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與黎明》:正義與黑暗狹路相逢,撕開了底層人民的生存悲劇


時光穿梭到公元997年歐洲中世紀,彼時維京海盜肆虐橫行,君王貴族分庭抗禮,神職人員貪色縱慾,戰俘奴隸四處哀嚎……在如此混亂的背景下,出現了三個身份背景完全不同的人,他們懷著各自的理想匯聚到同一個地方,開始在暗黑的統治和多數愚昧人的無知裡夾縫求生。

這是當代通俗小說大師肯·福萊特《暗夜與黎明》的小說背景,和作者的經典之作《巨人隕落》相同,《暗夜與黎明》劃分了四部分內容,經由婚禮,審判,謀殺,城市而構成了一個宏大的世界。

這部小說裡充斥著很多史實元素,比如在歐洲歷史上真實存在,一度令人聞風喪膽的維京海盜。這種來自現實的歷史元素與虛構小說人物相結合,就產生了絕妙的化學碰撞。

除了在小說裡融入歷史之外,福萊特作品還有一個特點是善於描繪思想和情感上的細節,尤以刻畫男女之間的感情為主。作者擅長用纖細動人的筆觸,捕捉主人公之間的情感流動,這種細膩的寫法也是福萊特作為全球暢銷作者吸引讀者的原因之一。

在《暗夜與黎明》中,福萊特刻畫了很多不同的人物。有人貪婪有人縱慾,有人愚昧有人清醒,有人麻木於權貴統治下,也有人不願屈服旁人的意志,在不公正之下努力追求平等的民權和自由。

毫無疑問的是,作者已用本書的名字影射了整部小說的主題,暗夜對比的是權貴的黑暗統治,而黎明對應的便是前方的希冀。

福萊特敘述的是一個階級分明的社會體制,在英格蘭庫姆中,皇室和貴族分庭抗禮代表著最高的權利,他們有錢有權,只需要動動嘴就會有奴隸將萬千事物跪著奉於膝上。

皇室與傳統貴族之下,是各地方郡守和神父道教士掌握地方權利。這些人雖身為地方長官,卻並不忌諱自己的名聲,反而在暗中串通一氣,做了很多見不得人的勾當。

就在這些富有的人享受美酒美色美景的同時,下層家庭卻食不果腹,只能依靠辛勞的體力勞動,才能支付的起每個季度給地方官的租金以及官員需要的農蓄作物。而一旦辛苦存下來的物資和錢財供奉了上去,百姓的手頭就沒有了一絲一毫的存糧,只好等到來年春天重新開始。

《暗夜與黎明》裡的主人公埃德加也是這樣,在庫姆沒有被海盜侵占前,他和母親父親以及兩位哥哥生活在一起。他們的日常工作是用木頭給別人坐船獲取酬勞,酬勞經過日常消耗後僅有的剩餘,要被當做租金交給當地郡守。

這樣一來,雖然埃德加一家人工作都十分賣力,可他們的生活依舊十年如一日地看不到未來的希望。

正在這個時候,一場來自維京海盜突如其來的掠奪,不僅將整個村莊夷為平地,很多女人被海盜姦殺,還有一部分人擄走做了奴隸,其中,埃德加的女友森妮就死於這場浩劫中。

延伸閱讀  SM娛樂新一代女團門面擔當練習生LAMI,被爆將以演員身份出道!

當埃德加親眼看到女友拒絕凌辱被海盜殺死後,他拿起刀從海盜的後方向攻擊,用血淋淋的刀將海盜活活砍了十幾刀。在海盜事件中,死去的不僅有埃德加的女友,他的父親也不幸淪為海盜的刀下魂,與此同時,整個村莊也陷入絕望的境地,海盜已將他們賴以生存的物資掠奪的一分不剩。

也正是這場死亡災難讓埃德加意識到,一個人的死遠比生存更容易,而關鍵時刻所謂道貌岸然的地方貴族,卻毫無作為,顯得那樣無恥難堪。殺了海盜之後,埃德加的思想其實就有了很多的轉變,他不像從前那樣忙碌於麻木的生存了,而是將很多時間用在個人的思考上。

因此,如果庫姆沒有經歷一場海盜的燒殺搶掠,或許很多人一輩子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生存環境有多麼惡劣。也恰恰是這一場女友死父親亡的悲劇下,埃德加產生了強烈的個體生存意識。也正是少年為生存作搏鬥的同時,與暗夜相對的黎明力量正式開啟故事副本,準備打怪升級。

作為頂樑柱的父親死了,還未成年的埃德加只好將希望寄存在母親身上,他非常愛自己的母親,也能夠看到這場災難帶給母親的無形創傷。儘管遭遇天人永隔的痛苦,埃德加的母親還是得為了孩子的生存堅強起來,她用自己的智慧爭取到了一片農場,埃德加一家人將在陌生的土地裡重新找到生活的方向。

埃德加一家新分配的農場在德朗渡口,地方官分給埃德加的只是一片荒蕪的土壤,農作物基本不能成活。埃德加的母親為了養活一家人,在神父去禱告時特意當著眾人的面傾訴他們的困難,神父只好答應給他們一頭小牛。這頭小牛對神父和鄉紳來說當然不算什麼,可對埃德加一家來說,卻是生存下去的唯一砝碼。

