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四年被罚96亿美元后 谷歌再遭反垄断指控



谷歌、苹果与游戏开发商Epic的反垄断纠纷尚未结束,针对应用商店抽成问题,谷歌又迎来了新的指控。8月19日,外媒BussinessWire称,有安卓开发人员对谷歌提起了集体诉讼,指控谷歌长期向Play应用商店的开发者征收30%的高额分成,损害了开发者的利益。

记者 姜菁玲

美国律师事务所Hagens Berman在加州联邦法院提交了这项诉讼,Hagens Berman在其官网表示,“我们认为,谷歌在安卓应用发行和内购市场上居于垄断地位,滥用了其市场支配地位,人为地抬高了开发者的成本,阻碍了创新和竞争。”

目前,Pure Sweat Basketball被列为了本案的唯一原告,但Hagens Berman在官网上鼓励其他开发者站出来壮大这起集体诉讼,Hagens Berman称该诉讼的目的是,希望为开发者寻求金钱和禁令救济。

不仅如此,在8月17日,谷歌与澳大利亚当局关于反垄断法的冲突继续升级,谷歌公开指责澳大利亚方要求谷歌向新闻机构付费才能读取内容的措施,称这会导致谷歌的免费搜索服务和用户的个人数据“处于危险境地”。

四处起火,谷歌被困火中。世界范围内,反垄断之火已经越演越烈。

根据《南方都市报》反垄断课题组的统计,过去四年,谷歌一共遭到了27项反垄断方面的调查,被罚金额数量超过96亿美元,两项指标皆为全球第一。

谷歌税和苹果税

和苹果一样,谷歌也在其应用商店Play Store中向开发者收取30%的抽成。

《堡垒之夜》游戏的开发商Epic Game与苹果和谷歌的纠纷亦来源于此。上周,Epic出品的大逃杀游戏《堡垒之夜》在手机端进行更新,更新后玩家可以选择绕过苹果和谷歌的官方支付渠道,选择直接付款给Epic公司,后者的价格则比前者低20%左右。

图源:堡垒之夜

图源:堡垒之夜

作为回应,苹果和谷歌在应用商店中下架《堡垒之夜》,声称该游戏“违反应用内支付的相关规定。”随后,Epic公司选择起诉苹果与谷歌,指控二者行为是反竞争行为,以施加技术和合同限制手段,非法维持其在iOS系统App分销市场中的垄断地位。

在开发者看来,苹果和谷歌在应用商店30%的抽成比例是过高的,这意味着不论是应用本身还是内购,只要是苹果或者谷歌作为销售渠道的应用,其开发者都需要向苹果或者谷歌缴纳30%的收入分成。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公司公开表达了自己对苹果从应用商店中收取分成行为的不满。2019年3月,Spotify正式向欧盟对苹果提起了反垄断诉讼,Spotify首席执行官 Daniel Ek认为,苹果税似乎旨在损害与苹果有竞争关系的流媒体服务。

Ek表示,如果Spotify支付降价幅度,则必须“人为抬高”其价格,“远高于Apple Music的价格。” 但是,如果不付费,Apple会采用“一系列技术和经验限制”,使Spotify的体验不佳。

更早之前,Netflix也宣布不再为新注册用户提供iTunes支付选项,决心绕开iOS以及谷歌支付系统,规避应用商店抽税。Techcrunch报道中称,Netflix是苹果商店中订阅金额最高的应用,退出iOS系统后,苹果每年将损失上千亿美元。

对此,苹果公司并不认为自己形成垄断,苹果公司CEO库克曾表示,84%以上的应用程序没有与苹果分享任何收益,应用商店的规则对待每个开发人员都一样,适用于所有人。

针对饱受争议的“30%”苹果税,苹果曾委任分析机构发布调查称,Appstore的做法与谷歌、亚马逊等应用商店一样,这些应用商店数字平台收取的佣金在30%左右。库克还强调,与大多数竞争对手相比,苹果的佣金更低。

不过在2019年5月,美国消费者曾就此对苹果提出反垄断诉讼,指控苹果公司利用App Store的垄断地位,迫使他们购买应用时支付过高费用。在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定中,苹果公司败诉,美国最高法院判决iPhone用户可以继续起诉苹果App Store的垄断行为。

今年6月16日,欧盟一天之内向苹果发起两项反垄断调查,称将重点评估应用商店和苹果支付的相关举措,是否违反竞争规则。

苹果所遭遇的情况是谷歌的缩影,The Verge报道中提到,美国市场70%的App营收来自苹果应用商店,Epic、Netflix、Spotify逐步证明,谷歌早晚会与苹果遭遇一样的境况。

