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紅酒真的對我們有益嗎?



北京時間1月10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儘管每年有成百上千萬人因酒喪命,但人類數千年來對飲酒的喜愛並不會因此杜絕。近幾十年來,紅酒甚至還有了“有益於身體健康”的名聲,被認為與延年益壽、降低心髒病風險有關。

wine-party-celebration-people-2101186.jpeg

資料圖

但紅酒對我們真的有益嗎?

首先要弄清“對我們有益”究竟是什麼意思。說起紅酒的好處,許多人都會想到心臟健康。但很少有人知道,研究發現酒精與癌症之間有著明顯關聯。對不吸煙的人而言,每週一瓶紅酒可能使男性在一生中患癌的概率增加1%,女性則會增加1.4%。換算一下,每週一瓶紅酒對男性而言相當於5根香煙,對女性則是10根香煙。

專家指出,雖然有很多研究致力於揭露吸煙與癌症之間的關聯,但對於飲酒對健康的影響則鮮有研究,因為公共衛生領域的官員們控制了煙草的信息揭露,而飲酒的影響則主要靠酒行業自己來傳播。

“小酌有益健康”的觀念最早源自上世紀70年代。當時科學家發現,法國人攝入的飽和脂肪酸更多,但患心髒病的概率卻更低。他們發現,低心髒病患病率與飲用紅酒之間存在著清晰的關聯。這就是所謂的“法國悖論”,至今仍令科學家們困惑不已。

自此之後,我們便一直相信適量飲用紅酒可以降低患心髒病、高血壓、糖尿病和發胖的風險。

“早期研究發現,適量飲酒呈現出一條J型效果曲線,”國際酒精研究科學論壇聯合主任海倫娜·柯尼貝爾(Helena Conibear)指出,“定期少量飲用紅酒似乎可以延年益壽、改善健康、緩解認知能力退化。自此之後,不下於1000篇論文屢次重申了這一觀點。”

因此,很長時間以來,人們都保持了“適度飲酒比完全禁酒更有利於身體健康”的共識。

但酒精攝入、死亡與疾病之間的這條J型關係曲線也遭到了一些批評。如今許多人意識到,此前研究中的數據可能存在很多缺陷:禁酒的人可能是因為身體欠佳才戒絕飲酒的,而非因為戒絕飲酒才身體欠佳。 (區分因果關係是許多觀察型研究的一大挑戰,大多數營養學研究都會遇到這一問題。)

2006年,科學家重新分析了54篇之前發表的研究,結果發現,適度飲酒與降低心髒病風險之間並沒有相關性。

但柯尼貝爾指出,近幾年來,又有一些研究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結論。 “過去五年間,研究人員著重考察了一些干擾因素。我們知道紅酒愛好者往往身體更健康、教育程度更高、且更熱愛運動。做出相應調整後,我們發現之前提出的J型關係曲線完全正確。”

柯尼貝爾指出,為避免出現“人們因健康問題而戒酒”這樣的干擾因素,他們特意選用了從未喝過酒的受試者,而非曾有飲酒習慣、後來戒酒的人。

在2019年的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換了一種方法判斷適量飲酒是否真的與心髒病發病率降低有關。十年來,他們共對50萬名中國成年人展開了追踪。在中國人群中,有兩種​​常見的基因變異(ALDH2-rs671和ADH1B-rs1229984)會影響人們的飲酒特徵。他們在研究中還特意排除了健康狀況欠佳的受試者。

該論文作者之一、牛津大學納菲爾德人口健康系流行病學教授陳錚鳴指出:“不具有這種缺陷的人可以千杯不醉,但假如某人體內某種酶的功能失常,就完全無法耐受酒精。”

研究人員還將中國女性作為對照組進行研究,因為儘管很多中國女性可以代謝酒精,但許多人出於社會習俗原因不會飲酒,而不是出於健康考慮。

在此次研究中,研究人員並未發現J型相關性曲線,而是發現人們喝的酒越多,患高血壓和中風的概率就越大,並且喜歡每天小酌兩杯的人的患病風險也並未下降。而無論飲酒多少,與心髒病發作都沒有任何關聯。由此可見,飲酒與中風之間存在顯而易見的聯繫,但酒精出於某種原因、似乎能起到阻止心髒病發作的作用。

“我們的研究顯示,酒精對心臟一定具有某種保護機制。因為大量酒精攝入會導致血壓不斷上升,但對心髒病而言,這種關聯度卻相當平緩,患心髒病的概率並不會隨之增加。”陳錚鳴表示,“因此在血壓上升的同時,也許有另一種機制起到了抵消作用。但我們不清楚這種保護機制是否足夠抵消高血壓產生的影響。”

需要注意的是,研究人員將所有類型的酒都轉換成了標準酒精單位,因此研究結果並非只限定於紅酒。但陳錚鳴指出,就算只針對紅酒展開研究,結果也不會有任何不同。

紅酒

但人們通常認為紅酒“比較健康”,因為其中含有一種名叫多酚的抗氧化劑,蔬菜和水果中也含有這類物質。多酚可以緩解體內炎症,而炎症是導致疾病的因素之一。紅酒中的多酚濃度高達白酒的十倍。

