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細解析《我的團長我的團》龍文章之死,團長給炮灰團最後的救贖


龍文章是一個生活在悲劇中但絕不認同悲劇的人——蘭曉龍

這是《我的團長我的圖》作者蘭曉龍對男主角龍文章的一句話點評,或許龍文章最後選擇自殺的結局,能夠在這裡面找到原因。

龍文章之死

劇版《我的團長我的團》只拍到南天門大戰結束後,龍文章跟孟煩了等十幾個倖存者從樹堡中被接出來,遙望著怒江對岸等著迎接他們的虞嘯卿唐基等官員,鏡頭緩緩拉黑,轉場到了六十年以後的禪達,老年孟煩了看著榮歸的虞嘯卿,悄然的轉身離去。

但在原著小說裡,卻演繹了最殘酷的後續情節。

炮灰團從南天門下來後,日機突然襲擊了禪達。護妻護子心切的迷龍趕回自己的家裡,發現家門口架起了一台高射砲,而日機也發現了這個顯眼的目標,對高射砲進行俯衝攻擊。

高射砲上的官兵嚇得臨陣脫逃,被迷龍一把抓住,命令其回去繼續打炮,將日機趕離自己家附近。但砲長執意要逃命,被失去理智的迷龍一槍爆頭。

迷龍因此闖下殺身大禍,這個死鬼砲長是軍部陳大員的侄兒,陳大員給憲兵隊下了懸賞令,迷龍身上每個配件都被標了天價,求財心切的憲兵們一窩蜂的包圍了祭旗坡,準備把迷龍大卸八塊。

龍文章一方面讓炮灰團守住祭旗坡,一方面帶著張立憲孟煩了等人圍堵虞嘯卿,想要讓他保住迷龍的命。但唐基從中作梗,給迷龍安了一個“恃功自傲搶械行凶”的罪名,完美否定了迷龍南天門的功績,並將他推向了死路。

最後虞嘯卿給了龍文章最後的體面,由炮灰團內部自裁迷龍,讓他省了去軍部受酷刑的折磨。

於是龍文章跟迷龍最後賭了一把骰子,在迷龍的“噯噯”聲中打穿了他的心臟。

迷龍死後,龍文章一直去上官戒慈家喝老鼠藥,喝完後去全民協助那裡吃大糞洗胃。恢復後又去喝,喝完又洗胃。如此循環往復後,上官戒慈願意離開這裡,帶著雷寶兒去北方重新生活,但她給了龍文章一句非常扎心的臨別贈言:

是你的心死了。快走吧,趁著你還算是個好人…走吧,別再來了,我原諒你了。我在你身上聞到了迷龍的味道…死人的味道。

這句話也暗示了龍文章的最終結局,在給南天門功臣的授勳儀式上,虞嘯卿給龍文章別上了一堆勳章,有云麾和寶鼎勳章,一個忠勇勳章,還有一副上校銜。龍文章面對這些榮譽毫無波瀾,他只是冷冷的問虞嘯卿安排他北上去打誰。

當得知虞嘯卿是讓龍文章帶著炮灰團去攻打紅腦殼的時候,龍文章當場表示辭官,要求虞嘯卿解散炮灰團,放他們回家養老。遭到虞嘯卿拒絕後,龍文章當眾喊出了那句千刀萬剮的宣言:

請讓我帶著共黨的軍隊在中原與日寇決戰吧!

因為公開發表通共口號,龍文章被軍部判處槍決。在牢房跟虞嘯卿鬥嘴的空隙,龍文章向孟煩了要了一根香煙跟一盒火柴,並很自然的將那盒火柴塞進了兜里。

趁著虞嘯卿跟龍文章鬥嘴分神的空隙,孟煩了跟張立憲試圖挾持虞嘯卿,把龍文章救出生天。但龍文章放棄了逃生的機會,他得到虞嘯卿不追究孟煩了跟張立憲的保證後,坦然的坐上軍車奔赴了刑場。

