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有多少女孩,透過王亞平的眼睛望向宇宙?


王亞平此行,不僅僅是航天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更是打破了很多謠言和偏見,這給了更多女性勇敢走向太空的鼓舞和勇氣。

——遇言姐

這幾天,有一位中國姑娘成功統一了中外各國審美——

王亞平。

準備登艙前,身著太空服的王亞平,清瘦幹練、淡妝儒雅、鎮定專業,所有彈幕都在刷:航天員小姐姐太美了!


進入太空艙後第一次出鏡時“一發沖天”式爆炸馬尾,被網友們畫成了巨可愛的小漫畫:


為了工作方便,王亞平換成了利落的丸子頭,再次被國內女孩子們熱烈追捧:

至於外網上就更不用說了,Youtube上王亞平的視訊也讓外國網友吹爆,她成了最強大、最美麗的“中國輸出”:

“她不僅是登上天宮的第一位女性,也是進入太空最性感的女性!”

“天啊,她又聰明又漂亮!”

“中國女性堅韌、聰明,能夠勝任任何男性的工作!”

“她才是宇宙第一美女!”

……


但王亞平此次執行任務的意義絕不僅是這些。

NASA前宇航員凱蒂 科爾曼在給王亞平的祝福視訊中說:

“環顧四周,他們都是男性。他們和我們看起來不一樣,思考的方式也不一樣,但我認為這對於太空任務來說很完美。因為在這個團隊中,每個人都發揮著各自的才能為任務做出了貢獻。”

遇言姐也注意到,一向有點刻薄的外媒,這次絲毫不吝惜讚美和激動之情,對於王亞平的評價極其高:

《每日郵報》《華盛頓郵報》《衛報》等外媒,都特別關注到了中國這位女航天員。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更稱王亞平進駐空間站,對於女性航天之路,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


而遇言姐今天想講的,就是這條在過去幾十年裡,從未平坦過的女性飛天之路。

據NASA資料,自1934年前蘇聯宇航員尤里·加加林代表人類第一次完成載人宇宙飛行以來,共有565人進入過太空,當中僅有65名是女性。

上世紀50年代,美國在航天領域快速發展,他們開始用陸軍的詳細健康指標來選拔飛行員,但這個過程中,女性健康資料卻被自動忽略了。

在他們的刻板印象裡:

女性缺乏基本生理健康標準,女性都是弱者,所以不用考慮。

在相當長時間裡,女性在整個航天體系中都處於邊緣的地位,數百位航天從業者,女性僅佔個位數,負責擰螺絲,更別說飛上太空。

延伸閱讀  突然發現自己老了(心酸)

1960年,航空醫學專家蘭迪·洛夫萊斯(Randy Lovelace)招募了25名女飛行員,有13名通過考察。

她們被按照男宇航員的標準進行訓練,證明了女性在很多方面表現更好,更有耐心、更加細心,身材矮小反而能耗更低等等。

但NASA並不相信。

通過選拔的候選女飛行員Jerrie Cob發表抗議,“禁止女性參與太空飛行十分可笑,女性在太空探索中同樣重要”。

直到1963年,前蘇聯的捷列什科娃成為首位進入太空的女航天員,但這並未給女性的航天路開啟光明,女性依舊被排除太空之外。

直到1978年,NASA才招募了第一批女飛行員進行宇航員訓練。


當前蘇聯的薩維茨卡婭(Svetlana Savitskaya)成為第二位前往太空的女性時,已經距離首位過去19年。

一代代女航天員、工作者的努力,才讓女性在太空領域的力量真正得到重視。

直到2021 年,NASA才終於決定不再限制女宇航員在太空的駐留時間。

在起步晚但是發展快的中國飛天事業裡,女性的步伐顯得快了很多:中國航天員劉洋是第56位進入太空的女性。

隨著10月16日零點23分,神州十三號載人飛船發射成功,王亞平成為了第57位。


並且,作為再度問鼎蒼穹的女宇航員,王亞平不僅是中國第一個進駐空間站的女航天員,183天后開始執行出艙任務時,王亞平也將是中國第一個出艙的女航天員。

而在全球範圍內發生的225次“太空行走”中,僅15次是由女性完成的,此次順利的話,王亞平將成為第16位。

這種種的限制和艱辛的歷程,只能說明女性飛天之路從來就不平坦。

哪怕是對二次踏入太空的王亞平而言。


王亞平生在山東農村,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又瘦又小的王亞平,在村民眼中是貼心懂事的女兒,學習成績數一數二,每次學校運動會都拿獎。

從小她比一般的孩子都更能吃苦、有毅力。

城裡的孩子在遊樂場玩時,田間地頭、麥田星空就是她的遊樂場,其他孩子還在跟父母撒嬌時,她就會下地幫父母幹農活、種黃豆。

17歲那年,經過層層選拔,王亞平進入長春飛行學院,畢業後進入部隊成為一名飛行員。

2003年,楊利偉實現中國人五千年來的飛天之夢,當時還是飛行員的王亞平有了新的目標:如果可以有男航天員,為什麼不能有女航天員呢?

