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加班易患高血壓:每週加班1~8小時,患病率升高51%



2019年剛剛過去了。按照日曆,19年全年一共應該有247個工作日,工作時間1976小時。不過嘛,鑑於996都成為了年度網絡熱詞,估計這個工作量,不少人幾個月前就乾完了。都說996 ICU,這996加班加點把工作幹完了,也就容易進ICU休息了。每天工作10個小時以上的人,中風風險比常人高了29%!而且工作時間長了,影響的可不止是中風,多種心血管疾病共同的危險因素——血壓,也會隨著工作時間延長而增高。

近日,魁北克大學的Xavier Trudel和Alain Milot等,對魁北克省三個事業單位的3547名白領員工進行調查發現,相比每週工作不到35小時的人,每週工作49小時以上,與隱匿性和持續性高血壓發生率分別升高70%和66%相關,一周工作41~48小時也與隱匿性高血壓發生率升高51%相關。這一研究發表在Hypertension上[1]。

加班易患高血壓:每週加班1~8小時,患病率升高51% 1

(來自pixabay.com)

加班這事,並不是中國專利,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調查,本世紀初,全球大約1/5的員工每週工作時間超過48小時,也就是超過了一周六天的8小時工作制。哪怕是在經濟發達的美國和歐洲,根據2010年和2015年的兩項調查,也分別有19%和15%的人每週工作超過48小時[3,4]。至於國內的加班情況,就不用奇點糕說了吧。

這工作時間長了,睡覺肯定受影響。像996這種每天上班坐一天,來回通勤再花掉幾個小時,剩下的時間用來睡覺都不夠,更別說鍛煉了。就連每天吃飯恐怕都是快餐外賣,高脂高鹽的,說不定早餐還沒時間吃。

缺乏睡眠,缺乏運動,飲食不健康。要是再碰上個暴躁的老闆,工作壓力大了,這血壓想不高都難。血壓高了,心血管死亡率可就跟著往上漲了[5]。尤其是一般量不出來的隱匿性高血壓,不易發現,很難及時診斷干預[6]。

加班易患高血壓:每週加班1~8小時,患病率升高51% 2

高血壓影響的器官真不少(來自pixabay.com)

不過以往的研究中,或許是因為採用臨床測量乃至自我報告的方式收集血壓數據,而沒有採用最為準確的動態血壓監測(ABP),工作時長和血壓間的關係並不一致。這回,研究人員使用ABP對加拿大魁北克的3547名事業單位工作人員進行了研究。

這3547人,主要工作內容是為魁北克的普通居民提供保險服務,職位上包括了中高級管理人員、專業人員、技術人員和辦公室職員,囊括了所有的白領職位。

在隨訪的第1、3、5年,研究人員分三次收集了參與者們的信息,測量臨床血壓(CBP),從早八點到晚四點進行動態血壓監測。此外還收集了他們的工作環境、工作壓力,以及性別、年齡、家族史、糖尿病等等高血壓危險因素的信息。一共收集到6733人次的記錄。

加班易患高血壓:每週加班1~8小時,患病率升高51% 3

(來自pixabay.com)

根據參與者們的臨床血壓和動態血壓,研究人員按照歐洲高血壓學會的指南[7]將他們分為四類:正常血壓(CBP<140>

可能由於是事業單位,這3547人的6733次記錄中,每週工作時間不到35小時、36~40小時、41~48小時和49小時以上的分別佔10.1%、86.3%、2.7%和0.9 %。相應的平均年齡分別為46.7、44.2、46.4和48.2歲。其中每週工作不到35小時的人中,女性佔了77.3%,而其它工作時間組別中,男女基本一半一半。這些人中,隱匿性高血壓和持續性高血壓的總體患病率分別為13.5%和18.7%。

畢竟事業單位,加班情況還是很少的。而在這3547人之外,還有33人因每週工作時間不足21小時,沒被納入研究,著實令人羨慕。

加班易患高血壓:每週加班1~8小時,患病率升高51% 4

早點發現也能早點干預(來自pixabay.com)

在排除掉年齡、性別、生活方式,乃至工作壓力的影響後,每週工作49小時以上仍然與隱匿性高血壓發病率升高70%,持續性高血壓發病率升高66%相關。而每週工作41~48小時,也與隱匿性高血壓發病率升高51%相關。而每週工作40小時以內,對這兩種高血壓的發病率基本沒有影響。

不得不說,每周雙休的8小時工作制還是很有道理的。

而且,這一結果已經排除了工作壓力的影響。要是再考慮到國內公司,經常加班的人工作壓力通常也更大,增加的高血壓風險可能更高。

論文作者Trudel表示:“人們應該意識到長時間的工作可能會影響他們的心臟健康,如果他們長時間工作,他們應該諮詢醫生,進行動態血壓監測。隱匿性高血壓會影響一個人很長一段時間,從長遠來看,它會增加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我們之前的研究表明,5年多來,約1 / 5的隱匿性高血壓患者從未在臨床環境中表現出高血壓,這可能會耽誤診斷和治療。”

大家每週的工作時間有多少,不如來投票告訴我們。

參考文獻:

1。 Trudel X, Brisson C, Gilbert-Ouimet M, et al。 Long Working Hours and the Prevalence of Masked and Sustained Hypertension[J]。 Hypertension, 2019: HYPERTENSIONAHA。 119.12926。

2。 Messenger J C, Lee S, McCann D。 Working time around the world: Trends in working hours, laws, and policies in a global comparative perspective[M]。 Routledge, 2007。

3。 Alterman T, Luckhaupt S E, Dahlhamer J M, et al。 Prevalence rates of work organization characteristics among workers in the US: data from the 2010 National Health Interview Survey[J]。 American journal of industrial medicine, 2013, 56(6): 647-659。

4。 Parent-Thirion A, Biletta I, Cabrita J, et al。 Eurofound, sixth european working conditions survey–overview report (2017 update)[J]。 Publications Office of the European Union, Luxembourg Google Scholar, 2017。

5。 Banegas J R, Ruilope L M, de la Sierra A, et al。 Relationship between clinic and ambulatory blood-pressure measurements and mortality[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8, 378(16): 1509-1520。

6。 Trudel X, Milot A, Brisson C。 Persistence and progression of masked hypertension: a 5-year prospective study[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ypertension, 2013, 2013。

7。 O‘BRIEN E。 European Society of Hypertension Working Group on Blood Pressure Monitoring: European Society of Hypertension recommendations for conventional, ambulatory and home blood pressure measurement[J]。 J Hypertens, 2003, 21: 821-848。

頭圖來自pixabay.com

本文作者 | 孔劭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