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尼姑”釋智定:貪財好色,私生活混亂,曾威脅女星翁靜晶?


定慧寺女住持釋智定表面吃齋念佛,背地裡卻色令智昏,把酒言歡?

佛教一向是清心寡欲潛心修行的代表,可是偏偏其中就會有一兩顆老鼠屎,壞了這個清淨之地。

那這位定慧寺的女住持,到底做了什麼才能這麼讓人厭惡呢?她是否像其他人說得那樣開豪車住豪宅私生活混亂?

踏入佛門

今天的主人公是香港定慧寺女住持釋智定,釋智定原名史愛雯,出生在吉林省的一個小村子中。

釋智定的前半生可以說是非常努力的,她沒有皈依佛門之前也過了不少苦日子,雖然非常想過有錢人的日子,但是釋智定那時候也是真真實實在努力生活的。

沒有優越的家境,史愛雯家中也沒有錢給她上學,她早早地就輟學出去打工。雖然沒有什麼文化,好在史愛雯有不同於常人的眼光和膽識,讓她可以在外打拼生存。

史愛雯從小就想過上優越的生活,不同於正常村里女孩的思想,村里生活的女孩子都想戀愛,早點嫁人安安穩穩地成家結婚生子。

而史愛雯只想走出村子,改變自己一輩子吃苦受累的命運。史愛雯只能想方設法地去賺錢,在80年代深圳正在飛速發展的時候,史愛雯就選擇了在深圳打拼。

史愛雯一個人來到這裡吃了不少苦頭,改變命運談何容易?史愛雯見到了外面繁華的世界,就越來越無法拒絕這個花花世界和金錢的誘惑。

史愛雯還沒看完深圳的繁華,香港的燈紅酒綠就已經映入眼簾,當時的香港還未回歸,是英國的殖民地。史愛雯沒有什麼一技之長,也沒有護照,根本沒有辦法定居香港。

不管三七二十一,史愛雯先到香港去再說,史愛雯到了香港先做起了各種服務類型的工作。

什麼餐館端盤子洗盤子,商場的保洁員,史愛雯都做過,但是很快她就受不了這種起早貪黑累死累活的生活了。

史愛雯就開始迷惑自己,普通的女孩子想翻身,做得好不如嫁得好。非常幸運,史愛雯有著姣好的容貌,很快就在工作期間,遇到了她的第一任丈夫。

一位叫做岑偉榮的香港男人,喜歡上了史愛雯,兩人墜入愛河,並且岑偉榮想要跟史愛雯結婚。

明明知道岑偉榮是一個有家庭的男人,但是史愛雯還是沒能管住自己和這個男人相愛了。

史愛雯眼瞅著自己這麼快就能和香港本地人結婚,還能拿到香港戶籍,也不考慮岑偉榮只是一個開貨車的,沒有什麼家底,只是剛剛夠兩人生活,迅速答應了結婚。

顧不得生活好壞,也顧不得外人怎麼評價。史愛雯很輕易地就答應了岑偉榮結婚的這個請求。史愛雯以為自己和香港本地人結了婚,就可以開始了好日子。

但是沒高興多久,史愛雯就發現自己現在的生活和之前並沒有什麼差別,還是做著最底層的工作,看不到一絲希望。

沒有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再加上本身史愛雯就是帶有目的和岑偉榮結婚的,導致史愛雯夫妻倆婚後生活並不和諧。

