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sari 談 DeFi 創新:拋開 DeFi 2.0 ,還有哪些新概念值得關注?


在經歷了長期的停滯之後,DeFi 再次出現在加密領域的主要敘事中。DeFi 再次吸引眼球,主要是 Alchemix Finance 匿名開發者 Scoopy Trooples 提出的有爭議的術語 「DeFi 2.0 」所引起的。在最近的推特上,Scoopy 強調了一些建立在第一代 DeFi 協議(如 MakerDAO、Uniswap、Compound 和 Yearn)所創造的從 0 到 1 創新基礎上的第二代協議。這種分類引發了對 DeFi 協議分類的爭議,並將注意力從幕後發生的實際變化上轉移開。在 Twitter 時間上我們看到亂糟糟的東西,每個人都在問他們最喜歡的 OlympusDAO 分叉專案相關的問題。


與其爭論命名這種事情(DeFi 1.0 還是 DeFi 2.0),不如讓我們退一步,研究推動最新一波 DeFi 創新的巨集觀主題。一年前,這樣的報告將會涵蓋吸血鬼攻擊和發行策略等趨勢。而今天,除了會談及自動化、增強或擴充套件現有 DeFi 經濟模式的協議,我們還將探討流動性即服務(LaaS)協議的誕生。

流動性即服務 Liquidity-as-a-Service

流動性挖礦是 2020 年 DeFi summer 的核心和靈魂,最近已經不再受歡迎,DeFi 協議正在努力應對僱傭資本提供者從其系統中榨取價值的後果。流動性挖礦模式為流動性提供者提供了短期激勵,並在協議的資產負債表上產生了永久費用。因此,專案意識到他們需要更好的系統來確保可持續的流動性,同時為投資者調整長期激勵。隨著這個問題越來越為人所知,專案開始專注於 LaaS。使用 LaaS 提供商,協議可以直接從市場上購買他們的流動性,或者從旨在提供最質優價廉的流動性的協議那裡租賃流動性。

Olympus Pro

Olympus DAO 是第一個利用新穎的 Bonding 機制創造出可替代「流動性挖礦」模式方案的專案。通過以折扣價發行其原生代幣 OHM,Olympus 能夠從市場上購買 LP 頭寸,以創造 「協議擁有的流動性」(POL)。最近,Olympus Pro 服務(即通過將 Olympus 的 Bonding 模型引入更廣泛的 DeFi 生態系統)的推出標誌著 DeFi 的第一個 LaaS 產品誕生。Olympus Pro 為專案提供 Olympus Bonding 機制的自定義實施方案,同時還為其原生代幣引入新的需求渠道。購買他們流動性的專案將從交易費中獲得收入,但也將承擔與價格變化相關的無常損失(IL)。這種方法可能最適合於代幣價格波動較小的大型專案,以儘量減少 IL。

Tokemak

與 Olympus 不同,Tokemak 是一個專為流動性供應而設計的協議。籠統來說,Tokemak 將充當去中心化做市商的角色。Tokemak 的原生代幣 TOKE 代表了代幣化的流動性,用於影響整個 DeFi 的流動性方向。協議因向 Tokemak 生態系統「播種」流動性而獲得 TOKE 獎勵,並可以通過抵押他們的 TOKE 來影響流動性方向。由於流動性最終由 Tokemak 控制,Tokemak 保留了與受控資產相關的交易費用,但也承擔了無常損失。從協議的角度來看,這種方法與流動性挖礦很相似;協議還是 ” 租用 ” 流動性,但沒有獲得交易營收,也沒有受到 IL 的影響。然而,協議因流動性參與而獲得原生 TOKE 的獎勵,而不是引入永久成本來維持流動性。

延伸閱讀  Findora 開發者網路成功實現 EVM 的完全相容和跨鏈功能,正式進入 DeFi 生態

Fei 協議 x Ondo Finance 合作關係

除了對其核心穩定幣協議進行改造外,Fei Protocol 最近宣佈了與 Ondo Finance 合作的計劃,為 DeFi 提供便宜、短期的 LaaS 選擇。協議將能夠在特定的時間內將他們的原生代幣存入 Ondo 流動性金庫,並由新鑄造的 FEI 與存款進行配對,然後,這個代幣對被髮送到 AMM,進行流動性供應。Fei x Ondo 的設計對於那些想要產生按需流動性、且無需前期成本來獲取另一端流動性的專案來說是很有吸引力的。由於提供了另一半流動性頭寸,Fei 在金庫到期時會收取少量固定費用。由於專案本身作為流動性提供者,他們有權收取交易費用,但也面臨著潛在的無常損失。在期限結束時,Ondo 將提供的代幣流動性扣除交易費(正數)和 IL (負數)後返回。這種策略為協議提供了一種在短時間內以極低的成本提供流動性的新方式。


總的來說,LaaS 提供商正在引入一些方法,以更低的成本為協議創造可持續的流動性。雖然每個選項都有其優點和缺點,但越來越清楚的是,當前系統要擺脫對流動性挖礦的依賴,LaaS 處於這個過程的早期階段。

二階協議 Second Order Protocols

重塑 DeFi 的第二類專案是所謂的 「二階」協議。利用 DeFi 的可組合性,這些專案建立在現有的 DeFi 基礎設施之上,以自動化、增強或擴充套件現有的 DeFi 經濟模型和流程。由於它們位於現有的「貨幣樂高」之上,它們的效用是以多重風險為代價的。

自動機 Automaters

Yearn 建立的「收益即服務」平臺給了專案一種自動化戰略,以適應 DeFi 的其他專業功能:找到一個時間或 gas 效率低下的流程,並以少量費用將其打包,由此生態系統變得更加方便和高效。現在有幾個專案正在建設中,在 DeFi 中實現特定的微觀流程的自動化。Popsicle Finance 將資產用作 LP 頭寸,並跨多個交易所和 Layer1 管理流動性頭寸。Convex Finance 回收 $CRV 和 Curve LP 代幣,用於提升獎勵、交易費用和治理功能。雖然是略顯老舊的專案(在加密領域而言),但 Pickle Finance 為缺乏自動複利這一原生功能的收益聚合器金庫提供自動複利服務。提供自動化服務的專案出現了,這證明如果特定的問題沒有被一個主導協議完全解決,新的參與者將介入完成這項工作。

延伸閱讀  DeFi 治理代幣的價值究竟從何而來?

