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起併購,超71億金額,民辦教育併購潮依舊?



今年,教育行業迎來新變革,行業版圖再度調整。

去年乘風而起的K12領域如今已然冰封,但與之相比,民辦高教領域似乎並未受冷風侵襲,反而依舊煥發生機。

民辦高教會是教育行業新的龍頭賽道嗎?收併購不斷,民辦高教是否已現弊端?未來,賽道又有多大的想象空間?

年內收併購24起,涉及金額超71億元

藍鯨教育彙總發現,今年內民辦高教集團收併購事件共計24起,涉及金額共計約71.15億元。

儘管同屬收併購事件,但從標的屬性及收併購邏輯來看,可大致分為內生增長和外延增長兩類。

其中,基於內生增長邏輯的收併購事件則包括收購課程及解決方案,用以對自身原有課程及教學管理進行優化;購買土地自行建設學校;整合旗下附屬公司資源,提高公司運營效率並進一步深化集團化管理。


根據藍鯨教育彙總,今年內共有5家教育企業選擇收購課程及解決方案。民生教育於1月18日宣佈擬出資3750萬元收購優慕課100%股權,公司公告稱,此舉增加了本科院校(含研究生院)和職業院校教育教學資訊化業務板塊,進一步完善公司“網際網路+”教育服務體系。而在此前的7月18日,其宣佈以不超過8006.5萬元收購小愛科技51%股權,助力公司“網際網路+”教育綜合服務平臺建設。

第一高中教育集團於5月下旬以7650萬人民幣的對價收購科技驅動型教育公司北京明日51%股權。集團的主席兼執行長張韶維表示,通過將全時高階人工智慧驅動的線上教育與強大的線下運營和管理戰略結合,可以從效率和規模上優化高質量的教育資源,不僅有助於進一步推動我們盈利,也能提升教育系統的整體質量。

還有三家機構也均在2月完成了對課程及線上解決方案的收購。麗翔教育於2月4日宣佈以30萬元收購優喜軟體100%股權,以佈局公司的線上教育。新高教於2月4日宣佈作價235.2萬元收購北京聯合股權,用以整合旗下線上教育業務資源。博實樂於2月24日宣佈收購金芭蕾18%的股權。

還有的機構選擇了自我提升硬體設施,通過投資買地,自行建學校。中國春來於6月28日宣佈,投資2.2億收購林州市一幅地塊使用權,建設安陽理工職業學院;華立大學也於2月4日宣佈,公司擬以約1.6億元人民幣收購中國江門市土地使用權,用於建設新校區。

另外,對於一些大型民辦學校集團,整合附屬公司資源,提升公司運營效率,更好地推進一體化經營發展,也是其收併購交易的一大目標。其中民生教育就於年內完成了兩次附屬公司的整合——1月6日,其宣佈完成收購電大線上及奧鵬教育100%股權,總交易對價為4.1億元;6月26日,宣佈以1.3億元收購民生線上51%股權。

民生線上主要通過線上平臺提供學歷教育服務以及職業教育培訓。民生教育表示,此次收購可與公司現有線上教育業務形成良好互補,有助於公司線上教育整體發展戰略實施;有利於公司拓展職業教育業務,推進學歷教育與職業教育協同發展並增厚公司財務業績。

延伸閱讀  李子柒助理迴應微念宣告:罔顧事實,要打打官司

除此之外,東軟教育也完成了東軟睿新全部股權的收購整合。其於2月25日出資4.16億元完成了東軟睿新13.25%股權收購,並於5月10日完成收購東軟睿新剩餘5.93%股份,交易對價為1.86億元。東軟教育表示,這兩筆收購落實後,東軟教育間接持有東軟睿新的公司權益將由80.82%變更為100%,直接利好東軟教育未來的業績增長,同時也有利於公司提高運營效率並進一步深化集團化管理模式。

除上述內生增長類的收併購交易之外,超半數的民辦高教企業還是選擇通過直接購買學校實現外延增長。今年內,10家民辦學校集團,共買入13所學校,佔總收併購交易數量的54.17%;涉及金額總計53.96億元,佔年內總金額的約75.84%。

新高教集團今年共完成了三所學校的收購。4月20日,其收購甘肅學院,交易對價未披露;5月27日,作價6400萬元,完成廣西學校的收購;9月28日,出資6.73億元,收購鄭州學校。