香港當時規定是,和香港人民結婚,組成家庭後在香港落戶長達七年就可以拿到香港居民證。

史愛雯也不想勉強自己和岑偉榮生活在一起,但是為了香港居民證在苦苦堅持。

在結婚滿七年以後,史愛雯便特別堅定地和丈夫離了婚。離了婚過上一個人的生活,史愛雯自然也是會有一些失落。

為了開始新生活,當時原名為史愛雯的史愛雯還改名為龍恩來。不知下一步該怎麼辦,失落的史愛雯通過朋友介紹開始接觸佛教。

延伸閱讀  蔣依依之後,丁笑瀅也否認與郭麒麟的戀情,都無緣當郭德綱兒媳婦

獨自生活在異鄉的史愛雯開始愛上了燒香拜佛,似乎這樣可以撫慰她內心的不安和難過。

經常去寶蓮寺拜佛,再加上史愛雯是一個喜歡交朋友又活潑外向的女人,很快這裡的法師都認識了史愛雯。就連住持都被這個姑娘吸引了。

聰明的人在哪裡都可以創造財富,史愛雯看到了佛寺裡的財富之路,她發現寺廟的香火錢是一筆很大的金額。

從這開始史愛雯動了歪心思,她開始了大住持的攻心之路。其實作為寺廟的大住持,初慧和尚應該一眼就能看穿普通人的這種歪門邪道的心思。

可是這時候的初慧法師已經年事已高,八十多歲的初慧法師,快要生活不能自理了,思考問題也不夠全面了。

此時史愛雯就利用了初慧法師的善良,經常找大住持初慧法師聊天訴說自己的苦難,並且主動請纓照顧初慧法師。

一來二往史愛雯和初慧法師兩個人越來越親近,初慧法師開導並為史愛雯解開心結,史愛雯照顧年邁的初慧法師,兩個人相互扶持。

時間久了,史愛雯覺得時機到了之後,便向初慧法師提出想要出家,一輩子在寺廟中吃齋念佛,修身養性。

初慧法師看著每天呆在自己身邊吃苦耐勞的史愛雯,有如此的悟性,也欣然答應了,不僅收她為徒,賜給她法號“釋智定”,還親自為愛徒主持剃度儀式。

步入佛門的釋智定真的會安安分分地吃齋念佛,好好的走修行之路麼?

醜惡嘴臉

步入佛門的釋智定此時就更討初慧法師的歡心了,初慧法師本身就年事已高,便將大部分寺院的事務都交給釋智定,希望她可以將佛學文化繼續發揚下去。

成為寺院主心骨的釋智定開始了小小的斂財之路,她開始偷偷地盜取寺院的香火錢,被人發現之後告知初慧法師,初慧法師則表示相信釋智定的為人。

漸漸地越來越多的小和尚不服氣,但是釋智定也觀察到了這一點,她思考著在師父的眼皮子底下也不好太過猖狂。

又過了一段時間,釋智定不僅細心照顧初慧法師,還認真學習管理寺院的事宜,獲得了初慧法師更多的信任。

此時釋智定便提出來想要替師父管理小寺廟,雖然很捨不得自己的愛徒,但是也架不住釋智定一直軟磨硬泡。

初慧法師也是十分相信釋智定,相信以釋智定的能力可以管理好寺院,剛好香港大埔馬窩村的定慧寺還缺一名住持。

釋智定就這樣順理成章的成為了定慧寺的監院和住持。釋智定終於不用看人臉色行事了。

在定慧寺混得風生水起,釋智定不僅經常利用香火錢斂財,還做起了出家弟子的生意。

在定慧寺穩定了以後,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人,很快就碰到了釋智定的第二任丈夫,叫做劉建華。