在行刑前,龍文章提了最後一個要求,臨死前想摸一下手槍。虞嘯卿拿出自己的配槍,行刑隊的便衣將彈夾跟所有子彈卸掉,把空槍遞給龍文章。

龍文章拿到槍後,給虞嘯卿說了最後一句話“西進吧,別北上。”

延伸閱讀  從薛寶釵到狐狸精,兩次婚姻皆失敗的傅藝偉不知自己做錯了什麼

之後龍文章用虞嘯卿都看不見的手速拉開空膛,將一顆子彈放進槍膛裡,然後把槍伸進自己嘴裡扣動扳機。槍聲喑啞,聽上去像一發臭彈,而且子彈留在了龍文章大腦裡,沒有穿破頭蓋骨飛出去。

龍文章妖孽了一輩子,他給自己定制的死法也是妖到不行。

龍文章脖子上一直掛著一顆幸運子彈,這顆子彈來自炮灰團從緬甸回國的第一場南天門大戰,在一次夜裡的大混戰中,一個叫立花奇雄的中佐殺到龍文章身後,用南部十四式手槍頂著龍文章的後腦勺,快速扣下了扳機。

結果槍卻意外卡殼了,而且立花奇雄連續扣了幾次都卡殼,這個場景很像《辛德拉名單》里阿蒙少校槍斃猶太牧師的場景,連續卡殼打不出去,讓人內心恐懼頂到了極限。

但龍文章並沒有像猶太牧師那樣跪地上等死,他趁著這個機會反殺了立花奇雄,事後龍文章把那顆卡殼的子彈做成掛飾,當成自己的幸運子彈隨身帶著。

這裡有一個非常有趣的歷史細節還原,手槍卡殼並不是在故意黑小日本的裝備爛,而是真實的南部十四式手槍就是二戰中十大垃圾槍械之一,它是日軍大佐南部麟次郎設計,該槍外形高仿德軍“魯格手槍”。

但跟魯格手槍精湛的工藝與穩定的性能不同,南部十四式手槍的子彈卡殼概率極高,曾被美軍嘲笑為“連自殺都無法保障”的廢品。

而這顆臭彈在第一場南天門大戰沒能殺死龍文章,並成為龍文章的幸運子彈。在結局龍文章自殺時,又一次給龍文章帶去了最後的幸運。

龍文章在牢房裡要了孟煩了一盒火柴,然後趁著虞嘯卿不注意將火柴頭上的火藥擼了下來,塞進空彈殼裡。之後又假借臨死前摸一下手槍的名義,拿到一把空膛槍,並將這顆用火柴頭拼湊成的幸運子彈塞進槍膛打進了自己的頭顱。

由於是火柴的硫磺和硝石頭,這種子彈根本沒有殺傷力。但如果頂著上顎發射,卻足以射進大腦,產生的衝擊力可以讓人瞬間腦死亡。

龍文章兩次在南天門撿回來的性命,卻最終死在了一顆在南天門上卡殼的子彈上。

龍文章為什麼要自殺

龍文章自殺的原因,並不是很多人理解的“信仰崩塌”“靈魂被殺死”等唯心主義理由。

作者蘭曉龍對龍文章的定義是“活在悲劇中但不相信悲劇”,他永遠是小說裡最清醒,最理智的人。龍文章的每一次行動,每一個選擇,都是深思熟慮,並且向著他預期進展的。

這樣的人,不會因為過度感性而選擇輕生,更不會因為對某種主義抱有信仰而決定殉道。

龍文章是一個珍惜生命的人,其中既包括炮灰團戰友們的生命,也包括他自己的生命。他一直秉持的人生理念,就是絕不能“為了死而死”,假如真的要犧牲一條命,那麼至少要換來更多人活命的機會才行。

而龍文章一直以來的行為選擇,都是圍繞這個理念做出的,實際結果也是如此。

在緬甸戰場上,面對日寇的包圍圈。龍文章以一個軍需中尉的身份,扒下死鬼上校團長的製服,假冒他的身份去收攏潰兵,並用自己臨陣磨槍的戰術,組織他們一路殺回禪達。雖然路上有不少犧牲,但越來越多的人活了下去,並有了回到祖國的希望。

