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研究:自然界在早期人類中選擇了一個友好的群體



根據外國媒體的報導,杜克大學的人類學家布萊恩·哈爾(Brian Hare)最近表示,人類無意間經歷了一個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他們變得不那麼害怕,對他人的攻擊也越來越少。 這個過程使我們的遠方親戚比現在滅絕的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更加合作。 他想,友好的智人是自然選擇的,但是早期的智人並沒有意識到他們是通過進化自我馴化的。

1595px-Comparison_of_faces_of_Homo_sapiens_and_Neanderthal.jpg

數據圖

此外,他認為,更隨和的行為最終是智人在地球上成功繁殖的原因。 野兔最近出版了一本書,解釋了為什麼他認為與他周圍的人更加合作並願意妥協是生存的優勢。 在書中,他概述了自己的信念,即暴力和侵略並不總是一個健全的發展階段。

在野兔看來,作為好鬥的領導人,他們更有可能在危險的遭遇中被挑釁,並將成為更大群體的目標,因為最大的好處是消除威脅性強和不穩定的男性。 智人是唯一經歷過這種馴化的生物。 野兔指出,這種情況發生在狐狸,狼甚至植物的傳粉者身上。

這對每個群體都有明顯的好處,例如對人類越來越友好的狼,最終形成瞭如今人人皆知和喜愛的狗,它們具有更可靠的食物來源和更好的生存機會。 研究人員指出,隨著人類的認知革命,人類社會的一個重要里程碑發生在4萬到9萬年前。 在此期間,早期人類創造了工具,武器,雕刻和洞穴壁畫。

改進的合作意味著這些技能可以在獵人與採集者祖先群體之間和之中傳播。 研究人員認為,當有新資源或豐富資源可用時,侵略的好處就不復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