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在線教育歷史性的一天:全國中小學生讓雲課堂們集體趴窩?



近日,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續發酵,“線上直播教育”行業好不熱鬧。前有新東方在線、學而思網校等教育機構的在線直播課程紛紛上線;後有各地公辦院校響應“停課不停學”號召,依托阿里釘釘、科大訊飛等服務商的平台,自今天起陸續開始推出中小學在線課堂。

在線教育歷史性的一天:全國中小學生讓雲課堂們集體趴窩? 1

導語:2月10日,全國中小學生齊上網課高峰,雲課堂集體崩了?或將是在線教育的分水嶺。

在線教育歷史性的一天:全國中小學生讓雲課堂們集體趴窩? 2

2月3日,A股迎來2020年首個交易日,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影響下,在線教育板塊卻大幅上漲,僅在醫藥股板塊之後。 2月5日,截至A股上午收盤,在線教育板塊上漲超5%。

在線教育歷史性的一天:全國中小學生讓雲課堂們集體趴窩? 3

▲以新東方在線為例,其在1月29日盤中一度漲逾11%

這一切熱鬧之後,在2月10日,全行業迎來了一次真正的“大考”。

一面是“八方支援”的各路科技公司教育公司、上漲的股價,一面卻是在線課程系統大面積崩潰的尷尬現實。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線上直播教育近況如何?焦心的“卡頓”、頻繁的“宕機”背後又有哪幾路玩家和什麼樣的行業真相?很多人都可能不太清楚。

一、“停課不停學”首日,系統崩潰家長懵圈

小學教師一邊講題,一邊大呼“老鐵們,雙擊666”吸引學生的注意力;高三教師用衣架自製“花式直播設備”;體育在線課程中,老師要以直播的方式,帶領學生做開合跳、徒手深蹲等動作……

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國家規定推遲中小學開課時間,同時號召各地學校“停課不停學”。教育部相關負責人日前說:“不能面對面課堂上課,我們就搭建雲課堂,讓孩子們在家也能開展學習。”

2月10日星期一,上午8點,武漢、襄陽、南昌、深圳、佛山、昆明等多地中小學線上直播課一齊上線。

然而,場面一度令人有點“懵圈”。

在微信、微博上,許多家長吐槽“系統崩了八百回”,老師也高呼“主播太難了”。

在線教育歷史性的一天:全國中小學生讓雲課堂們集體趴窩? 4

除了系統崩潰,聽不清、看不清、平台太多等原因都成為重要槽點。

在線教育歷史性的一天:全國中小學生讓雲課堂們集體趴窩? 5

無奈之下,許多學校只好暫時停止線上直播授課。據用戶和一些業內人士稱,阿里釘釘、科大訊飛、好視通、Zoom課堂、一師一優課等支持平台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卡頓甚至“崩潰”。

在線教育歷史性的一天:全國中小學生讓雲課堂們集體趴窩? 6

▲疑似某學校因直播平台故障暫時停止線上直播授課二、疫情下的高並發量,三類廠家都面臨挑戰

雲平台、視頻會議軟件和內容,是在線直播教育的三大主要環節。當面對突然暴增的用戶數,其中的每一個環節都面臨重大挑戰。

與三大環節對應的雲服務商、教育機構和教育直播平台商都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面臨著一場奮戰。

首先是具有云服務能力的大玩家,如阿里釘釘、騰訊課堂、騰訊會議室、科大訊飛、華為雲classroom等。

這些巨頭大多本身就有“線上辦公”產品和服務,它們將“遠程教育”作為與“遠程辦公”、“遠程醫療”並列的一大方向,在新冠肺炎疫情中憑藉渠道優勢和用戶基礎,獲得了許多公立學校的青睞。

以阿里釘釘為例,其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向老師提供免費直播平台,截至2月2日,廣東、河南、湖北等20多個省份的220多個教育局都加入阿里釘釘“在家上課”計劃,覆蓋超過2萬所中小學、1200萬學生。

在平台功能上,大廠們也針對將於場景開發了貼合師生互動需求的功能。如:騰訊課堂為老師們提供“屏幕分享授課”“PPT授課”“播放視頻授課”“攝像頭授課”四種上課形式,涵蓋PPT播放、共享屏幕、學生簽到、在線答題等功能。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於教育機構和中小教育IT企業,大廠們提供的產品和服務多為免費。如:科大訊飛已先後在湖北省武漢、襄陽、荊州、孝感、黃岡等12個地級市免費提供在線教育產品和服務。

