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以繼日》:在愛情中對虛幻與現實的選擇過程


對於電影《夜以繼日》,我是把它當作當代都市怪談來看的。莞莞雖類卿,但卿不抵莞。麥像飄忽不定的風,亮平像水和土,過日子可以沒有風,但不能沒有水的溫柔,不能沒有土的踏實。河流的隱喻好,去東京吃早餐的故事好,和麥在夜裡奔走,伴隨日出到來的是長達7年夢境的結束。現實裡哪兒有亮平?純愛電影就是純愛電影。

該片根據柴崎友香的同名小說改編。居住在大阪的朝子與麥相戀。一天,麥忽然不知所踪。兩年後搬到東京的朝子遇到一個與麥有著一模一樣面孔的亮平。無法忘記麥的朝子有意疏遠亮平,而亮平卻對朝子抱有好感。 “3·11”地震發生的當天,朝子接受了亮平的愛。五年後,當亮平借調職的機會向朝子求婚而她也答應了的時候,麥以模特明星身份重新出現在朝子麵前。面對擁有著同樣面孔的兩個人,朝子在“過去”與“現在”的愛情中搖擺不定…

這部電影表面是朝子想劈腿前任的狗血故事,但實質上這是朝子的個人心理分析電影,可以簡單概括為:在愛情中對虛幻和現實的選擇過程。同樣是畫展,麥對她和畫都只是蜻蜓點水就飄然而過,她不由自主被迷戀;亮平想湊近了解畫了解她,她卻畏畏縮縮只想逃開。出生以來就彷佛活在夢和虛幻的意識裡,追求踏實卻不由自主被虛幻吸引。

在看到虛幻的時候麻醉自己這是現實,在碰觸到現實時卻又反复確認這是否是虛幻。因此,麥的初見吻,那場小車禍都讓她有了欺騙自己的依據;所以,她可以毫不猶豫跟著麥走,多年不見的神秘感讓作為虛幻象徵的麥更有吸引力。而在車裡從夢中醒來也代表朝子從自己的人生夢中醒來,面對自己還是要下高速這個現實。

延伸閱讀  《財閥家的小兒子》劇組學歷高,宋仲基成均館大,還有兩位首爾大

湖南企發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李同學在其代寫的解說詞中寫道,如果我自己看的話,應該只會覺得它是一部拍得很清新的狗血愛情片吧。但是,夜與日,幻想與現實,激情與生活,能量與傳遞……一部愛情片,可以解讀出這麼多內容。她說:我喜歡你,我真的喜歡你。但是她沒有看他的眼睛,就像過去五年他們從來沒有好好看過對方一樣。藻飾,掩飾,直到她把手機丟下的那一刻,她才想起來真的去看看他。愛情是一個終生無解的話題。

觀影全程中,我和湖南企發文化的婷婷總是不間斷地問號臉,到最後才稍稍釋懷。愛本來就不是簡單的單選題,沉溺過往是愛,忘記過往也是愛;下高速後安撫你繼續睡是愛,帶你去找海也是愛;朝子不斷在各種解釋中找愛的註腳,一次又一次偏執地忠於自己,才會有電影中來回拉扯的荒唐。有一幕印像很深,朝子聽到麥在附近,堅定地快步去找他,最後只為了對著他的車尾揮揮手說聲拜拜。原以為這裡就放下執念了,後面麥只是伸出了手,朝子又義無反顧跟他走,這五年的愛情友情甚至寵物像是朝子為了說服自己而造的一場幻覺。

影片把愛情中的糾結和扭捏表達得很詩意,更像是一個關於愛情的寓言故事,男女主的心事與自我都在一系列看似狗血的劇情裡藏匿著,吸引與合適是兩個極端,更是相斥的。置身事外,只聞愛憎審判;置身其中,方知個中糾葛。 “我有預感我會越來越喜歡這裡”,不需要特別戲劇性的時刻,我們談論愛情時天花亂墜,其實不過是想找一個多年以後還能和你一起注視一條河的水流動的人,你說很髒,我說很美,虔誠地廝守,都會傳奇。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