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未完成多個投資項目後如何避免國內芯片行業的“熱度”



近年來,芯片行業已成為投資的領先者,相關項目已登陸中國許多城市。 中國人在最近的華為事件中感受到的“纏住脖子”的痛苦似乎在已經很熱的籌碼上倒了一桶油。 但與此同時,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裡,由於資金鍊斷裂,未完成的芯片項目經常出現,這使市場看到了芯片行業的“虛假熱”和混亂。

未完成多個投資項目後如何避免國內芯片行業的“熱度” 1

為了應對當前國內芯片行業的混亂局面,國家發改委和工業和信息化部最近做出了回應,要求為芯片行業製定良好的計劃。 這不僅冷卻了芯片投資,而且使業界有機會思考下一步的發展。 走。

多個芯片投資項目尚未完成

根據商業數據公司Tianyancha的數據,2019年,我國增加了超過53,000家與芯片相關的半導體相關公司,增長率為33.01%,是歷史上最高的。 在今年第三季度,我國增加了近19000家半導體公司。 甚至許多與半導體無關的上市公司也增加了對該行業的投資。 魚龍的混雜狀況導致“一處雞毛”。 在許多未完成的芯片投資項目中,武漢宏鑫案是最近引起業界最關注的案例。 該公司成立於2017年,聲稱投資高達1280億元,擁有“國內第一台能夠生產7nm芯片的ASML高端光刻機”,還招募了台積電的前高管加入。 但成立不到三年,武漢宏信就面臨著資本鏈斷裂的困境。 ASML高端光刻機也以5.8億元抵押給銀行。 今年7月30日,武漢市東湖區政府在其官方網站上發布的《東湖區上半年投資建設領域的經濟運行分析》中指出,洪新項目資金缺口較大,且由於資金鍊斷裂而隨時面臨項目停滯的風險。 目前,武漢宏信已從湖北省重大項目中撤離。

據媒體統計,在過去的一年左右的時間裡,江蘇,四川,湖北,貴州,陝西等省的六個大型百億元半導體項目被暫停。 2019年初,由貴州華鑫集成電路產業投資有限公司與高通合資成立的貴州華鑫通半導體技術有限公司被分解並關閉。 公開資料顯示,華信通成立於2016年,華信持有55%的股份,高通則持有45%的股份。 華新通曾經是芯片行業的“明星公司”。 然而,在2018年底基於ARM的通用服務器芯片Thang Long 4800推出幾個月後,華信通的芯片生產線宣布結束。 當時,有分析家認為華新通依靠高通的技術來開發服務器芯片,但隨後高通放棄了服務器芯片業務,而貴州的技術儲備不足以支持華新通繼續研發。 貴州的工業基礎,經濟實力和人力資源也相對有限,這些因素或多或少導致了華新通的倒閉。 今年6月,南京德科瑪計劃投資近30億美元,並於2016年建廠。由於資金不足,該公司進入了破產清算和資產轉讓程序。 在四川成都高新區,由中美於2017年共同成立的廣發(成都)集成電路製造有限公司也已停止運營。 該公司曾表示將建設中國最大的12英寸晶圓廠。

芯片投資所需的資源遠遠超出了地方政府和企業的承受能力

在10月20日舉行的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10月例行新聞發布會上,發言人孟偉回應芯片項目的混亂局面,表示國內對集成電路產業投資的熱情在不斷提高,有些人沒有經驗,沒有技術,沒有人才的“三無”企業從事集成電路產業。 有些地方對集成電路發展的規律認識不足,盲目啟動項目,出現低水平重複建設的風險,甚至有些項目停滯不前,工廠空置,造成資源浪費。

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日前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獨家專訪時表示,中國許多行業都容易出現此類問題,容易成群結隊,但缺乏具體思路和佈局也會導致低級重複。 “芯片產業的發展應該避免低水平的重複,避免內部摩擦。中國的系統優勢應該被用來關注主要任務。”

業內人士認為,國內芯片行業泡沫不僅僅是一個“群體”。 一家在某處參與了芯片產業建設示範的技術公司負責人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中國以前進口了大量美國芯片,其自身的技術基礎還不夠。 這種差距遠遠不能通過“燒錢”得到補償。 它還需要技術,人才和經驗。 “此外,芯片投資所需的資源遠遠超出了地方政府和企業的承受能力。” 這位負責人說,例如,有一家公司希望斥資約200億元人民幣投資建設一家芯片公司,“但我告訴他們,有200億美元可以生產低端芯片,但是製造高端芯片,甚至都無法投入使用。”

作為高科技領域的王冠,芯片行業一直需要大量投資。 根據芯片行業研究機構ChipInsights的統計,2019年全球半導體公司的研發總支出達到563億美元,比2018年增長6%。其中,芯片巨頭英特爾以投資133億美元。 在支出最高的十家公司中,中國大陸唯一的一家是華為海思,價值24.4億美元。

在這種“核心製造”潮流中,許多公司與地方政府合作。 上述技術公司負責人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一些地方政府出於部署高科技產業和促進產業轉型升級的考慮,已經在芯片領域進行了投資,但許多地方官員對此了解不足。在芯片領域的門檻和風險。 認知是有限的。

國內投資界的一位人士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他已經檢查了許多芯片項目,但最終沒有投資。 “有些公司的所謂技術只是在ppt上,有些公司甚至拿芯片項目從地方政府那裡獲得土地,然後依靠這塊土地來賺錢。這不是真正的真誠做事,怎麼辦呢?富有成果。”

需要加強國家一級的總體規劃

關於當前國內芯片產業的“熱”投資,倪光南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有必要在國家層面加強總體規劃。 許多芯片項目在本地都有問題,這可能是由於GDP或各種原因,缺乏計劃和協調。 國家發改委發言人孟偉表示,國家發改委將加強規劃和佈局,並按照“主體集中,區域集中”的發展原則,加強對主體的服務和指導。重大集成電路項目建設,有序引導和規範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秩序。 ,做好規劃佈局。 按照“誰扶誰負責”的原則,造成重大損失或引發重大風險的,應當予以通知並追究責任。

“事實是,國內芯片與最先進的國外芯片之間存在性能差距,但該國應給國內芯片更多的市場機會,以便它們能夠繼續嘗試和錯誤並發展。” 上述技術公司負責人表示,每年政府,公共機構和國有企業都會購買大量的IT設備,部分市場可以從國產芯片中選擇。 “華為海思之所以能夠成功,是因為華為對手機有市場和需求,而其他國產芯片在這方面也需要國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