四年共被罚96亿美元

根据《南方都市报》反垄断课题组的统计,过去四年,谷歌一共遭到了27项反垄断方面的调查,罚金数额超过96亿美元,两项指标皆为全球第一。

《南方都市报》与武汉大学联合发布的反垄断观察报告显示,谷歌所收到的罚单之中,来自欧盟的总计金额为93.9亿美元,占比97%。

2017-2020年谷歌遭受罚款统计 图源:科技反垄断浪潮观察报告

2017-2020年谷歌遭受罚款统计 图源:科技反垄断浪潮观察报告

欧盟在2017年至2019年三年内,连续向谷歌开出三张“天价罚单”,三笔罚单矛头分别指向谷歌滥用搜索引擎市场、安卓操作系统和在线广告市场的支配地位,依次开出27.1亿美元,50亿美元、16.9亿美元。

除此之外,还在调查进程中的包括,今年8月4日,欧盟委员会宣布对谷歌收购可穿戴设备厂商Fitbit展开深入调查,这项交易审查将持续到年底,于2020年12月9日作出决定。

比起“谷歌税”所占的市场份额,谷歌在广告市场和搜索引擎市场上是更加举足轻重的角色。市场研究公司eMarketer的数据显示,2019年谷歌在搜索广告市场的份额将突破80%,占全球数字广告收入31%。2018年,谷歌获得搜索广告市场75.8%的份额,从该领域攫取了246亿美元的营收。而与谷歌相比,微软、Yelp和AOL的市场份额将分别缩减至6.6%、5.8%和1.1%。

外界对谷歌的反垄断指控也主要集中于搜索引擎和数字广告业务上。英国的反垄断执法机构CMA调查发现,电脑端和手机端搜索同类关键词的商品,谷歌的价格比另一家搜索引擎Bing高出30%~40%。该机构认为,搜索和社交媒体领域的竞争不足将削减创新和选择,消费者也将被动放弃更多个人数据,或以更高价格购买在线商品及服务。

2017年,谷歌被欧盟等反垄断监管机构怀疑操纵搜索结果,来降低竞争对手的排序,并将流量导向自己的服务,还曾被指利用搜索引擎偏袒自家Google for Jobs、Google Pay等服务。 欧盟委员会表示,谷歌购物显示给用户的结果“不考虑他们的优点”,剥夺了竞争对手网站的流量。作为判罚的一部分,谷歌必须要改变他们的搜索算法,进行网站排名,最终欧盟开出27亿美元罚单。2019年,谷歌被指控为巩固广告领域主导地位,在广告合同中设置排他性条款,阻碍竞争对手投放广告,此后还用 “溢价配售”条款取代排他性条款,被欧盟判罚16.9亿美元。2018年,谷歌因借安卓系统捆绑自家应用收到欧盟50亿美元罚单

2019年7月,在由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的一场反垄断听证中,谷歌经济政策主管亚当·科恩(Adam Cohen)在听证会上对谷歌遭受垄断调查作出回应称:“谷歌在竞争激烈、充满活力的全球市场中运作,不可能一直成功。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拥有更多的信 息搜索方式,而且这种情况越来越多地发生在仅搜索引擎之外。 ”

反垄断调查辐射全球科技巨头

反垄断浪潮的影响正在辐射全球科技巨头。

据《南方都市报》反垄断研究组统计,过去四年,除了谷歌,苹果、亚马逊皆遭遇过22起反垄断调查,脸书遭遇13起调查,2019年四家公司遭遇的反垄断压力大增,达到41起,占总数一半。在2020年,目前与这四家公司相关的反垄断案例已有15起。

“从各国的竞争执法动态看,GAFA(Google、Amazon、Facebook、Apple)确实是反垄断调查的“常客”。针对苹果、谷歌和亚马逊的指责大部分是利用自身优势,涉嫌作出损害竞争对手的垄断行为, 针对Facebook的调查似乎更多倾向于并购和数据合规。”《南方都市报》与武大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提到。

对于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公司而言,不少国家的监管者担忧科技公司权力过大以致于损害竞争,影响消费者福利。科技巨头现有的市场规模、庞大的用户数量以及不断并购扩张,都可能构成潜在的竞争壁垒。个人隐私、数据安全、算法歧视、竞争公平等问题越来越“敏感”。

武汉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所副研究员周围在一个论坛上表示,除了管理者,数字化平台有时候也会扮演亲自下场作为竞争者的身份参与市场竞争。当平台企业与使用该平台的竞争对手提供的产品或者服务相竞争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它利用自己的市场力量进行杠杆性的传导,并且使平台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在其中获益,就构成我们今天提到的现象叫“自我优待”。

“从业务的战略角度来看,这个自我优待可以为产品和服务提供优惠,同时也可以消极地防治竞争对手从相邻的市场进入到核心市场,这个不管是进攻性的自我优待还是防御性的自我优待,都可以在《反垄断法》上找到可能构成滥用的嫌疑。”周围称。

随着世界范围,科技企业迭代和成长的速度进一步加快,寡头化进程也随之加速,数字经济成为国家经济实力的重要部分。在反垄断领域,德国、英国等国家动作频繁,开始修法、不断发布报告等。

有观点认为,这些动作背后,一场关于数字竞争秩序话语权的争夺战已悄然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