南天門遭遇戰,龍文章欺騙炮灰們追來的只是斥候,打爆他們以後就能風風光光的回到禪達。但事實上炮灰們要面對的是日寇正規軍,而且擁有絕對的兵力跟火力優勢,懟上去九死一生。可一旦潰兵跟百姓衝進怒江逃命,不但大家會集體成為日寇的靶子,日寇還是趁亂攻入禪達,屠戮無辜的百姓。

在被忽悠的砲灰們跟日寇鏖戰到對岸鞏固好江防之後,龍文章又以玉碎死戰為幌子,欺騙了虞嘯卿幾個基數的砲彈。在砲火掩護下,龍文章帶著倖存的十幾人渡江回到禪達。

延伸閱讀  女網紅穿瑜伽褲排隊做核酸,被質疑擺拍痕跡過重,網友:真心沒必要

公審大會上,為了賣慘博同情,龍文章說自己是招魂的,編了一套貫口騙虞嘯卿,靠著打馬虎眼躲過了唐基的致命一擊。讓本來要他命的修羅場變成了相聲大會,虞嘯卿也被龍文章說服,決定以他為團長重建川軍團。

為了不讓虞嘯卿率軍去南天門送死,龍文章跟孟煩了反复渡江偵察,把南天門防禦工事徹底複製。並在沙盤推演戰上,殺得虞嘯卿差點原地中風。龍文章冒死打掉虞師座的豪情壯志,只是不想袍澤弟兄們“為了死而死”。

但在偵查過程中,龍文章心裡也有了一個攻克南天門的方案,並被孟煩了敏銳的捕捉到。在龍文章沙盤演練一次次對虞嘯卿說“你這樣不對”的時候,孟煩了知道龍文章還有後半句“這樣才是對的”。但孟煩了也知道,龍文章制定的方案,必定會帶來巨大的犧牲,但換取的是更大的戰果,甚至可以讓虞師一口氣吃下南天門。

龍文章此刻知道南天門之戰勢在必行,只是何時開戰,並且以怎樣的犧牲為代價的問題。按照他的鑽洞計劃,犧牲可能是最小的,但依然需要全團老兵奔赴死地。這樣的代價龍文章害怕背負,但又渴望藉此機會一舉驅逐日寇,將戰線前移,讓禪達的軍民能夠坐享太平。

正當孟煩了跟龍文章在用“南天門一千座墳”打心理拉鋸戰時,獸醫被日軍砲彈炸死,整個炮灰團化為複仇的野獸,所有人包括孟煩了都想要殺上南天門跟日寇死磕。龍文章終於說出了他那個堪比絕戶仗的鑽洞計劃,也得到了虞嘯卿的認可。

為了確保虞嘯卿能夠履約增援,龍文章將精英團的張立憲何書光拉入了突擊隊,作為人質帶上了南天門。可龍文章沒想到的是,唐基輕描淡寫的就放棄了張立憲何書光,還把他們的攻勢包裝成“火力偵查”,所有突擊隊都成了唐基送給日寇的祭品。

當龍文章帶領殘兵們堅守三十八天后,十幾個被捨棄的砲灰迎來了王師的救援。對此刻的龍文章而言,他的仗已經打完了,他拒絕虞嘯卿的賞賜,就是想要表達“是你欠我們的,讓我們活著吧”。

可龍文章沒想到的是,突擊隊一百多條命換來的虞嘯卿美好前程,卻連迷龍的一條命都保不住。在虞嘯卿跟唐基這樣的人眼裡,他們立下的顯赫功勳不但不是保命的本錢,反而是需要逐漸清理的軍中淤血。

龍文章這一刻終於明白,他一直以來都想著舍小保大,用一部分犧牲換來更多人生存。但在已經爛透了的政治體制裡,這些犧牲輕描淡寫的就會被抹殺,甚至會變成奪取更多人生命的理由。

