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戈恩的逃亡:遭遇“政变”的“棋子”和法日产业暗战



当地时间1月8日下午3点(北京时间晚上9点),在新年前夕从日本东京“金蝉脱壳”现身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日产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举行了逃离日本后的首场新闻发布会。在吐槽了每天“八小时审讯、放风30分钟、一周淋浴两次、看守不会讲英语或法语”的日本监狱生活并且点名怒怼了日本检方后,戈恩花费了大幅笔墨描述自己对日产公司和雷诺-日产联盟的贡献。“我离开日本是为了伸张正义。”戈恩说,“我已经成为了这个我为之服务了17年的国家的人质。”戈恩强调,自己逃离日本并不是因为“有罪”,而是因为在日本不可能受到公正的审判。

戈恩的逃亡:遭遇“政变”的“棋子”和法日产业暗战 1

发布会上,对于外界最为关心的自己是如何从日方的严密监视下逃脱的细节,戈恩并未透露分毫;对于此前“预告”的将要公布对他发起“政变”将他赶出日产的公司和日本政府相关人士,戈恩也以“不希望黎巴嫩方面因此受到牵连”而含糊带过。

此前一天,戈恩接受美国福克斯商业电视台采访时称,自己因“政变”被赶出日产,遭到了“以反对日产与法国汽车巨头雷诺合并为背景的不当逮捕”。他还表示,计划在8日的记者会上公布相关人士的姓名,其中也包含日本政府相关人士。去年4月,戈恩在日本第四次被捕前录制的一段视频据称也对此有所提及,但最终发布时在其律师团队的建议下将名字隐去。

7日,日产汽车公司也发布了戈恩逃亡后的首次正式声明,表示戈恩出逃“是无视日本司法制度的行为,极其令人遗憾。对戈恩违规行为追究责任的基本方针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在8日的发布会上,戈恩表示他将在未来几周内披露更多细节。他是否将最终公布那些对他实施“政变”的人员的名单,仍然受到关注。一直以来,戈恩案的背后,始终伴随着雷诺-日产联盟的合并风波,还有隐藏地更深的日法两国产业政策、国家利益之争。处于角力中心、身居高位的戈恩,无可避免地成为了这场争斗中的“棋子”。

《金融时报》称,早在2016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成立后,时年62岁的戈恩本已准备半退休,担任“名誉主席”。但是,戈恩并没有停下脚步,他似乎还背负着另外的“使命”,从而导致了2018年的那场“政变”。

戈恩究竟背负着怎样隐晦的新“使命”?在这场围绕戈恩的“政变”背后,法日两国政府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后戈恩时代雷诺-日产联盟又将走向何处?

法国“打劫”,法日矛盾深种

戈恩出生于巴西,成长于黎巴嫩和法国,拥有法国、巴西、黎巴嫩三国国籍。据《纽约时报》报道,戈恩大学毕业后进入米其林轮胎公司,在那里工作了18年。1990年,戈恩被任命为米其林北美分部的CEO,重振了身处困境的米其林北美业务。1996年,戈恩加盟雷诺担任执行副总裁。

1999年,作为日本第一家汽车为主业的企业,日产汽车的业绩已连续26年下滑,全球市场份额从1991年的6.6%下降至不到5%,背负的债务高达2.4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35.6亿元),接近崩溃。当时,法国雷诺以54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日产36.8%的股份,成为日产最大股东,日产-雷诺联盟成立。戈恩受雷诺委派前往日本,承担起重建日产的重任。在戈恩的铁腕手段下,日产迅速转亏为盈。戈恩也因此名声大噪。

2001年,戈恩被任命为日产的首席执行官。2005年,戈恩被任命为雷诺的首席执行官,同时管理着两个大型汽车企业。

在戈恩的推动下,日产在2011年购入雷诺15%的股份,同时,雷诺对日产持股增加到43.4%。

2016年10月,日产以2373.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1.87亿元)收购三菱汽车 34%的控股权。同年,日产-雷诺-三菱联盟成立,创建了当年的第四大汽车集团,戈恩担任该汽车联盟董事长。当时戈恩宣称:“今天,我们的全球同盟已达到一个转折点。”2017年,日产-雷诺-三菱联盟以1060.83万辆的销量超过丰田和大众,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集团。

