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疫情漩渦下,武漢互聯網公司眾生相



“今年的春節真是過得恐慌、漫長又沒有年味兒。我2月2號和7號的機票已經被取消,如果14號能回北京,我在湖北老家就被困了近1個月。 ”一家互聯網公司員工在好友群裡吐槽。

疫情漩渦下,武漢互聯網公司眾生相 1

武漢光谷科技園,武漢大多數互聯網公司聚集於此

2020年新春伊始,迎接人們的不是期待中的新年新氣象,而是在各地蔓延、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雖然原本就是假期的春節緩衝了部分疫情對於經濟的不利影響,但如今復工在即,疫情卻仍在爬坡期。

身在疫情漩渦的中心,在武漢設立總部或第二總部的互聯網公司們也或多或少地受到了肺炎疫情的影響,他們或為防止疫情傳播,在損失可見的情況下主動選擇大規模閉店;或在線上發起聚合話題,追踪疫情動態;或早有準備,及時關停武漢總部,並“趕走”了堅持工作的員工。

疫情之下,武漢互聯網公司顯露出了特殊時期的眾生相。

良品鋪子:初一到初六,主動關閉湖北800餘家門店

對於武漢的本土企業良品鋪子來說,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十分明顯。這家企業也在短暫錯愕之後,迅速啟動應急舉措、調整經營策略。

1月20號起,良品鋪子成立了專項抗擊疫情小組,開始從集團方面為員工整體性地採購口罩、消毒液等保障性物資。但由於供應商物流緩慢,公司也同時組織大家自行就近採買,公司報銷。從23號開始,公司已經開始有意識地減少營業時間,從兩班倒變成了一班。 “一般到下午4點鐘門店就已經關閉,正常情況下門店會營業到晚上9、10點鐘。”良品鋪子門店事業部總經理李好好對搜狐科技表示。

隨著疫情的爆發,良品鋪子最終決定湖北省所有門店從初一到初六閉店,這對於IPO剛剛過批的良品鋪子來講絕非是一個容易的決定。良品鋪子在全國范圍內擁有2300多家線下門店,其中800多家在湖北省,佔比達到1/3。另外,年貨、零食本應該是春節期間的當紅商品,閉店的安排,對於線上線下零售額各佔一半的良品鋪子也意味著不小的損失。 “我們還是優先保證員工的安全,也在不斷追踪員工的健康狀況。”李好好說。

但在整個春節期間,良品鋪子在武漢地區的捐贈行動卻沒有停止。 1月26日,良品鋪子宣布捐贈超2500箱食品,併計劃再捐價值500萬元物資。不過,因為封城的緣故,捐贈物的物流配送成了擺在眼前的巨大難題。 “原計劃50人的工作量只能由成功返崗的20人來完成,而且由於醫院人手不足簽收不暢、道路設卡等原因,送貨效率一直不高,員工忙到凌晨2、3點也是常事。”良品鋪子的物流負責人姜子俊表示。

疫情漩渦下,武漢互聯網公司眾生相 2

1月31日,大年初七,良品鋪子電商部門按照原計劃正式開業,恢復正常運營。與此同時,湖北省的線下門店也在小規模地恢復營業,良品鋪子在湖北省的門店可以大致分為購物中心店、街邊店和社區店3種類型,因為購物中心關閉,公共交通停運,很多門店也被迫關閉,但有一些社區店由於店長也是本社區住戶,通勤距離短,加上正值春節期間囤貨充足,所以也就恢復了營業。 “雖然有門店在陸續開業,但並非奔著銷量去的,更多是想向大家展現良品鋪子作為民生保障企業正在盡可能地創造條件,為大家提供服務。”李好好對搜狐科技說道。

面對疫情可能帶來的銷量損失,李好好表示,這也是湖北所有線下門店同行們所面臨的共同難題。 “我們肯定要先接受這樣的挑戰和壓力,另外因為我們是自行閉店,對銷量的損失都有預測,所以目前還沒把銷量當作首要的考量要素。另外,其實很多地方都已經提出了免租金的安排,我們也在和外賣平台合作,嘗試無接觸配送的方式。”

而對於未來的門店計劃,李好好則表示沒有硬性的目標和規劃,只希望能在目前的客觀條件下把能做的事情盡量做好。 “因為有可能我們設想地很好,但實際情況下很難達到預期。”

不過,相比於線下門店,武漢疫情對於良品鋪子電商業務的影響就小了許多。 “除了蓋章簽字之類的流程,其他都可以在網上操作,我們平時也是線上聯絡。”良品鋪子的員工對搜狐科技表示。

“對於疫情可能對電商業務造成的影響,我們還需要做庫存分析及未來的銷售預測,受客觀條件限制,目前還沒有更主動的方式。”良品鋪子平台電商事業部總經理揭曉峰表示,“不過在貨源方面,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的供應都是充足的,良品鋪子在全國各地有11個倉庫,另有部分在京東、天貓等三方平台倉庫。”良品鋪子供應鏈事業部總經理劉玲稱。

小紅書:“大災面前見真情”

小紅書和武漢淵源頗深:兩位創始人瞿芳和毛文超都是武漢人,甚至公司的運營主體名稱也取自武漢的著名景點行吟閣。 2017年,小紅書第二總部落地武漢。

和大多數其他互聯網公司一樣,武漢的疫情對於絕大多數業務都在線上的小紅書來說影響並不大。 “只是年會取消了,本來武漢、北京、上海要三地辦年會。”小紅書內部員工對搜狐科技表示。