那時她才23歲。

24歲那年,王亞平結識了同樣是飛行員的趙鵬,對天空的嚮往、對飛行的熱愛,讓他們更加了解彼此的辛苦。

延伸閱讀  戀愛四年,提還錢卻被拉黑,才明白有些人喜歡你,其實是別有所圖


要知道,為了飛上太空那短短几分鐘,背後要接受的是日復一日、枯燥繁重的訓練,和一次次殘酷嚴苛的考核篩選。

航天員的訓練比起飛行員可絕不是一個量級的:離心機裡的超重耐力訓練,要承受10倍於自己體重的重量,高速旋轉下呼吸困難、眼淚橫流;在10米深的水下要完成各種動作,水下工作5、6個小時……

相比男性,女性必須付出加倍的努力才能拉齊體能和體力的差距。

身材瘦小、肌肉不夠,王亞平在正常訓練後還要讓訓練教員給自己單獨加碼,俯臥撐、槓鈴、鉛球、長跑,總要比別人多出一倍。

每次訓練完,手抖得拿不起筷子,嘔吐得吃不下東西。

2010年,王亞平躋身我國首批女航天員行列,這時候她已經30歲了。

對於她來說,夢才剛剛開始。

2013年,王亞平終於夢想成真,搭乘神舟十號順利升空,在距離地球300多公里的天宮一號中,王亞平面向全國8萬多所中學超過6000萬師生,展開了一場40分鐘生動形象的太空授課。


書本上的知識變成太空上的實際演示,王亞平的講解和互動,把天空和地面連線在一起。

一位女孩填報高考志願時全部與航天相關,現在如願成為一名航天工作者,她說:“太空教師王亞平一直是我追夢路上的光。”

那一次,王亞平不僅僅真切地觸碰到了自己兒時的夢想星辰,更成為天上最閃耀的光,照亮了千萬女孩兒的飛天夢。

王亞平此行,不僅僅是航天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更是打破了很多謠言和偏見,這給了更多女性勇敢走向太空的鼓舞和勇氣。

比如從太空回來就不能生育,也意味著犧牲自己的生活,王亞平用事實打破了謠言。

36歲那年,也是自己飛天歸來後的第三年,王亞平有了漂亮健康的女兒;孕育後,身體各方面素質都直線下降,但是她對太空和宇宙的熱愛沒有熄滅。

作為一位母親,女兒給了她重返太空的力量,她希望,這一次,能成為讓女兒驕傲的媽媽。


王亞平和家人聚少離多,尤其近兩年,備戰飛行任務更是無法回家,女兒還小,正是依賴媽媽的時候,經常在家掉眼淚,央求著爸爸帶自己看媽媽,也只能遠遠地看一眼媽媽訓練的地方,但是媽媽也是她最最驕傲的榜樣,有什麼比告訴別人“自己的媽媽是宇航員”更值得自豪的呢?

這次出發前,王亞平特意帶女兒看了部電影《比鄰星》,講的是一個國外女航天員和女兒的故事。

她希望,5歲的女兒能儘量對即將分別的183天有心理準備,她和女兒互相佈置任務,看誰完成得好——

女兒要照顧好自己、姥姥、姥爺,要聽話、好好學習;等媽媽回來的時候,會給她摘很多很多星星。


這一次,她不但完成了跟女兒的約定,還以一位中國女性的身份走上了一條不夠平坦卻無比閃耀的路。

“夢想就像宇宙中的星辰,看似遙不可及,但只要努力,一定能夠觸控得到。”王亞平說。

在這次航天任務裡,遇言姐也注意到了幾個貼心的細節。

空間站為王亞平準備了更多人性化的關懷,除了座椅、裝備都是定製的,還給她準備了巧克力、甜點和補血營養品。

更重要的是,準備了少量化妝品,女航天員適當化妝心理狀態會更好。

這些舉動,都得到了國內外一致讚賞。

這個決定簡直太英明瞭!

延伸閱讀  結婚不足3個月,懷孕6個月,卻慘遭婆婆與小姑子暴打,究竟為何?

要知道,當王亞平神采奕奕、美美地出現在直播中,全世界的心情都被照亮了!

這可都是中國航天對巾幗英雄的疼愛和尊重。


在凱蒂 科爾曼送給王亞平的祝福視訊中,有一句話令遇言姐印象深刻:

“當你看向窗外的星星,看見我們的地球,別忘了,數十億女性也藉著你的目光看向窗外。”


總有嘈雜的聲音過度關注女性自身條件的短板,腐蝕她們的夢想,折斷她們的翅膀。

還有無數國家的女性在貧窮和落後中掙扎,讓她們忘記夢想,陷於方寸。

但生命給予女性的饋贈從未改變:堅韌、聰慧、胸納百川、志傲千仞。

因為,有一批人已經代表她們邁向宇宙,走向女性仰望星空的第一步。

當以王亞平為代表的女性在太空俯瞰地球時,有更多女孩夢想的征途被照亮!

本文圖片均來自網路

-EN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