然而,即使是頭部大廠,也沒能逃脫首日一齊崩潰的“魔咒”。

除了大廠,大型教育機構也是這場教育領域肺炎阻擊戰中的主力軍。

隨著國家要求“線下輔導停課”,我國幾十萬家教育機構面臨困境。一方面,機構的場地租金、員工工資等基本的運營開支並沒有大幅減少,另一方面,學員退費的危機也十分嚴峻。

在線教育歷史性的一天:全國中小學生讓雲課堂們集體趴窩? 7

▲好未來線下班轉移到線上

2003年4月,隨著“非典”的爆發,新東方出現了學員退費潮,嚴峻情況下,俞敏洪靠著借來的2000萬元才渡過危機。

然而,今時不同往日,隨著線上業務的拓展,教育機構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有了力挽狂瀾的機會。大中小教育機構紛紛變線下班為線上班,51Talk、尚德教育等機構甚至本來就是互聯網的原住民。

教育機構的課程直播平台主要自用,但也在積極為公立學校和公益教育提供支援。

如新東方在線於1月26日起向全國中小學生免費開放所有春季班直播課程;新東方控股的東方優播免費為全國公立系統學校培訓在線小班教學技能;好未來教育開放平台啟動“避風港計劃”,向全國培訓機構免費開放直播雲在線直播系統。

與此同時,幾大龍頭教育機構的股價不減反增加,1月7日好未來股價以50.73美元開盤,之後一路上行到56.01美元,一改2019年頹勢;新東方在線在1月29日盤中一度漲逾11%。

在線教育歷史性的一天:全國中小學生讓雲課堂們集體趴窩? 8

▲截至2月10日,好未來公司股價上行到56.01美元

除了雲服務巨頭、教育機構,還有一類玩家是深耕教育領域的在線課軟件提供商,如Classin、布卡、課桌、51課堂等。這些企業主要為教育機構、個體家教提供直播平台服務。

一位教育直播平台的運營負責人稱,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該公司的用戶註冊量比過去三個月的十倍還要多,師生用戶雙向交易產生的流水就更多了,而原本月薪僅過萬的推廣人員在本月能憑藉業績,拿到10萬往上。

除了暴漲的需求和現金流水,這些教育直播平台也面臨宕機風險和變現壓力。

以課桌App為例,該公司長期提供免費的教育直播平台,然而春節以來接二連三的宕機使其不得不耗資數十萬購買帶寬和服務器。同時,課桌建議用戶錯開整點開課、選用白板和語音減少視頻通話、關閉20人以上的課程服務,從而紓解壓力。

在線教育歷史性的一天:全國中小學生讓雲課堂們集體趴窩? 9

除此之外,東方優播背後的供應商Classin,也在短暫的開通免費業務後關閉了用戶註冊通道,以此緩解運維壓力;通過增值服務收費的布卡也將服務卡從500元面值起售提升到5000元,從而過濾用戶。

三、推進多樣化在線教育,知識溝、技術溝引關注

和肺炎疫情一樣難以預期的,是千百倍的在線教育用戶並發量,這也成為百萬宕機的最直接原因。

一位來自線上教育行業的業內運營人士說,很多公辦學校都採用免費直播軟件,無節制的使用和平台零收益,在這種用戶量猛漲的情況下,崩掉是遲早的事情。

從行業角度來看,在全國“新冠肺炎疫情”封鎖下,線上教育平台的崩潰不僅僅出現在公立校的線上課程中,也出現在教育機構、私人教育輔導中。這需要供應方從服務器、帶寬、運維人員等多個層面進行協調完善,需要時間進行協調。

其實,除了線上直播課程,還有眾多的方式能夠幫學生完成在家接受“教育”。

如,北京大學“北大講座網”的講座視頻資源已經積累近7000個,現在全部免費開放,無需登錄即可觀看;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免費開放全場電子書資源;四維時代科技開放了100多個3D博物館,藝術展以及名人故居等資源,假日博物館也開放了200集博物館科普課。

值得一提的是,家長們吐槽“直播課堂”的背後,反而是對高質量線上教育需求的驅動。當一些家長、學生在為“線上直播課”的崩潰吐槽,或轉向更多樣化的互聯網學習方式時,一些學生卻面臨家裡沒設備、沒網甚至是沒信號的境況,從而被排除在線上教育之外,其中的“知識溝”、“技術溝”問題也同樣值得所有人反思。

在線教育歷史性的一天:全國中小學生讓雲課堂們集體趴窩? 10

▲相比於城市,許多農村地區的學生沒有電腦、Pad、智能手機設備,甚至沒有互聯網、信號結語:在線教育行業參與抗疫戰,吃下“市場”需要時間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侵入,我國的線上教育行業有望發揮重要作用。除了教育機構,在線辦公平台大廠、在線教育創企都在加入肺炎阻擊戰中,盡力為人們保障正常的學習生活。

然而,突然爆發的海量需求卻是為現有的市場所難以“吃下”的,崩潰、宕機、卡頓頻繁出現,這需要現金、人力、技術成本的投入,也需要時間來應對;長遠來看,隨著2020年底前實現地級市5G網絡全覆蓋,網絡上的保障將給“雲課堂”帶來更好的支持。與此同時,在線上教育的“演練中”,知識溝、技術溝問題也值得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