曾在21世纪初濒临破产、而后崛起的日产,逐渐成为联盟中较大的一方——2017年雷诺净利润为52亿欧元,其中日产贡献了一半以上。但复苏之后的日产,开始对当初与雷诺签下的“不平等”协议提出异议,双方嫌隙渐生。

路透社曾报道称,2015年4月,时任法国经济部长马克龙动用12亿欧元(约合人民币92.88亿元)公共资金,把法国政府对雷诺的持股比例由15%增加到19.7%,这样就有足够的火力,在当月末否决一项“一股一票制”的提议,以确保法国政府获得足够的影响力对雷诺公司可能危及法国国内就业或其他国家利益的战略决策进行否决。

这一举动激怒了被雷诺持有43.4%股份的日产汽车,因为马克龙此举意味着,万里之外的日产也将受到法国政府的影响。2015年4月23日,日产发布新闻稿,反对法国政府的这一举措,并公司希望保持日产的独立性。事实上,在1999年至2014年间,这家日本集团已经给雷诺带来了150亿欧元的利润和40亿欧元的股息。路透社称,日产的增长速度超过了其法国母公司,在设计和其它关键领域都处于领先地位。

日产随后要求把持有的雷诺股权增持至25%或更多,根据日本法律,若日产占雷诺股权被提高到25%,将取消雷诺在日产的投票权,以实际上结束法国政府的控制。双方因此大闹一场,据法国网站Contrepoints 今年1月6日的报道,当时,日本工业家,特别是强大的经济产业省,对法国这起“打劫”行为非常不满。

最后,日本政府出面交涉,双方达成了一项折衷协议,法国政府又把持有雷诺的股权比例从19.7%削减回归到15%,才避免扩大争端。

该协议为日产汽车提供了未来不受母公司雷诺或其最大股东法国政府干预的保证。目前,雷诺拥有日产43.4%的股份,且拥有表决权;而日产仅拥有雷诺15%的股权,同时无投票权。

Contrepoints指出,这些变化令一些投资者感到失望,他们原本希望戈恩能利用此次危机深化联盟改革,甚至进行全面合并——将雷诺持有的日产200亿美元的巨额股份中的一部分解冻。马克龙的决定击垮了戈恩希望在2016年加速利用两个集团之间协同效应的愿望,也完全破坏了戈恩和日方的关系,日方认为,法国政府秘密国有化日产的企图不可接受。

路透社在上述文章中援引法国巴黎银行证券部分析师多米尼克 奥布莱恩(Dominic O ‘ brien)的话称,这一结果是戈恩为雷诺-日产全面合并奠定基础“错失的机会”。雷诺-日产全面合并本是两家公司日益密切的业务合作所带来的普遍预期的最终结果。

法国“吞并”日产野心导致戈恩被“政变”

然而,合并带来的隐忧越来越大。

一方面,是戈恩对“规模”的不懈追求。2018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销量再次领先丰田,几乎与大众持平。戈恩的一位前助手告诉《金融时报》,“他从来没有说出口,但他想(把企业)做到世界最大。”

另一方面,则是法国政府“合并日产之心不死”。2018年初,在已成为法国总统的马克领导的法国政府的推动下,戈恩开始积极推动日产、雷诺、三菱合并。雷诺和日产通过近20年前设计的一个结构相互持股,但作为该汽车制造商联盟负责人和日产董事长,戈恩筹划让两家公司合并,使双方的合作伙伴关系“不可逆转”。但是日产董事会反对这项交易,并曾设法阻止。

在日本媒体看来,法国政府向日方提议雷诺-日产合并,意在借壮大雷诺使它成为拉动法国经济发展的引擎,缓解法国内民众对马克龙政府的不满,减轻执政压力。此外,日方舆论指责以“合并”名义开展的上述计划,实际是雷诺对日产的“吞并”。

夹在法日之间负责合并计划的戈恩,成了一枚“棋子”。

2018年11月19日,戈恩在东京羽田机场被日本检方逮捕,被控隐瞒收入、挪用公款等4项罪名。此后是长期的拘押、保释,直至2019年底的出逃。

日本检方指控,戈恩在2010年到2014年的5年间,实际收入为99.9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约6.45亿元),但对外宣称只有49.87亿日元。检方称,戈恩的收入中大约有50亿日元未公开、未纳税。