龍文章渴望讓大家都能活,但大家卻一個接一個因他而死。

上官戒慈說龍文章是鬼嬰,用別人的命換取自己的權力。龍文章從未這麼想過跟做過,但現實卻把這個醜陋的結果硬塞給了他。

我長大的地方,有一種孩子,叫作鬼嬰,生下來就要被拋棄,因為他命裡要禍秧別人。他身上有個標記,寫著要出人頭地,他不知道人這輩子要做什麼,但他不管怎樣也要出人頭地。他很聰明,強取豪奪,沒人比得過他,他要的不光是錢,也不光是權,他要勝利可不知道什麼叫勝利,所以他什麼都要。老天在他身上下了咒,其實他就是老天派到人間來收魂的惡鬼,什麼都沒法讓他開心,他最後只好要別人的命。我丈夫就是這樣的人,他成了巨富,上週別人燒光了他的錢,要了他的命。你也是這種人。

龍文章知道自己無法擺脫這個悲劇,但拒絕安逸躺平的他,決定用最後的底牌再豪賭一把。

當得知虞嘯卿要讓自己跟炮灰們都要北上打紅腦殼時,龍文章知道這次的對手,是自己無論如何都勝不了的。自己代表的是老邁與腐敗,對方卻是一群充滿生命力跟拼搏勁頭的新生事物。

不光是自己跟炮灰們,整個腐敗的統治都會被他們摧枯拉朽的取代,然後整個國家會迎來代表年輕的重生。

於是龍文章最後能做的,就是為孟煩了張立憲阿譯們爭取最後活命的機會,而對價就是自己的命。

龍文章在授勳儀式上喊出的那句“請讓我帶著共黨的軍隊在中原與日寇決戰吧!”看似瘋魔其實無比清醒,龍文章雖然無黨無派無信仰,但他對生命的敬重是真,對歷史車輪的判斷是真,而他執意要用死換來同伴生的希望也是真切的。

我沒地方去,向師座投降。向師座投降,其因有三。其一,路已走盡,沒地可去;其二,已經到了地頭,就這;其三,師座還沒到地頭。我知道。我不死,您清不了,我跑了,您頂罪,西線要沒了頭腦。你也能分善惡,知道敬人。換了個更糊塗的,只怕會死更多人。

只要龍文章死了,唐基的顧忌就會徹底打消,他對於其他炮灰團的堤防也會不復存在,雖然他們仍然會被派往北方去打紅腦殼,但至少不會有人背後捅刀子了。

只有龍文章死了,炮灰團們才會放棄對高層的一切幻想,失去凝聚力的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讓自己活下去。孟煩了在面對牛騰雲時,毫不猶豫就選擇了投誠,他還順道勸降了張立憲。

延伸閱讀  時代峰峻旗下藝人,陳泗旭有女朋友了

而阿譯雖然而選擇了自殺,但他讓手下列隊投降,保住了整團人的命。阿譯用生命去變成了他想成為的那個人,這一刻他終於不再迷茫,不再繼續選擇錯了。

龍文章的夢想成真

龍文章在得到虞嘯卿贈予的軍用吉普車後,對孟煩了說了一句“等仗打完了,我會是一個最好的司機”。

這句話看似自我調侃,但其實是龍文章真實的內心寫照。司機與乘客,既是一種契約跟服務的關係,但也是信任與託付的關係。乘客交給司機的不光是到達目的地的期望,還有自己的生命。司機如果沒有足夠的責任心跟使命感,那他可以輕鬆奪走所有人的生命。

一直以來,龍文章都是炮灰團的司機,帶著大家一路前行。炮灰團們信賴甚至信仰龍文章,龍文章也背負著這份責任,並越發的感到沉重。因為南天門上每一個新添的墳頭,都會成為壓垮這輛車的重量。

作為一個司機,龍文章卻連扔了方向盤喊累的資格都沒有。因為他的放棄,就等於把車上剩下的乘客都葬送掉。

最終龍文章帶著剩下的人到了終點,他在重生的禪達,當了一個觀光車司機,在這個不需要背負那麼多生命的太平盛世,有擔當有責任感的龍文章必定是一個他心中“最好的司機”。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