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蘋果股價2019年飆升89% 凸顯出公司強大韌性



據外媒報導,蘋果是2019年表現最佳的股票之一,股價在全年飆升了89%,市盈率接近25倍,凸顯了該公司的強大韌性。進入2019年第二天,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
 
Cook)就為投資者帶來了一個壞消息。他說,由於iPhone銷量低於預期,蘋果的季度營收也會低於預期。當時看來,庫克和蘋果似乎將迎來令人望而生畏的一年。第二天,蘋果股價收於142.19美元,幾乎觸及最低點。

然後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與庫克的警告相反,蘋果的股票隨後大幅上漲,並迎來自2009年以來表現最強勁的一年。美國當地時間週二,蘋果股票以每股293.65美元的價格結束了2019年的交易,實現了89%的增幅,是標準普爾500指數29%漲幅的三倍多。

在過去十年中,蘋果股價上漲了近十倍。換句話說,2010年1月1日投資10000美元購買蘋果股票,今天的股票收益和股息將達到109627美元。

從許多方面來看,蘋果不僅代表著股市的中心,而且也是美國經濟的中心。在智能手機無處不在甚至不可或缺的十年裡,其旗艦產品iPhone為智能手機設定了標準。在過去十年的大部分時間裡,蘋果的市值都是最高的,並成為許多股票投資組合的主打產品。

蘋果股價2019年飆升89% 凸顯出公司強大韌性 1

可穿戴與服務業務增長迅速

這使得蘋果股票在2019年的反彈變得更加引人注目,因為在智能手機市場成熟到飽和點之際,蘋果表現出了強大的彈性,並有能力挖掘新的增長領域。 iPhone營收在最近12個月下降14%至1420億美元,但蘋果在其他業務領域也出現增長:iPad銷量增長16%,可穿戴設備和配件猛增41%,服務業務營收增長16%。

蘋果推出像iPhone這樣的轟動性產品已經很長時間了,但包括Apple Watch、AirPods和Beats耳機在內的可穿戴設備幫助彌補了其不足,後面這些產品目前約佔蘋果總收入的9%。

庫克在蘋果最新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我們在全球每個市場的可穿戴設備第四季度營收時,都創下了紀錄。我們的可穿戴設備業務呈現爆炸性增長,年收入超過財富500強中三分之二的公司。”

不久前,花旗(Citi)分析師吉姆·蘇瓦(Jim Suva)表示,蘋果可穿戴設備在這個假日季度再次顯示出令人驚訝的強勁勢頭。

蘋果的服務也悄然成長為價值達240億美元的業務,佔其總銷售額的18%。在2019年3月份的一次活動中,蘋果首次推出了遊戲(Apple Arade)、視頻(Apple TV+)和新聞(Apple News+)訂閱服務,以及與Apple Pay捆綁在的新信用卡。去年秋天,蘋果推出了付費視頻流媒體服務,與Netflix、迪士尼、AT&T和其他原創節目競爭。

但蘋果最暢銷的產品仍然是iPhone。雖然這款設備2019年的銷量有所下降,但在新款iPhone 11、iPhone 11 Pro和iPhone 11 Pro Max首次亮相後,接近年底時顯示出改善的跡象。

擁有一系列高端iPhone和較低價格的選擇是蘋果吸引客戶升級到新款手機的重要戰略。市場研究機構Counterpoint Research的數據顯示,在過去的四個季度裡,經濟型iPhone XR始終是全球最暢銷的智能手機。

但要重振iPhone銷量,蘋果需要的不僅僅是經濟型機型。有些分析師認為,從2020年開始,通過推出支持高速5G網絡的智能手機,該公司可能會得到長期需要的提振。

韋德布什證券公司(Wedbush)分析師丹尼爾·艾夫斯(Daniel Ives)上週在一份研究報告中表示:“我們認為,iPhone 11只是蘋果當前'超級週期'的起點,一系列5G智能手機將於2020年9月份發布,這將打開iPhone全面升級的閘門。”

蘋果已經很好地經受住了挑戰,用一段時間以來最好的表現回報股東。蘋果的大部分收益來自2019年的股市反彈,但股價在1年內飆升89%已經足夠了不起,對於一家市值高達數千億美元的公司來說更是如此。截至2019年結束,蘋果的市值為1.3萬億美元。

市盈率創十年來新高

蘋果在2020年將面臨的挑戰之一是管理投資者的預期。蘋果的往績市盈率(P/E)2019年也隨著股價穩步攀升。市場研究機構FactSet的數據顯示,蘋果2019年年初的往績市盈率略高於13倍,低於16.2倍的五年平均水平,而到2019年年底達到24.7倍,為2010年以來的最高點。

往績市盈率指股票每股價格除以過去12個月的每股收益,投資者經常使用它作為速記指標,來確定某隻股票的投資價值。但這個標準並不完美,因為它沒有考慮現金或債務情況,而且是基於過去的表現,而不是未來的預期。蘋果的前瞻性市盈率(每股價格除以未來12個月的預期每股收益)為21.8倍,這也是歷史上最高水平。

一家公司市盈率的提高可能意味著投資者預期未來每股收益會增長,因此他們現在願意支付更高的價格。然而,這也可能是該股估值過高的警告信號。與大盤股科技同行相比,蘋果的市盈率通常較低。 2016年,當蘋果往績市盈率約為10倍時,風險投資家馬克·安德森(Marc Anressen)就曾表示,蘋果股票“就像即將倒閉的鋼廠”。

雖然目前的數字對蘋果來說異常高,但仍低於標準普爾500信息技術指數的平均水平,該指數由70家公司組成,但不包括Facebook、亞馬遜、Netflix和Alphabet等互聯網巨頭。 FactSet的數據顯示,該指數平均市盈率目前為26倍,高於2019年年初的20倍。

德意志銀行分析師傑里爾·王(Jeriel Ong)表示,一系列因素推動蘋果2019年的市盈率上升,包括整體市場走勢和年初對蘋果的悲觀預期。他還說,投資者之前將iPhone視為一項永久下滑的業務,但市場情緒已經改善,他現在預計iPhone將出現同比增長。

與其他科技巨頭相比,蘋果的市盈率仍位居最低之列。亞馬遜2019年的市盈率為81.8倍,Facebook為32.8倍,微軟為29.7倍,谷歌母公司Alphabet為28.7倍。

不過,就目前而言,蘋果股東可以帶著些值得慶祝的東西迎接新的一年:考慮到年初籠罩在蘋果上空的烏雲,這家公司去年表現出人意料地強勁,證明了它的強大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