戈恩对上述指控全盘否认。在其被捕当晚,由戈恩指定“接班”的日产汽车CEO西川广人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公司是在接到举报人指控、并进行数月内部调查之后才采取这一行动的。

据英国《金融时报》消息,与西川广人共事的一些人表示,戈恩下台一事不太可能是西川一人所为。报道称,多年来,随着雷诺-日产联盟越来越像是日产支撑起了较为弱小的法国合作伙伴,日产内部的沮丧情绪不断积累。在西川广人获得任命不到一年时间里,日产欧洲董事会的多名成员被雷诺前高管取代。

一名知情人士对《金融时报》表示:“迹象就摆在那,所有人都知道。”

日产背后的日本政府

在戈恩被捕前的几周,日产法律部门负责人哈里·纳达向公司的几位高管提议,称他们应该争取日本经济产业省的支持。日本经济产业省早些时候曾对巴黎方面处理(雷诺与日产)谈判的方式表示担忧。

日产的一些高管认为,日本政府可能会为“中和”戈恩而努力。一位与日本政府关系密切的人士说:“对日产来说,寻求政府支持以使他们的所作所为合法化非常有用。”

据Contrepoints报道,日本经产省有一定的权力进行监管,还有一部分权力通过国有资产行使:日本银行每年通过交易所交易基金购买约300亿美元的日本股票。正因为如此,它是日经225指数上约90%的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之一。

戈恩的律师指控称,“检察官、日本经济产业省政府官员和日产高管之间存在非法勾结”,以阻止戈恩“进一步整合日产和雷诺,威胁到了一家旗舰企业的自主权”。

Contrepoints在报道中称,一些日本观察家指出,戈恩一案是“Japan Inc.”的回归。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政府对大公司内部管理的干涉主义很普遍,随着时间的推移,干涉主义本来已经消失了。

1999年就来到日本的戈恩很清楚这一点:他在第四次被逮捕前录制的一段视频中表示,日产高管决定逮捕他,是为防止他与法国制造商建立更密切的关系。戈恩甚至指明了一些人,但他的律师弘中惇一郎决定从录音中删除这些具体指控。录制上述视频的当天,戈恩曾在推特上宣布将要召开新闻发布会,但次日,他就被日方第四次逮捕。

戈恩一再表示,日产高管策划逮捕他,显然是担心他会考虑将日产与雷诺合并,这会削弱日本企业的地位。

彭博社曾预测称,戈恩不太可能得到任何看起来像正义的东西。“根据日本法律,嫌疑人可以被拘留和审讯23天而不被起诉。在此期间,嫌疑人可能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在一天里接受长达八个小时的审讯。”在8日的新闻发布会中,戈恩在开场不久就提到了这一点:“日本当局每天对我进行长达八小时的审讯,我的律师不被允许在场。”

此外,彭博社指出,非正式的拘留期可能要长得多。“在23天的期限结束后,警察完全可以以另一项罪名再次实施逮捕,开始新一轮审讯。最终,像日本几乎所有的嫌疑人一样,无论有罪与否,嫌疑人都可能被迫签署认罪书。”

事实正是如此:戈恩于2018年11月19日被捕,被拘留23天,于2018年12月21日再次被捕,然后在2019年1月11日、4月4日再次被捕。被捕期间,由于无法接触律师,他一天被审讯14小时,有时是晚上,直到他重病。他的保释也一再被拒。

对此,法国资讯(France Info)质疑称,(日本)理应为一个生病的老人提供医疗服务。

立场尴尬的法国政府

2018年11月戈恩被捕后,法国一些舆论对法国政府出面“拯救”拥有法国护照的戈恩抱有期待。在戈恩拘押期间,他的妻子卡罗尔也曾多次为了丈夫能够获释而在各国间奔走,并曾向法国政府提出求助,但遭到了无视。

