推向另一個高峰的,當屬孔笙導演的獻禮大劇《大江大河》。

在接下《大江大河》的邀約前,

王凱曾被金星問到今後想要嘗試的角色。

“現在我特別渴求飾演一個具有生活氣息的角色,最好是農村青年,處於灰塵漫天的惡劣環境,依然向陽生長。”

未曾想不久後“宋運輝”出現在了他眼前。

這部作品劇本紮實,演員演技在線,一經播出便引發劇烈反響。

為了飾演好命運多舛但勇於抗爭的“宋運輝”,更加符合劇本上他的形象,

王凱將體重硬生生的控制在了62公斤以下,

他身高1.82,這樣的體重,已經算得上是削瘦。

可是為了夢想,一切都值得。

《大江大河》大獲成功後,《大江大河2》緊鑼密鼓的開始籌拍。

眾所周知,續作一般很難超越前作。

甚至一些續作,完全就是狗尾續貂,多此一舉。

《大江大河2》的籌拍在當時引發了不少爭議。

很多喜愛它的觀眾都怕續作將前作毀掉。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續作不僅沒有毀掉前作,在某瓣上的評分,續作還超過了前作。

雖然只高出了0.1的分數,但也足以證明觀眾對它的認可。

不過相較於前兩年的霸屏,王凱近些年沈寂了許多。

每年的作品也銳減。

甚至漸漸“消失”在了娛樂圈。

這不禁令人好奇,“一心想要紅”的王凱,究竟去了哪裡?

04

2017年,正在拍攝《英雄本色》的王凱,突然接到了妹妹打來的電話。

“哥,爸爸住院了。”

王凱的父親被查出了肺癌,在妹妹打電話給他之前,父親已經做過一次化療。

原本家里人不想過早地打擾王凱拍戲,

但化療後父親的情況不太樂觀,

妹妹堅持給王凱打去了電話。

得知消息後的王凱瞬間就懵了。

他當即朝著醫院跑去,看到病床上蒼老的父親,他的淚從兩頰緩緩流下。

為了父親,王凱暫緩了心愛的演藝事業。

曾經他是眾人口中的拼命三郎,從未在劇組請過一次假。

延伸閱讀  黃奕濃妝豔抹裝嫩,但女兒樸實,不學李湘王菲黃磊女兒早熟愛打扮

即使是意外受傷,也要堅持完成拍攝。

但這次為了照顧父親,他開始頻頻請假。

有時看到導演的臉,他都覺得十分的不好意思。

好在導演十分了解他的情況,

為王凱大開綠燈,讓他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在病重的父親身旁。

雖然他拼盡了全力想要再多留父親一些時間,

但在病痛的折磨下,父親依舊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那段時間,王凱總是睡不著覺,一個人呆呆地望向窗戶外。

這幾年,他拼命的拍戲,為的是給家人更好的生活。

但在這個過程中,他卻本末倒置,忘了最重要的陪伴。

深深地後悔和無力感湧上心頭,

可還沒等王凱從悲痛中走來,他又接到了日本體檢中心打來的電話。

醫生告訴他他肺部陰影不佳,建議他在國內再仔細地複查一次。

並且對方告訴他,要做好動手術的準備。

這次體檢是當時跟隨劇組去日本取景時,在朋友的強烈建議下去的。

這一年的王凱才35歲,便已充分感受到了什麼叫世事無常。

一個月前,父親剛因肺癌去世。

一個月後,他便被查出了肺部有陰影。

那一刻,紅不紅對他來說早已沒了意義。

沒有什麼比生命更加重要。

王凱推掉了手上所有的工作,開始專心致志的在醫院接受治療。

病治好後,王凱也發生了巨大的轉變。

他將生活和身邊的人排到了事業之前。

“按時吃飯,照顧好自己,不要讓家里人擔心。”

他變得不願出門,安心享受起在家的悠閒時光。

看書、刷劇、養花養草、打遊戲……

事業不再是他生命的全部。

遇到好的劇本他依舊不願意放過。

但在拍戲之餘,他也會約上三五好友,靜靜地享受著片刻的閒餘。

結語

不論是在過去還是現在,

在王凱的身上都很少看到現在娛樂圈的浮躁。

在明星扎堆去直播賣貨,網紅扎堆來拍電視劇的亂像中,

他就像一股清流,

無論外界如何變幻,他依舊堅持自己的本心。

不驕不躁,不媚不俗。

即使一些老戲骨都沒抵住誘惑前去直播,

王凱依舊牢記著做演員的本分:

認認真真演戲,清清白白做人。

有戲拍的時候全力以赴,沒戲拍的時候靜心沉澱自己。

當年爆紅後,他也沒迷失在粉絲的吹捧中,

而是利落的與粉絲進行了切割。

他希望他的粉絲都只是為他的戲聚在一起,而不是因為他自己。

在流量為王的時代,他的這份果決,才更加難得。

他說,“以前的自己只想著往上爬,現在則想著如何好好生活,如何做好自己的表演本職工作,我不想做第一,第三第四又如何,只要能奉獻優秀的作品我就心滿意足了,”

這樣的好演員,又怎能不值得大家喜歡。

他的作品,大多有口皆碑,他的私生活,幾乎沒有一點緋聞。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的“消失”,就是娛樂圈最大的幸運!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