可社區運營的員工們卻沒能在今年的春節假期中閒下來,據社區生態運營負責人濟顛介紹,從前端來看,在20、21日左右,小紅書上就開始出現與新冠肺炎疫情相關的內容,和鍾南山院士答記者問的時間基本同步,首先出現的大多是教大家如何挑口罩、戴口罩的筆記,之後就開始出現肺炎如何預防、提倡自我隔離和機票退票等等的內容,封城消息之後,站內就開始出現“加油”“鼓勵”相關的倡議,武漢的用戶也開始發布自己的“封城日記”。

疫情漩渦下,武漢互聯網公司眾生相 3

“本來我們春節期間的計劃是跟著年俗走,比如年夜飯、春晚、拜年等等。疫情發生之後,我們的內容推送也發生了變化,增加了#武漢加油的聚合專題,也增加了#一線逆行者、#村里的硬核防控、#我的宅家Vlog等一系列的標籤。”小紅書社區生態運營負責人濟顛對搜狐科技表示。同時,由於用戶們空閒的時間增加,一些豐富宅家生活的筆記如美食、教育、健身等相關的內容也在增多。

疫情開始不久,濟顛團隊內部溝通的群聊名稱就被改成了“大災面前見真情”,並且決定對武漢疫情相關的內容做重點推送。 “我們平台上一個博主“微薇微微餵”的母親是醫務工作者,她的vlog上正好拍到了她媽媽出差回家剛剛打開行李,結果又馬上關上去支援前線的畫面,特別讓人動容。”

實際上,小紅書上有很多馳援武漢的故事,其中海外華人對於武漢的援助成為了小紅書平台上的典型。比如ID為“田小花花花花花”的用戶就曾召集海外的朋友掃蕩了波士頓各大超市的5000餘枚口罩,並通過民航班機運抵武漢。也有一群來自世界各地、平均年齡不超過18歲的高中生群體,在小紅書上34小時募捐超過13萬元。

而濟顛的運營團隊則負責把發佈在小紅書上與疫情相關的信息通過聚合、推送、優化內容模版等方式,讓更多人能夠關注到前線的信息,同時也撫平用戶緊張的情緒。 “我們希望平台上有更多人能夠看到並且參與到其中來,也不枉費我們的加班加點、用戶的一腔熱忱。”

“在這種嚴峻的疫情面前,小紅書上幾乎所有內容都是理性而溫情的,幾乎很少見到有人發類似快去囤貨瘋搶的筆記,反而大家都是抱著這種理智、穩定的情緒來去解決問題的狀態,小紅書也在倡導這種風氣,這也是我最喜歡、珍視的東西。”濟顛說。

小米:對堅持工作的員工下“逐客令”

2019年小米武漢總部正式啟用,被小米當作是未來發展佈局的重鎮。目前,有將近1500名員工紮根於此,數量僅次於小米集團的北京總部。

很難說小米沒有過多地受到來自於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1月31號下午,小米集團副總裁、紅米品牌總經理盧偉冰在微博上表示:“最近各個產品型號缺貨很厲害,需要2月10號後才能逐步得到緩解。”與此同時,作為小米主要代工廠的富士康大陸工廠也宣布將開工日將延遲至2月10日。富士康等工廠的停產,讓每年的2-3月智能手機發布週期面臨著被推遲的可能。

疫情漩渦下,武漢互聯網公司眾生相 4

不過,在疫情漩渦的中央,小米武漢總部對於疫情的反饋卻很及時,不僅緊急宣布停工,也在第一時間捐出了自有品牌的所有口罩、溫度計等保障性物資。

實際上,在疫情還未大規模爆發的元旦前後,小米就已經要求團隊盡快備好口罩、藥物和體溫測量儀等防護措施。 “原本小米武漢公司內部的消毒工作,也變得比以往的頻次更高了。”小米區域拓展部副總裁、武漢總部總經理劉國俊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

劉國俊經歷過非典、禽流感等疫情,因此對武漢發生的疫情額外敏感。在鐘南山院士發布了病毒“人傳人”消息後不久,1月21日,小米武漢總部立刻給武漢員工提前放了假,封閉辦公區,客服也被要求全部回家辦公,少數值班員工則被要求每天檢查體溫並做記錄。據報導,當時武漢的情況已經很嚴峻,但是部分員工不願意提前離開,於是團隊不得不下“逐客令”,告訴不願離開的員工,公司即將停水停電,室內也將沒有暖氣,這才勸走了一些堅持工作的員工。

另一邊,在小米的北京總部,任中國區物流部總經理孫波則接到任務:將小米自由品牌有品和生態鏈企業的產品等全部物資從中國運送至武漢。有品倉庫運營負責人南方連在奶奶家的團年飯也沒能顧得上,她只吃了15分鐘就又回到屋子裡開始工作。

據統計,有品擁有武漢一線所需的各類產品共1萬7千多件。庫存量看起來並不高,但已經是有品當時的全部庫存。承運商經過了封城後的重重關卡,大年初一,小米向武漢運送的價值30萬應急物資抵漢,同時,小米還承諾將繼續捐贈價值1000萬元的應急物資。

實際上,在現在普遍移動辦公的情況下,很難估計疫情對於互聯網公司到底影響幾何。但非常明顯的現像是,過分依賴於線下門店銷售或勞動密集型工廠生產製造的企業幾乎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影響。正如2003年“非典”疫情意外加速了中國電商的崛起,在當前疫情之後,建立完備的線上渠道和自動化生產車間,找到未來的戰略之機,才是走出疫情漩渦的關鍵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