但在接受法国《星期日报》采访时,卡罗尔表示,马克龙总统没有回应她的求助。“爱丽舍宫的沉默简直振聋发聩。”卡罗尔说,“我曾认为法国是一个誓死捍卫无罪推定的国家。他们完全忘记了戈恩为法国经济以及雷诺汽车所做的一切。”

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表示,法国的政治干预可能不是帮助戈恩的最佳方式。

在巴黎,雷诺公司和法国政府对戈恩的突然被捕竭尽全力表现得若无其事,称这一联盟非常强大,足以在戈恩不再是其掌门人的情况下生存下去,并且驳斥了所谓的“阴谋论”。戈恩被捕后,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他“将对这一联盟的稳定性保持高度警觉”。

戈恩案案发后,日产、雷诺及三菱曾在2018年11月底发布声明称,将继续对联盟关系给予支持。2019年3月,雷诺、日产和三菱的新领导人在东京会面,宣布了该联盟的重组管理结构。在全新的四人管理架构中,雷诺获得两个席位,日产和三菱各占有一个席位。亦即,法日双方将拥有平等的发言权。

另一方面,在日本身陷牢笼的戈恩也同时正受到法国南泰尔检方的调查。2016年,戈恩与第二任妻子卡罗尔在法国凡尔赛宫的奢华婚礼似乎暴露出了一些财务问题,婚礼所涉的部分费用据称由雷诺汽车支付。

据《洛杉矶时报》去年11月报道,一年来,法国政府一直小心谨慎,避免通过给予戈恩强力支持来干预法律程序。法国前总统尼古拉·萨科齐去年10月在得到总统马克龙的允许后,在东京的法国大使馆会见了戈恩。萨科齐还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了对日本法律制度的担忧。萨科齐的发言人未对该说法予以置评。

没有戈恩,雷诺-日产或将不再是目标?

戈恩的轰然倒台,让本已纷争不断的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几乎名存实亡。2019年彭博全球汽车制造商指数显示,日产汽车的股票收益表现排名垫底,而雷诺则位处倒数第二,两者的股价分别下滑了28%和23%。三菱汽车的情况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其股价在2019年年内下挫了24%。

据《卫报》4日报道,去年6月,雷诺与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进行大规模合并的努力也宣告失败,菲亚特将此归咎于持有雷诺15%股份的法国政府的干预。去年10月,菲亚特宣布与雷诺的法国竞争对手标致雪铁龙(PSA Group)进行350亿英镑的合并,此举让雷诺别无选择,只能更好地管理其与日产的联盟。

据投资银行杰富瑞的菲利普 霍乔斯称,雷诺和日产的重叠部分总是有限的,问题是没有留出节省利润率的余地。

内部人士还抱怨称,两家公司未能利用它们在电动汽车领域的早期领先地位,工程部门的摩擦也阻碍了适当的技术共享。雷诺和日产各只有一款纯电动大众市场汽车,分别是Zoe和Leaf,两者都需要削减二氧化碳排放,以避免欧盟的罚款可能高达数十亿欧元。投资银行Evercore ISI估计,如果雷诺要削减五分之一的排放,仅雷诺一家就将面临14亿欧元的成本,这将抹去其2019年估计利润的五分之二。

但技术共享受阻使得在成本高的减排压力下,雷诺与日产都或将难以提高利润率。

新电动汽车的细节尚未公布。雷诺计划到2022年推出8款新车型,可能在3月份的日内瓦车展上推出。日产正致力于通过削减车型和节约成本来提高盈利能力和现金流。一款即将上市的电池动力SUV的细节尚未公布。

Evercore ISI的分析师表示,雷诺对其过渡策略正欲“蒙混过关”。分析师阿恩特 埃林霍斯特(Arndt Ellinghorst)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联盟的未来看起来很糟糕”,早就应该进行“再平衡”了。他建议雷诺将其在日产的持股比例降至35%或更少,以减少联盟的不确定性,并有可能释放现金。

雷诺现任董事长让-多米尼克 塞纳德(Jean-Dominique Senard)上月称,横滨和巴黎之间的关系有所缓和,但他表示,全面合并并非最终目标。“这是一个有点失败的生意。”霍乔斯说,“(合并)已经谈了太久了,但他们取得的成就太少。”

(澎湃新闻实习生沈雨若对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