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虧26億,月銷腰斬,北汽藍谷竟然還能漲停?



去年虧了64.82億元的北汽藍谷,經過將近一年的努力,似乎沒能帶來什麼改變。

10月27日收盤後,北汽藍谷釋出了2021年第三季度財報,財報指出其依舊處於虧損狀態,且前三季度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虧損金額達26.44億元。

不過虧損的業績並沒能影響到股市表現。10月28日開盤後,北汽藍谷股價很快觸及漲停,原因或與極狐同華為、百度合作進展兩個利好訊息相關。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幕曾多次在極狐和華為釋放合作進展訊息時出現。

在與百度、華為的捆綁下,北汽藍谷的股市能夠持續走紅多久?在持續虧損的情況下,誰能成為北汽藍谷的止損“救兵”?

營收同比增3倍靠賣“碳”?

財報顯示,今年前9個月,北汽藍谷實現營業收入60.98億元,同比增長55.49%;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虧損26.44億元,相比去年同期的28.84億元有所收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為虧損29.49億元,去年同期這一數字為31.09億元。

單季度來看,北汽藍谷第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36.61億元,同比增長352.19%;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虧損8.31億元。對於第三季度營業收入變動比例,北汽藍谷的解釋是主要系整車銷售及積分收入同比增加所致。

不過從整車銷售來看,其為北汽藍谷營業收入增加的可能性較小。北汽藍谷此前釋出的2021年9月產銷快報顯示,9月北京新能源汽車股份有限公司的銷量為2450輛,今年累計銷售1.7萬輛,同比下降19.50%。今年第三季度,北汽藍谷每個月銷量同比跌幅均超過60%。

但如果是賣碳積分,情況就有所不同了。有分析指出,碳積分需求旺盛、價格一路高漲,是北汽藍谷營業收入增長的重要原因。

據《2020年度乘用車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與新能源汽車積分情況》公示,業內碳積分報價已經突破3000元/分。今年碳積分一直在漲價,有機構預測年底碳積分價格會突破5000元/分。與此同時,今年7月中旬,全國碳交易市場上線交易。開市首日,全國碳交易市場累計成交量達410萬噸,成交額超2億元。

以特斯拉為例,今年三季度,其積分收入達2.79 億美元,去年一年更是靠積分盈利16億美元。

延伸閱讀  紅遍大江南北,一度成為“吉普車”的代名詞!揭祕新中國第一款軍用越野車

作為“積分大戶”,碳交易為北汽藍谷帶來的營收比重自然也不低。據工信部發布《2020年度乘用車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與新能源汽車積分情況的公示》,北汽藍谷可用於交易積分高達89466分,北汽藍谷麥格納可用於交易的積分高達12396分,這對於北汽藍谷來說可謂是巨大的財富。

儘管營業收入出現翻倍增長,北汽藍谷股東戶數大量流失卻是不爭的事實。財報披露,截止到9月30日,北汽藍谷股東戶數為15.75萬戶,較上期(截至2021年6月30日)減少3.11萬戶,減幅為16.51%。

股價漲停“曇花一現”?

值得注意的是,在財報釋出第二天,北汽藍谷就對外釋放了其與華為合作的新進展,這直接將其股價拉昇至漲停。截至10月28日收盤,北汽藍谷股價報14.1元,總市值達604.51億元。

據北汽藍谷相關負責人透露,搭載華為鴻蒙作業系統的極狐阿爾法S華為HI版新車將於11月小批量產交付。

同時,百度副總裁、自動駕駛技術部總經理王雲鵬也在10月28日的百度“Apollo Day”技術開放日上透露,基於極狐αT打造的首批5輛Apollo Moon已經在首鋼園內運營,今年年底前Apollo Moon極狐版會有100輛車下線。

在華為、百度兩大利好訊息加持下,虧損的北汽藍谷股價飆至漲停也就不難理解了。

“很大可能是炒一波概念,單從北汽藍谷的業績來看,資本不可能給出高估值。”一金融分析師告訴《鳳凰WEEKLY汽車》,極狐同華為、百度的合作進展訊息會給股市帶來刺激作用,但這種漲幅不會成為長期現象,只會短時間內帶動股價。

自極狐在今年4月上海車展釋出與華為聯合打造高階自動駕駛汽車後,北汽藍谷股價於5月20日創下近6年新高,報19.87元。此後,隨著極狐和華為共同打造車型新進展的釋放,其股價也跟隨出現漲停。

《鳳凰WEEKLY汽車》統計發現,北汽藍谷近一年已收穫16次漲停。當然,整體波動也較明顯。

延伸閱讀  傳統車企,掉進新勢力的陷阱

向上突圍路在何方?

今年年初,北汽藍谷董事長劉宇官宣的戰略規劃中,提出讓北汽新能源在三年內重回銷量冠軍,而極狐正是實現這一巨集偉目標的主角。“打造面向下一代的世界級智慧網聯電動汽車,是北汽藍谷賦予ARCFOX極狐的使命。”劉宇曾對外宣稱。

同時劉宇給極狐定下了2021年完成1.2萬輛的小目標。肩負著北汽藍谷向上突破重任的極狐,實際表現如何呢?

極狐目前已上市阿爾法 T(αT)、阿爾法 S(αS)兩款高階純電動乘用車。中國銀保監會上險量資料顯示,阿爾法S從4月上市到9月,其用6個月的時間共交付857輛新車。甚至在剛上市的前2個月,阿爾法S交付量不足3位數。

今年前9個月,極狐累計上險資料為2582輛,這個數字還不到北汽藍谷總上險量的20%,這令北汽藍谷的破局之路顯得格外漫長。

而極狐與華為打造的阿爾法S華為HI版要到今年11月才能小批量交付,極狐官方曾在今年6月表示,華為版本的車型目標在第四季度實現交付1000輛新車。如果按照官方的計劃,該車型在今年最後兩個月平均至少需要交付500輛才能達標。

以阿爾法T和阿爾法S的銷量現狀來看,極狐阿爾法S華為HI版要實現上述目標仍然面臨不小的挑戰。

一邊是不盡如人意的產品業績,一邊是頻繁的人事變動。10月初,“極狐汽車總裁於立國已經離職,下一站或將加盟小米汽車”的訊息陸續從各家媒體傳出。於立國作為極狐“開山老將”,帶領其走過初創階段。

10月21日,北京現代副總經理樊京濤出任北汽新能源常務副總經理。這是繼今年初劉宇升任北汽新能源董事長、代康偉出任北汽新能源公司總經理兼北汽藍谷公司總經理後,北汽新能源高管層又一次新調整,頻繁的人事變動,能否給北汽新能源帶來質的變化尚屬未知。

可以肯定的是,北汽藍谷眼下的困境並不容易解決。如果今年四季度不能實現利潤的大幅逆轉,在連續兩年鉅額虧損的情況下,北汽藍谷明年將面臨“ST”風險。

截至10月末,據不完全統計,極狐內部高管辭職已有兩位數。汽車行業分析師張翔曾指出,“作為一家已經輸不起的車企,領導層還頻繁變動,更容易讓員工工作積極性及工作效率大打折扣”。

延伸閱讀  後排空間不在是短板——全新奧迪A3試駕體驗
Scroll to Top