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智選將迎來新車“傲圖”,“華為造車”又有了新模式


撰文 | 吳雪

編輯 | 于傑

出品|汽車產經

在宣佈極狐阿爾法S華為HI版有望年底前進入華為的銷售渠道之後,華為的汽車版圖還在繼續擴充套件。

近日,汽車產經從知情人士處獲悉,繼與賽力斯合作華為智選SF5車型之後,未來華為智選還將迎來第二款與賽力斯合作的新車——傲圖。

從合作模式來看,這一車型與此前的賽力斯SF5以及極狐、阿維塔等採用的華為Inside模式都有所不同,而是更加深入。通過這一車型,華為的目的是加快打造自己的智慧汽車生態。

華為“造”了一輛車?

與賽力斯SF5只採用了華為的電驅動系統及HUAWEI HiCar等初級功能不同,據該知情人士透露,傲圖在產品打造上將採用全套的華為智慧汽車解決方案。

不僅如此,這款車從前期規劃、設計到後期營銷、售賣都將由華為“一手包辦”。

延伸閱讀  9月新上市轎車回顧,2-20萬自主合資都有,法系車終於迎來春天?

“相當於華為買斷了這款車型,金康賽力斯只負責代工生產”,知情人士表示。

這樣顯然與此前極狐、阿維塔採用的華為inside模式不同。在華為inside模式中,華為的角色是零部件供應商,品牌和產品定義權仍掌握在車企手中。

而對於傲圖,華為則從頭到尾的主導者。甚至可以說,這是華為自己造的一款車。賽力斯的角色只是“貼牌生產”。

但華為這次造車的目的並非造車本身,而是“華為希望能通過一款車型的成功打個樣,這樣才能吸引更多的車企進入華為的汽車生態裡。”關於華為對傲圖的期望,該知情人士如此概括說道。

關於“傲圖是否是華為的新車?”這個問題,汽車產經第一時間詢問了華為智慧車事業部相關負責人,得到的回覆是,“不造車,不會有自己的新車。”

據瞭解,在計劃與車企合作之初華為就有意嘗試傲圖這種合作模式。

但當時由於急於落地,讓華為經銷商有車可賣,就選中了賽力斯SF5這款已經基本成型的車型。華為能夠發揮的空間自然有限,只能臨時加入一些後裝的智慧化零部件。這也使得SF5在本質上並沒有很深的華為屬性,甚至被媒體調侃為“華為outside”。

此前曾有媒體在報道中表示,在華為消費者BG與賽力斯最初接洽時,消費者BG CEO餘承東曾定下了非常高的銷售目標。“用華為的渠道賣車,怎麼也得賣個幾百萬臺吧。”

但事實上,根據乘聯會的資料,在賽力斯SF5進入華為的銷售渠道之後,4-9月,其累計銷量也僅三千多輛。雖然與此前相比有了明顯增長,但顯然與華為的期望相去甚遠。

華為的汽車野心不在造車

眾所周知,從2018年決定進軍汽車產業開始,“不造車”就一直被華為奉為最核心的原則。

延伸閱讀  量產前夕極氪汽車風波不斷:交付延期,試駕車事故,門把手掉漆

而關於華為進軍汽車產業的邏輯,此前曾有華為內部人士在接受汽車產經採訪時將其概括為“博世+廣匯”。

所謂“博世”,即華為可以像Tier1(車廠一級供應商)一樣為主機廠提供核心零部件。具體來說,如今華為的智慧汽車產品與服務主要聚焦於五大系統——智慧駕駛(平臺)、智慧座艙(鴻蒙車機OS為核心)、智慧電動、智慧網聯、智慧車雲(智慧車控和智慧雲服務)。

而所謂的“廣匯”則是指華為依託於遍佈全國的線下體驗店正在開展的汽車銷售業務。

此前,在談到為什麼切入汽車行業時,餘承東曾明確表示,“美國的制裁讓華為手機供應鏈迎來非常大的挑戰。如果想彌補的話,唯一能跟它相比的就是智慧電動車”。

而在8月份時,華為釋出的業績資料也顯示,今年上半年,華為的消費者業務收入僅為1357億元人民幣,同比下滑了46%。顯然對於華為來說,快速補上智慧電動汽車這一環顯得尤為重要。

只是從目前華為的處境來看,傳統車企在與其合作中仍有很多顧慮。其中最引人關注的,則是今年6月份上汽集團董事長陳虹所說的“靈魂論”——“不能接受與華為等第三方自動駕駛解決方案提供商的合作”,“不能讓華為成為靈魂”。

而傲圖的推出,卻恰恰像是華為想要展現自己能夠做車企靈魂的實力。

所以,傲圖的推出會受到車企的狙擊?還是會為華為招攬到更多加入其汽車生態圈的朋友?我們也將持續關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