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謙對德雲社來說並非不可或缺,錦上添花的作用更大


網傳相聲演員于謙的馬場面臨拆遷將獲賠四個億,對此于謙本尊迴應,有這事誰還來參加這個(商業)活動。


傳言不能當真,但于謙這話似乎如果從反面理解,是不是就是說:如果真有這四個億我就退休得了。

因此有粉絲呼籲,於老師不能退休啊,他是德雲社根基,德雲社離不開於老師。

這就是本文的話題,于謙對德雲社到底有多大作用?


一、于謙對德雲社的三大作用

說德雲社離不開于謙也不是一點道理沒有,因為他在德雲社起碼能起到三個作用:

1,給郭德綱提供相聲素材

也就是“於氏家族”,于謙的爸爸、妻子、兒子和他自己都成為郭德綱的調侃和砸掛物件,沒有於氏家族,郭德綱的相聲素材就少了很多,這是客觀事實。

那有人說了,如果換其他的捧哏,比如高峰,郭德綱再整一個高氏家族不行嗎?

這個吧,得看個人承受能力,不是每一個相聲演員都能接受全家從老到小整天被人用低俗語言調侃的,典型如張壽臣的師弟陳榮啟,他就受不了搭檔老是調侃自己父親,直接決定退出相聲界轉行說評書去了。

就說于謙本人,他也從來不願意讓於老爺子去看自己的演出,這說明於謙心裡多少也是有些介意的,只是礙於收益、交情等各方面因素被動接受就是了。

于謙要是真走了,於氏家族不讓說了,那郭德綱的相聲可能就會遇到挺大一個瓶頸。

延伸閱讀  《御赐小仵作》女权主义第一人,不是楚楚而是她


2,給郭德綱捧哏

這個“捧哏”得加引號,因為這不是一般的捧哏,郭德綱成名後的相聲創作越來越拉胯,表演節奏也是鬆鬆垮垮,關鍵是他和捧哏幾乎都不怎麼對詞,這樣一來就需要郭德綱的搭檔必須非常熟悉郭德綱的套路,這方面目前只有于謙能夠hold住郭德綱。

其他捧哏當然也能給郭德綱捧,但那就需要郭德綱收斂一下風格正兒八經地說相聲才行。


3,給德雲社當潤滑劑

于謙不僅是德雲社的演員,他還是北京曲藝團的成員,和李金斗、李建華、劉洪沂、李偉健、武賓還有方清平等人關係深厚,不僅交情不錯還經常有互動甚至聯合演出。

再加上于謙的師父石富寬,他們爺倆就是德雲社和相聲同行的溝通橋樑,也是潤滑劑。


二、于謙對德雲社並不是不可或缺的

雖然于謙對德雲社幫助很大,但實事求是講,于謙對德雲社並不是不可或缺的。

1、郭德綱的成名和于謙捧哏關係不大

郭德綱在2005年時雖然和于謙搭檔很多,但當時兩人的名氣還沒有後來那麼大,郭德綱當年在德雲社裡的捧哏很多,幾乎每個演員都給他捧過,最常見的就是張文順老爺子,他們也是老搭檔。其次是王文林和王玥波,這兩位也經常給郭德綱捧哏,其中王玥波相對比較出彩一些,高峰來了之後也給郭德綱捧過,不然你以為“馬派小腦萎縮”是從哪兒來的。

其他如李文山、李菁、徐德亮、邢文昭等人都給郭德綱當過捧哏,于謙當年只是經常去德雲社助演,郭德綱成名以後隨著張老爺子的病重和王玥波的淡出,再加上郭於組合的日臻成熟,于謙才和郭德綱徹底固定下來。


2、沒有於氏家族和于謙,郭德綱也沒問題

延伸閱讀  觀眾都看出她整容了,可她死活不承認,原本的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網路上有兩種觀點都不太客觀,一種是把郭德綱的相聲吹上天,似乎他就是相聲界亙古一人,這是粉圈的毛病。第二種是把郭德綱貶成泥,似乎他除了三俗和於氏家族啥也不會,這是黑粉的問題。

實際上,如果你看過2004-2005年郭德綱相聲最純粹也是最好的時候,你就知道郭德綱對搭檔的要求並不高,和誰都能出彩,而且勤換捧哏還有新鮮感,所以那時候的專場郭德綱最多一天換八個捧哏,于謙只是八分之一,還不是最出彩的那個。

郭德綱後來之所以和于謙繫結那麼牢,一方面是他沒空拾掇新相聲,另一方面是他偷懶,反正有於氏家族頂著,對付一下商演不出問題就行。

如果於謙離開德雲社,那對於郭德綱來說也許是一個鯰魚效應,倒逼他煥發相聲第二春,如果他願意的話。

沒錯,只要郭德綱願意,他還是能恢復到十幾年前的水準的。

說句不客氣的話,或許有很多網友不愛聽,但事實是,如果於謙沒有郭德綱,他可能也就和同學李偉健、武賓差不多,在捧哏界也很難超過“馬大姐夫”李建華。


3、于謙對德雲社不是雪中送炭而是錦上添花

隨著德雲社的轉型,于謙越來越多參與到德雲社各種活動中來,但你會發現一個現象,于謙從來都不是德雲社不可或缺的那一位, 他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給德雲社錦上添花。

回顧德雲社的歷史你會發現同樣如此,真正給德雲社和郭德綱雪中送炭的人有張文順,有李菁,有王玥波,有徐德亮,有康大鵬,有袁鴻,有東東槍,于謙在中間起到的作用其實沒那麼大。

錦上添花也一直是于謙在德雲社最大的作用。

綜上,于謙對德雲社很重要,這話不假,但其作用遠沒到不可或缺或不可替代的地步,德雲社能稱得上根基的人說到底有且只有一個人,郭德綱。

延伸閱讀  8位“木頭男星”,演技拉胯、眼神空洞,還有人不會表演情緒波動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