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江蘇90後的男孩佔領了也門90%的汽油箱市場



“在這個飽受戰爭war的中東國家,我們的產品佔據了當地市場90%的份額。” 孔德耀,一個生於江蘇靖江的年輕人,1992年出生,對《報》說。 孔德耀是江蘇民諾特種設備有限公司現任總經理。該公司生產的產品是近年來已悄悄撤離中國家庭的汽油箱,但對大多數人來說曾經是必需品。

“從我祖父,父親,我是第三代人開始,我們一家人就開始生產儲氣罐。但是,由於中國家庭已經與天然氣相連,因此儲氣罐市場基本消失了。” 孔德耀說。

根據孔德耀的說法,他在2015年畢業並接管家庭工廠時,中國的汽油罐市場已經很小。 “但我們的工廠在2012年僅投資了3條生產線,廠房和設備總投資超過5000萬元人民幣。 轉型意味著這幾條生產線都是徒勞的。”

中東也門的訂單拯救了孔德耀的工廠。 “能夠進入這個國家的市場具有很大的運氣。” 孔德耀告訴記者:“ 2017年,我們的業務員突然在阿里巴巴國際平台上收到阿拉伯語詢問,詢問我們是否可以出口任何儲氣罐。當時,我們也感到有些驚訝。我們從未與阿拉伯人聯繫過之前,我們很快就找到了翻譯來開始對接。”

孔德耀遲疑的原因是也門不是一個安全的國家。 自2014年以來,位於阿拉伯半島西南端的也門一直處於持續的內戰狀態,也門政府軍和侯賽斯一直在交火。 2015年,也門的安全局勢嚴重惡化,中國政府做出了撤離華僑的決定性決定。 電影《紅海行動》講述了這個故事。

目前,也門的戰鬥仍在繼續,安全局勢嚴峻。 中國駐也門大使館已暫時關閉。 自2015年以來,外交部和中國駐也門大使館滯留團隊已根據也門安全局勢發出安全提醒,提醒中國公民暫時不要前往也門。

“使館關閉,整個國家籠罩在戰爭的陰影中。當時,並不是其他中國工廠也收到了也門的訂單,但每個人都認為後勤,付款等存在風險,並且沒有接受他們。敢於做生意的唯一人是我們的家人,因為我們已經進行了最後的戰鬥。” 孔德耀說:“如果我們當時不這樣做的話,我們的工廠將完工。該國沒有人購買儲氣罐。最糟糕的是,倉庫裡積壓了10萬個儲氣罐。只是賭博,或者只是gg(遊戲語言,投降)。”

孔德耀用這種方式描述了業務的起點。“後來我得知,也門胡塞武裝部隊的能源部長首先在互聯網上發起了調查。 後來,我們通過Internet建立了業務關係,並開始出口儲氣罐。 也門的國家以極端戰爭和混亂為特徵。 人們根本無法使用穩定的天然氣。 他們只能使用液化氣,因此對儲氣罐有巨大的需求。 胡塞武裝部隊和政府部隊都希望為人民提供穩定。 廉價的液化氣,從而獲得更多的支持。 我們的汽油箱在價格上有優勢,因此自然會向我們購買。”

剛進入也門市場時,孔德耀也遇到了困難。 “起初,我們僅與胡希武裝部隊有業務往來。這時,也門政府軍斷定我們沒有獲得官方合法資格,屬於非法產品。但是隨著我們的汽油箱在也門市場的普及,也門政府部隊實際上放棄了。最初從沙特阿拉伯進口的高價汽油箱也使用了我們的。

“既然兩軍使用了我們的汽油箱,我們已經佔了也門汽油箱市場的90%。我們已經在兩軍控制的兩個主要港口建立了海外倉庫,並承諾客戶可以將它們放入下達訂單的7天。產品。這兩個武裝部隊也為我們保證了倉庫和物流的安全。” 孔德堯說:“我們還在也門村莊安裝了大型揚聲器進行廣告宣傳,每天我們都廣播’為Minnuo購買鋼瓶,由Minnuo製造的優質鋼瓶’。”

江蘇90後的男孩佔領了也門90%的汽油箱市場 1

江蘇民諾生產的各類氣罐

孔德耀對記者說:“現在,我們每年要向也門出口500個集裝箱的煤氣罐。 聽到這些消息後,我的朋友問我:“也門人在吃汽油嗎?” 有趣的是,我與也門開展業務已有很長時間了。 ,我從未去過也門。 這是數字經濟和互聯網的優勢。”

在阿里巴巴國際平台上,孔德耀僅在也門的訂單就在2018年達到5000萬元人民幣,在2019年達到1.5億元人民幣。在這一流行病期間,僅從3月到5月,該公司的收入就超過了8500萬元人民幣。 根據他的預測,疫情結束後,海外業務有望迎來爆炸性增長。 到2020年銷售額可能達到3億元,預計2021年出口額將達到10億元。

孔德耀告訴《報》,他的下一個目標是拓展更多的海外市場。 “世界上有200多個儲氣罐標準,許多技術細節與中國不同。 我們必鬚根據海外市場標准進行生產方面的轉變。 現在,除了也門這樣的中東國家,我們的業務已擴展到德國,澳大利亞和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

“美國普通人不使用汽油箱,但白領工人在上班之前在華爾街買了一條熱狗。這些供應商使用汽油箱。南美許多國家的遠洋捕魚船也是天然氣的主要客戶因為它們已經用完了,請將其丟棄並用作一次性產品,非洲的下一步也是我們的主要開發市場,它們正處於從木材燃燒到液化石油氣的過渡階段。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孔德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