劉建華是一個自稱有學士學位,有高學歷的和尚,但是實際上劉建華在內地早有家庭其實也和當初的釋智定一樣,是希望通過結婚拿到香港居住證。

2006年,釋智定和劉建華互通心意之後就偷偷地結了婚,後來釋智定就將劉建華介紹給初慧法師,劉建華也成功地獲得了師父的信任。

初慧法師賜給劉建華法號為“釋智強”,但是兩人也從來不是真心修行的。結婚後的兩人整夜膩在一起,行凡俗之事。

釋智強和釋智定並非真心相愛,完全是各取所需,釋智強在七年結婚期限滿了以後,拿到了香港居民證就再也裝不下去了。

延伸閱讀  和那些長殘的童星相比,這些童星卻越長越好看,成了娛樂圈的頂流

迅速和釋智定離了婚各奔東西,但是釋智定也並不難過,這些年來她從釋智強身上也沒少撈錢。

一個男人的錢財當然不能滿足釋智定,離婚後的釋智定又找到另一個男人接盤。

這個男人叫高武國,兩人經常廝混在一起,同樣的套路,釋智定也和高武國結婚,將他介紹到寶蓮寺做出家人,並且有了法號。

釋智定不但從男人身上撈錢,佛寺裡的錢她也不放過,由於香港人民都有些信仰,因此佛教徒特別地多。

由於釋智定特別會收買人心的人,因此釋智定所在的定慧寺也是香火旺盛,為她供奉香火的佛教徒不在少數,其中不乏有一些有錢人。

釋智定也經常以佛寺沒錢為定慧寺收集贈款,來自社會各界的供奉不少,甚至收到過六百萬的捐贈,看著這麼大金額的錢財,釋智定再也壓不住心中的貪欲。

將這些香火錢全部收入囊中,釋智定就開始了像普通人一樣燈紅酒綠的奢靡生活。

忘記了自己作為佛弟子的責任和出家人的本分,釋智定只是在白天靜心修行,看起來像一個規規矩矩的出家人。

到了晚上,就完全變了一副樣子,釋智定不僅開豪車住豪宅,還大量購買奢侈品。釋智定戴上假髮,穿上黑絲襪,去到風花雪月的場所。

不僅如此,釋智定還在自己的豪宅中養了許多面容姣好的男人,供自己觀賞玩樂,沒有人比釋智定更快活了,白天休息打坐,晚上出去放肆,不用工作也有大把的錢花。

這種奢靡的生活過了一段時間,釋智定逐漸也愛上了這種生活,這就是當初年輕時候的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是釋智定真的能永遠輕鬆快活地生活下去麼?

真相敗露

老話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釋智定自然也不能就這麼快活下去。

釋智定的事情被揭發是因為當時的一個當紅明星翁靜晶。當初翁靜晶也是釋智定的信徒之一,還是定慧寺的董事局成員。

翁靜晶認識釋智定是在一個採訪中,釋智定在採訪中提到雖然定慧寺已經難以堅持下去,但是遇到集團要收購定慧寺,自己也是非常嚴肅地拒絕了。

翁靜晶被釋智定這種正直打動了,便主動前往定慧寺進行捐款,還希望可以幫助釋智定修葺寺院。

對於主動上門的捐贈,釋智定當然是來者不拒的,翁靜晶當時還不知道釋智定背後到底是怎樣的女人。

時間久了,翁靜晶發現定慧寺的修葺沒有進展,便經常去寺院詢問關心修葺進度,但是每次釋智定都是遮遮掩掩的,糊弄過去。

敏銳的翁靜晶發現了不對勁,作為定慧寺的董事,翁靜晶查看了寺院的賬簿,不看不知道,一看就發現了不對勁。

這幾年間社會各界人士給定慧寺捐款高達129萬元港幣,自己也進行了捐款,可是為什麼定慧寺遲遲未能修葺好。這些錢都去了哪裡?

翁靜晶馬上派人調查釋智定,這個表面佛心滿滿的定慧寺住持,背後居然這麼不堪入目。

釋智定的醜惡嘴臉就這樣暴露在外人的面前,她私下生活奢靡荒唐,私下戴假髮,養男人,穿黑絲,喝酒泡吧。

釋智定的手機電腦都是蘋果最新款,連華利山的別墅都不在話下。釋智定自己奢靡還不夠,就連寺院內的狗狗,一個月的花費都要高達七千港幣。

延伸閱讀  《超時空羅曼史》即將上線民國大明星與21世紀小編劇跨時空熱戀

很多普通人生活的連寺院裡的寵物狗都不如,這就是釋智定的佛心麼,這就是釋智定的普渡眾生麼?

香港的狗仔也不是吃素的,調查過程中,他們還拍攝到釋智定白天僧衣晚上黑絲的照片。

並且釋智定和兩個和尚結婚私通的事情也曝光了,他們都是通過釋智定獲得香港身份證在寺院裡出家的。

除了這些,翁靜晶還調查到釋智定身邊有專門的“斂財童子”一男一女,兩人均是印尼國籍,說得好聽是童子,其實就是專門侍奉釋智定的僕人。

掌握了確鑿的證據,翁靜晶將這些證據交給各大媒體和警方,最終釋智定的真實面目被揭穿。

2017年,釋智定以貪污巨額財產、教唆以及協助他人非法逗留罪被起訴。

案件整理多年最終在2022年2月26日進行宣判,最終法院認定釋智定犯貪污、虛假陳述、串謀欺詐等多項罪名。

最終判處釋智定無期徒刑,並沒收所有財產。釋智定還想要辯解提出上訴但是被駁回。

結語

佛教這片清淨之地就是有釋智定這種心存貪念之人存在,利用佛祖的名義大肆斂財,才讓世人對佛教多有誤會。

違背了佛教的宗旨,敗壞佛門的聲譽,因果報應,最終這些壞人也會得到應有的懲罰,還佛門一個清淨!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