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正將我們引向元宇宙?真正目標或是收集更多資料並從中獲利


騰訊科技訊 9月27日訊息,社交網路巨頭Facebook負責全球事務和溝通的副總裁尼克·克萊格(Nick Clegg) ,將於美國當地時間週一闡述這家科技巨頭對名為“元宇宙”(Metaverse)的虛擬世界的願景。在這個虛擬世界中,人們可以工作、生活、購物以及娛樂等。然而,Facebook的參與不禁引發了人們對隱私安全的擔憂。


“元宇宙”的概念最早出現在1992年科幻小說《雪崩》(Snow Crash)中,裡面的人們為了躲避一家危險公司主導的世界而進入虛擬世界。自那以後,元宇宙成為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廣受歡迎的各種虛擬體驗代名詞,包括《堡壘之夜》等熱門遊戲、NFT甚至是線上會議和活動。

但最近幾周,在創始人兼執行長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表示,Facebook將在五年內成為“元宇宙公司”,並宣佈它將成為“移動網際網路繼任者”之後,這個詞獲得了新的吸引力,但人們對其潛在的倫理和社會影響愈加擔憂。

作為這家市值達1萬億美元的科技巨頭的創始人和控股股東,扎克伯格在分享他對元宇宙的願景時,描述了一個網路世界。在這個世界裡,戴著VR頭盔的人(Facebook擁有虛擬現實平臺Oculus)不僅可以觀看內容,還可以進入其中。這將是個由公司、創作者和開發者共同建立的線上空間,人們可以在其中自由生活,可以觀看錶演或者工作。

據報道,在華盛頓,Facebook推進元宇宙的政治努力已經全面展開。Facebook營運長謝麗爾·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克萊格領導了這場遊說活動。週一,克萊格將在題為“元宇宙之旅”的演講中闡述該公司關於這個虛擬世界如何重塑社會的計劃。

據悉,Facebook正在與多家智庫就元宇宙的標準和協議進行談判。許多觀察人士表示,此舉使該公司可以將討論焦點從去年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提起的反壟斷訴訟等問題上轉移開來。

但專家擔心,由於監管部門仍難以抑制這些社交媒體巨頭的影響,元宇宙很可能成為Facebook等公司收集更多資料並從中獲利的一種方式。他們還警告說,需要更多的遠見和政府保護,以應對大型科技公司給這個領域帶來的風險。

延伸閱讀  颯!頂著兩個“首位”,她和女兒有個約定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新媒體與網際網路教授羅賓·曼塞爾(Robin Mansell)表示:“我知道這不一定是流行觀點,但我確實認為,我們事後看到的危害,尤其是對兒童和成年人的危害,足以令人擔憂。在這些公司獲准加入進來之前,在透明度、資料保護以及兒童保護等方面努力建立相關規則,將是更明智的做法。”

雖然對大多數人來說,元宇宙仍然是個抽象的術語,但網際網路巨頭已經對其寄予厚望,並投入了鉅額資金。Facebook最近推出了VR會議服務Horizon Workrooms,人們可以戴著VR頭盔遠端聚集在一起,就像身臨其境地在虛擬會議空間中參會那樣。

Facebook還推出了首款“智慧眼鏡”Ray-Ban Stories,它配有兩個攝像頭、麥克風、揚聲器以及語音助手。與此同時,微軟執行長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表示,該公司正大舉投資於“企業版元宇宙”。

曼塞爾說,與元宇宙相關的社會政治問題將與Facebook等現有社交媒體平臺上的問題相同,包括資料、監控、歧視以及監管等。但在元宇宙的沉浸式世界中,這些問題規模將大得多。她認為,科技巨頭應該等到“如何治理元宇宙的規則”變得明朗之後再推出。

她說:“對我來說,這似乎只是資料貨幣化的又一步,讓Facebook和其他大型平臺受益,這些平臺賣給人們有趣、令人興奮、有助於提高工作效率的東西。”

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營銷學教授斯科特·加洛韋(Scott Galloway)表示,扎克伯格是元宇宙吸引關注的核心原因。他說:“我不認為人們害怕元宇宙,他們害怕的是扎克伯格控制的元宇宙。這就是他在社交媒體上取得的成就。從Facebook獲取資訊的人比南半球和印度的人還多。”

倫敦艾倫·圖靈研究所(Alan Turing Institute)的倫理主題負責人大衛·萊斯利博士(David Leslie)表示,元宇宙將提供一個“逃生艙口”,以應對社會上最大的問題。

延伸閱讀  Snap第三季度營收10.67億美元,淨虧損同比收窄64%

馬克·扎克伯格預測,Facebook將在五年內成為“元宇宙公司”

萊斯利說,這一概念引發了從誰構建和控制它、失去“私人生活安全空間”的風險,以及缺乏代表性的虛擬人口等方方面面的倫理問題。就社會經濟、性別和種族構成而言,化身的人群可能存在不平衡的風險。我們生活在這樣一個時代,人們不能公平地獲得從事這些技術所需的各種基礎設施。

牛津網際網路研究所資料倫理高階研究員布倫特·米特爾施塔特博士(Brent Mittelstadt)表示:“元宇宙的潛在社會影響還遠未確定。如果它像人們進行虛擬約會而不是見面那樣具有破壞性,對於預測這會對關係的性質產生什麼影響將非常困難。”

但米特爾施塔特補充說:”如果Facebook設法讓你在那裡花很多時間,它就實現了收集更多資料並將其貨幣化的目標。突然之間,Facebook擁有了比目前更多的資料來源,並通過名為元宇宙的東西進行組合。如果Facebook如願以償,那麼你顯然會在上面花費大量時間。”(騰訊科技審校/金鹿)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