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部原副部長朱光耀:中國資本市場融入全球 利於經濟健康持續發展


每經記者:張禕 每經編輯:楊軍

10月21日,2021中國資本創新成都峰會在成都拉開帷幕。本次峰會作為2021成都全球創新創業交易會的重頭戲,由成都市人民政府主辦,成都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上海證券交易所資本市場服務西部基地、深圳證券交易所西部基地、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西南基地聯合承辦。峰會邀請了朱光耀、巴曙鬆、樊綱、劉紀鵬、朱寧等著名經濟學家;上交所、深交所等證券交易所以及知名創投機構、上市公司高管參會,嘉賓們圍繞“多元資本創新多維金融供給”這一主題,共同探討全生命週期金融供給賦能數字經濟的路徑。

“這次會議,對於推進中國資本市場的健康發展是有意義的。”本次峰會的重要參會嘉賓、財政部原副部長朱光耀將通過視訊發表主旨演講。他表示,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裡,中國資本市場不斷擴大對外開放,是高質量高水平對外開放的一個重要環節。在“雙迴圈”新發展格局下,中國正在為一個穩定的國際環境、穩定的國際資本市場、穩定的國際能源市場作出自身的努力。

朱光耀還強調,要充分認識和警惕國際資本流動中的風險和挑戰,同時中國資本市場還需在提升治理水平、完善治理規範、提高市場成熟度等方面繼續努力,更好地為實體經濟服務,推動經濟不斷高質量發展。


朱光耀視覺中國圖

充分認識國際資本流動

朱光耀表示,中國資本市場不斷向前推進和發展,離不開中國在提高市場化、法制化、國際化的營商環境水平方面所作出的努力。

當前,中國正在推進以國內大迴圈為主體、國際國內雙迴圈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的建設,這是中國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之後乘勢而為、推進新的建設現代化社會主義國家的新徵程的一項重要的戰略舉措。

“但堅持以國內大迴圈為主體,絕不是要封閉執行中國經濟,而是要使中國經濟同全球經濟更加緊密地發展。”朱光耀說,中國的資本市場與全球資本市場的緊密融合,有利於中國經濟健康持續向前發展,也有助於國際各個國家經濟金融的合作。他希望看到,中國金融市場和資本市場擴大對外開放的同時,中國企業在其他國家也受到同樣的歡迎和支援,儘量減少金融機構在境外經營中的障礙。

延伸閱讀  國家發改委:督促重點煤炭企業增產增供 加快釋放優質產能

朱光耀還強調,因為金融市場、資本市場本身的重要性,對於國際資本流動中的風險和挑戰,中國要有充分的認識和警惕,進一步提高政策成熟度,確保擁有充足的政策工具,以在金融市場可能出現突發挑戰時及時加以應對。

另外,中國資本市場也需要在提升治理水平、完善治理規範、提高市場成熟度等方面繼續努力,更好地為實體經濟服務,推動中國經濟在高質量發展的軌道上不斷向前。

高度警惕兩個時間節點

談及當前全球資本市場的形勢,朱光耀指出,有兩個時間節點需要高度警惕,而這兩個時間節點均與美國金融市場緊密相關。

第一個時間節點,是今年的11月3~4日,即美國聯邦儲備銀行(以下簡稱美聯儲)議息會議的時間。

朱光耀表示,市場普遍預計,在這次會議上,美聯儲將宣佈減少自2020年4月份以來實行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的債券購買量,目前合計月度購買量是1200億美元,按照大家判斷的預期,每月減少購買量150億美元。

“不過,這並不是像有一些報道說是美聯儲開始縮表。”朱光耀特別指出,回顧2013~2016年美聯儲退出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所採取的步驟和路徑,經歷了減少債券購買量至“0購買”、逐步實施利率正常化、減少資產負債表額度這三個程序。

朱光耀分析稱,從2020年4月初至今,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總量增長了一倍,升至8.2萬億美元,增幅已超過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美國三輪量化寬鬆貨幣政策下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的增長幅度。如果按照市場預期計算,預計美聯儲將通過8個月的時間,也就是到2022年的6月完成這種擴錶行為,明年的年終之後啟動提高利率的程序,而後才會開始減少資產負債表的規模,這將對美國經濟產生重要影響。

“現在已經到了靴子確實要落下來的時候,我們要密切觀測。”他表示,目前美國通貨膨脹的壓力在增大,而且持續的時間可能會超出預計,美聯儲應對通貨膨脹壓力所採取的貨幣政策會產生外溢性影響,對國際資本市場,特別是對新興市場國家的影響將很快顯現。

第二個時間節點,是今年的12月3號,即市場非常關注的美國債務上限的最後期限。

延伸閱讀  格力電器併購銀隆的“隱性成本”

朱光耀指出,雖然此前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經過激烈博弈,在10月初將28.4萬億美元的國債上限上調了4800萬美元,同時把債務違約的期限從10月份延長到12月3日,但兩黨博弈並沒有結束,這也將直接關係到美國的國家信用以及美國國債在資本市場上的評級。“回想2011年8月,當時美國國內政治對國債上限的博弈,使得標準普爾宣佈將美國的國債信用評級從AAA評級下調至AA+,對市場產生了巨大的震動。”

面對上述可能對國際資本市場造成重大影響的兩大因素,朱光耀主張加強國際交流與溝通。“2011年在美國國債上限處理的問題上,2013年對於美聯儲調整量化寬鬆貨幣政策,中美雙方均通過中美經濟對話機制進行了良好的政策溝通。如今,無論是量的程度,還是如果危機爆發對資本市場的衝擊的力度,危險程度都要超過當年。因此中美兩國及時的政策交流溝通,以及G20國家政策交流溝通都變得非常重要。”朱光耀如是表示。

密切關注國際石油價格

除了美國貨幣政策及國債上限,朱光耀認為還有一個問題需要密切關注,那就是當前世界石油價格對國際資本市場的衝擊。

“資本市場的穩定,關鍵是預期的準確和信心的確立,但近兩三個月來,國際資本市場石油價格特別是天然氣LNG價格的大幅上漲,對國際資本市場的穩定和預期的判斷產生了重大沖擊。”朱光耀說,目前美國原油期貨價格已經超過了82美元/桶,創7年來新高,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幾乎到了85美元/桶,創近3年新高,增長幅度已超過市場預期和必要的政策準備,這種過高的能源價格,會對全球的經濟發展和全球資本市場的穩定產生重大沖擊和影響。

他指出,特別是嚴冬將近,如何防止石油價格進一步上漲,解決居民和企業生產所需能源?“同貨幣政策的交流一樣,就能源市場價格、能源市場穩定及時進行政策交流非常重要。”

朱光耀認為,能源供需雙方磋商協調,世界主要經濟體發揮積極作用,通過有效的政策溝通交流,保證一個基本合理穩定的市場預期,這不但符合所有國家的利益,同時也能形成合理的能源結構,促進全球的減碳行動。就整個金融市場發展而言,這種穩定性、可預期性非常重要,在和平發展的框架之下,所有國家都應攜手,同心協力應對挑戰。

每日經濟新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