增強器 Enhancers

DeFi 協議的第一次迭代創造了幾個從 0 到 1 的創新,現在它們成為可程式設計金融系統的基石。幾個最突出的例子包括 Maker (抵押債務頭寸或 CDP),Compound 和 AAVE (去中心化的利率市場),Uniswap (自動做市商)和 Yearn (收益聚合器)。與這些第一代 DeFi 協議不同,模式增強器(model enhancer)實際上沒有為 DeFi 引入任何新的操作模型。相反,他們回收現有協議的輸出,為終端使用者提供一個更優化的模型。


上個月發展最快的專案之一,Abracadabra.money,是使用模型增強器策略、通過從收益率資產建立 CDPs 的一個極佳例子。CDP 模型最初是由 MakerDAO 引入的,是一種建立無需許可信貸系統的方式。使用者使用各種過度抵押的保險箱來鑄造該協議的原生穩定幣 Dai。對 Maker 的普遍質疑是其 CDP 的資本效率低下,因為它的資產一直鎖在金庫裡,不賺取任何利息。為了提高 CDP 模式的效率,Abracadabra 使用現有的有收益的資產作為抵押品來鑄造其本地穩定幣 MIM。這不僅將使用者的閒置資產利用起來發揮作用,還為借款人提供了更深層次的清算支援。由於 Abracadabra 的抵押品不斷產生利息並增加面值,清算的概率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降低,但絕不會減少到零。儘管像 Abracadabra 這樣的模型增強器並沒有為 DeFi 引入任何新的基本要素,但這類專案通過提高資本效率找到了產品市場契合點(product-market fit)。

擴充套件器 Extenders

模型擴充套件器是引入類似於一階協議所創造的從 0 到 1 創新的協議,為整個系統創造新的整體價值。與它們的基礎層對應物不同,這些原語只有通過使用堆疊的 DeFi 協議才能實現。

Alchemix 金融公司是模式擴充套件器的一個例子。乍一看,Alchemix 對建立在收益率資產之上的 CDP 的使用看起來與 Abracadabra 非常相似。然而,細微的差別讓 Alchemix 創造了一個資本效率高、超額抵押的借款模式,不受清算的影響。在 Maker / Abracadabra 模式中,清算總是可能發生的,因為他們的抵押品的價值是以不同於發行穩定幣的基礎資產計價的。與 Maker 和 Abracadabra 的多抵押品穩定幣不同,Alchemix 的貸款是基礎抵押品的合成版本,使其以相同的基礎資產計價。例如,ETH 貸款以 alETH 的形式發行,這是一種與 ETH 價格掛鉤的合成資產。這使得 Alchemix 能夠從其模型中消除價格風險,並確保沒有清算的可能性。因此,全額抵押品可以在整個 DeFi 投入使用,以提供一個持續的貸款償還來源。雖然許多人將「自我償還貸款(self-repaying loan)」作為 Alchemix 的原語,但真正的擴充套件是吸收機會成本(消費或儲蓄的選擇所造成的機會成本)的能力。

延伸閱讀  恆大引發的金融踩踏?訊息面來到我們身邊的時候,市場早已走了一大半

另一組模式擴充套件者採用 DeFi 衍生品,並將其解構為獨立的部分。這類專案的例子包括 Pendle 和 Tranche Finance。這種可選性為使用者提供了更多的定製和對衝策略。鑑於其高度的創新,與模式自動機和模式增強器相比,模型擴充套件器組的數量很少。然而,這些專案的獨特屬性可以作為創造 DeFi「殺手級應用」的種子,將大眾帶入 DeFi。

複合風險

模式自動機、增強器和擴充套件器所使用的再抵押並不是沒有代價的。這些二階協議的可組合性導致了多重(複合)風險,而這種風險不再是隻在協議內進行控制。如果生成其輸入的協議被攻擊,二階協議也會失敗。這就形成了一個紙牌屋的結構,任何基礎支柱的失敗都會使整個塔倒塌。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二階協議所增加的價值被可組合性所帶來的風險所抵消。儘管許多專案採用了無需憂慮的營銷方式,但重要的是要了解,在二階協議中,風險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明顯地存在。

其他情況和結論

以上分組並沒對該領域創新涵蓋齊全。也就是說,一個協議可能是開創性的創新,但並不適合歸到以上的類別中。一個例子是 Rari Capital 的 Fuse 產品。Fuse 採用 Compound 和 AAVE 的利息池模型並將其應用在一個細微的層面上,允許使用者利用可靠的價格預言機從任意資產組合中建立一個利息池。儘管沒有作為 LaaS 提供商運作,也沒有直接建立在其他協議之上,但它仍然通過引入無需許可的的利息池結構提供了有意義的創新。

LaaS 提供商和二階協議也不應被定義為 「DeFi 2.0 」的特徵。在這個發展如此快速的領域裡,我們不應該隨便地給事物打上簡單粗暴的標籤。我們可以把這項工作留給未來的歷史學家。如果幸運的話,在解決不可避免的「DeFi 3.0」之前,我們我們還要熬整整一年。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