米蘭大學健康生物醫學系的研究人員阿爾伯托·博爾泰利(Alberto Bertelli)發現,少量紅酒可以降低患心髒病的風險,一部分程度上是因為紅酒的抗炎功效。他建議每日飲用紅酒不超過160毫升,但同時必須採用地中海式的飲食習慣。

研究尤其關註一種名叫白藜蘆醇的多酚,這是一種葡萄皮和葡萄籽中含有的天然化合物。科學家認為,白藜蘆醇可以擴張血管、從而起到預防高血壓的作用。

但博爾泰利觀察到,儘管白葡萄酒中不含白藜蘆醇,法國習慣飲用白葡萄酒的區域卻依然存在前文所述的“法國悖論”。也就是說,白葡萄酒或許具有和紅酒相同的健康功效(假如紅酒真的對身體有益的話)。

“我們在白葡萄酒中發現了兩種初榨橄欖油中常見的化合物。”博爾泰利指出。這兩種化合物分別為酪醇和羥基酪醇,具有預防阿爾茨海默症的作用。

但研究人員發現,大多數人還是相信,只有紅酒有益於身體健康。

紅酒也許對腸道健康有益,而腸道健康則對身體其餘部位有著諸多好處,如增強免疫力和消化能力、保持健康的體重水平等等。在近期一項研究中,科學家分析了雙胞胎的飲酒習慣,結果發現,喝紅酒可以增加腸道細菌的多樣性,這一點有益於健康。但科學家只在每週僅飲用一杯紅酒的受試者身上發現了這種現象。每天飲酒超過兩杯的人均不在此次研究之列。

研究人員還發現,喝紅酒的人往往體質指數(BMI)較低。這可能也是適度飲用紅酒與健康有關的原因。並不是喝紅酒讓人變得健康,而是喝紅酒的人本來就比其他人健康。正如博爾泰利指出的那樣:“愛喝紅酒的人往往更喜歡鍛煉身體、更富有、也更健康。”

前面所說的腸道健康也是如此。由於該研究屬於觀察型研究,科學家無法判斷究竟是每週一杯紅酒讓腸道更健康,還是腸道更健康的人剛好習慣每週喝一杯酒。而假如開展隨機對照實驗,將受試者分成不同組別、讓他們遵循不同的飲酒習慣,又會因為涉及到酒精而違背研究倫理。

科學家確實開展過幾次隨機對照實驗,但沒能得出確定性結論。 2016年的一項研究發現,連續六月在每天晚餐時飲用一杯紅酒並不會影響糖尿病患者的血壓。而2015年的一項研究卻發現,每天飲用150毫升紅酒可以降低糖尿病患者患中風和心髒病的風險。

最健康的做法

英國倫敦國王學院的卡洛琳·勒洛伊(Caroline Le Roy)指出,儘管紅酒可能是最健康的一種酒,但還是徹底戒酒更為健康。

“我們知道酒精有害健康,”她表示,“如果真要喝酒,也應該是紅酒,因為這是唯一一種有健康功效的酒。但儘管如此,我還是不鼓勵人們喝紅酒。”

研究通常將紅酒的保護機制統統歸功於白藜蘆醇。雖然有些研究人員相信,白藜蘆醇可被血液吸收意味著它能夠發揮抗氧化作用,但也有人懷疑,白藜蘆醇在血液中可能無法停留那麼長時間、來不及發揮其有益功效。

“你從一杯紅酒中究竟能吸收多少白藜蘆醇?其中又有多少能真正為身體所用?這些問題仍存在很大爭議。”柯尼貝爾指出。

近年來,白藜蘆醇補充劑變得越來越火。但至於其功效,相關數據卻無法達成一致。博爾泰利認為,人體需要紅酒中的酒精成分才能吸收白藜蘆醇。

“白藜蘆醇的生物利用度與水果所含的其它多酚並無區別,但關鍵不在你攝入了多少、而在於有多少進入了血液中。”

“紅酒中的化合物被我們吸收前,首先要經過充分溶解。這些化合物可以相互促進吸收、共同發揮功效,只有紅酒才能做到這一點。”

根據全球最嚴格的英國飲酒指南,我們每週的飲酒量不得超過14個酒精單位。儘管針對紅酒健康功效的各類研究才剛剛起步,但大多數科學家都同意,最健康的做法仍然是滴酒不沾。假如一定要喝不可,那麼最健康的做法就是喝紅酒。

但我們不應該“為了身體健康”而喝紅酒,因為要想改善健康,還有許多更有效的方法。人們肯定想听科學家說,每天下班後喝的半瓶紅酒對身體有益無害。可惜事實並非如此。

想變得更健康嗎?那就多吃水果蔬菜、多運動,這些才是經過論證的最佳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