慾望與金錢的相互交織下,更顯黎明人物的堅韌

當埃德加一家人挺過寒冷的冬天,生活越來越好時,卻意外地發生了一件事迫使埃德加離開自己的家庭,去渡口旅店生存,而給埃德加帶來不幸的恰恰是渡口旅店的獨生女克雯寶。

克雯寶生性輕浮淫蕩脾氣暴躁,她在埃德加經常工作的地方裸露身體試圖勾引,埃德加心念死去的女友森妮,毫不留情的拒絕了她的調情。然而克雯寶自知父親是當地的大鄉紳,看到埃德加拒絕了自己,便又去勾引埃德加的兩個哥哥,埃德加的哥哥們為克雯寶爭風吃醋,鬧的家裡雞飛狗跳。

埃德加的母親在知道這件事之後,並沒有像普通婦女般破口大罵,而是去找了克雯寶的父親德朗提出一個要求:克雯寶不知道誰是孩子的父親,那麼只能和埃德加的哥哥們共同結婚。這樣的要求看似很怪異,但實際上在德朗有過很多先例,甚至克雯寶的父親自己就有兩個妻子一個奴隸,因此,旅店老闆最終同意了這個要求。

克雯寶懷孕事件後,埃德加離開了農場來到了渡口旅店工作,這也是埃德加母親提出的條件之一,旅店老闆雖然很厭惡埃德加,為了獨生女只好同意分配給埃德加一份工作,與此同時埃德加開始了在權貴壓榨下的新的人生旅程……

在埃德加的故事線裡,更多的是講述普通個體怎樣在權貴的吝嗇和排擠中生存,這裡有堅韌和聰慧的母親,有不畏強權爭取自由意志的埃德加,也有淫蕩的克雯寶和吝嗇的貴族鄉紳,這些人物身上都有很明顯的身份標誌,而身份恰恰是那個時代無法逾越的巨大鴻溝。

在這里埃德加無法脫離於身份的困擾獨立存在,同時他並不滿足於做一個普通下等人,他有著不同於尋常人的智慧和堅毅,在親人一個接一個地死去後,他內心對上層階級屠戮的不滿將會達到頂峰,從而開始真正有意義的反抗。

延伸閱讀  知名女主播直播走心,感慨:很多水友剛開始都是為了看我身材才看我的直播!

一腔真愛和嚮往自由的赤忱之心,在權貴陰謀論之下作最後的博弈

在《暗夜與黎明》中,除了埃德加還有兩個主線人物,一個是身處瑟堡的貴族女孩蕾格娜,一個是來自夏陵的傳教士奧爾德雷德。

蕾格娜一心嚮往自由的愛情,對父母讓她嫁給英格蘭貴族的想法嗤之以鼻,當她遇到來自庫姆的威爾武夫時,一時間情迷意亂主動獻身。然而,這段短暫的激情帶給蕾格娜的,卻並非是海誓山盟的愛情奇蹟,而是更深層次的利益砝碼和貴族聯姻的陰謀。

嚮往自由戀愛的蕾格娜並不知道自己丈夫的真實嘴臉,當她踏入庫姆時,便會從重重迷霧裡揭穿威爾武夫偽善的面孔。儘管這條道路讓她充滿險境,但蕾格娜本身固有的堅強意志會戰勝一切黑暗的力量。

除了愛情和婚姻之外,福萊特還給予蕾格娜另一條故事線,即身份轉換帶來的權利追求。

蕾格娜從小跟著父親耳濡目染,有著非比尋常的聰慧和決斷力,在民眾間有著很高的威望,而這一切得益於她是當地的貴族身份,一旦到達陌生的地域她的一切身份都化為泡影,在庫姆女人的地位並不高,那麼,蕾格娜又該怎樣爭取自己的權利和地位也是一個很大的看點。

相比背後有著家族支撐的蕾格娜,來自夏陵的傳教士奧爾德雷德的背景多少顯得有些單薄,奧爾德雷德懷抱著不凡的夢想周遊列國,在看到國土下很多的陰謀和無知後,意圖傳道解惑,並試圖肅清眾多神父的淫邪之舉。

在奧爾德雷德這裡主要有兩條故事線,一個是來自他過去的回憶,一個是他面對殘酷現實怎樣力攬狂瀾。奧爾德雷德成為傳教士之前,也曾沒有抵擋過上帝的誘惑,懷有惡劣的戀童癖,自那次以來他一直在堅決地克制自己的慾望,意圖克己復禮,讓人們能夠認清真正的禮教。

無論是普通人埃德加,還是來自貴族的蕾格娜,亦或傳教士奧爾德雷德,他們都有著各自對未來的嚮往和追求,這也是肯·福萊特在《暗夜與黎明》中所構築的一條長線。

埃德加海盜侵襲家園被毀來到渡口,蕾格娜遠嫁到庫姆,隨後傳教士也一併匯聚在這裡,他們的命運看似毫無關聯卻又緊緊交織在一起,這其中的成長核心詞就是博弈,與權利和陰謀做博弈,與惡人暗夜做博弈,與所有污穢不堪的事情做博弈。

這種在亂世生存下激昂的博弈,不僅屬於肯·福萊特的《暗夜與黎明》,更屬於我們每一個人。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