年內收購學校單筆最大金額交易發生在7月26日,中教控股完成錦城學院51%股權收購,交易對價高達24.46億元。

除此之外,單筆交易過億元的還包括中國科培、華夏視聽教育等4家。 7月15日,中國科培以5.5億元收購馬鞍山學院100%股權;6月21日,華夏視聽出資4.5億元收購南京體育學院奧林匹克學院100%股權;9月28日,21世紀教育以4.1億元,收購重慶資源與環境保護職業學院;睿見教育於2月24日宣佈,以1.31億元收購惠州市惠陽區實驗小學70%股權。

而與之相比,出售旗下學校或教育產業的情況,在民辦學校集團中顯得較為稀少。年內共發生5起出售事件,涉及金額共計7.16億元。

其中,根據公開訊息,昂立教育今年內賣出旗下兩家教育公司。3月22日,其以1億元出售旗下崑山新南洋教育100%股權;9月30日,其以4060萬元出售上海旭華教育全部股權。年內並未有新的收併購交易披露。

今年內單筆交易金額最大的出售發生在9月1日,希望教育以5.27億元出售五月花教育全部股權。但年內,其同時以5億元收購南昌大學共青學院100%股權。

除此之外,成實外於8月2日,以750萬元售出成都外國語附屬小學及其附屬的成都金牛區城外附小幼稚園全部股權;博駿教育則於8月31日以4116萬元,售出彭州學校51%股權。

“買買買”是長久之計嗎?

事實上,買入學校實現外延增長,已成為民辦學校集團近年來最熱衷的擴張方案。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疫情下的2020年,民辦學校的併購案例就至少16起,囊括了從K12到高等教育等多個階段。

延伸閱讀  突發!這個國家發生5.9級地震,震源深度580千米

舉例來說,希望教育在2018年上市前只有8所學校,根據其官網披露,截止目前其已擁有院校17家,用三年時間,院校數量幾乎翻了一倍,而其中大部分都是通過併購方式獲得。中教控股也通過併購等方式,建立院校13所,涉及高等教育、職業教育和國際教育。此外,民生教育也是併購大戶,在2017年上市後,用兩年時間,完成6次大併購,目前已有12所線下院校。

為何民辦學校如此熱衷於“買買買”呢?

從根本上來看,這種方式最大的優勢就是快速且高效地實現擴張,同時可以有效規避前期重資金的長線投入所帶來的風險。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恰如相關分析指出,自建專案涉及土地,屬於重資產產業,投入大;同時建設週期也長,回本慢。而對比之下,併購的方式可作為提高營收最為快捷的途徑之一。

那麼,那些標的學校為何願意尋求被收購呢?

業內人士分析,可能出於如下幾點考慮:首先,如若是旗下只有單一一所學校的民辦院校,想要實現資本化發展,甚至上市,礙於體量原因比較困難。另外,目前民辦學校領域已經進入整合期,各學段各賽道均已出現龍頭集團,多數學校很難實現學生數量及營收規模的快速增長;同時,也很難有足夠資金內生擴張。綜上,加入民辦院校集團成為其行之有效的良性選擇,既能保證穩步經營發展,也能借龍頭集團背書實現學生數量擴張。

可是,“買買買”就真的沒有弊端嗎?

業內人士對藍鯨教育表示,無論是何種教育企業,公辦也好、民辦也好,大型集團也好、單一院校也好,主要的責任是做教育。收併購交易如若是強強聯手,自然是兩方受益;但如若一味的追求依靠外延增長實現快速擴張,而忽略了對教育質量的把控與篩選,也並非良性發展的長久之計。

縱觀當前教育行業變局,職教、民辦高教或已迎來新一輪發展風口。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意見》明確指出,鼓勵上市公司、行業龍頭企業舉辦職業教育,鼓勵各類企業依法參與舉辦職業教育。拓展校企合作形式內容,鼓勵行業龍頭企業主導建立全國性、行業性職教集團,推進實體化運作。包括國盛證券、中泰證券在內的多家券商分析,高教板塊有望進入估值修復期。

但從《意見》內容來看,職業教育似乎是最先受益的細分板塊。這就意味著能夠提供技能型培訓、促進人才就業的院校,以及擁有實習實訓基地、企業學院等的民辦高教板塊有望優先受益。

因此,正如相關人士所指出的,後續民辦學校集團,還需重視提升學生技能,未來發展模式重心應從當前的併購為主的外延增長,轉向提升教育質量的內生增長。從而實現通過自身優勢迴歸教育最真實的本質,構建在教育市場以及二級市場上的自我話語權和核心競爭力。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